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谁能忘得了上海滩
文摘 于 July 27, 2000 at 14:02:20:
--- 献给我的青春和我的同龄人

  在我上小学和中学的时候,港剧要比现在威风得多。我生在一个北方小镇
,那时电视刚刚兴起,吃过饭我们便去有电视的人家打秋风。“霍元甲”、“
陈真”、“霍东阁”、“猎鹰”、“警花出更”、“射雕英雄传”、“神雕侠
侣”,想想这些名字真是恍如隔世。当然,还有日本的“血疑”、“蔷薇海峡
”以及墨西哥的“卞卡”、“诽谤”之流。这其中,我最爱的是周润发的“上
海滩”。

  “上海滩”大约拍摄于1983年。录像带八六年左右在我们那里的录像厅流
传,我八八年才看到。其实也就看过那么一次,却刻下很深的印象。

  该剧的编导我记不得了,大约叫吴一帆吧?(俺们的有线台为了节省时间
,片头和片尾都快进,看不清。)监制倒是大大的有名,是当年无线的“一哥
”王天林,也就是王晶的爸爸。如果我没记错,杜琪峰的近作“枪火”里那个
幕后黑手大胖子,就是王天林先生了。王在当时参与了无线几乎所有长篇剧集
的拍摄,“一哥”之名,当之无愧。

  演员大家都熟,周润发饰许文强;吕良纬饰丁力;赵雅芝饰冯程程;刘丹
饰冯敬尧。翁美玲小姐的前男朋友汤镇业饰冯程程的前男朋友(大概叫陈翰林
吧);其它如阿祥、阿贵、聂人王还有那个多嘴多舌的汪月琪等人,我都如鲁
迅小说的人物所谓,“阿,我统忘却了。”

  主题歌很有名,顾嘉辉曲,邓伟雄词,是当时香港的黄金组合。若没这首
歌,中央电视台怕是不会请叶丽仪小姐参加1987(?)年的春节联欢晚会吧。

  喜欢这部戏一半是演员,一半是编剧。据说周润发为了这部戏,专门研读
了二三十年代的上海历史,举手投足之间的温文尔雅,颇切合燕京大学肄业生
的身份。他在镜头前的一些小动作如抿嘴、蹙额等,真真迷煞了当时街头巷尾
我这等知慕少艾的少年男女。还有那条雪白的丝巾!不过,现在想来,发哥那
时的表演,也有雕凿的痕迹,比不上后来“纵横四海”里的浑身是戏,人戏合
一。这是发哥不多的几个读书人形象之一,可惜我没看过许鞍华的“倾城之恋
”,不知他的范柳原表现如何?

  当时的吕良纬刚出道,由他来演绎街头混混丁力的初生牛犊,也算不二人
选。记得前几集里他的最高理想就是在“七重天”跟冯敬尧吃饭。

  冯程程是我极喜欢的人物,喜欢到影响了我后来的择偶标准。她对许文强
的一见钟情和后来的一片痴情让我想起梁羽生的一个回目的下联:少女情怀总
是诗;(当年我爸爸看到冯程程对许文强的欲言又止,欲走还留,感慨道:“
这闺女,真认事啊。”而许文强从开始的犹豫不决,到后来的一意追随,却应
了上联:中年心事浓如酒,或者用“霸王别姬”的宣传词更合适些:曾因酒醉
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我记得许冯初识时,两人在街上漫步,遇上两伙黑
帮火并,许觉察冯的爱意,却远远地指着那伙人说,总有一天,自己也会象他
们一样暴尸街头,所以,谁要嫁给他,就注定要成为一个寡妇。冯若有所思,
第二天一早,她抛下去法国的船票,早早敲开许文强的门,笑靥如花,“我不
怕做寡妇!”

