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路平浪漫不浪漫
综合报道          于 February 11, 2006 at 07:39:28:

餐饮指南
Sakekawah
Oyeah
GoldenPalace


BaGuoBUyi
SarahPlace
德州旅馆订房


The Grand Inn




Scott Equipment Inc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据中国时报报道,诺贝尔奖得主杨振宁和妻子翁帆在最新一期的亚洲周刊中,联名发了一封公开信,强烈抗议与反驳,一月廿二日亚洲周刊上刊载的平路专栏《浪漫不浪漫?》在影射他们,并要求平路反省和道歉。联名信说:「她的文章中多处是在咒骂我们,我们是骂不倒的,可是她是否应该反省,应该道歉呢?」

作者无奈:杨翁没幽默感

「这是一篇好玩的文章,我真的不知道有这样强烈的反应,这是不是叫没有幽默感?」平路有点无奈的说。不过平路〔原名路平〕告诉记者:「他有他认为的真相,我有我的剖析,为什么要跟他们『道歉』呢?为什么我需要『反省』呢?」

根据杨振宁和妻子翁帆的联名信,他们对平路的文章的反应是「嘲笑和骂了老年人身体不好的窘态;嘲笑和骂了儒家传统的种种;用了多种言语描述老夫少妻婚姻有『解决不了的孤独』。在我们看起来,整篇文章缺少的是阳光、是希望、是同情、是爱」。

绝非咒骂再看就知好玩

目前是新闻局驻港单位光华新闻文化中心主任的路平说,她的文章绝对没有「咒骂」杨翁,更加没有对老夫少妻任何贬意。平路说:我只是说外界给予杨翁两人「浪漫」的称号,可能只会影响他们两人的快乐。

以写作见着的路平说,她希望杨翁「再看一遍我的文章就知道多么好玩」。路平还特别以书面回应杨翁的公开信。她写道:「一篇幽默与诙谐的文章,却说我『咒骂』他们,刚好旁证这代沟,得过诺贝尔的老先生与新现代女性的代沟确实很大。而这种『大男人』的心胸气量,突然让我明了,啊,难怪当年两位得奖的科学家会一朝反目,变成终身的仇家。」

剖析浪漫意在探讨迷思

路平继续说:「我顺便也剖析一下什么叫做『浪漫』,那是需要坚贞勇气与叛逆精神的精诚所致。而他们的婚姻,却隐含着对传统价值的归顺依从。其实我是在阐释有关『浪漫』的迷思。」

路平希望读者特别仔细了解她文章中所说的「明明是在传统架构里镶嵌得宜,却名之为浪漫、名之为勇气....其实并非异类的情爱,亦算不上艰辛的苦恋痴恋,过程既不惊世、也不骇俗,譬如老少配,这种诸种滋味备尝的相处,却可能由于男方是诺贝尔得主、或者是富商巨贾企业主,便也脱离了现实,烘托成为值得向往的浪漫情事」。


就是这篇文章!


平路,原名路平,祖籍山东,出生于台湾高雄。台湾大学心理系毕业,美国爱奥华大学数理统计硕士,作家;着有《玉米田之死》、《行道天涯》和《何日君再来》等小说。现任台湾驻香港光华新闻文化中心主任。

-------------------------------------------------
不久之前,音乐会中见到那位老科学家与他的新婚妻子。

其实,我见到的是他们的后脑袋,唧唧咕咕不时在私语。看起来,年轻妻子频繁请教,得过诺贝尔奖的老科学家耐性作答。小鸟依人一般,妻子时时把一头秀发靠了过去。

结束时他们起身,沿着走道往出口走,众人让路,眼光里有朝圣般的景仰艳羡。男士们大概也深受鼓舞,有为者亦当如是;女士们瞪着她光洁的面孔,这一刻优劣立判,是的,年轻就是胜利。

两人十指紧扣,走道两边频频轻呼:

