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里根长眠加州山谷 南希献上完美葬礼
文摘          于 June 12, 2004 at 22:09:27:

餐饮指南
Sakekawah
Oyeah
GoldenPalace


BaGuoBUyi
SarahPlace
德州旅馆订房


The Grand Inn




Scott Equipment Inc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6月11日上午,在连续第七天的悼念中,在里根的遗体被从国会大厦护送到国家大教堂时,南希再一次俯身亲吻丈夫的灵柩;下午,南希护送着里根的灵柩抵达安德鲁空军基地,在步履蹒跚登上总统专机时,她吃力地向送行的人们挥手,并用吻别向华盛顿致以最后敬礼;傍晚,她又在加州的山谷中,在面对夕阳和太平洋的方面,最后一次抚着丈夫的灵柩失声痛哭。

在30年来首次举行的国葬中被誉为“伟大的解放者”的美国第40任总统罗纳德.里根,已在6月11日傍晚的夕阳中长眠于他钟爱的加州山谷之中。

里根的小儿子朗.里根在私人葬礼上回忆说:“父亲在他写给美国人的最后一封信中这样写道,‘我现已开始将我的生命引向日落的旅程’,今晚,他已抵达了这里。”


(南希抚在丈夫的灵柩上哭泣。)


(葬礼结束前南希接过覆盖在里根灵柩上的美国国旗。)


(最后告别)

在最后的葬礼仪式上,南希接过覆盖在里根灵柩上的那面美国国旗,含泪再一次亲吻着丈夫的灵柩,并最后一次长时间伏在灵柩上痛哭失声。随后,里根的三个孩子迅速走到南希身边,一家人在灵柩旁相拥而泣。

在里根的国葬仪式于华盛顿国家大教堂举行几个小时后,当晚仅有里根的家人和朋友出席了在里根图书馆举行的私人葬礼。美国有线新闻网报导说,这位在国葬仪式上被世界领导人称赞的美国前总统,在夕阳西下时的加州山谷中,也被他的孩子们铭记着。

里根的养子迈克尔.里根在葬礼上回忆说,早已失去记忆的父亲还记着他曾拥抱过他。里根的女儿帕蒂则回忆了父亲最后与母亲告别时的情形,“当他睁开他的好多天没有睁开的眼睛时,他看着我的母亲,他展示给我们的是无论是疾病还是死亡,都无法战胜爱情。”

里根的小儿子朗则期待着与父亲在天堂中会面。朗说:“我们现在只能在记忆中相会,但我们迟早要随他而去。”

私人葬礼结束前,在军乐队演奏《美丽的美国》时,4架美国海军战机掠空而过,向这位美军前总司令致以最后的敬意。

82岁的南希,在从美国公众视野中沉寂了多年之后,已在过去一周再次成为最被关注的焦点人物,她的一举一动牵动着所有悼念者的心,也牵动着30年来美国首次举行的国葬仪式。在加州的落日陪伴着被誉为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之一的里根,长眠于圣塔苏珊纳山山顶之后,虽然南希.里根的背影已消失于视野,但美国人已给予这位虚弱而坚强的老人以极高的评价。

纽约时报称赞虚弱的南希经受了一周的严峻考验,无论是在感情上还是在忍耐上;美国广播公司评价说,南希虽然“在双腿上并不坚强,但在精神上并非常坚强”;时代周刊则发表一篇南希在里根去世前所撰写的一篇回忆文章,称他们是永恒的乐观主义者。

纽约时报说,过去的一周对南希来说,的确是个令人精疲力竭同时又在感情上面临考验的七天,何况她已是位82岁高龄的老人。当南希在她的孩子们的陪护下,最后一次轻抚里根的灵柩时,一切已在加州的暮色中结束,也把这个已计划好的一周的悼念活动推向了高潮。而这个为时七天的壮观的悼念活动,从计划到安排都有南希的密切参与,甚至包括选择男高音在国葬仪式上演唱《颂赞的祈祷》。

里根家的朋友们说,在华盛顿50多年很少见到的几乎按计划完美进行的纪念活动中,在所有的车队行驶中,在所有的赞美中,在每一个敬礼中,南希所表现出来的是用自豪和悲哀来遮掩她在情感上的失落。南希的加州好友说,她看起来有些虚弱,但她的心里却非常坚强,她有足够的力量来为她的罗尼(里根的昵称)完成最后一件事。

