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名人文摘|新月文摘|微信版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金融理财]

上海富翁PK跨国银行

南都周刊记者·炫风 实习生 黄薪儒 上海、广州报道          录入于 June 29, 2009 at 13:09:58: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2009年)6月22日早上,陆家嘴汇丰银行大厦旁,金亮又接到一个生意伙伴的催款电话。这个看上去总是心事重重的互联网企业老板,在手机里跟对方说了好久,挂机之后忍不住对记者又说了一句:“你看,钱都给汇丰这事给压住了。”

  在他身边,汇丰银行大厦与其他国内外声名显赫的银行们,一道矗立在中国未来金融中心的腹地。从上海到香港,它们组成了CBD的核心,构造着金融中心的繁荣,而金亮认为他已被自己对银行、尤其国际私人银行的信任所害。

  金亮在上海汇丰银行前。他曾将千万资产托付给香港汇丰银行打理,最后却钱财尽失。

  “我以前没有把银行作为我的对手方来看。如果银行都不能信任,那世界上还有什么机构可以信?”这是他经常强调的一句话。

  就在上周三,汇丰私人银行(香港)又给金亮发来催款通牒,电话、邮件与信笺三管齐下。一如既往,金亮在电话里向对方说,“早在去年的11月3日,我就告诉你们,请停止再对我的账户进行任何的操作.....,否则后果由你们承担。”然后,他又在E-mail里回复汇丰:“不要再给我发这种无聊的信件了。 ”

  这只是一年多来金亮与汇丰私人银行(香港)拉锯的其中一个小环节。在汇丰私人银行的客户经理的游说(金认为是误导或欺诈,而汇丰认为“并无违法”)下,他同意买1000股中国铝业试试,而事实上,汇丰却帮金亮购买了高风险的Accumulator金融投资产品,并导致他在汇丰上的千万账户变成负资产,甚至倒欠汇丰23万多港元,于是对汇丰进行了漫长的交涉,结果是失望再失望。

  这个星期一,金亮的“打折股票网”正式开通。这个IT老板在网站上用“负翁”作为自己的称谓——尽管很多跟他类似的指控者,都不堪被民众舆论挖苦作“活该的负翁”,但他仍然选择了以身说法,寻找有类似遭遇的中国内地受害者组成控诉联盟,而律师与媒体也纷纷介入其中。

  海外投资的诱惑

  金亮是在1993年大学毕业的。按照他的自述,这个CAD/CAM专业的理工学生的第一次金融投资,是在毕业后买过一点股票,但因为在1995年转向了创业,做网站,很快就对金融市场失去了兴趣,直到他与香港汇丰银行发生关系。

  根据金亮朋友对记者的描述,金亮在上世纪末创业时,在上海开着个破车,住着很小的房子。“他是连买A股也不愿意买的一个人。”这位人士说,“现在一下子没有了上千万元。高风险并不是他投资的本意。”

  2000年8月,在香港刚卖掉网站的金亮,尽管一天都没有在香港住过,仍然把100万美元存进了香港汇丰私人银行,他回忆当时的想法很朴素——“汇丰银行是百年大行,而且全名是‘香港上海汇丰银行’,又能使用中文沟通。我以为这样的银行一定很稳健,很安全。”

  世纪交替的两年,正是境外金融机构在中国高调亮相的开端。在中国正式加入WTO后,境外金融机构纷纷在国内各大财经媒体亮相,首席经济学家、专业金融产品等开始成为有产者们关注的明星与话题,汇丰与其他境外金融机构一样,在上海等地以举办鸡尾酒会、投资报告会等形式接触富人。

  此外,金亮当年选择香港银行的理由与很多初涉海外投资的中国内地公民一样——由于外汇管制,钱在境外汇进来容易,汇出去很难。在2007年,一家国际投行的首席经济学家陈昌华曾向记者透露,面对上海等城市的未来金融中心的激烈竞争,私人银行业务是香港金融界现实中“强大的出路”,业绩一直逆市上扬。

  “我以前想的是,有这样的国际级的专业团队,投资会很轻松,很多事情只需要签字成为私人银行客户以后,由汇丰的客户经理代劳就可以了。”金亮就是在这样的气氛下成为了私人银行的客户。

  金亮还保存着汇丰的各种宣传资料。当时汇丰私人银行的宣传中表示,汇丰有5000人的专业团队帮助理财。在签字成为私人银行客户后,金还记得,为他服务的第一个客户经理,名衔是汇丰私人银行的副总裁,这让他倍感体面。

  而现在,汇丰私人银行定时与金打交道的是一个年轻女士,每次都是催欠款。金亮在电话里时不时会质问对方,但对方也总是训练有素,不为所动。

  非常十分钟

  金亮曾经对海外投资市场基本上一无所知。除了股票,他对金融衍生产品也没有概念。2000年8月,当金亮在成为香港私人银行客户(存入资产至少100万美元并享受专业投资顾问等服务)后,他在客户经理的推荐下,在美国股市购买了朗讯等多只股票。

