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微软的日常生活
凌志军   于 January 15, 2001 at 18:12:04:
独特的办公室

  关于办公室的设计,比尔·盖茨有他自己的想法。他认为,办公室和人的
等级无关,和人的智慧有关。只有在一个独立的富有个性的环境中,软件开发
人员的智慧才有可能最大限度地发挥,但是,一个更大更舒适的办公室却不能
使一个高级经理更加聪明,反而会助长其高人一等的念头,进而变得愚蠢。8
0年代初期,微软公司在美国雷德蒙市的那片红杉树林中兴建它的总部时,美
国各地的大公司里正在时兴大开间的集体办公区90年代中国也开始流行了。
但比尔·盖茨坚持让每一个员工都拥有一个单间办公室——大约11平方米,
里面摆着电脑台、电脑、一个小圆桌和几把靠背,没有沙发。不论是新来的大
学毕业生还是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全都一样。这种空间格局潜移默化了一种人
人平等和张扬个性的思想,与美国东部那些老牌公司中的等级制度背道而驰。
现在,总部员工已经有18000人,比那时多了上百倍。办公区域不断扩大
,楼房号码已经排到127号实际上只有46栋,但比尔·盖茨仍旧坚持他原
来的主张。所以,每一个进入微软公司的人,从第一天起便能享有单间办公室
的种种乐趣。

  要让所有人拥有单间办公室,又要让尽可能多的办公室拥有一个朝外的窗
户,这使得微软的办公楼全都造型奇特,第一批建造起来的10栋楼房,都是
“星型”建筑,以后的则是五花八门,奇形怪状。但不论什么形状,全部是二
层。里面的走廊则会因为外型的不同而变化多端,错综复杂。那些来到微软公
司总部的记者和作家,大都有过在走廊里迷路的经历,这使他们相信,只有高
智商的人才不至于在这里迷失方向。

  微软员工的邋遢和不拘小节,举世闻名。雷德蒙公司总部单间办公室的制
度,似乎最大限度地弘扬了这些人的个性,里面的陈设完全根据自己的兴趣安
排。最常见的当然是家庭照片,此外还有形形色色的工艺品、野花、红杉以及
各种说不出名字的花草、芭比娃娃、比尔·盖茨和爱因斯坦的画像、大理石雕
刻而成的专利碑、儿童画、饼干和各种零食、星球大战的模型、松鼠、其他宠
物,有一个人甚至在办公室里养了一条大蟒蛇。

在太平洋上跑个来回,比走到隔壁房间还快

  说起来挺奇怪,微软中国研究院院长李开复和他秘书陈蕾的办公桌仅仅隔
着一道玻璃窗,但他如果有什么事情要陈蕾去做,既不肯推门出来走到陈蕾桌
边吩咐“请你……”也没有拿起电话高声呼唤“请来一下”的习惯,而总是用
电子邮件互通往来。在微软工作的中国员工,全都用手指在键盘上表述自己的
想法,尽管他们都可以写一手熟练的汉字,但他们相互之间的邮件往来,却更
习惯于用英文,因为英文录入要比中文录入更加快捷。他们把这种习惯叫作“
电子邮件文化”,说是好处无穷,许多人最初对这样的说法不以为然,但要不
了多久,他们就会发现,它的确是微软文化中的精髓。

  比尔·盖茨曾说,电子邮件是“弹指间的信息”。其实还有更重要的东西
:弹指间的管理。80年代初,比尔·盖茨在微软安装了第一个电子邮件系统
,它很快成为公司内部通信和管理的主要方法:替代书面的备忘录和电话口信
。讨论技术问题以及在旅途中的汇报。那时候公司只有12个雇员,但电子邮
件的魅力已经显示出来。比尔·盖茨后来回忆说:“这为提高我们这个小公司
的效率立下了汗马功劳。”现在,微软公司在全球已经拥有3万多名雇员,电
子邮件看来比20年前更加重要,因为这种东西在越是庞大的机构中,就越能
显示其无与伦比的效率。