南希的朋友们不仅在谈论她一周来所表现出来的沉着和决心,从7日在里根图书馆举行的第一次公开纪念活动中,她用面颊轻抚里根的灵柩,到11日所有在世总统和来自全球的领导人都出席的国葬仪式;而且南希的好友还认为,这位几乎参与了所有纪念活动的前第一夫人,已被再次证明了她的严谨,以及她经常对自己丈夫生活中的每个细节所投入的关注。

这一切都象她倾心去做的一样,并未令人感到惊奇。里根家的另一位好友说,南希已决心完成这件事,“这是她已被赋予的去扮演一个角色。这是她对他所要做的最后一件事。”一位朋友对纽约时报说,在里根执政时,有关其葬礼便已开始计划。是南希要前总统布什在国葬仪式上发表讲话,也是南希挑选了将在葬礼上演唱的合唱团,同时她还帮助精心计划了穿越整个美国的葬礼时间,直到西海岸的日落。

连日来的悼念活动是南希重新亮相于公众的一段时间,这也是自里根于1989年1月离开白宫后,她所从未经历的事情。她往返于东西两岸,她参加了四次公开举行的悼念活动。在华盛顿停留的48小时期间,她居住在宾夕法尼亚大街另一端的布莱尔宫,接到了来自美国总统布什、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前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以及许多人打来的电话。

美国人对南希的最后一次公开露面还记忆犹新,那是她在1996年共和党举行的全国代表大会上代表里根发表演讲,那时她给人留下的是处于悲伤之中欲哭无泪的印象。当时的南希太过于虚弱,以至于她的一位朋友描述她仅剩下“皮包骨”。

在华盛顿国家大教堂举行完国葬仪式后,车队护送着里根的灵柩返回安德鲁空军基地,南希步履蹒跚地登上“空军一号”总统专机时,在停下来转身之际,她几乎跌倒在舱门旁。南希望着送行的人群和记者的相机,慢慢摘下眼镜,然后露出一缕悲哀的笑容,向人们挥手致意,并用一个飞吻向华盛顿致以最后的敬礼,就象15年前她的丈夫乘坐空军一号返回到她的身边那样。

一位朋友回忆说,南希总是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在里根遭枪击时,她是这样;在里根和她自己得了癌症时,她也是这样,她总会从容不迫。但也有一些朋友替南希的身体担心,怕她在悼念仪式中感情失去控制,因为她非常关心这些悼念仪式。可南希在整个纪念活动中,却都表现得那么沉着,尤其是在华盛顿国家大教堂中,当布什总统护送她走向她的坐位时,她安慰着总统,如同安慰自己一样。

专门研究美国第一夫人的专家迈拉.古丁认为,南希这些天的表现“极为优雅而高贵”,“对我来说,能回忆起来的只有杰奎琳.肯尼迪在肯尼迪的葬礼上,表现出同样的优雅和自制。”

历史学家们称,南希在里根执政期间因涉政太多而忍受着批评。但这种感觉已在过去几年逐渐被人遗忘,也许过去的几年更会让人这样。美国广播公司说,白宫的早期生活对来南希来的确不易,她因掌管白宫事务而遭到批评,她因接受昂贵的睡袍和购买名贵的瓷器而引发争议。但毫无疑问,南希在白宫占有支配地位,她从炒掉当时的白宫主任中获得了声望。

同时不可忽视的还有,南希在里根任期内给白宫带去了一种其它共和党第一夫人们所缺少的魅力。在某些场合中,南希的不可缺少是显而易见的。在加州牧场,有一天一位记者寻问里根关于让苏联重返谈判桌推倒柏林墙的问题,南希回答说:“我们正在尽力而为。”里根随后跟着说:“我们正尽力而力。”

但现在,南希再也听不到早前的“妇唱夫随”了。

南希在里根去世前所写的一篇评论文章说:当我们最后一次离开白宫,走向直升机时,他侧过身给我一个感人的微笑。“不错,这是一个美好的八年,”他说,“总而言之,并不坏,一点都不坏。”




回 [ 名士风采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和免责声明】【隐私保护】【鼎力支持】【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