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名人文摘|新月文摘|微信版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金融理财]

广州预算上网:不经意的惊人一跃

《财经国家周刊》李杨          录入于 December 29, 2009 at 16:48:32: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房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提要:“要改变那种不愿让外界了解我们工作的传统观念,我们是公仆,是为社会公众服务的。除了规定各级保密的材料外,当尽量让我们的工作透明化。”

   48岁的吴君亮对《财经国家周刊》说,得知广州预算上网消息的那一刻,他是“万般滋味涌上心头”。

  “这是一个标志性事件”,这位致力于推动政府预算公开的留美硕士表示,自2006年他创办“中国预算网”以来,一直等待着这一刻到来。

   2009年10月16日,广州市财政局在官方网站上公布了当年的财政预算报告,首开中国内地政府预算上网先河。

   访问者蜂拥而至,很快让财政局网站“瘫痪”。网友发出质疑:9个机关幼儿园财政补贴6000万元,相当于每个小朋友一年享受2万多元财政补贴,这是否合适?公款出国、公款招待、公车等“三公消费”没有明确列出来……

   身为深圳一家资产管理公司CGO(首席发展官)的吴君亮,从2008年5月开始,即与公司的几位下属,以“公共预算观察志愿者”的身份,不断向各中央部委、地方政府提出查看预算案的申请。

   他们的依据是2008年5月1日开始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这一条例规定,各级政府的预算和决算报告是需要主动公开的“重点政府信息”,必须向公众开放并提供便利的查阅条件。

   2008年5月27日,吴君亮获准查阅深圳市政府的2008年度部门预算草案;10月27日,卫生部向他们公布了一份接近完备的本级部门预算。在新中国的历史上,这两次回应都是第一次。

   情况在2009年2月26日发生变化。是日深夜,吴君亮被警方从家中带走,被询问15个小时后返家。

  而这只是后来一系列戏剧性事件的开始。

  15小时传唤

  2009年2月,深圳市“两会”期间,吴君亮和两位深圳市大代表一起做客一个网上在线节目。

  人大代表当时随身带着深圳市预算报告。吴君亮提出,能不能把报告借回去看看。人大代表说,当然可以,又不是秘密文件。

  彼时,深圳市财政预算已经向市民公开了。

  2008年5月,吴君亮们向各级政府发出第一轮查看预算案申请时,深圳即在全国率先向公民公开政府预算。同年5月27日,吴君亮被允许在深圳市财政局阅览16开、厚300页的《深圳市本级2008年部门预算(草案)》。

   这一次从人大代表手里借到预算报告后,吴君亮连夜翻阅。“我发现,深圳市2009年预算支出比2008年提高了19%,”他对《财经国家周刊》说,“还发现2008年深圳市预算严重超支,超支幅度竟达14%。这违反常规啊,预算的严肃性简直荡然无存。”

   吴君亮连夜给人大代表写了一封信,表达了自己的不安。第二天,他找到当地一家媒体,问能不能买个公益广告版,把信登出去。得到的答复是:不好办,而且运作时间也不够。

   后来,吴的一个助手提议,每个人大代表网上都有电子信箱,可以给他们发信。

   2月26日,吴君亮通过深圳市人大网站上列出的人大代表的联系电子邮箱,把信发了出去,同时也挂在自己的网页上。

   忙了一天的吴君亮那天到家已经很晚了。刚躺下,大约凌晨1点,他突然听到有人重重地敲门。开门一看,大约20名身着制服的警员和便装的人站在门口。

  “他们给了我一张传唤证”,吴君亮告诉《财经国家周刊》,“上面写着‘因你涉嫌扰乱单位秩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八十二条第二款,限你于2009年2月27日1时到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接受询问’。”

   随后,吴君亮在夜色中被带上警车。

   “传唤证上写涉嫌扰乱单位秩序,我不知道我扰乱了哪家单位的什么秩序?”吴君亮向《财经国家周刊》回忆道,“得到的答复是:‘你涉嫌煽动人大代表不审议市级预算案’。”

   吴君亮说,询问过程中,警方和他各执一词。吴强调自己给人大代表写信是公民的权利;警方则表示,人大代表不审议预算就是违法,煽动不审议预算就涉嫌违法。

   询问进行到凌晨2点时,吴君亮提出,身体不适,要求就医。

  “要求就医本是权宜之计,没想到到医院一检查,血压高压居然高达200。” 吴君亮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这是他从未有过的体征。

