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王朔:灿烂的文明在哪儿?
王朔 于 July 08, 2000 at 20:32:43:
  小的时候我就被告之,我国是一个有悠久文明史和丰富文化遗产的古国。
一讲起古代劳动人民的发明创造老师的眼睛就要闪闪发亮,于是我也跟着胡乱
激动,优越感沛然而起,瞧世界任何一国都是傻帽,后来的,才玩没几天的。
后来,长大了,却变成一个民族虚无主义者,崇洋媚外。自己也觉得纳闷,不
应该呀,顺着这么一条自我夸耀的路走下来应该下出一个自尊自大的蛋才对,
怎么反过来了?
  
  闲得无聊,就在屋里脑子里倒带子,想想是在哪儿走偏的道儿。

  这些悠久文明的灿烂文化都是什么呢?我先问自己。从中小学课本中看,
实在的就是四大发明,万里长城,丝绸之路,赵州安济桥,西安大雁塔,还有
一故宫,明摆着的,九千多间房子,世界上最大的宫殿。还有一些人,李白、
杜甫、苏东坡什么的,那是从小知道的,也知道他们写过什么,算文明中的一
部分。
  
  除了诗人,别的再想,心里就含糊了,想来想去,五千多年没一个雕塑家
。也没有音乐家,只知道有一曲子《高山流水》,一叫高渐离的古代人弹过,
全中国就一个人爱听,两千多年前老高就把琴摔了--急的。舞蹈家有一个公孙
大娘,听着是一老太太,习惯看到跳舞的都是小姑娘,上三十在台上脸盘子就
大一圈,也不相信一“大娘”能好的哪儿去。
  
  画家,全是只知其名没见过画,知其名也都是因一些跟画不沾边的野故事
,唐伯虎,大流氓;郑板桥,老不正经;王冕,放牛娃。写字的,我是说书法
,从来不觉得那是本事,全世界也没听说光会写字,傻写,就写出钱来的。噢
,就仗着中国笔划多,花花草草的,你们再给写乱点,就告我们这是艺术?

  这有什么?当然还有很多,列目录大概也要出几屋子书,问题是在哪儿呢
?不能光凭嘴说,就几十位在大学、研究所里混饭吃的老先生心里门儿清,我
要看原件。老实说,就这几十位心里比谁清楚的老先生到底见过这些东西没有
我也存疑。你不能光说有,把本该实实在在的文明成果变成一捕风捉影的传说
。万里长城多踏实啊,不信是不是?带你去瞧一瞧,在那儿呢,一眼望不到头
,漫山遍野的砖头。是,帝国主义抢过我们,历代皇帝陪葬了一些,农民起义
烧了一些,最后剩下的一点清宫中的完整文物还被国民党一家伙端到台北去了
。可总应该还有一点吧?这几十年,捐献、抄家、挖坟,各省博物馆都在叫苦
,透着东西又多了,藏着掖着也是花钱,不如分期分批挂出来,一是敛点小钱
,聊胜于无;二是教育教育我这样的没文化不懂历史的。

  故宫博物院,那叫博物院吗?九千多间房子空着八千多间,摆出来的那都
是什么呀?钟表馆,珍宝馆,里边净是家具金盆银碗和宝石树盆景。这都是无
名鼠辈靠笨工夫和花大钱攒出来的奢侈品,供皇家摆阔的,至多算是工艺品。
咱不能给世界人民留下中国人只会跟金银财宝较劲,什么材料值钱爱什么这么
一土财主的印象吧?

  我想教我女儿爱国,从小就给她一“你可生对地方了”这么一感性认识。
“中国工艺美术馆”开业,我带她去参观,转遍了,走哪儿哪儿是玉,走哪儿
哪儿是象牙,遍地珍珠玛瑙,到处金山银山,随便拿眼一扫,触目皆是巨大的
宝贝疙瘩。我女儿出来高兴地跳着脚喊:“我爸带我去看大宝贝喽!我爸带我
去看大宝贝喽!”

  喊得我心里这臊得慌。

  我这民族虚无主义的立场怎么受的打击并因之动摇的?在纽约,大都会博
物馆,看了埃及希腊非洲和西方最牛逼的艺术品后,一副特别服人家的西崽嘴
脸,跟同行人热烈夸着大家,贬低着自己国家,不留神撞到中国馆门前。那天
中国馆还没开,重新布,只能看到门口的几座北魏石雕,一眼看到,哑口无言
,甭辩论,也不用批判教育什么的,沉默的石雕一下便把我这种傻逼及其傻逼
言论回答了,痛斥了。谁说中国没圆雕?而且跟谁摆在一起都不寒碜。站在那
一大排衣带飘飘,含笑不语,有体温,有内心世界的石头菩萨面前,我如遭迎
面一板砖。

  关于女人和我最钟爱的女人

  记者:你爱过什么样的女人?

