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中国可以说不》的作者今天怎么样?
文摘 于 February 25, 2001 at 14:52:19:
  我没有看全过《中国可以说不》,因为看不下去,那些情绪化的、毫无道
理可言的、肾上腺激素过多的语言看一会就让人头昏脑涨。但这本书引起的影
响无可否认,而且自它之后,“说不”成了人们的一个习惯用语。

  去年我采访这本书的主要作者的时候,他和他的朋友不认为这本书带来的
轰动是书的作用,他觉得他们做到的仅仅是迎合了人们的心态。他这话有道理

  我对他的采访有一点点节外生枝,本来约好时间联络,到了约定时间他却
关机了,怎么打也打不通。等我一连几天无数遍播打他的手机终于找到他的时
候,他吞吞吐吐地拒绝了我的采访。我当时非常生气,因为他耽误了我换一个
选题的时间。我在电话里没有掩饰我的怒气,令他觉得很不好意思,于是又答
应了我的要求。

  当我最终见到他的时候,我没有后悔我的努力。这个人——张藏藏让我很
有好感,他很诚恳,而且敢于怀疑自己和承认自己曾有的错误,同时也懂得坚
持自己认定的东西。采访花了两个小时,谈完的时候我们都有点意犹未尽。我
们约定以后一起去喝酒,可惜几天后我就去西藏了,此后就再没有联系。

  据说他在圈内名声不是很好,但这不影响我对他的好感,我相信我的判断
,而且我不是“圈内”人。

  下面是那次采访的结果

  如果把这两年的关键词定为“隐私”的话,那么四年前的词是“说不”,
1996年春天,一本35万字的小册子《中国可以说不》一时间引得洛阳纸贵,紧
跟着就是说不的声音风起云涌——我们对美国说不,对台独说不,对日本说不
,“说不”从民间语言迅速成为一种国家姿态,也成为当年以及此后一段时间
叫得最响的流行语。

  一本被理论界认为粗糙的、未经深思熟虑的,情绪化的书能够引起如此大
的反响,这结果令书的作者也始料不及。如今,4年过去了,这4年中,邓公辞
世,香港、澳门回归,金融风暴发生又过去,洪水考验了中国人的民心,北约
轰炸了我驻南大使馆……这些之外,还有《泰坦尼克》开进中国,世界富豪云
集上海,隐私铺天盖地……今天回头看待当年的情绪,什么是我们该记取的?
什么是我们该变化的?

  “说不”的人今天说什么

  张藏藏访谈录

  反思“说不”

  记者:昨天你说你们现在都不愿意接受采访,为什么呢?

  张:他们觉得是过去很久的事了,现在也没有什么太多感想要说。当时书
出来的时候,反响挺多,有支持的也有反对的,有人说这是一种狭隘的民族主
义,我们当时也解释过了,也反驳过了,现在也不想说了。

  记者:现在4年过去了,你们对当时谈到的那些问题的看法和当年有改变
么?

  张:如果说一点没改变的话那太绝对了,但总体上我和当年没什么变化。
他们也是,有改变,但不太大。

  记者:但在《中国还可以说不》一书中已经对上一本书做了些解释和修正

  张:解释是有的,如果不是第一本书引起那么大反响,有很多人反对,也
就不会有第二本书。第二本书有对上一本书的解释,也对第一本书中太偏颇的
地方稍稍做了一点修正。这本书区别于专家学者经过深思熟虑写出的著作,它
只是一种读物。但这本书为什么会在当时的中国产生那么大的反响,这种现象
可以作为学术的一个对象来研究。

  反思结果

  记者:你认为这样一本如你所说非学术的,纯民间的,未经考证和修饰的
书能够引起这样大反响的原因是什么?

  张:我们出这本书的时候,民间有一种民族情绪积蓄得很多,这本书正好
和这种情绪契合,使它得以宣泄出来。我觉得出现这种情况不一定很正常,应
该说是反应过度。但这样一本未经修饰的书,一本粗糙的书,一本比较情绪化
的书,能够引起上上下下这么多的关注,这值得学者们去思考一点:为什么自
己在书斋中的研究不能得到老百姓如此的共鸣。

  记者:但是有没有可能是这样一种情况:我们都知道在争吵的时候,越偏
激的言辞越容易喊得响?

  张:这一点我也一直在考虑。对偏激,或者貌似偏激,你要看它是否道理

  记者:你觉得人们的很多情绪比如去年北约轰炸我国驻南联盟大使馆的事
件后人们的反应,与你们这本书有没有关系?

  张:一本书不可能挑起事情,这是把一本书的能量想得太大了。我们也没
想过如此。

  记者:你觉得你们那本书对人们的思维是引导还是迎合还是总结?

  张:没想引导,我们做不了这样的事情。迎合也谈不上。我们只是讲了自
己想讲的一些东西。

  张的朋友:实际上当时他们这本书出来,是人们期待的想法被他们说了出
来,人们看了他们这个东西就很振奋,这个时候他们和读者们就形成了一种默
契。

  记者:就是客观上做到了迎合。

  张:迎合肯定是一种动机,这种动机是无法客观的。

  朋友:他在客观上达到了这种效果,但主观上并没有这种想法。

  记者:有评价说你们这本书是90年代标志性作品

  张:这本书可能在某种程度上准确地反应了4年以前人们尤其是青年人的
思想变化。

  记者:如果由你来评价你这本书对人们产生的影响,你怎么看?

