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名人文摘|新月文摘|微信版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陈宝国:"白七爷"到"汉武大帝"
文摘          于 February 17, 2005 at 13:16:23: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汉武大帝作为一部大型的历史剧,涉及人物众多,也汇集了诸多优秀的演职人员。在剧中除了陈宝国之外,曾主演《橘子红了》的归亚蕾、主演《空镜子》的陶红、因《雍正王朝》著名的焦晃,以及张世、杨童舒等纷纷亮相,这些实力派演员的加盟再加上历史剧名导胡玫,使得《汉武大帝》阵容豪华。这样一个众星云集的团队,合作就成了拍好这部剧的前提。在剧组里人称宝爷的陈宝国,又是如何与众星合作的呢?

进入电视剧《汉武大帝》专题

CCTV.com消息(新闻会客厅):主持人:观众朋友欢迎来到新闻会客厅。对于今天会客厅的客人您会觉得非常熟悉,演员陈宝国,前一阵很多观众叫他白七爷,而最近则会叫他皇上,我们昨天得到数据,他主演的《汉武大帝》无论从投入、产出、收视率来说都创出了新高。

  投入三千多万的58集大型历史剧《汉武大帝》,眼下正在荧屏热播,作为国产剧历史上投资额最高的电视剧,第一周4.49%的收视率,更让人刮目相看。

  该剧围绕汉武帝刘彻的一生,展现了刘彻的雄才大略和汉景帝、卫青、霍去病、李广等历史人物的故事。曾经在《大宅门》中成功扮演白景琦白七爷的演员陈宝国,作为《汉武大帝》主演之一,演绎了一个性格复杂的汉武帝。这次古装大戏《汉武大帝》,也是近年来陈宝国首次接拍帝王戏。在剧中,陈宝国从汉武帝的20岁演到70岁,时间跨度为50年。

  今年初,随着汉武大帝的热播,陈宝国也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那么,陈宝国如何评价电视剧《汉武大帝》,又是如何评价自己在剧中的表现的呢?

  主持人:这个电视剧这么受欢迎,之前有没有想到?

  陈宝国:我没有太考虑,在拍戏的时候我没有太考虑过收视的问题,作为一个演员我只知道这是一个我遇到的一个很难得的一个剧本,还有一个很难得的角色。你知道作为演员吧,我是特别愿意演那种有年龄跨度的,就是从他们年轻,一直到他的暮年,把人生这么有坎坷经历的这种人生,我一鼓作气地给它演下来,我觉得做演员来讲,这应该算是一种幸运,有了这次机会以后,我觉得是很幸运的。

  主持人:演白七爷时从十几岁演到80多岁,这跨度够大了,为什么还有挑战?

  陈宝国:其实我对武帝的崇拜,应该不仅仅是从剧本开始,我对武帝这个人,这位具有两千多年以前的伟大的帝王,我非常之崇拜,于是乎,我就想,我觉得这个合同是一定要签的。

  主持人:你为什么崇拜他?他哪些性格特征吸引你?

  陈宝国:我最作为扮演者最能够打动我的我以为是武帝的骄傲,那种骨子里的骄傲,不仅仅是那种君临天下的骄傲。

  主持人:那你怎么把他演出来?

  陈宝国:一个演员在诠释一个角色的时候,或多或少地有意或无意地总会把自己的那些特质,随着自己的好恶会把这个角色挥发出来。我觉得武帝,我演这个人物创作,我觉得在我以往的创作经历当中是没有过的,你看以往吧,我演一个角色演完之后我会很快地跳出去了,因为我是一个专业演员,但是这个角色演完以后,我很长时间,我甩不开他,我脱离不开他。

  主持人:有什么表现症状吗?脱离不开他?

  陈宝国:因为这个整个创作过程,我觉得都是一个很痛苦的经历,让我很压抑,我痛苦在何处,我以为并不是我们拍摄景地的那种自然条件的恶劣,我指的是你想一个表演者从你这个个体,你进入你所要演的那个角色,你进入他的那个内心世界的时候,你去感受和理解他的那个辛路历程的时候是很困难的,也是很痛苦的,尤其是武帝这个人物,是很痛苦的,是很艰难的,但是我其实可以把这个人物,我可以不费力气地去表演,我也可以费力气地去演,但是我以为这种痛苦和这种折磨是一个角色带给我的,你要想演这个人物,你必须要经受这一番折磨。

  主持人:折磨到什么程度?

