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铁凝:我写作我的灵魂在场
王巧丽 于 July 08, 2000 at 20:58:03:
  献给铁凝的玫瑰花  

  在北京的锣鼓巷下车后,朝前走几步,就看见一个花店。店很小,花的清香
从里面飘出来,渗入六月的空气和阳光中。十分钟后,我拿着一枝花,敲响铁凝
房间的门。
 
  刚刚以中篇小说《永远有多远》荣获首届老舍文学创作奖,又适逢新作《大
浴女》脱销,铁凝自然心情不错。她一袭无袖长裙,戴着一条藏式项链。说到开
心处,她就仰起头,哈哈大笑,无意中泄露了北方女子妩媚与豪爽的交相辉映。


  小说不是给人提供答案  

  王巧丽:你前些天签名售书时,我先采访了你的读者。一位读者说喜欢你是
因为你“没在作品中把自己太当女人”,不是用情绪或皮肤或器官,而是用智慧
进行写作;还有,你似乎独立于各种各样的时髦的潮流与派别之外。

  铁凝:如果读者真的这么认为,就是对我最大的褒扬。我不愿为某一流派而
写作,为某一口号而写作,也不希望自己被稀里糊涂地打入某一流派。

  作家的天职是写作,旗帜、风格都是隐藏在作品里面,不可剥离的。先产生
口号,再产生实践,这有违创作的原则。作家应该保持开放的态度,面对各种可
能。

  王巧丽:《永远有多远》很容易被读者当成一篇农业社会与工业社会的寓言
来解读。农业社会为人称道的道德标准如“仁义”等,在工业社会中反而成了束
缚人们追求合理愿望的绊脚石,因此人们不得不面临着无尽的困惑与失落,你怎
么看待这种理解呢?

  铁凝:这只是小说内涵的一部分。小说主要探讨的是人改变的可能性与改变
理由的合理性。我并不想在小说中写一个善良人的故事,或单纯地呼唤善良。白
大省是善良的,但“她是的不是她想是的”。她并不甘于自己的善良,而是希望
改变这种情况,变成“西单小六”那样的女人:有一点儿“妖”或“邪”,漂亮
,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男人。

  白大省的愿望合理吗?从女人的本性讲,得到男人的爱与关怀是种本能,最
合理不过的。但为什么她一直被人当成没有性别的“哥儿们”,而不是一个有血
有肉的女人?还有她的“仁义”,有改变的可能吗?

  一方面,我们担心白大省消失,那么道德那么仁义,现在说起来就象一个梦
;另一方面,她一改变,我们就害怕。表面上我们不愿居高临下,说你就这么善
良着吧、付出着吧、吃亏倒霉着吧,潜意识里面,我们享受着她的善良,我们不
愿放弃。

  王巧丽:“西单小六”在白大省眼中无疑是值得羡慕的,但“小六”一定觉
得自己幸福吗?白大省看到的是不是与事实不符的表象?她所有的向往也因此只
建立在表象的基础之上?

  铁凝:这也是白大省的悲剧所在。但“西单小六”不要什么面子、尊严,不
在乎别人怎么讲,对男人呼风唤雨,起码活得很酣畅。

  王巧丽:从小说中,我们似乎找不到白大省实现自己的梦想的途径。  

  铁凝:小说不是给人提供答案,而是提供问题的,一点惆怅,一点哀婉,一
点无奈。好的作品,让人心头一热。这就够了。

  王巧丽:在文章的开头,你和白大省一起喝汽水的那段,你详细描述了那种
土法做的汽水激起的感觉,说冰箱时代的人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冰凉。你
是否很关心在“现代”社会中,人的心灵敏感度降低的问题?

