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互联网与中国未来
互联网实验室董事长方兴东博士 于 August 04, 2000 at 07:51:22:
本文系互联网实验室董事长方兴东博士在哈佛大学发表的演讲全文

一、如何理解互联网

互联网在中国为大众所接受,只有一到两年时间。

目前,中国最大的问题是对互联网缺乏应有的了解,这是由发展的状况决定的;
另一方面,也是由于互联网本身确实发展太快。从美国来说,互联网的发展也超乎
大多数人的预想。大概在六年前,没有人认为互联网会成为一门严肃的商业,包括
网景的浏览器也是作为一种爱好出现的;五年前,95年,网景发展起来,受到了人
们的关注,但还没有人认为互联网未来会发展成一种产业;四年前,互联网作为一
种新媒体开始受到全世界普遍关注以后,也没有人认为将来会在互联网上购物;到
三年前,等到互联网作为媒体的特性已经充分受到人们关注以后,也没有人认为电
子商务会成为互联网的首要特性;两年前,98年,互联网还只是被认为IT产业的一
部分,还没有被认为互联网会成为主导社会发展的一种新经济。一年前,还没有人
认为所有商品可以在网上销售;就是现在,也还是很少有人认为任何商品都可以而
且都必须开展电子商务。从互联网的发展过程来看,互联网不是根据当时的条件、
判断来发展的,都是把当时的不可能的变成了可能,所以,反过来说互联网的发展,
互联网创业,也是个人发展的好机会,有些人打消了这些顾虑,他就成功了。

在中国,大家谈论互联网,只是从互联网本身来理解。实际上,应该从两个层
次来理解:一是互联网的应用价值。互联网作为人际交往、信息传播、商务的工具,
提升生产率和生活质量,这方面的应用价值得到了大家的认同。大家每天使用互联
网的时候,都可以感受到的它的使用价值,这种价值会随着互联网的发展越来越高;
二是互联网的社会变革功能。其本质就是以互联网的名义,积极进行社会资源(注
意力、财富、权力等)重组,调动社会资源流向生产力最高的领域,流向更年轻的
个人、更具活力的公司,从而引发社会全局性的变革。

互联网的这两种功能的特性不一样,互联网的应用价值肯定会随着时间的推移
逐渐增强,而互联网在整个社会中的变革功能则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衰退,等到
大家都认识到互联网是好东西,人人都用互联网的时候,互联网的变革功能也就减
退到最低点。对于互联网公司来说,应该对互联网的功能有充分的认识。互联网在
中国这么热,是第二个功能在发挥作用,而不是第一个功能在发挥作用。中国介入
互联网的时间越晚,互联网的使用价值就越大。对用户来说,你越晚使用互联网,
互联网的性能、服务、功能就越高。但对中国来说,这个意义是有限的,就像手机,
中国现在是手机大国,但就算中国人人都用手机,也只能促成一个产业的繁荣,不
会影响到整个社会层面的变革。社会资源,不管是美国还是中国,掌握在三十多岁
的人手里与掌握在六十岁的人手里,对于整个社会的影响是会截然不同的。

中国互联网的最大的问题就是,在美国互联网发展到社会变革功能开始变弱的
时候,中国互联网才开始发展起来,就是说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已经错过了利用互联
网引发社会变革的最好的发展时期,但还是会有一个好的时期,就要看中国怎么把
握了。

美国最近五年通过互联网产生的百万富翁比以前五十年所有工业产生的百万富
翁还要多。百万富翁的年龄从六十多岁降到了三十多岁,我觉得这是互联网带给美
国的最大贡献。使得美国的经济增长率达到了6%,似乎从发达国家变成了一个发展
中国家。对中国来说,仅仅是一个互联网的使用者,意义并不很大。互联网能促成
社会资源的重新分配,这是互联网对中国来说的最大的价值。所以,对中国来说,
互联网最大的意义是,能不能通过互联网的出现,产生一种新的机制,而不只是互
联网的实际应用;而是通过互联网产生新的变革,不仅仅是少数人、少数网站发财,
而是形成一种新的机制,形成互联网经济。

