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络写作三大疑问---网络写手与传统作家大辩论
《青年时讯》王磊 于 August 01, 2000 at 20:13:56:
  网络最初诞生的时候,人们发现了一个自由世界。因为在这里,网友们实
现了真正意义上的畅所欲言。在无以计数的BBS和聊天室里,你可以化作任何
一个新奇或者怪异的形象,尽情展露自己思想和语言的魅力。没有了传统媒体
里的“把关人”,就是那些一本正经地带着一大堆条条框框的编辑们,网络世
界呈现出万众狂欢的景象———任何一个参与者都成了网络的主人。

  之后,一些出类拔萃的网络写手们出现了。他们以其生动而极富个性化的
语言赢得了网络世界的巨大声誉,他们的作品被疯狂转贴,他们的名字也开始
被越来越多的网友注视。很快,传统媒体也把目光投向他们。网上作品被印刷
成册,在传统出版领域也引起强烈反响。这是一次重要的转变。网络写手们突
然发现,自己的文字不仅可以赢得网友的称誉,而且还蕴含着巨大的经济利益

  于是,网络写手们也开始高呼起自己的版权利益了。而网络世界曾经崇尚
的自由与共享精神,看来只是人们在一无所有时的虚幻理想罢了。

  赚钱还是找乐?

  7月中旬,一场颇具规模的网络文学讨论会在北京城市宾馆举行。会议讨
论的主题被主办者TOM中国文学网和榕树下网络原创文学网(rongshu.com)定
名为“网络写手要不要成为传统作家”。

  也许是刻意的安排,主持人采用了辩论赛的方式,把与会的重要人物分成
了两派,一边是所谓“网络写手”,一边是传统作家。由此,讨论会从开始就
陷入了网络写手与传统作家孰优孰劣的争论。现任鲁迅文学院副院长雷抒雁代
表传统作家发言,他认为传统作家的写作是严肃的,而且大都经过了一个痛苦
的磨炼过程。网络写手“心有些乱”则认为恰恰是网络写作的自由和开放的特
点,促使网络写手的思维更活跃,作品也更有新意。写手“李寻欢”的发言认
为,网络写手关键在于写作的态度不同,就像他的名字一样,“是为了寻找快
乐”,而不在乎名利。他源于武侠小说的名字在网上许多聊天室都能见到,这
多多少少也反映出网上生活的一种姿态。

  话题很快转到网络文学的出版问题。作家出版社社长张胜友先生说,无论
是网上文学还是传统文学,从出版的角度讲都使用一个标准,只要符合思想要
求、艺术水准和市场需求的作品,作家出版社都愿意出版。他提到最近推出的
《智圣东方朔》销量就很好,它既是网络文学,又是传统的历史小说。

  就此问题,网络写手“宁财神”认为,以他的经验网络写作与传统方式最
大的区别就是在网上不拿稿费。他认为在网上创作与传统方式没什么差别,“
有时候一晚上能写一两万字”,但让他感觉不平衡的是:为什么同样付出辛劳
的写作,却得不到相同的回报?作家赵凝说,“如果网络能和传统途径一样支
付稿酬的话,那么我宁愿成为一名网络作家。”

  至此,争论双方似乎在“赚钱”这个问题上殊途同归了。也就是说,网络
写手向传统作家转变的重要依据就是是否有经济收益,而且在这个前提下,本
次讨论会的主题完全可以反过来设问:传统作家是否也要变成网络写手呢?答
案当然是肯定的,只要能挣到更多的钱。

  网络小说有没有版权?

  此次讨论会之前,榕树下网站与中国社会出版社的版权之争已经引起了广
泛讨论。由于在中国社会出版社出版的一套六本的网络系列丛书中,发现若干
文章选自榕树下网站作品,作者却对此一无所知,而且从未收到稿酬及样书。
榕树下网站经作者授权起诉该出版社。

  针对此事,有关网络版权形成两种看法:其一,认为传统出版社出版网上
文字作品,当然应该按照出版法规支付稿酬,因为出版书籍是牟利行为,所以
说网络版权应该尊重;其二,不赞成网络版权一说。网上作品是在资源共享的
基础上自由传播的,而且恰恰因为自由转贴的原则,网上作品才得到了最大可
能的传播效果。原创者一旦把作品放在网上,就应该遵循共享和自由传播的原
则,同时他也自愿放弃了获利的可能。