  陈宝国:我很难去形容,但是我的感觉就是我很难去承受这种压力,因为武帝他的经历是常人所无法承受的,他的经历是常人无法承载的,我跟他距离太遥远了。

  主持人:一般来说演员演一个具有挑战性的角色,特别演完了之后,会有很大的一种成就感,但您现在还觉得很痛苦。

  陈宝国:我其实刚刚过去,现在又要让我来回忆这些过程,我不会有什么成就感。

  主持人:为什么?

  陈宝国:我现在倒是觉得我只是完成了一个角色,他只是在我曾经表演过的若干个角色当中,他是其中的一个。

  主持人:您自己满意吗?

  陈宝国:我从来不愿意去评价自己的表演。

  主持人:为什么?

  陈宝国:我对这个人物的理解其实都在表演里头。想抠也抠不下来,想补也补不上去,这就是我去年对他的认识,我的认识的水平,包括我的表演技术的水平都在这儿。

  主持人:有没有回过头来说这段如果这样这样就好了。

  陈宝国:收视率高低,观众是否喜爱,观众对你的评判,我都没有考虑过,因为我觉得我做演员,作为创作者那是犯忌的,但是除了在创作之外我考虑过一个问题,就是当你选择了这个角色和这个题材的时候,你必然要遇到一个问题,就是我陈宝国作为扮演者我一定要对得起这个人物。

主持人:您的意思是演角色从不吃后悔药,不允许自己在事后后悔?

  陈宝国:对,我是有过一些想法,有过一些设计的。但是我以为,我现在因为我演了很多年的戏,我觉得我对那些表演技术方面的问题,说句老实话,我现在不是特别感兴趣了,我20岁的时候,我刚从戏剧学院毕业的时候,我很感兴趣,我特别想表现自己,我特别想让别人知道,说我还是一个有表演技术的人,我还是会演点戏的人,现在想起来都非常幼稚。

  主持人:那现在是什么境界?

  陈宝国:现在不一样了,现在我觉得表演应该是去体验他的那个内心,去把他的那个心路历程表现出来,外化的手段跟行为,技术是很苍白的了,很初级的,不能说很苍白的,很初级的,有口误。

  主持人:导演胡梅给您这个角色最后的评价是登峰造极,好像很少听到导演这么夸演员?

  陈宝国:我知道这是导演在鼓励我。其实她还说过,她说这个戏拍完之后,胡导说,宝国你这是一次超水平的发挥,我说不,我说应该还是正常水平,因为我有这份自信,我觉得我还有潜力可挖。几年前大宅门拍完时候,导演也跟胡导说过同样的话,也觉得是一次高水平的,我觉得还是正常的水平,都是在有效射程之内。

  主持人:您刚才说演汉武帝特痛苦,据说您演到六个多月的时候,撂挑子不干了。

  陈宝国:我没说撂挑子,我不敢拒演,我跟胡梅导演说,我可能支撑不住了,你想那种状况下,我是努力在保持着这种创作的激情。后来我给自己吃了宽心丸了,我是一个普通的演员,一个伟大的峰巅的地方,我跟他这种距离是存在的,你不可能跟汉武帝等同起来。

  《汉武大帝》从2002年1月开机,从拍摄到播出历时三年时间,拍摄期间,经历了非典、酷暑等种种非常状况,辗转内蒙古草原、河北涿州、河南焦作和浙江横店数千公里拍摄,还原了汉王朝雄兵百万、金戈铁马征战天下的恢弘场景。对于陈宝国和整个剧组来说,克服自然条件的困难成了拍好这部戏的第一步,那么充满心理压力的陈宝国又会如何享受这种这么呢?演员陈宝国做客新闻会客厅,继续播出。

  主持人:我们看了一下您后来对这个角色您自己的很多阐述,包括导演的评价,包括很多观众的评价,我们总结您演这个戏有四个词,第一个词叫痛苦,我们刚才表达很多了。第二个词叫委屈,第三个词叫霸气,第四个词叫争议,咱们一个一个说。

  陈宝国:我们去年赶上了中国南方最热的一个酷夏。

  主持人:热到什么程度?

  陈宝国:地表温度应该是60多度。摄影棚里的温度都40度以上。

  主持人:但你还得穿着那种汉朝的服饰,戴着帽子。

  陈宝国:戴着帽子,戴着头套,这个我有心理准备的,不成问题的。

  主持人:据说热死了三匹马是吗?

  陈宝国:有这回事。我头天还骑着白马,前面有四匹拉车。等我过两天再去的时候就剩一匹了,剩下的位置由摄制组的人来拉,我说干嘛人拉,那不是有马吗。(他们说)马没了,死了。真不容易,马都死了,热死了。

  主持人:人没事儿吧?