二、互联网新机制

互联网意义的实质是中国应该通过互联网建立一种新的机制。

现在国内很多人谈新经济,究竟什么是新经济?一般解释,新经济就是高增长、
高就业、低通涨,但这些只是表象而已。问题是按照什么样的规则来运作?这是理
解新经济的基本点,新经济的核心就是新机制,它通过这种机制,将人力资本和资
金资本潜力最大化。

新机制的最大特点就是倡导冒险、鼓励创新。这种新机制是一整套环环相扣的
运作系统。它的主要方向是创新科技应用,形成技术推动型经济。新机制的主要推
动支柱是年轻的创业团队,这些人具有创新的活力和动力。他们所建立的是更具有
速度、效益、灵活性的新型企业机制,能够通过风险投资来推动自主创新的发展,
使创新理念在幼苗时期就能获得很大的资源,这种风险投资的新机制有一个合理的
推出机制,能够通过股票市场调剂来完成社会资源转移,能够在两三年、三五年里
快速的成长起来,超过老的公司。如果真正形成这么一套完整的机制以后,这是对
中国最有价值的事。因为这套机制不仅仅可以应用在互联网领域,还可以应用在所
有科技创新领域中。

这套新机制与传统竞争机制有很大差别,这也是目前中国对互联网的许多曲解、
误解的最根本的原因。他们没法用这种新机制的这种观念来理解互联网的超竞争模
式。在传统领域,任何一种新科技的应用,在初期,都是先定一个高价,然后通过
竞争起来后,再回到平均利润。而互联网,在早期就放弃了高利润,先进行大面积
的普及,与传统领域以成本为主导的比优式竞争模式完全不一样,它是一种不计短
期成本的摧毁式竞争。它在初期就瞄准原有的公司最重要的生存支柱、利润支柱,
把它进行免费,再获取自己的竞争优势。这是一个先瞄准再射击的过程,像打枪一
样。而在互联网领域里,是先射击再瞄准的过程,像发导弹一样,先发出去,再慢
慢制导。互联网公司的市场是不存在的,要互联网公司去创造需求和市场。中国在
两年前,大家也并不觉得非要有新浪这样的网站去看,要有8848这样的网站去购物,
是互联网公司创造了这种需求。在传统领域里,市场是实际存在的,传统企业针对
市场生产产品,通过市场利益驱动,实现市场利润积累。而在互联网领域里,是由
风险投资来驱动,它的最大的目的,不是投资取得市场利润,而是希望取得在资本
市场的增值。互联网竞争机制通过风险投资驱动,实现资本市场增值,这是两种机
制的两种目标。这样,风险投资是希望互联网公司的发展速度超过收入速度,并不
是说互联网公司就不要收入,只是更强调发展速度。而对传统公司来说,发展速度
可以小于收入速度。所以在互联网领域里,是一个快鱼吃慢鱼的过程,而在传统领
域里,是一个大鱼吃小鱼的过程。这是两种竞争模式,互联网的超竞争模式更有利
于创新型企业、小企业的发展竞争,而在传统的竞争模式更有利于经验型、有长时
间积累的企业。所以,这是两套完全不同的机制。希望新机制在中国能产生新的效
果,形成一种正循环效应,并正常运转起来,使它成为未来社会的主流机制,通过
这种机制提高整个市场的竞争灵活度,改变市场的现有竞争格局,提升生产力。通
过风险投资的推动,这套机制主要是鼓励年轻人,鼓励年轻的公司,所以它可以使
整个国家的状态年轻化。

三、中美互联网发展比较

从发展历程来看,中国互联网大概经历了两个阶段。

97年前,互联网的首要特性是以媒体的形象出现,主要经历了基础设施、互联
网的软件和门户的发展;97年以后,互联网进入了新商务阶段。现在中国处在第二
个阶段。

这个阶段,应从整个产业发展的规则来看,特别是中国与美国的互联网发展的
比较来看。在任何产业的发展过程中,必然要经历四个阶段,即发展的初期,启动
期,然后再进入产业的高速增长期,然后再进入产业的相对成熟期。从这几个角度
来考察每个阶段的发展特点会更有意义。

