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殷琪:再婚太無聊
中時電子報報導/王美玉、劉德宜 整理/劉德宜 攝影/何淑娟          于 April 27, 2006 at 23:34:42:

餐饮指南
Sakekawah
Oyeah
GoldenPalace


BaGuoBUyi
SarahPlace
德州旅馆订房


The Grand Inn




Scott Equipment Inc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中時電子報王美玉、劉德宜報導


殷琪宣布高鐵延後1年通車,再讓長達8年的「高鐵爭議」上達輿論高峰,面對排山倒海的非議,殷琪只說:「通車,我會全力以赴。

台灣高鐵延後一年通車,對殷琪來說,未來一年壓力最大。對內,她承受股東們少了一年收入的臉色;對外,行政院長謝長廷背書,要航發會與中技社協助補足七十五億元資金缺口,殷琪再度被輿論罵到臭頭。

這一年來為了機電核心系統問題,殷琪全心放在與日本周旋,幾乎不與媒體互動,但是因為高鐵,她仍然是媒體窮追緊盯的對象;因為誤傳與新光醫院副院長黃芳彥發生戀情,她還上過媒體頭條新聞。殷琪開玩笑地說:「高鐵已經成了毒藥,現在因為黃芳彥,我也成了毒藥……。」

殷琪以《哈利波特》的場景描述:「真想擁有一支魔棒,我用魔術把所有人的時間暫停兩年,讓我把高鐵的事情全部做完;藍綠立委都認為我們在惹禍,我們最好穿上隱形斗篷『不見了』。」

高鐵會成為殷琪口中的毒藥,是因為過去八年一路走來的風風雨雨形成的負面印象,像她曾經請台塑集團董事長王永慶看過高鐵計畫,王永慶的反應最具代表性:「他不是不看好,而是沒興趣,也不會加入,因為他不是從頭到尾參加的人。換成我也會怕,誰的名字跟高鐵放在一起,誰就會……。」殷琪沒有把「倒楣」兩個字說出口,因為高鐵的五大股東只有富邦金控董事長蔡明忠,偶爾會出面幫她講講話,但是五大股東不論平時是投藍靠綠,一遇上高鐵問題,全部逃不過朝野一陣痛批。

零出資是導火線

殷琪承認,所有問題源自當初競標,台灣高鐵聯盟提出「政府零出資」印象令人太過深刻,結合對未來景氣預估樂觀。回到八年前的台灣是個非常有信心的地方,不論景氣、各產業環境,單看股市活動力,每年進出的金額都在三千多億元上下。」

「計畫過於樂觀嗎?只能說我們是在台灣最樂觀的時間點上進到這個計畫裡,房地產很好,股市很好,那時我們的確認為一年增資一百五十億元,對這個計畫來說不是問題。不過一路走來,台灣的信心、股市、房地產與社會感受一路到谷底,但還是要做完。」她停頓了一下:「我對台灣有時非常悲觀,相信你們也一樣,有時會想走了算了;但對我來講不太可能走,因為生活、事業都在這邊。」

再回溯當年提出的「政府零出資」,殷琪解釋:「是援引促參法,將『政府出資』與『政府投資』分離。稱為『零出資』,是在對照中華高鐵要政府無償補貼一千億元,以確保政府開保證的運量未達到,或是自償率不足時,這筆錢可以支應財務調度。」

「我們雖然不要政府出資,但當初的財務計畫裡,則設定政府投資二十%,原因促參法裡規定,政府『得』按照此法投資;另一個角度,台灣任何一個大基礎建設,不允許政府國營事業投資也滿奇怪的。反正一路走來到現在,都是波折;我不願意說它是困難,而說它是挑戰。」

台灣不該有顏色


殷琪說,她好想有根與哈利波特一樣的魔棒,讓大家的時間都暫停2年,好讓她把高鐵做完。

提起台灣高鐵副總級以上幹部的薪水,又被中鋼董事長林文淵薪資分紅掃到颱風尾的政治,殷琪的火氣不再像過去那麼旺,視察板橋新站高鐵工程的她站在扶手電梯上只搖搖頭,覺得台灣的政壇瘋了。