  故事的前半段基本上是围绕冯许的恋情展开,当然中间有许丁助冯敬尧铲
除异己的故事。那时经常有这样的镜头:冯敬尧在客人面前,挽着许丁两人的
胳膊满面春风,“这是我的左右手:许文强和丁力。”

  许冯的恋情明朗以后,有两集的故事平淡起来,直到日本间谍山口香子出
现。山口还有个名字叫横田夫人,是个貌美如花心如蛇蝎的女人。她的目标是
当时上海的反日组织精武门,张达生和赵景桓师傅先后为她所杀。冯敬尧为了
借日本人之手控制上海滩,命令许文强对山口的行动大力配合。许文强在同胞
的鲜血与个人的荣华之间犹豫不决,终于在山口行动的前夜将行动通知精武门
,精武门将计就计,日本人损失惨重,山口更被许文强在乱战中击毙。这之前
有一场戏,是许预感到灾难将临,在雨夜到戏院找冯程程,冯正在彩排“罗密
欧与朱丽叶”里生死分离的一场,这更增加了许的恐惧。他浑身被雨水浇透,
面色苍白,坐在台下徒劳地等,感到说不出的无助。过一会儿他终于不耐地冲
上台去,我记得他的牙齿还在打战:“程程,我们结婚吧。”那时我对影视还
停留在看热闹的阶段,第一次觉得原来气氛是可以这样烘托,有意思。

  然后是婚礼还没办,山口就死了。许文强销声匿迹,冯敬尧对丁力大发雷
霆,冯程程黯然神伤;丁力从老娘的一句报怨里福至心灵,猜到许文强藏在旧
日的伙伴阿贵那里。他对许文强只有不解:“文哥,没有你就没有我阿力的今
天;可是冯先生对我有知遇之恩”,他丢给许一把匕首,“所以我要割下你的
一个手指去见冯先生。”这就是后面一半许文强的小指总缠一块邦迪的由来。

  在丁力的帮助下,许文强流亡香港,又结识了善良的阿娣一家。上海已经
成为许文强永远的痛和不可及的梦,他娶了阿娣。(是金子总会闪光的,是帅
哥总会有妹妹喜欢的。)这其间,丁力对冯程程展开热烈的追求,然而,曾经
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冯程程孤身来到香港,见到的却是许文强一家
的合睦,她只有黯然离去。

  冯程程找得到许文强,冯敬尧的杀手更找得到。一番搏斗,许文强杀了杀
手,冯敬尧却欠下许四条人命,包括许未出世的孩子。许文强又回到上海滩。
冯敬尧的敌人就是他的朋友,在风尘知己方蹑云的帮助下,他投靠了冯的对头
聂人王。从这里开始,故事更如抽丝剥茧一样,环环相绕,精彩非凡!

  有一天冯程程演出回到后台,发现有人送了一个花篮,落款是“许文强”
,她飞跑出去,她只知道她的文强回来了。

  但是许文强怎么可能不报仇呢?他明知道冯程程对他的感情,他亲口对程
程说“我知道这世上没有一个人比你更加爱我”,(如果阿娣一家还在,他会
这样讲么?)可他还是拒绝了冯程程邀他远走高飞、同去法国的请求;上海是
他的伤心地,更有他的仇人。报仇的想法象毒蛇一样日夜咬噬着他。他渴望着
复仇的快意。“报仇不一定要杀人,我要让冯敬尧在上海滩身败名裂。”法国
未必没有令他动心,但他表面的冷漠却深深地刺伤了冯程程:“你太高估你自
己了,冯小姐。”意冷心灰之下,再加上丁力的近似逼婚,冯程程终于成了丁
太太。结婚的那天,许文强很晚才知道,三步两步跑进教堂,神父正问冯程程
愿不愿意丁力做自己的丈夫,许文强在教堂的后门气喘吁吁地叫:“程程!”
有焦灼,有无奈,更有伤心。(那时候,我的心都碎了!终于明白言情小说里
的所谓“得到的时候不懂得珍惜,失去了才知道宝贵”是什么意思。)冯程程
忍住满眼的泪光,静静地说:我愿意。耳畔却是许文强在教堂走廊里的脚步声
渐行渐远。

  蜜月里就不顺利,丁力怎么可能哄好女孩子呢。夫妻吵了一架,第二天冯
程程看见丈夫眼角的泪痕,连忙道歉,丁力却得意洋洋地承认,他在厨房涂了
点辣椒,唉,丁力真是太老实了。冯程程得知真相后的佯嗔薄怒后面,却是更
深的悲哀。

