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从空姐到“第一夫人”相夫教子的普京夫人大起底(图)
文摘          于 January 30, 2004 at 07:56:50:

餐饮指南
Sakekawah
Oyeah
GoldenPalace


BaGuoBUyi
SarahPlace
德州旅馆订房


The Grand Inn




Scott Equipment Inc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她酷爱戏剧,可是在报考戏剧学院受挫之后,却阴差阳错地当上空姐。一次偶然的机会,她邂逅了“白马王子”普京,婚后他们先后生育了两个千金。随着普京入主克里姆林宫,她身不由己地被推上了第一夫人的位置。俄罗斯《真理报》对一直以来保持低调的俄罗斯第一夫人———柳德米拉·普京进行了全面曝光。

  出身寻常乳名柳达

  与西方世界那些珠光宝气的第一夫人不同,柳德米拉衣着朴素,不事张扬,更不喜欢受到繁文缛节的束缚。这一点也许与她的家庭出身有关。

  她父亲亚历山大·A·斯克里布尼夫从小便帮助父母下地务农,高中毕业后又在集体农庄里劳动,后来穿上军装当了兵。退役后被分配到加里宁格勒工作,并且组织了自己的小家庭。1957年1月6日,一个可爱的女婴呱呱坠落在这户寻常百姓的家中,母亲给她起了个乳名“柳达”,到了上学的年龄父母又给她起了个学名———“柳德米拉”。

  成绩优秀人缘极佳

  柳德米拉就读于加里宁格勒的一所高中,与她同桌的是她的妹妹奥尔加。这是当地最好的学校之一,后来成为俄罗斯著名流行男歌星的奥里格·加兹马诺夫就毕业于这里。

  上中学的时候,柳德米拉是一名优秀的共青团员,她生性活泼、成绩优秀。柳德米拉最拿手的是诗歌朗诵,每年5月9日的诗歌朗诵比赛她拿了好几次第一名,她在11月9日十月革命庆典上的深情朗诵也几乎成了一个保留节目。

  1975年,班上极有人缘的柳德米拉就读十年级(俄罗斯高中最后一年)。那一年的除夕夜,她的父母“知趣地”让出了房间,柳德米拉向班上所有的同学发出了邀请,结果一呼百应,整个一个班的同学在她家里热热闹闹地迎来了新年。这段回忆至今让柳德米拉甜蜜不已。

  想当演员梦想破灭

  柳德米拉少女时的纯真梦想是将来成为一名优秀的女演员,早在读中学时她便已经是青少年宫里戏剧俱乐部的骨干,像《樱桃园》之类的契可夫名剧、俄罗斯民间故事,但凡剧中的“女一号”几乎被她演了个遍。

  高中毕业那年,俱乐部经理曾经问柳德米拉将来有何打算时,她不假思索地回答道:“报考表演学院”。可是对于柳德米拉来说,要上此类学校最近也得到另一城市———列宁格勒(圣彼德堡)。路途的遥远并没有吓住她,可惜的是,在顺利通过第一轮初试之后,第二轮即告淘汰。

  考上大学改当空姐

  表演梦想的破灭,对于柳德米拉是一次沉重的打击。之后整整一年里,她有时呆在家中帮助父母料理家务,有时外出打打零工,从邮递员、手枪厂帮工、医院清洁员到戏剧俱乐部领班、伴奏,不一而足。为了安慰意志消沉的柳德米拉,暂时满足一下她的表演梦,那一年她的戏剧入门老师主动找到她,两人在剧院里自编自导自演了许多剧目,尽管舞台下观众寥寥。

  有朝一日进大学深造,是柳德米拉珍藏的另一个梦想。天道酬勤,基础本来就很不错的柳德米拉后来果然金榜题名。也许毕竟是女孩子家,对枯燥的理工课程不感兴趣,大学二年级柳德米拉考上了加里宁格勒联合航空公司,彻底放弃学业,成了一名当时颇令人羡慕的空姐。

  上世纪80年代初期,当时俄罗斯航空业的风气是空姐只限年轻小姐,因此在这一行里没干上几年,柳德米拉就不得不考虑转行。有一次,航空公司安排她到列宁格勒的疗养院短期度假,没想到这竟然成了她命运中的一个转机。

  剧院邂逅靓仔普京

  原来,柳德米拉所在空姐中队一位一同疗养的女友受朋友之邀去列宁格勒苏维埃剧院观看著名喜剧演员阿卡迪·莱金的表演。女友便邀柳德米拉一同前往,女友的朋友则邀请了自己的好友弗拉基米尔·普京。

