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潘虹自传: 独自享受孤独
潘虹 于 July 21, 2000 at 23:25:28:
  爱在深秋

  又到深秋,冬季的严寒还在遥远的北方徘徊,秋日的气氛中氤氲着的上海格
外地显出美态来。

  对于秋天,我有种很特殊的情愫。我喜欢属于秋天的那种金色,阳光从茂密
的树叶里透出来,撕碎般地洒在灰色的马路上,洒在行人亮丽的衣服上,那种美
丽掺杂了日薄西山的悲凉。可我就是喜欢这种无以言传的氛围。

  记得小学的那个同桌男孩即将赴美,向我道别的时候,我黯然地自叹:“在
国内,我又少了一个朋友。”他立即纠正道:“在国外,你又多了一个朋友,潘
虹。”

  后来有人打趣道,我就是属于那种悲剧意识很浓的人,而那男同学的话,多
少能证明他达观的人生态度。

  我真的从骨子里充满了悲剧色彩吗?这么多年的经历,我不想否定,毕竟,
我的孤独、我的无奈、我的焦虑、我的独身生涯都隐藏着我对世事变幻,人心无
常的感叹。所以,我的情感才会和陆文婷、杜十娘、曾树生、徐丽莎、婉容、李
彤如此沟通。

  从电影厂归来,闲着没事,便想到东方商厦转转。东方商厦的花饰架上,金
色的向日葵美丽地绽放。迫不及待地请导购小姐帮助插一束,可惜那小姐的插花
水准实在不敢恭维,直到边上的小男孩帮忙,才使这束绢制的向日葵显得漂亮起
来。在大自然的花卉中,我最爱的是向日葵,这金黄色的色彩和永远迎着太阳的
属性让我怆然,看着它,我想到梵高,割去耳朵为艺术发疯、为画而死的梵高。
我的心目中,向日葵这层浓烈的瑰丽是以生命作代价的。

  对于花,我向来不挑剔它的真假,假如说鲜花是生命真实意义上的存在,那
么绢花又何尝不是钦羡生命后的复制呢?还有干花,也许能称得上是生命状态的
浓缩了。

  在我的家中,它们各自以自己的姿态展现,它们是和谐有序的一个家庭,这
使我从另一个层次上懂得宽容。捧着那束向日葵回家的时候,天上飘下了毛毛细
雨,今冬的雨老也下不大,总是这样密密匝匝,文静地下着,我索性在雨中散起
步来,我还很小的时候,便有过与恋人在细雨蒙蒙、长着茂密大树的马路上散步
的幻想,然而现实与幻想的距离就是用我的独身一人来丈量。

  于是爱开着灯一个人听听音乐、看看书,抑或与朋友聊天,与其说这是有意
地制造黄昏的意境,还不如说怕够了孤独。曾在一本书上看见过“享受孤独”的
提法,想必那个人从未孤独过,所以才把孤独想得如此诗意。

  一个人的节日

  对于别人,这只是一个极平常的有阳光的日子,和昨天、和明天都没有什么
区别。对于我,它就是一个很特别很个人的日子,一个只属于我的日子,我的生
日。中国人是一向看重生日的。因为那是一个别人可以与你分享却无法与你同庆
的你的节日,只属于你。

  往年我的生日都是在朋友们那里度过的,特别是我一个人生活以后,这一天
更是朋友们格外在意,甚至是格外刻意的一天。朋友们轮流替我操办,总是大包
大揽地说:你别管,我们来。他们是用心良苦,我知道,也感激。

  他们是用他们的热情温暖我,用他们的友谊抖落我无处依傍的孤单和我寂寞
的冷落。

  每每这时我便觉得我是个很幸福也很幸运的女人,因为我被宠爱着也被在意
着。这一份宠爱与在意和一般人能给予我的还不同。他们是我的朋友我的同事,
他们的关注,使我觉得生活在他们中间特别真实,特别满足。世界是如此之大,
可真正让我们有切肤之感的不就是身边的这些人身边的这些事吗?