  看似肥头猪脑的聂人王其实老谋深算不让冯敬尧,许文强的反戈一击更令
他如虎添翼;冯敬尧节节败退,丁力的阳奉阴违更使他雪上加霜。“要不是看
在程程的面子上,我一枪打死你这个混蛋!”翁婿正式反目。与此同时,丁力
夫妇对对方也越来越难以容忍。晚宴上冯程程与许文强的几句寒喧也能引来丁
力的猜忌:“别忘了你的身份,丁太太!”冯程程还要去排什么戏剧,结果被
警察监禁,还要丁力去保释,给他丢尽了面子。夫妇的争吵象老杜家后园的韭
菜,剪掉一碴又是一碴;记得中间有一场戏,夫妇吵完后,冯程程夜不能寐,
把结婚戒指慢慢摘下来放进抽屉,沉吟良久又拿出来重新戴上,把一个年轻少
妇对婚姻的进退两难演得很细腻。最后一次争吵,丁力把冯程程推倒在地上,
冯受了伤;医生对丁力说,大人没什么问题,“不过,她肚里的小孩子恐怕是
保不住了。”丁冯的关系彻底破裂。

  冯敬尧在聂人王攻势下节节败退,毅然决定离开上海,到十里洋场的后院
杭州去养老。女儿女婿的龃龉他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丁力的日益拔扈更使他
难以忍受。

  “程程,你告诉我,你究竟还喜不喜欢他?”
  “爹,你问这个干什么?”
  “你不要管!”
  有点象岳不群问女儿林平之的情节。

  冯程程预感到丁力的危险,犹豫着给了父亲一个肯定的答复。于是冯家最
忠诚的管家阿祥(长得有点象已故的邱岳峰)带人给了丁力一顿痛打,算作小小
的教训,让丁知道,谁才是真正的老板。

  此时的冯敬尧,已觉出肃杀之意。女儿是他唯一的亲人:“程程,我记得
你小时候,整天缠着阿爹陪你玩.........那时候,你日日夜夜念着的,就只
有你爹!”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果不丈夫?一代枭雄,已成末路,偏又有
这人世的牵挂;又或者,是因为这人世的牵挂,才使他在弱肉强食的上海滩步
步制肘,败走麦城?难怪梅山处士愿梅妻鹤子,只因一有妻子,便“如衣败絮
行荆棘丛中,步步牵挂”也。丁力当然不能离开上海。他自信自己可以比冯敬
尧作得更好。他知道许文强对冯的仇恨;而许文强在复仇的快意后,是更热烈
的必欲除之而后快的向往。两个昔日的朋友又把手握在一起。这一次,没有友
情,只有利益。丁力约冯敬尧到酒店去,进入内室后又调开阿祥,冯敬尧刚觉
不对,门帘一挑,是许文强仇恨的眼睛。冯敬尧大恐惧,不料丁力提出另一个
解决方案:“文哥,冯先生,你们俩之间的恩恩怨怨,今天就作一个了断。”
他抽出一把左轮手枪:“这把枪可以装六发子弹”,丁力倒空弹匣,然后放进
一发子弹,手指一拨,左轮转个不休;丁力手腕一抖,子弹上膛。丁力从怀中
又取出一枚袁大头:“头,许文强;字,冯敬尧!”

  丁力手指一扭,那袁大头在面前桌上转得眼花缭乱。丁力把左轮放在桌上
,又静静得取出一把枪对着两人。

  冯敬尧初见许文强的恐惧渐渐消去,听到丁力的方案甚至有了喜色;许文
强却只有失望:好厉害的借刀杀人计!无论谁死,丁力都坐收渔人之利。

  六只眼睛盯着桌面,袁大头还在转,显出一种诡异的气氛。

  许文强忽然上前一步,不待丁力醒过神来,伸出手掌对袁大头拍下。袁大
头静止在他掌心。他沉静地抬手。六只眼睛都看见:是头。

  丁力把枪口对着许,许缓缓取枪,对着自己太阳穴,定一下神,扣动扳机
,“啪”的一响,是空膛的声音,很悦耳。他把枪缓缓放回。丁力枪指冯敬尧
;冯取枪,空膛。如是循环两次。到最后一轮,冯敬尧早已汗水涔涔,当冯敬
尧如释重负地把枪递给许文强,许的额头也渗出汗珠。他看一眼丁力和冯敬尧
,把枪抵住太阳穴,他死亡的机会是五五开。他开枪,空膛。冯敬尧汗如雨下
。许文强没有把枪放回,却把枪径对准了冯。冯敬尧惊恐万状,忽然扑通跪倒
在地,叫阿文饶命。许文强的眼里尽是仇恨,没有怜悯。他开枪,子弹象火蛇
一样出膛,冯敬尧眉心一点猩红,倒地毙命。