走進硬體全部完工、只差核心機電進駐的板橋新站高鐵站,一看到南下月台與北上月台的告示牌上,標示線分別是綠色與藍色,走在我們前面的她突然轉過身,故意代替我們問了一句:「這是政治考量嗎?」在一群人大笑聲中,殷琪解釋:「這個標示是一位不懂台灣政治的香港設計師設計的,他的想法很單純,因為台灣是海島,一邊是山,一邊是水,火車往南走依著山,往北走則是靠著水。多漂亮的顏色啊!現在卻搞成這樣。」

「也有人問,我們的火車為何是橘色的?我們可是比親民黨還先成立喔。其實橘色是為了安全,因為它在隧道裡與田野中都很醒目,當時選這個顏色的想法很單純。台灣有顏色真是件不好的事,我們的試車段選在高雄到台南,也被批評是為了民進黨政府。事實上,這是十幾年前國民黨政府寫高鐵計畫時,就決定的事。」

中研院院長李遠哲對民進黨失望,那殷琪呢?「當然失望。但也不能完全歸罪於執政黨,它執政的成績是很差,而其中的問題,是『這是個過程』,還是『過程拉太久了』?台灣這幾年只剩下選舉,其他什麼都沒有,這幾年政治人物出來都是為了選舉。」她接著開玩笑地語出驚人,並且嘆口氣:「乾脆獨裁算了!這個社會也是愈來愈沒有互信,我最近這三年來在路上看到有人車子擦撞,然後下車要立刻開幹的愈來愈多。」

沒同事敢站旁邊

說完了「高鐵毒藥」,被問到之前傳出她與一樣是單身黃芳彥的八卦,殷琪搖著頭自封是「殷琪毒藥」:「這真是個很怪的傳言,至少我不覺得他在追求我。我很少應酬,所以被誤會的惟一可能性,是在一些場合裡,單身的人常常會被併在同一桌。」

「台灣人有時很無聊,坐在那裡有時會起鬨,我這人的個性又比較無所謂,人家有時會講『呵,你們今天是一對啊、有沒有一起來』之類的話,我是不會覺得很奇怪,還比你們早一年就聽到有人這麼講。其實我老早就認識黃副院長,因為他幫我父親做過麻醉,大概是在十六、七年前吧,父親開胃癌的刀,黃副院長那時在台大醫院麻醉科;現在還有人說我秘密結婚了。」

問殷琪會不會想再結婚?她直接說:「不會,太無聊了吧。」再問她:「如果有人追求妳,會拒絕嗎?」她說:「因為我目前還有很多事情要做,第一個就是先把高鐵蓋好,這個工作已經很忙了。另外,我很愛我的小孩……還有狗,我對我的四條狗也深感抱歉。」

最後殷琪嘆口氣:「我現在多慘啊,同事們跟我到外面去,光是走路都不肯跟我走在一起;我跟任何企業界朋友吃飯,只要一出餐廳的大門,每個人閃得都比我都快。因為上次講黃芳彥,所以不只是高鐵,連我殷琪也是毒藥了。」

票價明年4月公布


由於通車延後1年,高鐵的財務計畫重新修正,10月底提報董事會討論。(洪錫龍攝)

高鐵三十組列車的最後一組,預計十一月一日從日本起運,殷琪完全不理通車的延誤,腳步未停。九月八日宣布通車延後,這個月殷琪重新跑過每個站區檢視,同時重擬財務計畫。她估算,加計延後一年的成本,計畫總成本增加一九三億元,成為四千八百億元,比一九九九年與銀行團簽訂的聯合授信契約四千四百三十二億元,增加八.三%。

延後通車,原財務計畫已不適用,殷琪另起新的財務計畫,她說:「希望月底能在董事會裡提案,經過討論後才能對外公布。基本上是不會做任何財務比率的調整,也不會要政府做任何合約修改,更沒有增資計畫與發行特別股,而過去的增資時程也因為延期、不符合事實而不管用了。至於銀行團評估的五百億元資金缺口,也會在新的財務計畫裡彌平。」

站區開發會不會提前?進行不動產證券化籌資?殷琪說:「這沒有在財務計畫裡,站區開發合約是五十年,要等通車後才會愈來愈值錢。不動產證券化,依法我們被排除在外,因為只有已開發型不動產證券化才能做。股票上市也沒有計畫,因為一定要在快通車前上市才行,總不能還在大家喊打喊罵、質疑安全有問題時上市。另久也要看股市的狀況,總不能股市低迷,還自己挖一個墳墓跳下去。」台中受惠最大