美国从1992年到95是产业的启动期。这时候美国互联网,包括资本市场的热点
是基础设施。主要特点是早期的消费者进入互联网领域,市场开始商业化,有少数
互联网公司如网景雅虎等受到大众及资本市场的关注。95年到99年,是美国长达五
年的B2C
黄金发展时期。这个时期通过互联网创新的商业模式,获得资本市场的支
持。这个时期的特点是主流消费者进入这个领域。从2000年开始,互联网进入一个
收入主导的时代。这时候,B2B
会成为收入的一个主要来源。这阶段表现为,原来
对互联网排斥、怀疑的人也进入互联网,互联网的应用开始向各个传统行业渗透,
资本市场开始出现波动。因为这时候整个产业进入稳定增长期。再过些时候,互联
网会进入利润主导阶段。在以前,互联网公司的商业模式越单一越清晰,就越会受
到资本市场的青睐。以后,单一的商业模式会很难奏效,商业模式会越来越综合,
各种形式都会利用起来(有线、无线),因为每种商业模式都是一种收入模式。那
时候,雅虎与美国在线会越来越近,既是ICP 又是ISP
,既做B2B 又做B2C.这阶段
的特点是,互联网开始在社会全面应用,而且产业也开始成熟,产业的风险开始下
降,这时风险投资就要开始寻找新的风险行业。这是完全按照四个阶段来进行的。

启动期就像是一个人的幼儿时期,高速增长就是少年时期,稳定增长就是青年
期,然后第四阶段就是中年时期,美国经历了完整的四个阶段。

中国互联网的发展与美国刚好相差一个周期。在95年到99年,中国刚刚开始进
入启动期,刚刚开始商业化。从99年,特别是下半年,中国互联网才出现竞争性的
局势,有大量的投资。但是,在最关键的时期,美国互联网进入稳定增长期,也就
是说资本市场会出现剧烈波动,这会影响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因为中国目前互联网
的发展完全依赖于美国的发展,也就是说,中国也应该完成美国的这四个阶段。然
而,美国的互联网的调整把中国的互联网发展压下来了。中国如果太依赖于美国的
话,中国就会缺乏高速增长阶段,直接进入稳定增长阶段。目前,中国对市场的判
断是完全照搬美国的模式,这是中国互联网发展的最大的危险。而对美国来说,这
种调整是必然的,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整个美国的发展到99年后,包括网民的增长
以及每个市场领域里的领先者都比较确定,增长比较放缓,在99年前,美国上市的
互联网公司大约有100 家左右,在99年之内,就有300
家互联网公司上市。而且,
公司上市后,一般股票在半年内是不能抛的,到下半年市场形式非常好,使许多可
以抛的股票都没有抛。而到了今年上半年,包括投资者、创业者的股票都可以抛售
了,这时候,市场一有风吹草动,这些资本肯定就要退出了。所以,对美国来说,
这种抛售是必然的一个过程,而且在稳定增长期肯定需要市场有这么一个大的调整,
这也是任何产业的发展规律。在初期,企业的数量比较多,进入稳定增长期时,差
的公司会被淘汰,领先的公司会拥有更多的资源,然后,企业数量会维持在一个较
少的规模,数量上维持小规模,但产业的规模是不断上升的。在美国很明显,互联
网公司数量减少时,有关互联网的广告并没有减少,在互联网公司大量裁员时,整
个产业对互联网人才的需求是继续上升的。我觉得这种调整在美国是良性的调整,
但对中国,这种调整可能会变成一种灾难。美国人包括大众、投资者、媒体对这次
调整,心态非常平和。但是,目前中国的互联网普遍出现一种恐慌心理,开始停广
告,开始收缩,融资也非常困难,整个产业也陷入恐慌气氛。
中国与美国不同
的一点,就是在美国,这么多年来,认为互联网是泡沫的人一直存在,但并没有因
为这次调整,泡沫论者就多起来;而在中国,因为这次调整,很多原来互联网的鼓
吹者,一下子就成了泡沫论者,基本上媒体上全部登的是这种论调。这次在美国,
与美国人说,中国人人都知道亚马逊年底要破产了,而美国人都不知道。对美国来
说,这次调整是件好事,因为通过这次调整,投资者可以更具选择性的挑选互联网
公司,这样,好的公司会得到更多的资源,没有价值的公司会淘汰掉。