  冯程程那时候被丁力的打手软禁,她想办法逃出来,赶到现场时看见父亲
的尸体和许文强失落的眼睛。许文强报了仇,没有快意,只有无边无际的失落
。他失魂落魄般地抢过丁力手里的枪,倒塞进冯手里,他已经失去活的意义。
冯程程枪指许文强,爱恨如潮,扣动扳机,子弹如桃花般在屏幕上炸开,定格
,画外音是叶丽仪的歌声,带男子气的嗓音仿佛可以穿透钢铁:“浪奔,浪流
,浪里分不清欢笑悲忧.......爱你,恨你,似大江一发不收........转千弯
,转千滩,亦未平复其中争斗........”,真好啊。

  冯程程一枪击碎许文强身边的花瓶,万念俱灰。她阻止了父亲旧部的报复
行动,决定远走法国。

  许文强大睡了两天,依然是失落,感受着鲁迅先生的所谓“绝望只为虚妄
,正与希望相同”。复仇给他的快意,竟远少于他的期望。阿娣一家的仇报了
,他同时失去了他生命中最可宝贵的程程的心。他带着歉疚来到冯家,他希望
自己可以陪程程去法国。程程冷冷拒绝了他:“你太高估你自己了,许先生。
”(俺觉得这里许文强的感情戏不连贯:把人家爸爸杀了,再提这种要求,太
过份啦。)

  程程在整理行装的时候,发现了那本<<罪与罚>>,妥斯妥也夫斯基的,正
是当年与许的信物之一,她心里一软,“伤心桥下春波绿,曾见惊鸿照影来”
。她几乎要答应许,可是如果许文强可以被原谅,自己怎么可以面对九泉下的
父亲?她要把书还给许,许没有要,怅怅地走了。

  冯程程走时,丁力去送,回来跟许说,程程拿了一本书慢慢地翻,在船上
“应该不会很闷。”(按:<<罪与罚>>真是好书,李安的“饮食男女”也用它
作道具:记得小女儿的男朋友等原来的女朋友的场景吗?)这一段要按琼瑶大
妈或杨佩佩阿姨的意思,还不得让许文强叫着冯程程的名字,顺着码头猛跑?

  冯敬尧一死,聂人王遂生藏弓烹狗之念。精武门原本与他不是一路人,不
过被他用来打压冯敬尧而已。冯敬尧的死期,就是他对精武门“格杀勿论”之
时。他借精武门重新开张之机大开杀戒。这一次,许文强晚了一步,他只看见
精武门兄弟淋漓的血。刘明等人没有死在日本人枪下,却被聂的暗箭所中。

  许文强又去找丁力,这一次的目标是聂人王。于是聂人王死了,代价是许
文强失去了他在这个无情世界的最后一个温柔的伴侣---方蹑云。

  “许文强和丁力历经重重磨难,先杀冯敬尧,再除聂人王,一夜之间,成
为在上海滩呼风唤雨的人物。”小时候看“上海滩”续集的连环画,这句话大
体是第一页的开场白。但是没了冯程程和许文强的续集,还有什么意味呢?续
集我从未看过。

  现在是大结局的时候了。

  一番争斗,几多鲜血;一将功成,万骨皆枯;上海滩终于风平浪静,玉宇
澄清。一天深夜,丁力陪许文强喝酒。灯光很暗,大厅里一只单簧管在呜呜咽
咽地吹着。(我愿意把这里想成是“七重天”,丁力的理想。)

  许:最近租界好象太平静了。
  丁:平静不好么?
  许:租界太平静了,有人就会不高兴,他们会觉得自己失去了控制。毕竟
这是他们的地盘。
  丁:那好,明天找几个兄弟闹一闹。
  .........................
  许:你是不是觉得,近来我们之间的话越来越少了?
  丁:......文哥,那是你自己不爱说话。
  许:不对。一山不能容二虎。我们俩必须要有一个人离开。
  丁:如果一定要有一个人走,那么我走!
  许:不,我们来打一个赌,谁先走到门口谁赢。