  陈宝国:我们摄制组很多人都晕倒了,热的。我也晕过,这种都是可以,我们都有心理准备的,这都不在话下,没问题的。

  主持人:你们赶上非典了。

  陈宝国:因为当时我没有助理,就一个人,摄制组的那个标准的盒饭我吃下去以后,感觉不够用的,就盯不住了。

  主持人:饿?

  陈宝国:不是饿的问题,我觉得可能是营养不够可能。我觉得我每天干这么长时间的活,我觉得盯不住了,长此以往天天是那个,老三天,但是最最低的要求只要卫生就可以,但是我们的伙食起码达到这个要求,还是卫生的,不会吃了拉肚子,我也没有助理,不会有人帮我买吃的,又赶上非典,后来我夫人就说,她想过来来到组里来照顾照顾我,来不了,当时的交通是断的,所以后来我们就都已经很多年不用那个方法了,就是那招,就开始寄包裹了。

  主持人:寄吃的。

  陈宝国:大包裹、小包裹,我也不会洗衣服,衣服穿的汗给浸透了,穿的两天,实在没办法的,开是有味了,就给扔一边,她就开始给我寄衣服,好在还是夏天的衣服,还比较单薄,大包裹、小包裹的,经常去领包裹。

  主持人:一般一天要工作多长时间?

  陈宝国:起码要得15个小时以上。我享受这种过程,很高级的一种享受,只有这个职业会有这种享受。

  主持人:享受痛苦。

  陈宝国:对,享受折磨。

  演员陈宝国做客新闻会客厅,继续播出。

  主持人:我们下面说说第二个词,委屈,因为虽然片子叫汉武大帝,您演的是一号男主角,但是据编剧讲,这片子讲的并不是汉武帝个人,而是那个时代,所以你的戏份并不多。

  陈宝国:但我后来争取下来一些。

  主持人:怎么争取?

  陈宝国:武帝的晚年是很有作为的,尤其是帝王的晚年,他的那种孤独感,他的那种,他还有一个他那种悔恨感,他做了一件,他的晚年做了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他写了一个罪己诏,他向天下检讨了自己几十年的过失,他要改正这种过失,发展经济,富国强民,当时我看到他的剧本上没有这些,我就觉得应该有老年,后来我就问导演,我说我觉得老年不满足,她说我们以前有过一稿,但是我们觉得可能我们现在觉得暂时想把它拿掉,我们现在这个本没有给你看,我说能不能给我看一下,她说可以给你看,这会有利于你的创作,于是拿给我看,我看完以后,我激动不已,我说这样吧,这作为条件,你这四集戏只要加入现剧本,我就签这份合同。

  主持人:导演答应了?

  陈宝国:答应了,就是现在这五集的老年戏。

  主持人:据说还有比您更委屈的,还有好多演员在给你让戏,有这事儿吗?

  陈宝国:我们这个摄制组集合了一帮精英,我觉得这是可算是高风亮节了吧,他倒不是给我让戏,不是我,这个要声明一下,不是给陈宝国让戏,我也没有要求过别人给我让戏,他是觉得有些戏给武帝可能更好,因为毕竟我们写的是武帝传,跟导演去商量,最后导演告诉我,你看,这些戏给了你了,你要准备。

主持人:演员主动让戏?

  陈宝国:对,我当时没有说什么,后来在咱们央视首播的那个发布会上,我曾经说过一句感谢的话,其实我有两层意思,作为扮演者我觉得,其实我是替武帝来感谢他们,大家有个全局的观念,不是仅仅是一次商业的运作,制作一个商品,这说明他是研究了武帝,他不仅仅研究了自己,他还研究了武帝这个人,大家一个衷心的最高的目标,就是要把武帝把他真正地理起来,丰满起来,有血有肉起来,我很敬佩。

  主持人:咱们再说说第三个词,叫霸气,汉武帝历史上的确是一个非常有霸气的君主,秦皇汉武,成吉思汗,但是据说您为了体现这一番霸气,在剧组里也特别霸气,大家称您为宝爷,有这事儿吗?