  在剧院门口的台阶上,柳德米拉邂逅了普京。柳德米拉有所不知的是,当时在读列宁格勒大学法律系的普京已经被克格勃相中为“重点培养对象”。根据克格勃的招聘原则,所招收人员必须是那种相貌平平、“不容易引人注目”的那种,普京也正符合此标准。柳德米拉回忆说,“当时他穿着简朴,相貌平常,如果在街上,我绝对不会注意他。”但也许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让柳德米拉芳心怦动的是,眼前这位小伙子有着一副运动型身材和果敢刚毅的面部轮廓。

  看完表演出了剧院之后,他们最后在地铁道别时,普京突然将自己的电话号码告诉了柳德米拉。要知道,按照克格勃的职业习惯在一般情况下是决不会轻易将自己的电话号码留给他人的。返回加里宁格勒后,柳德米拉不仅时常与普京“煲电话粥”,还时不时利用工作便利“千里赴约”。

  三年交往一锤定音

  终于有一天,普京突然对柳德米拉说,“经过三年半的接触交往,你现在该了解我是什么样的人了。我不爱说话,脾气也不好,有时还会让别人感到受委屈。做我的伴侣是有一定危险的。现在你该决定与我的关系了。”柳德米拉毫不犹豫地说,“我已经决定了”。3个月后,1983年7月28日,普京和柳德米拉在停泊在涅瓦河畔的一艘游轮上举行了简朴的婚礼。
  与普京喜结连理后,小两口与普京的父母同住。孝顺的普京主动把15平方米大间让给父母住,自己和柳德米拉住在12平方米小间。普京的父母都是普通工人,柳德米拉同样出身无产阶级,小夫妻婚后的日子虽说不富裕,倒也颇有共同语言,日子过得和和美美。更让柳德米拉感动的是,普京的父母善良和蔼,对她这位儿媳妇视如己出。

  一双女儿掌上明珠

  婚后的柳德米拉又考进了列宁格勒大学语言学系,她本曾打算学习德语,可是在当时系里压根没有这个专业,因此后来只得选择主修西班牙语和法语。大学4年级时,她与普京的爱情结晶———女儿马莎出生了。

  1986年,普京夫妇一同前往民主德国,任德雷斯顿市“苏德友谊之家”负责人。正是在那段“随军”的日子,柳德米拉学会了德语,后来重返列宁格勒的时候竟然还教授了一段德语。1987年柳德米拉生了第二个女儿卡佳。据说两位千金的名字是为了纪念夫妇两人各自的祖母。普京视她们为掌上明珠,对她们几乎是有求必应。

  一场车祸永远收心

  也许是天性活泼好动的缘故,柳德米拉很早便拥有了驾照,并且酷爱飙车。可是上世纪90年代初一次严重车祸几乎让她葬送了性命:当时已经不省人事的她在被送到医院之后,先是被发现胸椎骨折,后来又被检查出头骨底部也发生了骨折,随时都有全身瘫痪的危险。整整两年之后,柳德米拉才得以慢慢康复。出院之后,在普京和家人的劝说之下,她彻底放弃了驾车。

  自从后来随普京来到莫斯科定居之后,柳德米拉便再也没有外出工作,一门心思在家相夫教子。按照普京的说法,早在他出任俄罗斯总理的时候,夫人便不爱出入上层社交圈,却喜欢在莫斯科街头无拘无束地散步。

  第一夫人面临“候补”?

  尽管已经几乎成了全职主妇,可是自从身不由己地被推上“第一夫人”的位置后,各种流言蜚语竟然缠上了与世无争的她。曾几何时,俄罗斯一度盛行传言说,普京夫妇早已貌合神离,只是为了维护普京的公众形象才“假扮恩爱夫妻”。不过,最为离奇的还数另外一种版本的传言:柳德米拉得了一种怪病,羞于见人的她无法在公众场合抛头露面。正因为如此,普京身边的总统班底一致认为,柳德米拉作为第一夫人已经“不称职”,另外为普京物色了几位“候补第一夫人”。
  事后的调查表明,传播这些谣言的是那些一度与克里姆林宫走得很近随后又在普京的“铁腕”改革中失势的金融寡头,为了达到报复“铁血普京”,故意散播谣言,破坏他们夫妇的感情。
               



回 [ 名人逸事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和免责声明】【隐私保护】【鼎力支持】【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