  张:我觉得没有什么影响,这本书可能反应了一部分民意,但不是全部的
民意。

  也许随着时间的推移将来再看这本书会觉得非常可笑也说不定。

  对这本书的反思也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就是不要轻易地下结论,这对我们是
一个教训,对于批评我们的人也是个教训。你不能因为一个人的几个观点就对
这个人定性。

  记者:但你不能指望别人在看你的书的时候还要去多方面地了解你的人

  张:是的。

  反思社会

  记者:你们那时接受过多少记者的采访?

  张:不知道,反正接受了很多,也推掉了很多。

  记者:感觉你们在采访中很志得意满,很捍卫自己的观点,不许别人说不。

  张:我本人没有志得意满的感觉,我想他们也没有。有时候有的记者的采
访不仅仅是站在记者的立场,他会不由自主地捍卫他的观点,那个时候我们会
去强调,去解释,会给人那种感觉。

  不过当时对有些人的评判确实是有点过了,有点意气用事,现在回想起来
也感到处理的不太好。

  记者:你的亲友们和你谈起过这本书吗?他们怎么看?

  张:有人觉得有些东西是值得商榷的。

  记者:有没有因为这本书交到了什么朋友或者离开了什么朋友?

  张:有。不过这个不要提了。

  记者:写这本书的时候你们分别多少岁?

  张:32岁,宋强也是,乔边大一点,古清生也比较大,汤正宇要小一些。

  记者:在说不这本书之前其他的人都有过什么作品吗?

  张:乔边一直写诗,出过几本诗集,宋强也写诗。其他的不太了解。

  记者:在你们这本书出来之后又出来很多说不的书

  张:是的,这也是很正常的,市场经济嘛。那些书我翻了翻,但是没有看。

  记者:在96年的时候出现那样一本书是大家所期望看到的,那么你觉得现
在什么样的言论是大家想看到的呢?

  张:现在和96年相比呢,信息更发达了,大家获取信息的渠道广度、深度
都比以前有很大的变化,大家平常接触到的讨论、各种各样的观点也都非常多
非常广泛,现在再看到像以前那样的言论不一定会引起多大的关注了,我想再
激烈的言论大家都不会觉得很惊奇。

  反思自己

  记者:如果换在今天你们再写这样一本书的话,你们还会用这种方式来写
吗?

  张:不知道,我觉得这没法假设。我想现在写的话会努力让自己显得理性
,可能力求推断、逻辑化强一些。

  记者:后来向别人介绍你自己的时候,你对别人说你的这个作品吗?

  张:很少。有时候别人会说起这个,我是比较害怕的。

  记者:为什么?

  张:我觉得这本书不是完全代表我,另外我觉得其中有些人写的不是很好
,再说过了很多年还提这本书没什么意思。

  记者:你是否并不以这本书为自豪?

  张:我不以它为自豪?

  记者:你是否羞于承认这是你的这个作品?

  张:不羞于,我不以他为自豪也不羞于承认。记者:怎么评价你自己的经
历和为人?

  张:没评价过,我自己不怎么考虑自己

  记者:但人应该保持一种自省的态度

  张:你说的这一点恰恰是我所缺少的,我总是浑浑噩噩的。就是几个朋友
每天能在一起喝喝酒就很好了,朋友也都是很久以前的朋友,新朋友不多。

  记者:他们怎么评价你

  张:他们当着我面肯定不会说不好的话,背后怎么说我不知道。他们觉得
我人很豪爽,有的时候很暴躁。

  记者:那么你对你的那些观点是否会经常思考呢

  张:观点经常会回想。

  记者:如果那本书不是你写的,你纯粹以一个读者的身份去评价,你会怎
么看待它?

  张:那我一看就会认为它就应该是我写的。如果让我跳出来看,历史地看
,那么肯定是觉得有的观点不太成熟,有的立论比较浅,结论得出的比较粗暴。

  记者:你的这些反思能否代表其他几个作者的看法?

  张:不一定。

  记者:你以后还会写类似的书吗?

  张:不知道,现在没这个打算

  记者:你现在还像以前那样关心时事吗?

  张:是的,我每天都要看,这是我大学以来的爱好。

  《说不》的作者们今天在干什么

  张藏藏在北京做软件代理和图书策划,自己开着一家公司。他策划的代表
作品是《十作家批判书》,因指名道姓地批评一些作家在文坛引起不小反响,
他本人写过一本小说《每天淹死一个儿童的河》。1997年他去日本期间,曾与
石原慎太郎有过一场交锋,为此在网上成了很多人心中的英雄。

  张每天睡得很晚,要么和朋友出去喝酒,要么就是在家看书,喝酒的时候
比较多。上午在家睡觉,下午到办公室上班。

  宋强在四川,写《说不》的时候他是一家广播电台的记者和主持人,主持
音乐节目,此后不久即辞职写电视剧剧本,其中两个已经拍摄完毕,但尚未播
出。张评价宋强是一个怪才,写了很多东西,诗歌和小说都写的非常棒,但不
愿意发表。宋也喜欢呼朋唤友。

  乔边是个诗人,目前仍活跃在诗歌界,但他写诗的名字不是这个。

  古清生仍在出小说,年初一则关于他存在计算机中的书稿被千年虫毁于一
旦的新闻在很多媒体上见报。他本人现在和一些作家游览黄河,称为“行走文
化”。

  汤正宇在一家报社做记者,搞经济类报道。

  除宋强外,张与其他人来往不多。

  宋强不愿意再提《说不》,但古清生的介绍中仍会提到这本书。

  关于《中国可以说不》

  中国工商联和出版社1996年5月出版,政治经济类读物,初印5万册,作者
张藏藏、宋强、乔边、古清生、汤正宇。

  此后5位作者又出版《中国还可以说不》,对上本书中引起争议的部分做了
解释和重申。



回 [ 成名之后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