  王朔:我女儿。

  记者:这是一种父爱,男女之间的爱呢?你又爱过谁?

  王朔:我爱过的都是瘦的、黑的,很少爱胖女人。这也是事后我才发现的
:她们轮廓比较明显,气质、性格比较粗放,但不是二百五,就是有点马大哈
的那种。相对来说,有一点单纯,有一点傻。池莉曾经说过,说我怕和知识女
性谈情感,这是因为我一直不爱和女人争论,因为我觉得和女人争论有些不大
尊重女人,觉得争论会伤害人家。

  记者:现在你生命中最亲近的那个女人是你的女儿,你希望你的女儿成为
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王朔:我希望她成为一个非常自由的人,为她自己活着,希望她不要依附
于一个男人。

  记者:女人独立对你来讲是重要的。

  王朔:对我女儿是重要的。

  记者:对别的女人呢?

  王朔:对别的女人当然也重要。其实因为有了我女儿,我对女人的观念都
变了。之前我一直不太了解女人,假如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同样具有一种性格
的话,我会觉得女人更有攻击性,而且如果一个女人过多地参与社会事务,我
就会认为她过分关心自己。后来,我发现我错了——先天成长时两性没有性别
差异,正像有些女权主义者说的那样,性别差异是后天为社会所规定的,人的
智力、眼光、性格在先天上并没有什么差异,比方说,对于我女儿来说,我有
时候并不觉她作为一个女孩有什么特别和男孩不一样的,她跟我特别像,几乎
继承了我所有的优缺点。我觉得从此我就不能再因为什么人是个女的我就把她
看成很特别的。

  记者:除了你女儿之外,什么女人对你影响最大?

  王朔:没有。


  我生命中的爱情、女人和性

  记者:你在你的一篇文章中说,崇拜女人是你的文学动因,这是真的吗?

  王朔:刚开始写作的时候,我是因为生活比较绝望,没有出路,才开始写
作的。那个时候,小说中要求有一个很庞大、美好的东西作为背景,才能描写
真实的社会,我就选择了女性这个主题,因为我只能挑女性——政治社会,男
的更差。我是写言情起家的,叙述对象只能是女性。在我二十多岁的时候,特
希望生活能出现奇迹,当然那是指爱情——遇到一个仙女下凡似的女人。很多
年我都怀着这个愿望,但现在已经不抱希望了。希望有个女的能让我摆脱这种
生活,那时,我是一个药店小店员,赚的钱又少,谈恋爱都不够。我希望出现
在我生命中的女人有点钱,但主要是让我过得愉快。

  记者:你现在还追求爱情吗 ?

  王朔:现在不。现在我已经不在乎文艺式的爱情,那都是文艺家吹奏的、
浓缩的,我作为作家知道怎么去营造这样一个神话,那是自我支持的神话。

  记者:有没有冲动过,哪怕是短短的一段时间?

  王朔:我没体会过,但我不认为我没谈过恋爱。我原来对爱情的理解和你
一样,现在没了,起码认为再不会冲动。我有女儿的时候,体会过这种……

  记者:过把瘾就死?

  王朔:没有。那说法只是为了流行,本来要叫过把瘾就跑。

  记者:可是你写激情写得很真实呀?

  王朔:那都是瞬间感受,自我欺骗,自以为是。

  记者:你和最好的女朋友都说什么?心里难受的时候找谁发泄?

  王朔:不发泄,自我消化。我原来是跟她说的,后来发现说了也没用,不
解决问题,并且说了很不安全,所以现在习惯了不发泄。

  记者:你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会向一个女人要求性关系?

  王朔:往往是喝多了的时候。


  我轻视追求时髦的女人

  记者:我觉得在你的文章里,反映出你对追求时尚的女人的轻视?

  王朔:我觉得追逐时髦的人都很让人轻视。不要说女人对时装、美容的追
逐很令人可笑,男人追求时尚也同样可笑。比如说我也赶时髦,我也很可笑对
不对,比如说我们说时尚的观念,时尚的色彩,时尚的行为方式,时尚的生活
方式,尤其是东方人模仿西方人时尚,那是真的可笑,假如说那种原创是我们
本土生出来的,我们自己是时尚的创造者和带领者,那我觉得不错。

  记者:在你的心目中,完整女人的条件是哪些?

  王朔:我没有想过,我觉得那都是天然的,我觉得好女人是天赋的,就是
说她生来就是好女人,不管后来怎么摧残,怎么变化,她基本的东西不丢。男
人也是一样,倘若先天不足,后天弥补根本没办法。



回 [ 名人明言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