  我们当然不能说没有电子邮件就没有微软,但微软在崛起过程中对于电子
邮件的须臾不离,则有事实的根据。比尔·盖茨承认他每天要花几个小时来阅
读电子邮件,并做出答复,这些邮件来自全球的雇员、客户和合作者。公司中
每一个人都可以把电子邮件直接传送给他,越过所有中间层次的阻隔。他是惟
一读它的人,因此谁都不必担心礼仪问题。他似乎相信人们口头上都具有“报
喜不报忧”的倾向,而在一种不必见面的交流方式中更有可能流露真情。“坏
消息几乎总是从电子邮件中传来。”他说。所以,他每天晚上睡觉之前,必定
要把自己的便携式电脑和公司系统连接起来,与公司雇员交换新的信息和想法
。即使是在旅行当中,在远离总部上万公里的几个时区之外的地方,也要检查
一下他在公司中的电子邮箱。他说这样“才能让我放心”。那些接到他的信息
的人,甚至没有意识到他根本不在雷德蒙总部8号楼他的办公室中。

  “如果没有电子邮件,不能想象我们每天怎么工作”。陈蕾这样说。此话
并非夸张。电子邮件的确是李开复最重要的管理手段之一。他对这件事情极为
认真,无论是对远在太平洋彼岸微软总部的上级,还是近在咫尺的下属,他都
会通过这种方式来沟通。事实上,研究院中很多人的电子邮箱,本来就是开设
在雷德蒙的微软总部,李开复和他们之间的信息传递,须经过北京——上海—
—东京,一路到达美国,又由同一线路以相反方向传回。这样,希格玛大厦第
五层里,这些“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人们之间传递信息的距离,比他们同比尔
·盖茨之间的距离还要长一倍。不过,由于电波运动速度每秒可达30万公里
——大约绕地球7圈半,所以天涯犹在咫尺之间。对于李开复来说,给一道玻
璃之隔的陈蕾发出一个电子邮件,同给太平洋彼岸的比尔·盖茨发出一个电子
邮件,并无距离的差别。一个电子邮件在太平洋上跑一个来回,比李开复起身
走出办公室步行几米来到陈蕾桌前还要快。

  对于一个组织来说,电子邮件所包含的意义就更值得回味。当人们无论高
低贵贱都可以直接往来并表达自己的意见时,传统机构中通常具有的那种等级
差别就变得模糊,不再需要设立那么多的管理部门以及管理层次,那些担负承
上启下之责的一级又一级中间管理人员,现在也不再像过去那样重要。比尔·
盖茨曾经说:“由于电子邮件,在我和公司的任何成员之间都不存在着等级差
异。”这话也许言过其实,但他的所谓“电子邮件是一种有力手段”的话,的
确没有错。


点子最值钱,架子最不值钱

  李开复的下属都说他是一个好的管理者,但几乎没有人把他看作一个“官
”。行政助理陈蕾从来不用帮助他起草什么文件,如果他觉得有必要向下属发
出指示,就自己动手。现在,当他想到要为新会议室命名的时候,就是这样做
的,其指示与我们通常看到的那些官样文章完全不同。

  一连串英文字母从他的指尖弹到电脑屏幕上,其速度比口述还要快。也许
是因为具有华人血统,他脑子里最先出现的念头全是中国式的。他建议使用“
中国最著名的发明家的名字”或者“中国最著名的发明”。有一个瞬间,他想
到了中国人发明的火药。于是写道:“我建议用‘火药’命名其中之一。这样
,当你走进这会议室的时候,必会激发所有的力量,为你的思想而战。”

  想到他的他的同事的智慧将会以火药的力量爆发出来,李开复不免有些兴
奋,于是又在这句话的后面留下一个符号:“:-))”。我们把这符号竖过来,
就可以辨出,这是一对小眼睛、一个小鼻子和两张哈哈大笑的嘴巴,所以它是
在显示书写者的快乐。

  几秒钟后,陈蕾接到李开复的“指示”,随即在键盘上敲打出一行英文:
亲爱的同仁们,我们的会议室还没有适当的名称呢,有时候这会引起混乱。所
以我们现在征集会议室名称。截稿时间:明天下午6点!