  张胜友先生是网络版权的支持者。他认为,目前网络写手拿不到稿酬的原
因是网民阅读他们的作品是免费的。而出版社出书,读者要拿钱买来阅读,差
别就在这里。据他说,目前作家出版社正与香港一家网络媒体讨论合作,“网
上阅读器已经研制出来了,这是电子出版的重要步骤,阅读器是要收费下载的
,这样网上版权就可以实现了。”

  张胜友说,无论是在网上,还是传统的出版业,都要遵循同样的游戏规则
。“我们其实不应该分什么传统或网上作家,无非就是发表场地不同而已。”
他认为一旦网上的版权制度及相应的技术要求实现以后,网络写作与传统写作
就没有什么界限了。
 

  是卡拉OK还是祟高理想?

  有关网络写作,网上流传着一个精当的比喻。网络之于写作,如同卡拉OK
和唱歌。从前人们只能聆听歌唱家美妙的歌喉,但卡拉OK出来后,任何人都可
以高歌一曲了。那么有网络之前,写作并且发表文章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实现的
,但是网络了带来空前的自由,无论什么样的观点、什么样风格的文字,都可
以拿来自由交流。与由几个凤毛麟角的歌唱家主宰的世界不同,卡拉OK的世界
让大众成为了表演者,而不仅仅是旁观者;而在网络世界,网民直接由观众变
成了网络舞台上的舞导者。
 

  被称为网络写手的三架马车之一的邢育森说:“我必须感谢网络给了我这
样一个自由的空间,这就像农民能去耕种自留地,商人可以做个体经营了,我
终于能够自由地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已获得博士学位的邢目前还在担任一家
网络公司的CEO,对他来说,网络写作纯粹是业余爱好,“当然这是我生活的
重要部分”,他说,但他没有指望靠在网上写作成名立腕。
 

  同样,网名为“Pass”的刘海江本人的身份是几家网站的合股人,他曾创
作过《湘女多情之八天七夜》等网上作品,颇受网友关注。刘海江觉得“网络
写手”和“传统作家”这两个概念本来就非常模糊,“确切来说,今天的话题
主要是职业作家和非职业作家的区别,在网上可能业余作者更多。”业余作者
把写作当作乐趣,较少功利心,而职业作家是靠写字吃饭的,自然会关注版权
稿酬之类的事情。
 

  但是,不在乎版权并不等于版权本身就没有价值。在讨论会最后,主持人
要求嘉宾用一句话总结自己的观点。在与中国社会出版社的诉讼中起关键作用
的网络写手“宁财神”不无嘲讽地说:“我现在的最大愿望就是赶快出本书,
满足一下我的虚荣心。”宁财神肯定说出了不少兢兢业业的网络写手的心声。
只要我们依旧承认作品是个人财产,就无法不让作者去要求自己的版权。没有
人愿意坐视别人用自己的成果去挣钱而自己保持沉默,这样只能助长人们牟取
暴利的欲望。这是个不争的事实。
 

  不过人们仍然很难想象,网络版权到底会对网络世界构成多大的影响?它
起作用的界限在哪里?莫非会有一天,当一个网友在聊天室里向宁财神或者李
寻欢发过一条信息后,竟会回递来一个帐单界面,告诉你“为了尊重网络版权
,与知名写手聊天须付5美元。”
 

  所谓网络写手,最初也无非是一名普通网友,假如那时的网上世界就严格
遵循版权原则,相信他们作品的传播范围也绝对不会想现在这样广泛。如今名
声大了,于是就要改变规则,当他们声嘶力竭地声讨传统媒体侵犯版权破坏规
则的时候,有没有想过网络世界的共享原则和自由精神也可能随之烟消云散了
呢?
 

  网络最终会如何影响人们的生活?目前还是个悬而未决的问题。但已经有
更多的人从网上得到了现实世界所得不到的“东东”,不论他们是想赚钱、娱
乐,还是要实现崇高的理想,可以肯定的是,它已经拓展了人们的生活空间。
还是卡拉OK的比喻,不论歌者的嗓音是圆润悦耳还是声如驴鸣,他总归是拿起
话筒开口歌唱了。与大众的快乐相比,那些偶然从歌厅里唱出来的星星们并不
具有绝对的价值。

  网络写作使每个人成为参与者,这比其他问题都重要。



回 [ 名人论坛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