問殷琪靠什麼籌錢?她神秘地笑笑:「你們問的銀行短期融通也是個方法,但我有很多種財務模型在跑,真的要等董事會通過後才能公布。」

至於運量與票價,殷琪說,現在估計的商務量部分絕對不同於過去,但很難說會跌到多少,因為中間有很多改變,「例如我們從來沒估過新竹到台南的運量是多少,因為當初做時沒有南科,現在有了南科。很多要兩地跑的新竹人希望能坐高鐵,所以初估運量不會與過去有太大的差別。票價還在模型裡跑,要到明年四、五月時才會出現。」

通車後,到底是哪個地區受惠最大?殷琪說:「調查發現,應該是大台中地區,因為從台中烏日站搭車,不論往北往南,車程都只有四十五分鐘,交通上它會成為中軸。加上台中氣候佳、腹地大,現在學校的素質往上提升,不排除南北人才都會往台中移動,連我都有點想住在台中呢。」

辦公室太冷掛女兒的畫取暖


會客桌區塊的兩面牆上,分別掛的是兩個女兒的塗鴨,圖為小女兒畫的小瓢蟲。

五十歲的殷琪曾說,人過五十,膽子變小;但據我們的觀察,是她愈來愈柔性。她自己說:「你們也覺得我很奇怪,日本人將機電核心系統工程延誤,為什麼我沒發火?因為我要了解原因,然後解決,才能成事,不是靠罵。」

對照殷琪在大陸工程的辦公室,更能感受她的改變。她曾為了女兒,家裡放棄了鋼、鐵之類冰冷尖銳的裝潢,高鐵辦公室則仍是保有她偏好的調性;大陸工程辦公室則以原木與米色系為裝潢基調,會客桌椅是很有現代感的家居沙發組,尤其是玻璃帷幕窗邊,還擺了一套讓人「很想躺在那裡看天空」的藤椅沙發。

殷琪說:「我只想換一個感覺。這是設計師關傳雍所設計的,搬來時我跟他說,希望有點木頭;後來我進來,這些東西才一樣樣搬進來。」她向複合媒材藝術家許偉斌拿了兩張原木桌子,一張做會客桌,一張做辦公桌,「許偉斌還說我一直坐在辦公室裡,需要一朵雲,就把燈做成雲的樣子。」不過,殷琪還是嫌這個辦公室有點冷,而她取暖的方式,就是掛上兩個女兒的圖畫。

在外型上,殷琪不再留「幹練的短髮」,改留長髮並且綁了起來。再問她:「妳給大家的感覺,一向就是喜歡黑色跟白的,以後會有改變嗎?」她說:「我上班大概就是這個樣子,我不會穿休閒服,牛仔褲對我來說就是休閒服了。我其實有很多不同顏色的T恤,但如果要我穿紅色的出門,就有點困難了。」

做所有的事,只為離開


殷琪說,「台灣高鐵殷琪是一個工作人」,在她眼中與真正的她有段距離。

我從來沒有預期要做這麼久的高鐵董事長,這超出我原來預期的人生規劃。我是沒有做硬性規劃,只是有一種期望,包括對大陸工程也設定為階段性的。高鐵這幾年占去我大部分的時間,讓我原先想做的事一直沒做,那就是離開。

我雖然沒有詳細的人生規劃,還一直以為50歲就可以愛幹嘛就幹嘛,不用再做直接經營,因為我目前既是投資者又是經營者的角色其實很累,充滿矛盾,現在我還是認為不可能都做得很好;我一直考慮,其實應該只有一個角色。

不過,大陸工程已經投資了70幾億元,我也不可能跟它毫無關係。大家都在問,延後1年,明年此際到底會不會通車?我當然全力以赴,但通車前安全絕對必要。通車不只是火車在跑,每個車站準備的程度,包括每個站務員與站長,還有鐵路警察與我們的關聯性,這些都要上線。

高鐵這段波折的經驗真的很複雜,但「那個做高鐵的殷琪」,與我是有距離的,我愈來愈可以把「那個殷琪」看成一個工作人,而真正的我則可以在工作中脫離出來。

很多人認為「外界因為殷琪,才會對高鐵有期待」,但對我來說那太可怕了。高鐵過於單純化,對我不會有挫折,無奈比較大吧;因為,我只把它當成一個工作。



回 [ 名人逸事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和免责声明】【隐私保护】【鼎力支持】【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