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我在凤凰卫视认识的杨澜
王明青 于 August 14, 2000 at 09:36:55:
杨澜辞职,八卦满天飞。一向温文尔雅的她终于生气了

  “明青,你好!请问杨澜真的辞职了吗?是不是已离开凤凰卫视……”“
杨澜是在上个月向公司正式提出辞职的,不过节目《杨澜工作室》要做到年底
。”

  最近,我每天都要应付不少这样的电话。很多媒体找不到杨澜,就追踪到
我这里。他们想从我口中探听出他们所需要的“猛料”。而我却只能说遗憾。
其实,杨澜辞职的原因并非像外界传闻那样扑朔迷离。与她两年来的朝夕相处
,我知道杨澜真的是太累了,需要一段时间去好好休息调整一下,多一点时间
陪伴家人和孩子。

  我这样的解释当然满足不了一些媒体的“大口”,他们需要“烫手的、新
鲜的、有色的”新闻。君不闻,香港的“狗仔队”为了探访名人动向,往往不
惜日以继夜地跟踪。这次杨澜辞职一事让我充分领略了“狗仔队”的厉害。他
们寻不到“料”,就大肆编造:“杨澜再次婚变”、“为了多赚钱”;本来《
杨澜工作室》是凤凰卫视收视率最高的节目之一,却有人造谣说“杨澜因节目
收视不好,而愤然辞职”。编得有声有色,令我们知情人目瞪口呆。连从不八
卦的妈妈也郑重其事地问我:“杨澜和吴征不是好好的吗,怎么也要离婚了?
……”弄得我哭笑不得。

  10月28日中午,杨澜风尘仆仆地回到香港。一进办公室,她还未来得及喝
口水,就跟我说:“明青,你说气人不气人?内地也有一些报刊胡编乱写。小
报且不说了,其中有一份发行数百万的《××》杂志,也没采访过我,竟然登
了我和吴征是在美国NBA球场上认识,说还有个金发碧眼的美国人跟他竞争…
…这些都不知如何说起,简直就是小说加上我的名字。你说我该怎么办?”

  我一听就乐了:“杨澜,这还算仁慈的,有的报刊说你又要离婚了!”

  “真可怕!连远在美国的好朋友靳羽西也打电话来问我这事,你说有多离
谱!”一向温文尔雅、绝不轻易动怒的杨澜最后无奈地摇摇头:“哎,算了,
别理他们,别跟他们一般见识!”

  记得鲁迅先生说过:人一自辩,就立即矮了半截。杨澜的“别理他们!别
跟他们一般见识”,是洒脱,也是一种深深的无奈。

  “Darling,侬好哒吧?我刚刚做完一个采访……”主持人之外的杨澜是一
个很女人的女人

  1996年7月杨澜从美国学成回来,便加盟香港凤凰卫视中文台。由于杨澜
在国内的知名度,加上凤凰卫视又想拓展大陆市场,因而以她个人名字命名的
新栏目《杨澜工作室》于1997年12月应运而生。恰巧我也是1997年12月1日到
凤凰卫视的。原想找个机会重新回到幕前做主持人。无奈凤凰台阴盛阳衰,缺
的是男主持人。本想离开凤凰卫视回去继续经营自己的广告公司,可听说《杨
澜工作室》需要一个会写稿的节目统筹,而听老板说杨澜已看过我在香港报刊
上写的专栏,说跟她的风格很吻合。就这样,我和杨澜这个比我大100天的“
小猴子”成了搭档,走到了一起。

  正如杨澜对外界所言:《杨澜工作室》没有庞大的制作班子,只有“三个
半”成员:即一位专职导演、一位专职统筹、一位兼职资料员、一位兼职顾问
,再加上一位兼职制片人兼兼职主持人(杨澜还同时主持《百年叱咤风云录》
)。但这是一个精干的创作集体。杨澜一回香港,我们“三个半人”就碰在一
起开个小会,商量下一步的采访话题、嘉宾名单,落实各自的工作和任务。布
置任务时,杨澜有模有样,像个正儿八经的“小家长”。我们出去采访,两台
面包车,装满了摄像机、器材、灯光,以及两组摄制人员,颇有声势。但采访
一结束,杨澜的第一个举动通常就是打开由我替她关闭的手提电话,一声温柔
的“Darling,侬好哒吧?我刚刚做完一个采访……”有时是一口吴侬软语,
有时是一口漂亮英文,在场的人都听得出是打给吴征的。杨澜俨然一个娇娇柔
柔的小妻子,与刚才聚光灯下正襟危坐、谈锋犀利、口若悬河的形象判若两人

