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洋插队>>
少君 于 July 01, 2000 at 07:19:10:
  因为参加一个有关亚洲经济发展的学术研讨会,我上月飞到悉尼在新
南维尔斯大学的咖啡厅里,我的一个在该校任教的老同学把她介绍给我他
说她是一家老中开的伴游公司介绍来的,对本次大会的代表半价优惠可以
当我的导游,也可以陪我到澳洲其它的地方去玩,价钱是每天五百美元,
如果晚上要住在一起,小费另计在我见过的上海姑娘中,她算是满漂亮的
,白白的面庞上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中等苗条的身材令人很难猜出她的
实际年龄当我们在晚霞的映照下漫步悉尼的中城时,她居然说看过我过去
在<世界日报>副刊上写过的文章,并说很羡慕我事业成功家庭幸福,可以
无忧无虑地在这个世界上飞来飞去,活得很洒脱而在我一句:“你为什么
不能也活得洒脱一些?“的反问下,她禁不住两眼的泪水夺眶而出……

  你晓得我现在来陪你逛街是怎样的心情吗?我们都来自一个大陆,我
们过去一样的贫穷、没钱,而你现在却是我的客人,我则要用笑脸甚至身
体来买你的高兴,这公平吗?你知道来澳大利亚的中国人绝大多数是来打
工的吗?在国内美其名曰叫自费留学在这里叫自费卖身从八十年代中到现
在,光上海就有近三万人象我一样,辞掉工作,怀着一个美好的梦想,在
交了一大笔所谓的入学保证金后,远渡重样来到这个原本是英国人流放罪
犯的澳洲大陆,成了澳大利亚政府为振兴经济所设计的“教育出口”骗钱
计划中的“进口货”

  我原在上海徐汇商科职业学校做英文老师,连续考了好几次托福都没
能过五百分,眼看着美国去不成,混在上海出国潮的人流中,无奈地选择
了最容易拿到签证的澳大利亚在国内办好辞职消户口等繁杂的手续后,满
怀希望地告别亲人登上了飞机但“天堂“之梦很快就被现实所打破了在悉
尼那家号称国际语言中心的报到处,几名比我早来两天的大陆人忿忿地对
我说:你又是一个上当者我很快就发现他们说的千真万确,这个语言学校
除了要钱帮你维持学生签证,没有任何教学设施和教师,与他们在上海所
做的广告真是天壤之别而在当晚,我为找一间可以栖身的住处时,有的男
同胞竟以要我睡到他床上而免费住三天做为交换条件,这不禁让我想起当
年插队时,大队党支书那副色迷迷的嘴脸,那时他的条件是陪他睡一晚,
免上三天工那天晚上我大哭了一场,最终困倒在一个公园的长椅上……

  我在明白了目前的处境后,第二天我便置身于悉尼从大陆蜂拥而至的
留学生中,在寻找工作的人流中,我才意识到自己从此进入了与同胞、乡
亲竞争的境地也就是从这天起,我开始了漫漫长夜“跋山涉水“的艰难征
途每天一早,我背着一书包的面包,一条街一条街地找工作由于来这里的
中国人太多,有些公司工厂的大门口,干脆挂上了中英文写的牌子:没有
工作,请勿打扰每当看到这种牌子,大多数找工者就走了,可我还要抱着
一丝希望硬着头皮前去“打扰“饿了,啃几口面包喝几口自来水充饥;累
了,在路边坐一会儿,面对周围洋人蔑视的目光装作没看见有时候碰到下
雨,衣服全淋透了,象只落汤鸡;有时骄阳似火,烤得我眼睛都睁不开但
我一想起没有工作和晚上的恐惧,就必须咬牙地找我晚上睡在哪?你说我
能睡在哪?当然是你们这些色迷迷的臭男人的被窝里,我拼命地找工作,
就是要摆脱供人泄欲的境地我到处碰壁,不知走了多少路,终于在三个星
期后的一天找到了一份饭馆工其实象我这样的留学生还很多,有的甚至半
年都找不到工作在这里打工很苦,感觉比安徽保姆到上海打工还苦天下乌
鸦一般黑,每个老板都希望你没命地为他们干活,对我们这些非法打工者
更是欺负可在澳大利亚的中国人中流传着一句话,叫做:吃不着苦的苦比
吃着苦的苦更苦谁能在澳大利亚以最短的时间获得“吃苦“的机会,便是
最大的幸运了如果你晚上到悉尼城中的地铁站去,就能看到在白灿灿的灯
光下,是一片黑压压的头发,一张张困乏无奈的中国面孔让人心里发酸地
下躺着坐着的全是来澳洲淘金的中国“留学生“悉尼是个很漂亮的城市,
市区游人如潮,大片的草坪上坐着优闲自在的老人与儿童但你却很容易在
人流一眼认出走在路上的中国留学生,他们大都还是国内的装束,脚蹬一
双旅游鞋,目不斜视,行色匆匆在上下班高峰时间里,几乎一抬头就可以
发现一个中国人,因为悉尼是中国留学生最多的城市,有数万之众从他们
的脸上,你可以很快地分辨出谁是有身份的谁是非法打工者