  铁凝:不是“我”,是叙述者,作者与叙述者还是有距离的。现代化的问题
,不只我一个人关注。我不排斥现代生活的舒适与方便,比如你我之间通过电话
手机的联系。我小时侯喝冰块包着的杨梅汽水,就幸福的不得了。现在的孩子,
谁会珍惜一个轻易就能到手的冰淇淋?也包括对友情、爱情的珍惜,他觉得是他
应该得到的。

  文学存在的一个理由  

  王巧丽:十几年了,从《香雪》经《玫瑰门》到《永远有多远》,你的作品
的色调无疑在变,从“暖”到“冷”。你怎么看这种变化呢?

  铁凝:有的读者也问我,写《香雪》的作家怎么能写出《玫瑰门》中那么险
恶的女人呢?我承认我作品的色调是有变化。这跟年龄增长、阅历增加、笔下新
的人物不断添加进来有关。写《香雪》时,我正处在青春期,对笔下的人物有一
种本能的温暖与关怀。再说,一个80多岁、经历过社会动荡、巨变的老女人是不
能与一个从没出过远门的16岁女孩相比的。

  一个好作家,要有勇气不断打倒自己,否定自己,写出自己看到的人生的暗
面。如果20年来第一篇作品和最后一篇一直象《香雪》那样,怕读者早就腻味了
。  

  王巧丽:在对作品中人物的背景、经历的差异的叙述背后,你坚持的是什么
呢?  

  铁凝:故事的深层有一个“核”,它是隐藏着的,但并非不存在。我在努力
做到保持这个“核”的统一。从开始到现在,我最不希望丢掉的,是对生活永远
的体贴、理解和爱。在方式上,或许不只通过笑声,也通过悲伤或悲喜交加的经
历表现出来。敢于固守是需要智慧的。做好做不好,我不敢说。但起码,我想到
并努力了。

  王巧丽:在高度现代化的今天,在高速度、虚拟化的“互联网”时代,你还
会继续关注真实的生活本身吗?

  铁凝:这些天,不停有人问我,“你上网了吗?你上网了吗?”,似乎我应
该为没有上网而感到羞愧。什么东西,过热了以后,就变成一种新的愚昧。互联
网上的信息,至少相当一部分没什么价值。很多人花很多的时间在电脑面前,把
大自然里的美与生趣都忽略了。

  城市的发展、壮大很快,唯有人类的心灵、成长发育非常缓慢,一百年也不
一定有所发展。我想这是文学之所以存在的一个理由:提升人的灵魂,拓展人的
心灵空间。

  网络把事情细化、简化了。过程被忽略了,只剩下结果,而人活的就是过程
。我不能要求别人如何,但自己会继续和活生生的人交往,继续关注人的心灵成
长。大浴女也经历过风尘

  王巧丽:你的新作《大浴女》我不幸还没有找到。在这部小说是不是保持了
你一贯的“中性”立场,没有用“皮肤”或“器官”进行写作呢?

  铁凝:《大浴女》已经脱销了,但你可以在盗版书店找到(笑)。我只能说
这是我写得很认真的一部作品,我灵魂“在场”的小说。至于是用什么方式写出
来的,发言权在你这儿(笑)。

  王巧丽:《大浴女》的女主人公据说也是经历过风尘的,与“西单小六”象
吗?  

  铁凝:她们是有相似之处的。这是一个70年代的女中学生,念中学时就有很
多男生喜欢、追求,后来依附于男人,并达到目的。我的好朋友敬一丹说,对这
个女人没恶感,女主人公跟自己一位中学同学特别象,“班里的女生都不理她,
我也不理她。现在想一想,是不是我心里不甘心呢,觉得她凭什么比自己更吸引
人呢?”

  王巧丽:你怎么看现在的文学评论界,包括对你的作品的评论?  

  铁凝:对我的作品的“批”与“评”都很少,我也并不特别在意。当前的文
学批评,似乎有一种夸张的浮躁。许多批评者并没进入到作品的深层,而停留在
为作品写“印象记”的水准。这也是种不负责任。按理说,批评家应该走在作家
前头。



回 [ 名人明言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