  研究院全体员工的电子邮件地址都在陈蕾的电脑里面,所以,她只要点击
屏幕上一个表明“研究院·北京·中国·所有人”的按钮,就把李开复的“建
议”连同她自己的邮件在同一时刻传给了研究院的所有人,甚至连李开复的“
哈哈大笑”也没有遗漏。

  “火药”的念头在众人感情上立刻产生了共鸣。“当我们说‘让我们去火
药库讨论吧’的时候,那该多棒”徐迎庆立即响应李开复的想法。他在给全体
同仁的电子邮件中,还特地用中文提出了新的建议:“试想一下这几个名字吧
:火药库、司南车、造纸坊、印刷厂。”

  在新近加入微软的副研究员中,徐是年龄最大的一个。此人身材不高,大
脑发达,既聪明又勤奋,总是冒出形形色色奇特的念头,从来不肯循规蹈矩。
比如他会坐在湖边一连几个小时观察水波的荡漾,又会拿起床单,在微风轻拂
之中数百次地来回摆动,借以体会它那飘飘欲飞的感觉,然后就想象着怎样把
这些感觉描绘到电脑屏幕上。诸如此类的念头,在过去并不能给他带来任何创
造性的成就,有时候反而会带来麻烦;但这却是微软对自己员工的最重要的要
求,所以他说,他在这里就好像是“鱼归大海”。李开复说,徐迎庆的这种充
满激情和想象力的性格非常“美国味”。奇怪的是,徐在来到微软之前从来没
有到过美国。

  郑薇是当时研究院里惟一的行政助理。这个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的女孩子
,似乎格外崇尚古代中国的文化哲人,所以建议使用孔子、孟子、老子、庄子
、荀子这样一些人的名字,并且在相应的会议室里面挂上这些人的画像。这一
想法一度得到徐迎庆的赞同,所以他后来又在自己的邮件中补充说:“忘掉‘
火药库’吧!”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研究院中电子邮件频繁往来。后人如果有机会阅读这
些邮件,必会惊讶这些人对这样一件简单的事竟会倾注如此热情,当然还有严
肃、幽默,以及一两句插科打诨。

  李江是到2月3日才发现有这样一场讨论的。大家已经如火如荼地争辩了
一天,而他一无所知。原因是他的名字居然忘记登录在陈蕾的“电子邮件名录
上”上。“我失去了一次机会”。这位毕业于浙江大学的博士一边抱怨一边提
出自己的想法。他说,应当把“司南车”变成“指南厅”。

  “我喜欢你们的想法。”李开复也加入了讨论。他说他也喜欢徐迎庆的“
四大发明”,但他想起中国人在数学领域里发明了“零”的概念。“这等于是
半个计算机啊”他在给所有研究员发出的一个电子邮件里这样喊道,“我们应
该把一个会议室叫作‘Zero Room’。”接着又插科打诨地说:“但是
中文怎么说呢零堂那会在口头上念成‘灵堂’的。”

  这个美国人的中文造诣其实能够胜过很多中国人,他能够顺口说出“象牙
塔”、“无为而治”、“赴汤蹈火”一类的中国话,还知道用《半夜鸡叫》里
面的“周扒皮”来比喻那种刻薄的人。但现在,他也有了黔驴技穷的感觉。这
一大群熟悉英语也熟悉中文的青年人,开始在中文和英文中间寻找合适的过渡
。当陈通贤和孙宏辉找到下面两个词的时候,所有人都意识到,事情终于有了
眉目:ZeroRoom:灵感屋;AbacusRoom算盘室。

  “哇——呜看看这些想法和争论,多么精彩”李开复在电子邮件中禁不住
欢呼起来:“现在我们已经拥有所有充满活力的思想。让我们来结束这场有趣
的讨论吧,这将指导我们去思考我们未来的研究。”


  2月3日下午,到了陈蕾规定的时间,事情有了结果。会议室的名称确定
如下:指南厅、火药库、造纸坊、灵零感屋、印刷厂、算盘室。

  李开复想到了最初的承诺。在给陈蕾发出的一个电子邮件中,他写道:“
我想,奖励应该给徐迎庆,因为是他最先提出了四大发明的想法。”

  “你是对的,老板”陈蕾半是认真半是玩笑地给大家写出一句中国特色的
口号:“咳全体同仁,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让我们大家向迎庆同志学习向迎庆
同志致敬!”