  记得去年下半年,吴征因为工作变动离开亚视,又闹得沸沸扬扬。因为商
务繁忙,吴征经常辗转于美国、香港、内地之间,便很难做到与杨澜常相厮守
。可他们俩仍然尽可能地将日程安排凑在一起双栖双飞。我私下打电话找到杨
澜时,十有八九吴征会在她身边。

  吴征无论做什么,杨澜都会支持他。杨澜绝不会因为丈夫的荣辱升迁,而
喜形于色或动辄怪咎。到了晚上休息时间,吴征要是应酬未完或电话没打完,
杨澜绝不会一个人先睡,而是在一旁默默地端茶倒水……每每听闻这些细节,
我都会动情地对杨澜说:“瞧,你们俩多好啊,叫人好羡慕。”主持人之外的
杨澜就是这样一个很女人的女人。

  有时候,我们俩看完带子,并将第二天要录影的串联词、Teaser、Ending
等写完,杨澜便会悄悄地问我:“明青,事情都做完了,我们溜出去逛一逛街
?”于是,我们俩就像两个快活无忧的小女孩一样,一前一后地溜出公司,不
是去尖沙嘴,就是去铜锣湾,然后大包小包地满载而归。

  我和杨澜的审美观大致相同,都不喜欢太过前卫或过于性感或处处标榜自
己身价百倍的装束。杨澜的着装永远清爽、淡雅,有自己独特的品味但绝不张
扬、浮夸。在台里,杨澜在所有的主持人当中是属于最善于打扮的人之一,化
妆及服装、首饰的佩戴均得体大方。平时,杨澜整天都戴着结婚时吴征送给她
的一个钻戒,举手投足之间幸福四溢。前两天,杨澜又新戴了一块褶褶闪亮的
别致坤表,我看到了说:“非常别致,很衬你!”她甜甜地告诉我:“上周是
我和吴征的结婚纪念日,吴征特地买给我的。我也买了一块金表送给他。”杨
澜说:“做女人应该做个完整的女人。”孩子和家是她永远的牵挂

  我挺爱听杨澜说话的。倒不是电视上她那字正腔圆的旁白、一口流利漂亮
的英文,而是她私下与我聊天、与吴征说悄悄话、与儿子通电话时的语调及表
情。

  我们每次工作之余的谈话或多或少都会提到她的宝贝儿子“嘟嘟”(因为
长得胖嘟嘟的,大伙儿都叫他“嘟嘟”)。很多朋友都会有趣地问我:“杨澜
的儿子真的叫‘吴所谓’吗?”我也曾问过杨澜,杨澜笑曰:“那是我和吴征
开玩笑时取的名字。因为他姓‘吴’,‘无(吴)’和什么加在一起都是没有
了,取什么名字也就‘无所谓’了。但这并不是他的真名字。我不想外界知道
他的真名,影响到他作为一个平常人的生活。”在香港的每一天,杨澜抽空总
会跟儿子打个电话。“喂,小宝贝,你在干什么呢?…噢,在吃饭哪!吃什么
好东西?…噢,你今天看了幼儿园的小姐姐们跳舞啊。她们跳得可好了!…小
宝贝,等妈妈做完工作,明天就可以回上海陪你了。带你去动物园,好不好?
”……

  放下电话,杨澜赶紧跟我说:“明青,你猜我儿子刚才说什么?他说我好
罗嗦,有些话可不可以留到见面再说,他现在要去看卡通片Winnie the pool。
”嘟嘟的童言无忌把我们俩都逗乐了。杨澜接着告诉我,“有一个小孩,生活
挺有意思的。有一次幼儿园老师教小朋友唱《世上只有妈妈好》,唱着唱着我
儿子举起小手想发言,老师请他站起来,你猜我儿子说什么、他说:‘老师,
这首歌不对,世上不只有妈妈好,我爸爸也好,奶奶也好,外公外婆,还有小
芳阿姨(保姆)都好!”
  