现在,美国的互联网公司已经具备了抗调整的能力,而中国的互联网公司还刚
起步。对这点的理解,可以这么作一个假设,如果纳斯达克的调整是在半年前,即
99年下半年,那么现在中国就不需要谈互联网,中国互联网就不会有现在这个局面,
搜狐、新浪都不可能考虑上市,现在的很多互联网公司都不可能存在。反过来,如
果纳斯达克的调整再推迟半年,目前中国最起码有十家互联网公司上市,现在的一
些创业公司也已经具有相当规模。

四、中国互联网的现实处境

所以说,这次调整出现在中国互联网发展的最微妙阶段,使中国互联网的整个
形势处在一个比较危险的状态。现在包括国家政策、媒体、大众舆论都给互联网公
司造成相当大的压力。我觉得,目前有些理念不对,只是照搬美国的标准。就比如
互联网的收入问题,美国有两亿人口,一亿网民的市场,而中国十多亿人口,一千
万网民的市场。所以,人家美国可以要求互联网公司去赚钱,但要求中国互联网公
司到这一千万网民身上榨钱的话,互联网根本就不可能发展了。一位业内人士有个
非常好的比喻:美国的互联网发展已经进入第三个阶段,进入青年时期,他要结婚
生小孩了,而中国的互联网发展刚刚是个少年,也要结婚生小孩,这是不可行的。

另一个危机是,中国缺乏鼓励新机制的相关政策,而且中国的投资者也缺乏新
的投资理念。大家知道,风险投资是在公司刚起步时给予支持,但现在的互联网投
资还抱着股民的心理,市场涨时就投,市场跌时就跑,这种投资是无法承担起新机
制的资本需要的。而国外的资本又无法进来。所以,有人说中国互联网的泡沫很多。

其实中国互联网的泡沫很少。因为目前,中国互联网产业的投入不足十亿美圆。
美国的话,99年一年里,投入是四百亿美圆,互联网公司的融资额是两千亿美圆,
互联网公司的市场价值达1.3
万亿美圆。美国互联网是在这样大的资金支持下,发
展到现在这规模。互联网经济在中国也不可能象草一样长出来,如果没有这么多的
资本投入,是不可能形成互联网经济的。中国互联网投入是非常少的,但目前互联
网在中国已经形成了非常大的影响。

同时,中国现在还缺乏对于互联网的独立的想法,认为美国的发展过程就应该
是中国的。其实,要真正理解互联网的话,要回到根本的问题上来看,一个就是要
回到市场本身,一个回到用户本身。你如果作为一个用户,认为互联网是虚假的、
骗人的,那他肯定是泡沫;如果你认为它是有价值的、你会越来越多的花时间和金
钱在互联网上,那肯定不会认为它是泡沫。年前的纳斯达克的调整,很多人认为互
联网的泡沫破灭了,但我觉得除非是突然互联网的用户有三分之一不用互联网了,
那才是互联网的泡沫真正破灭了。所以这次调整并没有这么可怕。

我在美国遇到很多投资者,他们准备了很多钱想投互联网的,但现在的形势下,
确实投资的力度放缓了。但这些钱不可能再还回去,肯定还要投,而现在除了互联
网这个领域外,又有哪一个领域可以容纳这么多钱的投入。所以,到市场调整结束
后,形势有所好转了,这些钱还是要投入到互联网中来,包括资本市场也会起来。

只是这个调整会持续较长的时间,不过这也是美国互联网顺利发展到现在应该
出现的。还有,看一个公司、一个产业有没有投资价值,最根本的是看这个市场有
没有发展潜力,如果市场能快速发展起来,在这市场里的领头者,肯定是有投资价
值的,资本肯定回来投你的。所以,对中国来说,美国出现调整,中国并不是就一
定要出现调整。比如,美国的B2C 已经不行了,那中国的B2C
是不是就不要发展,
直接进入B2B 时代,其实并不是这样。美国的长达五年的B2C
发展时期,对美国的
互联网发展起了非常重要的贡献,因为只有互联网直接面对C
这个层面,互联网才
会普及,才会深入人心;如果没有这个阶段,直接进入B2B
,只是企业与企业之间
的应用,没有大众参与、认可的话,这是非常困难的。