  作为一院之长,他当然可以使用他的权力来处理诸如会议室名称这样的事
,那会更加简单,依据惯例,也无不妥。但他早就说过,他来到中国是“期望
和一些最优秀的人在一起工作”,他也说过,他是在“追随智慧”。他懂得那
些最优秀的人尽管性格各异,但几乎全都具有藐视权力的本能。这种本能并不
总是有道理,但这就是他们。看到有权势者门庭若市,从早到晚乱哄哄地围着
一帮人,他们会说缺乏智慧的权力永远不会造就进步的力量。看到思想者冷清
孤寂,门可罗雀,他们会有惺惺相惜的感叹。他们会说,点子最值钱,而架子
最不值钱;智力最值钱,而权力最不值钱。李开复明白,在他身边聚集着的,
正是这样一些人,他需要他们。他们和他一样,是冲着他的智慧而来,而非追
随“权力”。在这场关于会议室名称的讨论中,每一个人代表的都是智慧、热
情和想象力,他们能够赋予冷漠的电脑以炽热的感情,用自己的头脑判断这个
世界的好与坏。

  今天我们回看微软中国研究院的历史,可以认为,“会议室命名”是李开
复激发员工热情与幻想的首次尝试。参与这次活动的人后来都说,那是他们经
历过的第一次“脑力激荡”。风气即开,必会发扬光大,这就难怪李开复要欢
呼“哇——呜”。现在,他坐在这蔚蓝色的大厦里,想象着未来岁月,难免有
些得意,似乎已经知道历史从什么地方来,又将到什么地方去。

  

招聘规则:N—1

  微软中国研究院的这5个“考生”是从500个求职者当中挑选出来的,
概率之低令人惊讶。

  微软公司25年的历史上,从最初的两个人到现在的3万多人,人员招聘
制度乃是其中最为重要的环节。公司每年接到12万人的求职申请。这些申请
者来自全世界,若非拥有足够自信,不会找到微软的门上来,但比尔·盖茨仍
然认为,许多令人满意的人才没有注意到微软,因而会使微软漏掉一些最优秀
的人。在有关比尔·盖茨的诸多传说中,寻找人才的故事,比他的财产增长更
加激动人心。据说这个世界上不论任何角落,只要有哪个人才被他发现,他便
不惜任何代价,必欲弄到身边而后快。他安排的很多“面试”,不是在考人家
,而是在求人家。用微软研究院的副院长杰克·巴利斯的话说,这是“推销式
面试”。有趣的是,微软这些心高气傲的“考官”们,“求人家”的时候所迸
发出来的那种兴奋感,甚至还要超过“考人家”。他们知道谁是值得他们“恳
求”的人,其“恳求”的方式常常会出人预料。在西方记者撰写的关于微软的
书籍中,多次提到一件事情:加州“硅谷”的两位计算机奇才———吉姆·格
雷和戈登·贝尔,在微软千方百计的说服下终于同意为微软工作,但他们不喜
欢雷德蒙冬季的霏霏阴雨。比尔·盖茨说,这好办,就在“硅谷”为他们建立
一个研究院。


  不过,大多数求职者可没有这样幸运。微软人事制度中的一个原则是,永
远只聘用比实际所需更少的人。某些人用一个公式来概括这个原则:

  N实际需要人数-1=招聘人数

  一般说来,招聘考试是面对面地实行,所以也叫作“面试”。但有时候也
会有长途电话跨过千山万水甚至跨过太平洋,考官和应试者只是坐在电话线的
两端。每一个面试者,要同微软公司的5个人到8个人面谈,有时候可以达到
10个人。每一个考官的面试都是一个小时,以“一对一”的方式提问。他们
说,微软文化中讲究公平和对等,所以不会让一个应试者同时面对一大堆考官
,因为那样对应试者来说不公平。不过,应试者是否能够感受到这种公平,还
很难说,当他们从研究院的行政助理郑薇手中接到那一长串“考官”的名单和
时间表时,没有见过世面的人已经额头出汗。此后是一个小时接着一个小时持
续处在高度的紧张之中,甚至在中午吃饭时也不会停下。

  主考官全是各个方面的专家,每个人都有一套问题,各自具有不同的侧重
,问题的清单通常并未经过集体商量,但有4个问题是考官们共同关心的:

  是否足够聪明?

  是否有创新的激情?

  是否有团队精神?

  专业基础怎样?