  是日上午,深圳市四届人大六次会议通过了政府预算报告。

  下午3时,福田公安分局派人来到吴君亮病房,表示“到此为止,传讯结束”,并支付了全部医疗费用。

  “秘密”字样消失

   3月2日,深圳市网监局来了两位工作人员,要求吴君亮把他给人大代表的公开信从网站上撤下来。

  吴君亮提出一个折衷方案:公开信不能取下来,但可以把标题改成“评读《2009年深圳市市级部门预算》及建议”。双方达成一致。

   吴君亮推动预算公开的努力,以及被传讯的事情不胫而走,很快引起人大代表的关注。

   广东省政府派人到深圳市检查政务公开情况,广东省人大代表、广东国鼎律师事务所律师朱列玉随行。

  途中,有记者向深圳市一位副市长问起吴君亮被传讯之事。“那位副市长说,有的人不知什么背景,叫人大代表不审议预算,在那里捣乱。”朱列玉告诉《财经国家周刊》,他当场对那位副市长不客气地说道:“深圳人才济济,需要深圳的领导有更高的水平,而不是用一些野蛮的手段去封人家的嘴。”

   “以前,预算报告很薄,上面印有‘秘密’字样,而且人大代表最多只能在会议期间看 两天,”朱列玉说,“预算报告不能带出会场,当然更不可能请教财务专业人士,怎么保证代表的审议是有效的?”

   2003年,广东省政府首次向人大提交了长达605页的预算表,102个部门年度预算支出每个专项都详细到具体项目。

  同年,在广东省人大财经委预算监督室的推动下,广东省人大财经委与广东省财政厅国库集中支付系统进行了电脑联网,人大代表可以通过该系统实时查询部门预算中每笔国库集中支付的数据信息。

   2008年,“秘密”字样终于从广东各级预算报告上消失。人大代表可以把像砖头一样沉的预算报告带回家了。

  “太出乎意料了!”

   2009年10月8日,国庆长假刚过,吴君亮和公司里的几位“志愿者”,又向中央和各地共计33个政府部门发去查看预算案的申请。

   8天后,“志愿者”李德涛接到一个电话。“那是个星期五,中午两点多,广州市财政局办公室庄廷溱打来的。”他向《财经国家周刊》回忆道,对方十分客气地告诉他,“广州市2009年本级部门预算涉及114个部门,发邮件很不方便,因此把预算挂在了广州财政网上。”

  稍后,李德涛收到短信:“您申请的‘广州市09年本级部门预算’,已挂‘广州财政’网,请您查阅‘政务公开’-‘数据统计’,谢谢!”

  李德涛的手机里至今保存着这个短信,时间是:10月16日14点57分。

   整个周末,李德涛都在焦急地联络吴君亮,“我知道这件事的份量”。直到周一上午,吴君亮才在办公室里听说了这个消息。马上要出差的他,放下手头的事,快速上网浏览了一遍,然后对李德涛说,“太出乎意料了!”

   就在李德涛接到广州市财政局电话的同一天,上海市财政局发来书面答复:“您要求获得的信息属于国家秘密,本机关决定不予公开。”

  2008年5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施行以来,中国内地出现多起公民个人要求政府部门公开预算的案例——

  2008年11月,沈阳律师温洪祥要求沈阳市政府60个部门公开招待费、办公费等21个项目的财务账目,未获成功;同月,合肥一位章姓市民要求合肥市财政局和审计局公开账目,未获成功;今年1月,上海律师严义明要求财政部、国家发改委公开财务预算、决算等信息,未获成功……

   “所以,广州的做法了不起啊!”吴君亮对《财经国家周刊》说。

  “试水”预算上网

  给李德涛打电话的是广州市财政局办公室工作人员庄廷溱,他在接受当地媒体电话采访时,一字一句地念了广州市财政局长张杰明在预算公开申请报告上的批示:“凡属于政务公开的资料,均请提供给来函人。另外,我希望今后这类政务公开资料,能够直接从我局网站上查到。要改变那种不愿让外界了解我们工作的传统观念,我们是公仆,是为社会公众服务的。除了规定各级保密的材料外,当尽量让我们的工作透明化。”

  2006年,张杰明出任广州市财政局局长。此前,他曾担任暨南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广州市劳动保障局局长,任职风格被媒体评价为“果敢、开明、有学者之风”。