  “教育出口“计划,是澳大利亚政府在八十年代中期,为赚取外汇而
制订的一项国策,其经济效益目前已超过澳大利亚国民生产总值的5%近七
万的中国留学生,其中90%是来这里找野鸡学校报到学语言的,是这一国
策的最大的牺牲品但是,对于这些给澳大利亚政府带来巨大财富的大陆留
学生,澳洲当局却处处设限,不断拘捕和驱逐为生存而不得不打工的中国
留学生我在世界日报看过你写的<魏澄VS澳洲政府>那篇文章,真为大陆还
有那样多的人甘愿到澳大利亚来受“天堂“之狱的熬炼而难过当然,在这
里只要能找到工作,生存不是主要问题打工多种多样,当侍者、刷碗、清
洁工,或到仓库卸货、送货有一技之长的可在街头给人画画,到地铁站卖
唱拉琴近几年那些拿到“六四“绿卡人则开始在超级市场里做小时工在国
内有门路的也开始贩卖大陆的廉价商品总之是五花八门,但绝大多数是澳
洲人不屑一顾的工作,属于最社会底层澳洲政府规定最低工资为每小时七
元,大陆留学生一般的报酬不超过五元上海一个著名的青年作家给人家送
报纸,一周七天,每天凌晨三点起床,赶到机场取报,然后再满悉尼地一
家家送,全部送完后早过中午,啃口面包打个盹,再赶往另一家晚报取报
,送完最后一张报纸时常常过了半夜就这样每星期不过三百块钱好象挣得
比国内多,但人格损失就大了这种感觉只有你亲身体验之后才会有体会这
个作家来悉尼有一年多,很少和家里人通信,只是告诉上海的朋友他在澳
大利亚的报社工作他说他一提笔就想把自己狠狠揍一顿,他不愿让亲人知
道他在澳洲沦落到街头报童的“悲惨境地”这大概是大多数留澳中国人的
共同感受为什么不回去?说的容易!想当出为了出国又辞职又注消户口,
街坊邻居没有不知道的,家里也因为出了个留学生而很有面子要是突然回
去了,怎么向大家交待?你说太苦,谁会相信?这就是为什么出来的人再
苦再累也不愿回去的根本原因我第一年比那个作家还苦,一天要打三份工
,每天工作十六、七个小时,由于疲劳过度加上精神紧张,我患了严重的
神经衰若症,每晚必须吃几片安眠药才能入睡,严重时还要吸毒才管用周
围的朋友都劝我注意身体,可我早已不能自拔我现在完全是为我父母活着
,每当家里收到我汇回家的几千几百的澳元时,都会来信告诉我街妨邻居
又夸奖他们养了一个好女儿这就是我的回报,你还能想回去吗?