五、互联网与中国未来

目前,互联网仍然是中国最有希望的产业。在互联网领域,中国与美国的差距
远远低于在工业农业等传统产业方面的中美差距,而且,互联网是生产力最大的产
业,所以应该作为非常重要的产业来发展。很多人认为,发展互联网产业与发展传
统产业有冲突。实际上,互联网产业的发展会推动传统产业的发展,就像电子商务
的发展,很多人认为要先基础设施健全,才能发展电子商务,实际上,正是电子商
务的发展推动了配送、认证体系的发展。先出现了这种需求,通过需求来拉动传统
产业的发展。而且互联网有一个非常本地化的特性,美国如果想占领中国的市场的
话,它必须把人才、资金投入到中国来,这个贡献与单纯的卖产品进来是不同的。
从发展高科技来说,纯粹的高科技的发展要与美国竞争非常困难,而应用高科技相
对来说要容易,互联网就是作为高科技的应用者,像新浪、搜狐,他们本身不是技
术的供应者,而是实际的应用者。互联网最大的作用,是推动中国的制度的改革。

前不久,我与姜奇平一起与吴敬琏有一个争论,就是中国互联网的发展是先有
制度再发展,还是反之,吴认为先要发展一个健全的制度,然后再去发展互联网产
业。但我认为这是非常理想的方式,在互联网发展中上不可能实现的,对美国来说,
他为什么会形成这种新机制,也不是谁给它设定的,也是由互联网发展过程中慢慢
确立的。所以,对中国来说,这种新机制也不可能由任何人来制定,而是由互联网
公司在发展中逐步确定。所以我觉得吴老师在逻辑上有几个问题,他是搞市场经济
的学者,他希望政府人员和学者尽快的行动起来制定新制度,但如果由他们来制定
这制度的话,我觉得这个产业是没有前景的。所以,互联网还是应该按市场机制来
办事,来发展,自然而然会推动新制度的产生。在一般的基础上,有了好的机制,
很多技术会发展起来,会推动技术的发展,但对于互联网这种具有革命意义的技术,
决不是由制度决定它的发展,而是由技术来决定制度的发展。另一个问题,吴老师
是在呼唤新经济,但是他又不知道新经济。就像8848,一年前只有十来个人,现在
有三百人;一年前它的价值就几百万美圆,现在,上市前,它的价值达八亿美圆,
在短短的一年之内,它能实现这么快速的发展、快速增值,它完全是由新的不同于
传统的机制作用的结果。但这套新机制决不是由哪个政府官员、学者想出来的,而
完全是靠互联网发展过程中慢慢摸索出来的。以后,随着这样的公司越来越多,这
种机制会被大家认同,整个社会会鼓励这种机制,所以,实际上互联网的新机制正
在产生,但是他还在那儿呼唤。还有,他既呼唤新机制,又害怕新机制的风险,风
险投资是惟利是图的,它并不是希望投资的公司发展的很好,实现更多的利润,它
只是想企业发展起来,在资本市场实现增值,然后退出。所以,风险投资推动的机
制,它的风险肯定非常高的,股票价格也是非常高的,不然这种机制就不可能形成,
而吴老师一看到股票价格高了,就认为风险太大,既希望呼唤新经济,又害怕新经
济的风险,这是一个矛盾。现在,整个互联网的发展,比乐观者悲观,比悲观者乐
观。