  按照这一原则,学校考试成绩并不是衡量一个人的最重要的标准,一个人
的成绩只要没有差到“平均线”以下,就有足够资本走进希格玛大厦第五层。
一些在大学里面分数第一的人,在这里却不能通过面试的审核。与此相应的另
外一种情况是,学校导师拼命推荐的学生不一定能为微软接受,导师竭力说“
不”的学生,也不一定会被微软拒绝。面试的目的,正在于检验应试者的书本
之外的能力。这和我们国家的教育标准有着完全不同的趋势。你如果作为一个
应试者进入微软,就会觉得以往的书本知识全都用不上,不得不调动自己的机
变能力加以应对。

  当你起身离去之后,每一个考官都会立即给其他考官发出电子邮件,说明
他对你的赞赏、批评、疑问以及评估。评估均以五等列出:

  强烈赞成聘用。

  赞成聘用。

  可以聘用但有些勉强。

  不能聘用。

  绝对不能聘用。

  你在几分钟后走进下一个考官的办公室,根本不知道他对你先前的表现已
经了如指掌,他在嘴上说“接着谈谈”,其实是瞄准了“哪壶不开提哪壶”。
所以一个进入微软研究院的应试者会觉得是在攀登险峰,越到后面难关越多。
当然也会有些人只经历了两三个考官就宣布结束,并未见到后面的“险峰”,
但那并非吉兆。因为这三两个考官们也许正在网络上传递着同一句话:“此人
没戏,别再耽误工夫了。”一般说来,你见到的考官越多,考官们在你身上花
的时间越多,你的希望也就越大。

  以下是研究院面试中的一些经典问题:

  为什么下水道的盖子是圆形的?

  请估计北京共有多少加油站?

  你和你的导师发生分歧怎么办?

  给你一个非常困难的问题,你将怎样去解决它?

  两条不规则的绳子,每条绳子的燃烧时间1小时,请在45分钟烧完两条
绳子。

  前两个问题虽有准确答案,但考官的目的却是在答案之外,也即判断应试
者分析问题的能力。第三个问题的要点不是纠缠是非,而是看你能不能和意见
不同者合作共事。有一个应试者非常聪明地度过了每一个难题,但因这个问题
导致失败。他把他的导师一通大骂,还说他今生最后悔的一件事情是选择这个
人做他的导师。接着就向考官陈述导师如何不对,而他受了多少委屈以至怀才
不遇。这位考官不仅没有同情此人,还立刻做出“此人不能要”的结论。其理
由得到所有考官的理解和赞同:问题不在于导师是否有缺点,而是这个学生能
不能自己处理不同意见,以及是否具有合作精神。有一种人虽然聪明,但眼神
轻灵,心有旁骛,嘴快手慢,动辄埋怨时运不济,一有机会就在背后把老师、
同学、同事、朋友说得一钱不值。这样的人如若不能摈诸门外,那就不是引进
人才,而是引进是非。

  当然面试的过程并不全是单向的问与答。应试者有足够的时间向微软提问
。大多数人都会利用这个机会更多地了解研究院。但是最为主要的还是“我来
了以后干什么”和“我来了将来的发展是怎么样的”一类的问题。倘若是一个
家在外地的人,必会询问他的户口如何落在京城。考官也会非常认真地回答你
的任何问题。这在微软的文化上属于一种平等的默契,没有人因为你是后来者
便会歧视你。但事情除了包含平等的观念之外,还有别的含义。微软的人事变
动极为频繁,升迁的依据全在于一个人的能力以及是否适合,资历在任何时候
都不会成为一个因素。所以你现在虽是一个资深“考官”,但你对面的这个年
轻的面试者,有极大可能在不远的将来成为你的上级。我们国家的官员,大都
不喜欢那些比他们更聪明能干的下级。一个老资格的人成为一个年轻人的部下
,则会让双方都觉得别扭。但希格玛大厦里的这些人,却在心里不断询问:“
谁比我更聪明。”能够为自己找到一个好老板这件事情本身,就是一个了不起
的贡献。这一点,在微软公司多年的陈宏刚和凌小宁均有极深体会。凌小宁说
:“一个经理的成功之处,就是找到比你更聪明的人。”陈宏刚说:“今日下
级而明日上级的事情实在是太平常了。”当年陈进入微软时面试他的那位“考
官”,日后便成了他的下属。这两个人的年龄都比他们的老板李开复要大,但
他们从来没有认为这会成为一个问题。当一位记者向凌小宁询问,他为比他年
轻的老板工作是什么感觉的时候,凌小宁说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他说:
“我是在和人的智慧一同工作,而不是和人的年龄一同工作。”

  摘自《追随智慧——中国人在微软》,



回 [ 成名之后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和免责声明】【隐私保护】【鼎力支持】【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