  那段时间正是IT网络潮的末期,金购入的股票组合的市值迅速缩水,一年内巨亏,只剩下36万多美元。“这段亏损让我很伤心。”金亮回忆说,当时42美元价位买来的朗讯,最低时跌到了1美元。为了符合汇丰私人银行的开户条件(100万美元资产),他又在其后存了大约90万美元进账户,不过他决定不投资股票了。“印象很深刻。股票并不好玩。”

  2007年的牛市,让金亮重新对股票市场产生了兴趣。当时他的130多万美元账户,已在汇丰的推荐下购入了债券等低风险的票据资产,仍剩余两三万港元的现金。这时,汇丰私人银行为他配置的私人顾问,一位姓李而自称汤太太的汇丰私人银行的客户经理,在2007年10月12日用10分钟的时间,在电话里游说他购买了Accumulator(累计股票期权)——尽管金亮以为自己仅仅是在H股市场购入了1000股中国铝业。

  《21世纪经济报道》对金亮的遭遇进行了报道之后,今年5月金亮应汇丰(香港)私人银行的要求,再次到香港中环与汇丰当面质询,同时记录下了汇丰一直不肯向他提供的10分钟的电话录音内容。这致命的10分钟销售电话内容,被金亮完整地记录在网上,并于本月初在《中国证券报》等媒体或多或少地转载。

  Accumulator是一种专业金融投资产品,是一种复杂的,带有对赌性质的协议。“这种产品即使在国外,风险管理经理见到都会皱眉头,”伦敦 Constellation energy的风险评估经理张雅星对记者说,“这不是一般人可以把握的产品,一般不向非专业投资者推荐。”

  金亮认为,在这次游说里,汤太太没有明确指出金亮购买的是Accumulator,也没有明确列举这种交易的高风险(可能导致金亮的130多万美元资产输光并倒欠银行)。直到金亮在一年前被通知变成了“负翁”,金亮才明白,他当时买下来的,不是1000股按打折价售卖的中国铝业,而是一个风险巨大的对赌协议。

  “我是一边聊MSN一边与她通电话。我认为自己是买1000股而已,根本不知道她在促销一个我当时并不知道的金融产品。”金亮回忆说,“才两三万港币股票嘛,我何必花那么多心思呢?一年后才发现自己买了50万股。”

  直到去年1月,知道账户发生了巨亏,金亮才赶紧开始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他这才发现,自己买的竟然是一个每天都要进行1000或2000股交易的一年期Accumulator投资合同,是一只高风险的金融衍生品。

  有的法律界朋友鼓励他控告汇丰。“那1000股以外的都是银行超越了双方的口头约定而擅自购入的,这个责任不应该由金先生承担。所以我一直给他打气。 ”一位陈姓知情人对记者说,“且不管胜与负,一旦在国内起诉,我觉得就是标志性的,给那些外资银行一个信号,就是中国司法系统可以管辖这些事。”

  另外,如果没有巨亏之后的查询,金亮至今也不会发现,汇丰对他投资海外市场收取每笔至少1%的手续费;汇丰曾承诺发其用以随时查询资产状况的网上账号,至今也未发到他手上。这让他更加愤怒,“现在两个星期就来追一次债务。汇丰没有什么服务比这个更准时了。”

  “负翁”抱团作战

  就在上周末,金亮还在考虑用一个拳头指向汇丰LOGO的图片来给“打折股票网”做网页标题。这个IT的老板已经收到了不少来信,其中有些是声援,有些是法律意见,还有一些,是跟他遭遇类似的海外投资者。

  徐书青是一家深港两地都有分支机构的律师事务机构的律师。他给金亮写信,鼓励他在内地起诉汇丰银行。“我有不少客户遇到过类似的事情。虽然中国内地的法律体系有缺陷,但也不应该对港澳台机构过于网开一面。”他对记者说。

  金亮还在计划去北京等地,会见同样准备或正在向海外银行发出诉讼的人。近两年,《21世纪经济报道》等媒体逐渐曝光了一些血本无归乃至倒欠银行的海外投资者,而他们大多指向海外金融机构欺诈或误导。金亮正在联合找这些人,等凑够一亿投资损失额的总量,就到证监会方面正式投诉。“超过5个人,就可以算是群体性事件了。”他对记者说。

  金亮了解到,在北京、深圳、上海、珠海等地都有类似的故事。有的人准备资料,并把自己的遭遇放到金的网站上,但有的人也因为诉讼或者不想被人笑话等原因不参与。就在上周末,一个珠海人跟他通了一个多小时的电话互相打气,前者也认为自己被香港某银行骗了将近1500万元,并倒欠480万港币。

  “我的事情曝光以后,网络上很多言论在挖苦我们,非议我们的财产,说我们笨,说我们活该,”金亮说,“我是做互联网的,(对挖苦)习以为常了,但其他人未必顶得住这样的议论,好不容易才能找到倾诉的对象。”