  杨澜讲起儿子来总是绘声绘色,讲到动情处,总让我有立即去结婚生子的
念头。杨澜常跟我说:“其实,做女人应该做个完整的女人。为人妻、为人母
,虽说辛苦点,但也乐在其中。”

  不是为了工作,杨澜并不愿意在天上飞来飞去,每天总是收拾行李,打开
行李。有时行李还没有完全打开,就又要飞往另一个城市去采访了。有时一天
三顿饭要在三个不同的城市吃。“这样的生活我太厌倦了,我又有一个星期没
见到我儿子了。”杨澜常常无可奈何。为了照顾杨澜能在周末与儿子小聚一会
儿,我们都尽量不把采访安排在周末,同时尽可能地把采访时间安排得紧凑些
。因为杨澜除了做《杨澜工作室》访谈节目之外,还要飞北京做周一至周五的
《百年叱咤风云录》。

  每每望着她拖着疲惫的脚步,带着疲倦的面容来到办公室,我都于心不忍
,总劝她要多休息,吃好一点。谈到吃,杨澜是从不忌口的,也从不节食减肥
。在去年《杨澜工作室》一周年回顾节目中,杨澜就跟观众开玩笑说:“经常
出差是最好的减肥方法。”其实杨澜现在真的很瘦,比她生小孩前还要瘦。一
次,杨澜要离开上海飞香港之前,她拎着行李跟儿子告别,她儿子不知怎的一
下子就“哇哇”大哭起来,并且说:“妈妈,你这样累不累呀?”一句话把不
爱哭的杨澜也弄得眼湿湿的。

  “真的,我儿子那句话叫我难受了好久。人干什么要活得那么累。我儿子
有时说话可贴心了。前一段日子我的爷爷过世,从追悼会上回来我伤心得哭了
。这时候嘟嘟跑过来依偎在我怀里,一边用小手帮我擦眼泪,一边亲着我:‘
妈妈,你不要哭,太爷爷走了,你还有我呢!’还有每次我和吴征回到家里,
儿子总是一边欢呼一边为我们拿拖鞋,常把吴征感动坏了:‘爸爸,地上冷,
别光着脚,我帮你拿拖鞋。’……”

  有一次杨澜在上海,临时要通知她明天要飞台湾采访李敖、朱铭、施振荣
等一系列名人。电话打到她上海家中,正值午饭时间。我说:“杨澜,你的赴
台证件办好了,台湾那边也已联系好了,明天你就可以飞了!”

  “太好了!”电话那边传来了杨澜欢快的声音,同时也夹杂着软软的童音

  “是不是嘟嘟在旁边?”我问。于是杨澜把电话听筒给了儿子。

  “明青阿姨好!”“你好!你是嘟嘟吗?你在干什么?”“我是嘟嘟,我
在吃饭。”“你来香港玩吗?”“香港好玩吗?”“好玩!有你喜欢的winnie
the pool,还有漂亮的小衣服、小鞋子。”“噢,那你就帮我买件绿色的衣服
吧。”

  “别理他,又开始胡说了!”杨澜抢过电话筒跟我说,“明青,听声音你
好像又感冒了。要多注意身体。takecare,bye!(保重,再见!)”

  每一次我俩的电话都是在彼此互道的“takecare”声中挂断的,她的细心
与体贴常令我们一班同事感动,有一次,她千里迢迢地从上海给我们带来一个
大蛋糕,告诉我们:“你们快来尝尝,这是我在上海特意为大家订做的,很新
鲜!”这样的一个女子怎不令她的丈夫牵肠挂肚,怎不令她的儿子思念不已?
为了家人,杨澜更加关注事业;为了事业,她更注重家庭;在家庭与事业二者
中,杨澜更重视家庭的完整。

  “一个家庭,没有一个女主人,那成什么样子!其实一个女人应先照顾好
家庭,再去寻求一份属于自己的事业。现代女性完全有能力做到事业与家庭兼
顾。有时侧重点可以分阶段。明年我在上海工作,可以更多地照顾到家庭。我
不喜欢那种为了事业而不要家庭的所谓女强人。我觉得那不是一个完整的女人
。”

尾声:感谢的心

  关于杨澜的故事及两年来在凤凰台相处的点点滴滴,已让我有说不完写不
尽的真人show。足够我以后在没有杨澜的日子里来细细回味。有时,我和杨澜
手挽着手走在香港的大街上,我感谢上帝让我与这么好的女人做了同事,做了
朋友。这份由衷的快乐会延续到我白发苍苍的时候,到永远。

  忽然又想起杨澜常劝我的“你自己完全有能力单独策划并主持一个女性节
目或读书节目,你一定会做得很好的”。

  或许有一天,我的女性节目或读书节目与观众见面了。我想第一期嘉宾一
定是我的好友杨澜。如是女性节目,就请她谈如何做一个完整的女人;如是读
书节目,那就谈她的《杨澜访谈录》吧。

编辑/非非



回 [ 各界名流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