  张杰明任职劳动保障局时,市民可以直接上楼找他反映问题。他多次叮嘱门卫,不要拦来访的群众,“我相信劳动保障工作更需要面对面地交谈。”

  2008年5月,收到吴君亮等人要求公开预算案的申请后,广州市财政局答复称:“由于您申请公开的内容属于密级文件,我们不能为您提供。”

  张杰明告诉《国家财经周刊》,当时,财政局办公室请示了广东省财政厅和广州国家保密局,没有得到明确的答复,“但《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实施了一段时间之后,公民对知情权的要求日益高涨。所以今年吴君亮他们再次提出这个问题之后,市财政局办公室的同志考虑再三,要求局里自己拿主意。”

  “他们让我看着办。”张杰明说,他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精神,决定“试水”预算上网。

  谈及财政局工作人员向媒体宣读批示原文一事,张杰明对《财经国家周刊》说:“读出去就读出去了吧。”后来,他还对财政局的工作人员说,一般领导的东西不宜读给外面的人听,但是已经读出去了就接受这个现实。

   “这个事我没汇报也没请示,”张杰明说,汪洋担任广东省委书记以来提倡思想解放,他理解,大家接受预算公开过程,就是思想解放的过程。

  张杰明曾向汪洋提出应该去掉政府的一些多余动作,少养一些人,少花一些钱。汪洋当即表示,这样的事你可以自己先做起来。

  后来张杰明取消了每年的财政工作会议。这一做法也带动了一些部门缩短了会期。

   广州预算上网后,11月6日,上海市公布了《关于进一步推进市级预算信息公开的实施方案》,表示上海将逐步扩大报送市人代会的市级部门预算范围,2010年扩大到100个部门,2011年实现市级部门预算全部报送。

  这意味着上海市不再将预算视为“国家秘密”了。

  与此同时,杭州、宝鸡、嘉兴等地纷纷派人前往广州财政局取经,学习预算公开的经验。

  “这是最大的政治问题”

  在深圳凤凰大厦8层吴君亮的办公室里,摆着一本由美国乔纳森•卡恩撰写的《预算与民主——美国的国家建设和公民权(1890-1928)》。这本书讲述了20世纪初,美国公共预算改革改变政府和社会关系的故事。

   中山大学教授马骏和牛美丽在为这本书所作的序言中写道:“预算报告能够告诉每个公民,政府在未来一年或者更长的时期内准备做什么事,这些事分别要花多少钱。谁从政府这里得到了政府能够提供的好处,谁又承担了成本。”

   马骏和牛美丽说,“如果预算不向社会公开,我们就无从知道政府在做什么,它做的事情是不是政府该做的,是不是大多数公民希望它做的,也无从知道政府花了多少公共资金去做这些事,是不是该花这么多钱去做这些事。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根本无从知道政府是不是对我们负责,更无法保证它是对我们负责的。”

   “这是最大的政治问题。”吴君亮毕业于美国休斯敦大学,获政府管理学硕士。此前在美生活了20年的他对《财经国家周刊》说,“我们首先要从最基础的工作做起,那就是推动预算的公开。”

   2009年11月,中共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在一次干部会上表扬了广州市的民主政治做得不错,有不少成绩,特别提到了广州市财政局的预算上网。

   2009年3月28日,吴君亮提笔给汪洋写了一封信,陈述自己被公安局传唤的经历,请书记主持公道。

   不久,深圳市派人找到吴君亮,说汪书记对他的信作了批示,深圳市委主要领导很重视,前来和他交换意见。市委工作人员当时就坐在吴君亮的对面,手里拿着吴君亮给汪洋的信。吴君亮注意到,信的上面有领导批示,还有汪洋的签名,只是批示内容看不清。

   “但我敢肯定,汪书记是支持我的。”吴君亮说,因为从那以后,深圳市对他客气多了。

   对于广州预算上网,张杰明不愿再多谈。“过程是不能讲的,要说也要等到10年后再说。”在接受《财经国家周刊》采访时,他特别强调,公民的申请是推动公开的重要力量,“如果不是他们连续两年要求公开,预算公开可能要来得晚一些。”



金融理财
Email: 金融理财
责任编辑:005
回 [ 金融理财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和免责声明】【隐私保护】【鼎力支持】【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