  说时迟,那时快,许文强抢过外衣和礼帽,已到门前。他欢然道:“我赢
了,我的座位离门口近。”他把礼帽扣在头上,向丁力摆摆手:“明天我会告
诉你我去哪儿。”

  丁力徒劳地望着他走出门去。
  大厅里那个乐手还在呜呜咽咽地吹着。
  大街上很静,静得有点异常。许文强微笑着,对自己很满意。他走得很轻
松。他终于可以去作自己想做的事,虽然他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一辆大卡车远远从街角开过来,夹杂着醉汉的放荡的笑声。许文强没有在
意。卡车超过许文强的时候,忽然放慢速度,许文强心里觉得不妙,抽身想要
躲避。已经晚了,卡车上赫然架起一挺机枪,成千上万颗子弹在许文强的全身
烂漫地炸开,一如春天怒放的桃花。

  许文强是对的,租界太平静了会有人不高兴。

  丁力从酒店冲出来,卡车已远远地去了。他俯身对着许文强悲愤地叫:“
文哥,文哥!”(王崴大师别生气),许文强断断续续地说:“明天.....我想
到法国....去找程程...”,就此气绝。丁力万般滋味都上心头(如果是他的座
位离门口近会怎样,如果文哥与程程重修旧好又怎样?......)

  丁力叫着“文哥”,用手合上许文强的双眼。定格,主题歌响起,屏幕上
由下向上推出:

  上海滩第二十五集(大结局)

许文强.......................周润发
丁力 ..................... ...吕良纬
冯程程...................... 赵雅芝
..............................................
鸣谢:无线艺员训练班XXX期
...............................................
然后是俺爸俺妈的吸嘘。

  后记:
  有个朋友问我,你最喜欢哪一部电视剧,我答“上海滩”。伊是新新人类
,觉得“还珠格格”是天下第一好电视,不知道”上海滩”是什么。伊道“讲
讲?”,我便讲,讲得逸兴横飞,就有了上面的文字。(隔天伊说看了“上海
滩”,好好耶,但是跟我讲的不一样,没有周润发,有张国荣、刘德华、宁静
,我无话可说。)

  我不喜欢徐克监制的这部“新上海滩”,或许是因为鞋带儿兄所谓的“第
一口蛋糕”效应,只觉得故事太单薄,宁静的大而无当的双眼不象清丽绝俗的
冯程程,倒像三陪女郎。吴兴国的冯敬尧做冯程程的哥哥倒仿佛更合适些。张
国荣的台湾革命者的身份,大概是考虑台湾的票房吧?刘德华的丁力善良得不
象老大。镜头有学“教父”的痕迹。主题歌还用原来的曲子,黄沾改了词:“
超凡,脱俗,我的最爱上海滩;............谁能忘得了上海滩”,这两句倒
深得我心。不过旧瓶新酒,原本不易。

  王晶的”赌侠“系列里,有一部“赌圣回到上海滩”,讲周星驰回到二三
十年代的上海滩,正是丁力忙忙叨叨给文哥报仇的时候,妙的是周的师父和许
文强都是周润发。

  1988年,无线重放“上海滩”,周润发接受记者采访,自认当时眼睛象朦
猪眼“惨不忍睹”,不过还是“胜在外形帅”,可谓先骂后赞。吕良纬承认,
现在去演或许技巧上会更好,但不会有当年的年轻心态了。

  这篇文字回头看,自己并不满意,但才力如此,也没法勉强,很多场景、
对白有“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味道,有我自己的创造,肯定
与原剧有很大出入,也没法校对,就这样吧。实际上,在这样一个“熙熙而利
来,攘攘而利往”的世界,又有谁会在乎呢?

  与其说这是一篇对电视剧的评论,毋宁说这是我对“当时年少春衫薄”的
青春岁月的回忆。近读宋人蒋捷的<<虞美人(听雨)>>,心有所感,一并录下,
献诸同好: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
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
明。

  2000年7月20日



回 [ 影视名人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