  今天起了个大早,仍然赶去陕南村拍《大上海屋檐下》的戏,过两天就要去
长沙参加金鸡、百花奖的颁奖,这边的戏不能拖,赶着多拍掉些。虽然在剧组里
我什么也没说,但熟悉的朋友们依然记得今天是我的生日。

  一场夜戏一直拍到晚上十一点,大家就楞是饿到十一点,都说要陪我过生日,
要和我一起吃这一顿生日的晚餐。深夜十一点的贵都,小厅里灯火辉煌。

  除了剧组成员,还有一些在上海的好友也都赶来参加我的生日Party。
我连扮朱素琴的妆都没来得及卸就接受了朋友们的祝福。一束鲜花,一只大蛋糕,
一个长毛绒的兔宝宝,还有一句永远的“潘虹,祝你生日快乐1

  没有什么华丽的词句,也没有什么夸张的表白,但每年朋友们给予我的这份
不变的友情,总是让我感慨不已。

  我总是觉得如果命运再让我选择一次,我还是愿意拥有这样的朋友这样的生
活。我总爱说“亲情是不可变的,友情我是要牢牢抓住的。”如果失去了这份情
感,我会觉得这比我失去事业更为可怕,更为失落。

  多少次,当我面对掌声面对鲜花,当我站在高高的领奖台上,目光从众人头
上掠过的时候,我并不感到太多的充实。这一切是属于我的,可又好像并不完全
属于我。

  名利、荣誉,它们离我是如此的触手可及,又是如此的遥远。可亲人、朋友
的在意是不同的。当他们向我举杯的时候,当他们祝福我的时候,甚至当他们只
是用一张贺卡一个电话向我道一声快乐的时候,我都能无比真切地感觉到我被爱
包围着,活得充实。

  我知道今晚很多人都是放下手边的事,挤出时间特意赶来的。知道我最喜欢
长毛绒玩具,他们就特意挑了这个可爱的兔宝宝送我。当他们把它递给我的时候,
他们说:你是我们大家的宝宝。这一瞬我真觉得我没有白活一常也许这话在旁人
听来不免有些牵强,但他们说得是如此由衷。我懂,他们是在告诉我:你不是希
望得到很多很多的爱吗?别失望,我们都爱你。

  这份在意这份爱护,使我觉得我一下子有了很多的理由来祝福自己,我没有
理由不爱护自己不在意自己,更没有理由不活好我的这份生活。因为我相信就像
他们对我是重要的一样,我对他们也是重要的。我的好与坏不仅影响着自己,也
影响着别人。为了所有爱护我的人,我必须活好。

  PARTY一直开到凌晨二点才结束。朋友们不让我回我一个人的家,他们
不要我今夜孤单。他们把我带回了邮电部的招待所,那是我们剧组下榻的地方。
他们说我们所有的人陪你度过今夜。

  躺在招待所的床上,我不禁想起多年前的那个生日。那是我离婚后的第一个
生日,也是唯一的我一个人过的一个生日,像所有的旅人那样,在一家旅店里我
一个人度过了属于我一个人的节日。我知道,像以往一样,朋友们一定在找我,
过生日了,潘虹在哪里?尤其是这一个生日他们更是如此。可我既没选择上海也
没选择成都,而是飞到了北京,在京伦饭店为我自己要了一间标准客房。

  我之所以选择了一家旅店而不是一群朋友,因为我觉得那一天少一点热闹,
品尝一次孤独,对我是十分重要的。旅店是一个非常公平的环境。每一个出门在
外的人都是孤独的。每个人都为了自己的事在这世界上忙忙碌碌,来来去去。没
有人知道我,也许有人认出了我,却并不在意,我与他们的生活无关。

  没有人知道这是我的生日,没有祝福,没有问候,我只有一个人自己为自己
庆祝。我倘佯在北京深秋的街头,出入各种商场,为自己挑选中意的礼物,送给
自己。我选择这一天告诉自己,从此别再期待别人的牵挂别人的呵护,从此必须
自己面对生活,必须独立,必须坚强。这种感觉真好,它让我再一次知道,我就
是我,要对得起自己,要珍惜自己,要为自己活着。

  此刻当整个招待所都安静下来,当朋友们一一睡熟,我告诫自己,生日是会
过去的,而每一个日子仍是要自己去面对的。友情使我的生活充满阳光和温暖,
而自己却是我生存的基点,两者不可缺一。每一年的生日,对我不仅是一个可以
庆贺的自己的节日,也是我鼓励自己勇敢地面对新的一年的开始。

  对于行将不惑的我来说,已不再是当年那个怀着一点少女的虚荣、一点寻觅
更大的天地展现自己的渴望而报考戏剧学院的小女孩了,演过《人到中年》的我,
已逐渐告别青年,走向中年。但我并无恐慌。我不认为一个女人最好的是在于年
轻,相反我认为最好的正在到来。年龄对我意味着成熟,意味着经历过,而经历
正是最好的财富。岁月使我成熟了。

  今夜,我生命的年轮又开始起笔画新的一圈,我对于给予我生命的上苍充满
感激。我不敢祈福很多,也不敢奢望今后的人生就是一路坦途一帆风顺,我只求,
心安,只求健康,只求能努力做好我想做的事,一个演员,一个女人。



回 [ 名人传记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