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别了 格林斯潘!
经济观察 于 December 17, 2001 at 18:23:32:
  1999年,ABC电视台开办了《公文包线索》栏目。他们的设想是,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开会那天,通过观察格林斯潘的公文包是鼓是瘪来揣测利率的走向——公文包若是鼓的,则说明他读了大量材料,费了脑筋,利率可能变化;若瘪,则意味着他相当轻松,利率可能不变。节目制作人还会根据当天格林斯潘的表情决定节目的主题音乐——若我们的主席信心
十足,将配上《大人物先生》;若是神情谨慎,则换成《碟中谍》的主题音乐……

  《公文包线索》节目的命运可想而知。今天,谁还有兴趣猜测格林斯潘先生的公文包,降息、降息、降息,12月11日,这位75岁的老人已经毫不迟疑地降了11次。可是这个两年前会震动世界的举动,如今被淹没在安然事件余波、巴以不断升级的冲突与追捕本·拉登的新闻之中。

  格林斯潘没有变,他依旧还是那个每天早晨5:30起床,在浴室里阅读写作,有着棕色眼睛、富有个性的圆鼻子、皱纹深深刻入额头的老人;在9·11事件后,接受国会质询时,他依旧用如此罗嗦、冗长、含混、略显紧张的语调回答问题……毋庸置疑,他依然是个大人物,但显然,已经没有两年前那样大了,那时候所有的电视台是格林斯潘台,所有人都是格林斯潘迷,而不是今天的布什迷、拉姆斯菲尔德迷、布莱尔迷、甚至本·拉登迷……一位经济学家甚至刻薄之极地说:“如今看来,格林斯潘与鲁宾(美国前财长)惟一正确的是他们赶上了一个好时候。”

  对于这一点,耶鲁大学气质优雅的经济学家罗伯特·席勒表达得极为清晰。情感与心理作用正在经济学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它们比单纯的数据与统计数字往往更具决定作用,席勒将之称作“行为式经济学”。是什么支持了90年代股票市场的全球性繁荣?这位杰出的商业思想家说,不是企业利润,而是弥漫于整个社会的乐观情绪——它使人们相信,未来如此美好,它随时可能创造奇迹。

  格林斯潘是90年代乐观情绪的标志人物,并借助自己的勇敢与天才将这种乐观情绪延长到极致。自从60年代接近极端主义思想家爱因·兰德以来,他始终就是放任自由主义的坚定信仰者,正因如此,他才最终于1997年有勇气称“我们可能正在进入新经济时代”。不错,格林斯潘先生的确在1987年与1998年两次成功地拯救了美国、甚至世界经济体系。但是,今天他却赶上了旧手段正在失效的时刻,他尴尬地挥舞着手中惟一的武器——降息。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特·卢卡斯在1975年的论文《比席勒更具先知性》中声称,当环境改变时,人们的行为将同样改变,他们在过去的行为准则对于未来没有任何指导意义。

  格林斯潘这样希望,降息将鼓励公司借钱进行投资,结果公司管理者却忙于关注目前的债务与亏损、忙不迭地缩小投资;更不走运的财长奥尼尔希望减税刺激消费,但是焦虑的美国人却只突然倾向于节俭之道……像历史中所有的大人物一样,格林斯潘先生缔造了一个时代,但这辆时代列车却突然掉转方向,我们的列车长来不及、也不大可能掉转思维。

  格林斯潘神话的褪色,使我们被一种强烈的不确定感包围着。9·11事件则将这种不确定感推向极致。美国经济是否已经跌入谷底,它在明年何时才会恢复增长?我们是陷入30年代的危机,还是不久就会迎来光明的未来?

  韦恩·戈利,现年75岁的前剑桥大学经济学教授,相信目前的经济刺激政策是“绝对无效”的。这位勇敢的凯恩斯主义者相信,只有将每年大约3000亿美元的减税或额外开支支持5年,还要配上辅助的海外财政扩张政策,才可能真正刺激经济,而目前的华盛顿的计划还不到所需要的一半。韦恩·戈利在10月宣称,美国应该为二战以后最棘手与深刻的衰退做准备。他的措辞,让人联想起凯恩斯在1936年出版的《就业、利息、货币通论》中对“不确定性”的暗示,他称人们的理性基础往往脆弱得可笑,人们的投资常常处于动物的本能反应。

  所以,我们必须习惯品尝20世纪90年代狂欢带来的苦果。时代风尚的转折点并非发生于2001年9月11日,它在2000年4月10日即已开始。是90年代的人们无节制的投资狂热(它甚至比1920年代更为壮观与持久)造成了今日的衰退,它与本·拉登的基地组织并没有直接关连。除了利用时间来慢慢消化90年代的后遗症之外,似乎没有找到真正有效的方法。

  人们总是试图从历史参照中寻求今日的良方。人们渴望了解这场并没有最初想像的那样惨烈的阿富汗战争是否会带动经济增长,或者是,如果我们摒弃掉30年代初愚蠢的货币政策,那么就可能避免大萧条吗?

  我们可能正在面临一场经济学思想的革命。类似的革命曾发生于30年代,凯恩斯背叛了古典主义经济学,接着发生于70年代,芝加哥小子推翻了凯恩斯学派,如今它可能再次发生。他们惟一的共同点是,旧有的思维失效,你必须做出新尝试。从某种程度上来讲,经济学标准混乱得可笑,它没有清晰的对错之分,经济学家只能努力寻找这个时代更适合哪种理论。也因此,最具影响力的经济学人物往往并非是依靠学术天才,而是他的政治能力,他能否捕捉到那个时代的风尚。并非超一流经济学天才的凯恩斯却是超一流政治家,他知道如何利用自己的魅力吸引追随者、打动罗斯福;米尔顿·弗里德曼也是这样的天才,他知道如何用通俗易懂的语言,向大众解释他的学说,并让年轻的天才们俯首称臣;格林斯潘的经济学见解远逊于前两位,但却是一位更了不起的政治家,他知道如何寻找平衡,如何让总统到普通投资人都心悦诚服,他的神秘与冗长的语言都为他披上了一层迷人的光环……

  但是政治家们最为头痛的问题,是如何对待大众——这是一群随时拥抱你,又会随时抛弃你的乌合之众。倘若经济在明年上半年前恢复增长,那么我们的格林斯潘主席无疑会再次回到神坛——看他果敢的降息举措多么有效!但是这种可能性看起来微乎其微,公众们正在等待下一位时代英雄,将他们从不确定感中拯救出来。



回 [ 各地名流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