  我的婚姻情况一言难尽我在上海有一个丈夫和一个八岁的儿子虽然从
我刚到澳洲那天就发誓把他们接来,但以后的经历使我放弃了这一天真的
想法不是怕他们吃不了苦,而是我根本没有勇气面对他们女留学生百分之
九十九点九的会在国外与人同居,不管在国内已婚还是未婚,把国内的丈
夫接出来后,早晚会漏馅的我看到太多的这类故事发生在悉尼,听说在你
们美国也一样就算是公费生,没有经济压力,面对大多是孤男寡女的留学
生群体,又处于没人管性自由的自由世界,自然而然,异性相吸的物理原
理,在这个小圈子里体现的再清楚不过了周末聚会,新年PARTY,圣旦舞
会,中国人在一起除了喝酒吹牛之外,就是找性伴侣男的为了发泄,女的
为了抚慰对这些漂泊异乡、寂寞难耐的中国“留学生”,同是天涯沦落人,
还有什么比性更能使他(她)们在生理和心理上同时满足和平衡的吗?其实
在澳大利亚没有一个留学生敢如实面对他们原来的配偶和家庭,但在海外
同居也并不代表他们不怀念他们过去的一半,只是出于很多的无奈与现实
的需求一种临时的同居好象一个临时搭起来的家庭,有一种漂泊中的安定
和温情,它对双方都有好处大多数同居者,当谈起在中国的另一个家时,
对妻子、丈夫和儿女,都依然恋恋如故,不但没有轻意放弃的意思,而且
在身份解决之后,大都准备把那一半接过来只是“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
愁来明日对“,在谁也不知到哪一天会有这一天的情况下,在怀着对远在
万里的亲人说声对不起的负疚心态下,组成一对“露水夫妻“,大家同熬
到那一天再散伙至于最后的结果会怎么样,恐怕没人可以预料不过你也要
承认,留学生到海外来,随着社会环境和生活经历的改变,原有的爱情和
婚姻伦理观念必然也会发生巨大的变化,这不能简单地用忘恩负意、见异
思迁等观念评论,这其中包含十分复杂的社会心理和生理因素的众多原因
你问我有几个同居人?你今天晚上会不会也是其中之一?我对你讲的已经
很多了,是不是也应该让我保留一点最后的秘密来澳洲的中国人没有与人
同居过的,不是生理有病就是精神有问题尽管如此,多数在澳中国人还保
留着一些东方人传统的美德,懂得不能无故伤害别人,并且不屈不挠地生
存下来,开始在澳洲大地生根发展

  我知道假如我丈夫有一天要是看到我的这番话,一定会恨死我为了我
出国,我们向亲友借了不少钱,都是他张罗来的这么多年来他又当爸爸又
当妈妈地把儿子养大,也实在不容易如果他现在有个女朋友相处,我良心
上会安慰些,但在大陆这对他恐怕会很难对有一天一定会出现的状况,即
他发现我的一切而不原谅我,我早已做好了准备,我并且可以谅解他将会
所做的一切“从痛苦中挣扎过来的人,最能够理解别人的痛苦与不幸”,
<悲惨世界>中冉阿让的话对极了你千万别把你的文章发表在大陆,否则叫
我丈夫看到了,我又要面对离婚问题了,我现在还不想拆散这个家,为了
我孩子也为了他当有一天,有人打碎我在他心目中那个漂亮能干温柔的形
像时,我想他会精神崩溃的我们在国内都是教师,薪水不高,他为了打扮
我,总是省吃俭用,为我买最时髦的衣服,不但做饭洗衣,还学会了织毛
衣和裁剪,把全部的心思都花在了我的身上每当我想起这些,都会暗自流
泪每次给他写信或收到他的信时,我都会大哭一场我觉的自己的命好苦你
看街上的人大都笑容满面,可又有谁知道他们痛苦时的表情又是什么样的
?你所看到的澳大利亚,到处是绿草如荫,阳光灿烂,悉尼的歌剧院宏伟
壮观,金黄的海滩上丽女如蚁,宽阔的海面上白帆点点……,这属于你们
这些有钱有闲阶级,不属于我们你看大街上那些匆匆而过的大陆留学生,
目光对这一切都是冷漠,就象我陪你走这段路一样,不但没有闲情逸志,
反而觉得好累好累其实人活着就很累,但好死不如赖活着我还是会在澳大
利亚继续奋斗下去,直到我累倒为止真的,我经常梦起我十几年前在农村
插队时的情景,感觉好象好象……



回 [ 名人名著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