「好浪漫!」

「没见过的,真罗曼蒂克。」

这么样目光所聚,背叛了世俗?不,我要说,他们恰恰是切合于世俗。

远远看着,白发红颜,像浪漫的佳偶。

几乎淹没了真相。尤其我们的儒家传统温柔敦厚,总为贤者讳。不像日本,作家习惯写作诚实的私小说,譬如川端康成、谷崎润一郎等人,将老之际,便用文字坦露面对年轻女性苍凉而异色的心境。

但在儒家传统的道袍之下,老夫少妻的匹配对照于社会期待,反而相得益彰:他们是常规的遵循者,不是顽勇的叛逆者。

男性家长制的权威操控,其实,正是儒家文化中被一再遵循的家庭模式。儒家的丈夫角色如父如兄,因之,最可以消受白纸白璧般无知无瑕的小女人:幼齿的「幼」、尚青的「青」、乃至雏妓的「雏」,对男人来说,意味着无须拼搏就可以轻松操控。

更何况,儒家文化对女性的训育也着重在妾妇之德:所谓的妇德、妇工、妇言,都教女人及早放弃自己的自主性,甘愿把心智停留在稚嫩的髫龄。

对妻子,毕竟是一种太长久的压抑,所以儒家文化的家庭结构包含着隐隐的暴力:日后,不满足的妇人用扭曲的欲望或变态的凌虐,掌理家、支使子媳、或顿挫那只无能的老兽。

真相是……

老夫少妻怎么过日子?

眼前飞着细小的蚊子,视网膜有破洞,膝盖头也飕飕地风湿骨刺,睡到夜晚有欲尿的感觉,站着,憋气,却又像滴漏一样迟迟出不来。

老男人的夜,实情像叶慈的诗篇《航向拜占庭》吗?

An aged man is but a paltry thing/老年男人无非琐屑小事

A tattered coat upon a stick/竿子上汤着一件破布衫

还有彼此体温也解决不了的孤独。

见诸艾瑞丝.梅铎(Iris Murdoch)的丈夫John Bailey描述他们晚年相处的书(英文书名是《Elegy for Iris》,中文译成《挽歌》),写到「我们在彼此身上看到了孤独」,当杨振宁碰到翁帆,老年的孤独碰上青春的孤独,加起来,说不定正好是小说家马奎兹的题目:一百年的孤独。

无从跨越的还有……两人之间两个甲子的时代,其中难以跨越的时代感。他的生命章节已经写到最后,而前面那些关键的章节,萧条异代不同时,她甚至尚没有出生,又怎样用超前的心智一起去重数、去缅怀、去相濡以沫?

即使两人偶有温馨的时光,不是昂扬、不是灿烂,像是站在晚霞的回光里,随处带着淡淡的哀愁,或许因为快乐而悲伤,或许因为悲伤而快乐……

问题是,谁会告诉我们这样的真相呢?

对隐然合于流俗的事,华人世界总喜欢锦上添花。因此,这「美丽的礼物」,目前看来,将为大师的晚年红袖添香;为传统老男人的生命,添加上令人羡慕的尾巴。

我在意于它强化的仍是某种「迷思」(Myth)。教导俗世男女,追求最传统的标的物。偏偏有人说他们充满勇气。这是混淆视听的说法。

其实,他们依着传统的模式相遇与相交,像是某种形式的郎才女貌、某种形式的各取所需,其实并非异类的情爱,亦算不上艰辛的苦恋痴恋,过程既不惊世、也不骇俗,后来婚礼果然祝福盈庭,如果要说当事人有勇气,他与她的勇气加起来也比不过任何一位毅然出柜的同志朋友。

明明是在传统架构里镶嵌得宜,却名之为浪漫、名之为勇气……

而我担心的尤其是,这浪漫的「迷思」将影响深远:它关系着女人继续把皮相青春当作本身可欲与否的唯一标准。

亚洲周刊
---------------------------------------

  杨振宁翁帆戏水


  杨振宁翁帆挤坐在一张椅子上聊天。






回 [ 成名心理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和免责声明】【隐私保护】【鼎力支持】【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