  一个经常与金亮联络的,在类似业务中损失总共达到1.7亿的女商人,情绪一度很激动。她在MSN上曾经对金说,“我想连银行都给炸了。”在彼此的交流中,有时他们也会想以更显眼的方式维权,譬如到证监会请愿,甚至开玩笑地说要去拉横幅。

  “不过,其实大家都没办法做到农民式维权,”金亮说,“从法律的途径,或者求助于媒体,很多人都开始行动了。总不可能让这些事情不了了之。”

  面对这样的局面,金有时会觉得很无奈:如果选择在香港与汇丰对簿公堂,耗资将在百万以上。5月金亮在到香港中环与汇丰当面对质,被他认为是徒劳,因为汇丰的工作人员当天一律以“你反映的情况将报呈调查组”来应答金亮的一切问题。

  在接受《南都周刊》的电话访问时,汇丰私人银行发言人梁小姐表示,不会对媒体公开在香港开户的客户数目,也不会就Accumulator等特定的金融产品公布其交易量。对于金亮的质疑,梁小姐认为汇丰方面与金亮已经沟通过多次,“我们研究过销售过程的细节,包括录音、交易内容,觉得都是符合(香港金管局)监管条例的,所以认为我们不需要对他做出赔偿。”

  根据金亮的朋友介绍,过去的金亮是一个对银行毫无戒备的人,现在,作为网络公司老板的金亮,已经开始投入与银行的“战斗”。

  “我现在不再局限于跟银行作斗争了,”他对记者说:“我要让更多人警惕他们。我豁出去了。”

  名词解释

  累计股票期权(Accumulator)

  近年来,香港投资市场的衍生工具如雨后春笋,产品林林总总,适合各类投资目的需要,例如:以小博大(买Put或Call),以大博小(沽Put或 Call赚高溢价)。最近,衍生市场颇流行一种名为Accumulator(累计股票期权)的股票挂钩期权衍生工贝,它是一种复杂的股票期权相关的衍生工具,其运作模式如下:

  1、合约为期一年,每张合约最低投资金额为780万元;2.合约设有取消价及行使价,当该挂钩股票股价高于取消价时,合约持有人便不须收取股票;3. 当该挂钩股票股价在取消价及行使价之间,合约持有人须每天收取指定数量的股票;4.当该挂钩股票股价低于行使价时,合约持有人便须每天收取双倍数量的股票。

  Accumulator其实是Put认沽期权的再衍生产品,其合约持有人就好像是传统期权市场的认沽期权沽空者(预期股票市价牛皮或上升,赚取有限期权金,如果股价下跌将面对无限风险),但合约持有人面对的风险是极高,因为随着股价跌破行使价后,合约持有人需要每天双倍收取股票(传统上在认沽期权市场的认沽期权者,只收取单一份合约的股票,不会每天增加),股市愈跌,合约持有人每天的市场风险都以几何级数大幅跳升!拥有一座金山的家财都可以在一次大跌市中输光。Accumulator是利润有限,风险无限,比较传统认沽期权计算潜在风险,将复杂很多倍。(出自2008年香港《大公报》)

  私人银行(private banking)

  私人银行是银行服务的一种,专门向富有阶层提供个人财产投资与管理的服务,一般客户需拥有至少100万美元以上的 “流动资产” ,才可在较大型的“国际金融公司” 或银行中申请开设此类服务。私人银行服务往往结合了信托、投资、银行、资产管理、税务咨询等多种金融服务。私人银行可以通过设立离岸公司、家族信托基金等方式为顾客节省税务和金融交易成本,还可以让顾客接触到很多常人无法购买的股票、 债券等。该种服务的年均利润率可达到35%,远高于其他金融服务。

  目前最大的私人银行服务提供者是“瑞士银行” 。此外包括 “JP摩根” 、“摩根士丹利” 、“花旗银行” 、 “高盛” 、 “汇丰” 等著名金融机构也提供此类服务。

  新闻背景

  根据《中国证券报》、《21世纪经济报道》等媒体的报道,2007年10月12日,金亮,上海一家网络公司的老总,在一通十分钟的电话里与汇丰私人银行的客户经理达成了一份实质上是关于中国铝业的Accumulator(累计股票期权)合约。

  随着中国铝业股价的长期走低,在这一年里,这份合约以平均每天3万多港元的速度,几乎“吃掉”了金亮的所有财产。如今,金亮汇丰私人银行户口里的千万资产变成了负债23万港元。

  2008年底,合同结束后,金亮第一次看到了汇丰私人银行提供的FA中文说明书,上面写着“交易并不保本,客户可能面对的损失将无限。”

  2008年11月,金亮在提出查核要求的半年后,第一次在汇丰银行听到了他确定合约的电话录音。不过直至今日,金亮认为汇丰银行仍没有正面答复他提出的种种问题,而因为在香港提出诉讼成本巨大,至今他仍未正式提出法律诉讼。



金融理财
Email: 金融理财
责任编辑:005
回 [ 金融理财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