美国与中国的互联网发展的落差肯定会对中国有影响,而中国的政策又不明朗,
仅仅把互联网当作一个产业部门来发展,由一个最垄断的产业来主导一个最开放的
产业肯定会有冲突。另外,中国互联网资本投入严重不足,国内资本缺乏风险投资
的意识,而国外的投资又无法进来。新机制如果没有大量资本作为燃料的话,它肯
定不能发展起来。还有一点,互联网公司缺乏具有全球意识的人才,这一点非常重
要,所以现在,我觉得中国互联网比较有优势的人是国外回来的人和国内外企工作
的人,他们应该成为互联网发展的最主要的力量。因为以后,互联网的竞争,肯定
是全球化的竞争。在门户方面,新浪、搜狐等肯定要直接与雅虎进行竞争;在电子
商务方面,8848等肯定要直接与亚马逊进行竞争。所以,如果你没有全球意识的话,
就很难保持市场分额,因为这个市场壁垒是非常低的。而且现在很多政策,是在阻
挠那些不能直接为自己产业部门带来利益公司的发展,是在争取时间希望自己产业
部门下的公司尽快发展起来,然后去上市。而且不管是信息产业部、教育部,都存
在这样的问题,这样是非常有害的,这样限制国内的发展以后,你又不可能限制国
外的发展,等到国外公司真正进来后,这个市场会非常危险。还有就是整个中国国
内的意识与新兴制度的落差非常大,把这种新机制的合理的东西看成不合理的。在
美国,98年以前,纯互联网公司一统天下,有四到五年的充分发展的时间。中国目
前新兴的互联网企业并没有得到充分的发展,没有积聚足够的资源。而目前很多传
统产业、很多政府的力量介入以后,会影响新机制的建立。

另一方面,整个形势又比悲观者乐观,一个是因为,最终决定产业的还是市场
本身,市场发展决定它的前景,用户决定这个产业。中国和美国是两个截然不同的
市场,中国目前的政策只是起一个阻尼作用,它不会让你关门,但能让你办不成事。

如果国家能够把互联网放在一个战略层次来发展,那很多来自各部门的利益冲
突的障碍就会消失。现在,整个互联网还是窄带互联网,是美国领导的窄带互联网,
美国的模式在全世界被仿效。但对中国来说,将来可能会不同,比如中国有五千万
手机用户,六千万有线电视用户,股民有四千万到五千万,这是非常大的基础,一
旦技术的应用有所突破,这些人会在很短时间内成为互联网的用户。而互联网在有
了一个足够大的市场后,就能够形成中国自己的商业模式和产业标准。虽然目前互
联网在中国受到许多怀疑、非议,但互联网就目前来说仍然是中国目前最具活力的
产业,最体现国际接轨的领域。
互联网为二十多、三十多年纪的年轻人提供了非
常好的机会,而在传统产业里不可能出现二三十岁的人成为产业的领导、产业关注
的中心,这会改变整个社会的价值观,改变整个社会的精神状态。互联网本身不是
泡沫,但互联网的发展会带来泡沫,发展的过程中肯定有风险,但不发展互联网的
风险肯定比发展的风险大。所以对中国来说,如果互联网得不到好的发展,新机制
无法步入社会的主流,会使整个国家失去一次新陈代谢的机会。目前,对中国的互
联网来说,误解和曲解是非常多的。实际上,就泡沫来说,中国互联网不发展起来
才是最大的泡沫。而很多投资互联网人在心理上抱着投机的想法。固然,金钱很重
要,但互联网的价值只从钱的角度来看肯定是不够的。很多人认为,目前国内互联
网公司是在烧钱。我觉得,看一个互联网公司的价值,不仅仅看它的收入,比如说
搜狐、新浪的价值,不是看它一年的收入,而是它改变了几百万人的生活方式,带
动了整个产业的发展,引起世界对中国的互联网的关注。如果只是认为它在烧钱,
是很不公平的。而且在互联网领域里,稍微花点钱,全国人民都会知道,而其他很
多领域在大量的浪费钱,却没人知道。很多人说,互联网企业吸引风险投资是在骗
钱,其实在互联网领域里,风险投资商是最理智、最清醒的,所以这种想法是非常
不正确的,对中国互联网的发展是不利的。互联网作为一个产业,投入了十亿美圆,
到现在给中国带来这么巨大的变化,可以说是所有行业中效率最高的。可以举一个
数字,按照CNNIC 的统计,去年底有890
万网民,平均每个网民每周的上网时间是
10个小时。按照这个数字计算,99年一年,890
万网民上网的电话费就是300 亿人
民币,这就远远超过互联网的投入。所以,互联网产业创造的价值决不是可以用网
络公司的收入来衡量的。未来两到三年,应该是中国互联网发展和创业的最佳时机。
而且,互联网的发展能给社会的各个层次带来好处,其中最受益的是六十年代到七
十年代的一批人。



回 [ 名人论坛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和免责声明】【隐私保护】【鼎力支持】【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