  陈宝国:确有其事,但是可以更正一下,其实我真不想说,其实如果说有道歉的话,我道过歉了,也只能道一次,老说有点感觉不真诚,但是其实是一个什么样呢?因为这个话题是由我说起来的,我们摄制组百十来号人没有一个人说过这种怨言、怨气,至少我没有听到过,我刚才说了,我们这个组是一帮极专业的精英组在一起,他们其实为什么没有说?也没有埋怨,其实我以为他们心里都特别清楚,宝国是在演这个人,他是在寻找这种人物的状态,他进入人物的状态,寻找人物的感觉,我们自当就是给他当一回臣民吧,我觉得大家就是这么一个心态,没把这当回事,后来事情过了以后,我就想,我配音的时候我看到了武帝念轮台诏的时候,我想武帝都可以在自己的晚年向天下承认自己的过失,检讨自己的过失,我这么一个演员,我为什么不可以向大家道个歉呢?

  陈宝国在《大宅门》里,曾经酣畅淋漓地塑造了白景琦"白七爷"的形象,性格复杂、幽默潇洒、个性张扬,吸引了无数惊喜与赞许的目光。也因为陈宝国在《大宅门》里的上佳表现,很多观众会自然地把汉武帝与白景琦做比较。从白七爷到汉武帝,陈宝国又会如何看待自己塑造的这两个人物的呢?演员陈宝国作客新闻会客厅,继续播出。

  主持人:但是也有人不同意,有人说您演完这个汉武帝身上还是会看到白七爷的影子,会有匪气,您同意吗?

  陈宝国:我试图想把这两个人物区别得很开,因为无论从他们的文化背景,他们生活的年代,和他们所生活的那个阶层,有着天壤之别,很大的距离,我试图把他们分得开,他们其实本来距离也很大,反差也很大。如果有这样的意见的话,我觉得这个可能是我的遗憾。

  主持人:我后来看到过一篇您演完大宅门之后有一个采访,我可能找到了一部分的答案,当时您说了一句话,说您其实演白景琦的时候也是把他作为一个开国的皇帝来演的,是不是在性格上其实是有重叠地方的?

  陈宝国:对。我说过这个话,你找了这么多资料。

  陈宝国:是。我是把他当做皇上来演,他是他们那个家族里的皇上。

  主持人:很多观众说,要演戏就得演皇上,演皇上过瘾,你怎么感觉?

  陈宝国:有道理。拿武帝说,他的经历就不是常人能够经历的,也不是常人能够承载得了的。我觉得武帝他活得,他过的日子应该过的是很压抑的。这只是我的理解。

  主持人:您在演的时候就体验到了这种高高在上的压抑感?

  陈宝国:是。

  主持人:张铁林扮演过皇上,陈道明也演过皇上,您觉得自己演的皇上跟他们演的皇上有多大区别?

  陈宝国:我觉得是不可比的。我承认,每个人演的角色,他所饰演的这个角色如果是帝王的话,会有每个人的特点,每个演员他的背景就不一样,但是你别忘了,其实都是按照剧本演的,剧本一剧之本嘛。

  主持人:您说演皇上过瘾,以后是不是还会接这一类的戏?

  陈宝国:我觉得没有更好的剧本,写得更好的,或者说跟这个有一些反差的我不会再去演了。

  主持人:对这部电视剧大家也有一些争议,比如说一些细节上,司马迁受了宫刑怎么还长胡子,你们碰到观众提问的时候会怎么回答?

  陈宝国:(观众应该)首先搞清楚一个问题,他是写史,还是写剧。我以为还是写剧。其实武帝在很大程度上是依照着历史,他的年表都是这么排列下来的,但是这里面仍然有剧作家编写的很多东西。

  主持人:有人反映这部电视剧节奏太慢了,您怎么看?我听说这个戏原来只有42集是吧,后来怎么变成58集?

  陈宝国:我知道的因为赶上非典了,有些演员我们想调来也调不来,来不了了,想回去的也回不去了,大家反而踏了心了,踏实了,没有那么多诱惑了,只是等着每个月你多交点电话费就完了,就踏踏实实大家就在这儿琢磨戏,于是乎每个人都在那儿琢磨,这倒不是说有非典了,下次拍戏再有一次,正好大家动不了了,大家在那儿琢磨,于是乎每个人都在给导演递条子,时常给递条子,我也递。

  在不少人的眼里,陈宝国的影视经历带有一些传奇色彩。十多年前,相对沉默的陈宝国因电影《赤橙黄绿青蓝紫》中刘思佳的演出,差点成为当时年轻人的偶像。之后又成功地塑造了《老店》里全聚德的掌柜杨明全,《小井胡同》里清末的破落贵族且带有一身酸儒气的文人查四爷,《红岩》中的徐鹏飞,《北洋水师》中的邓世昌等多个角色。而电视剧《大宅门》《汉武大帝》的播出,使他再次得到更多的观众对他的认可。演员陈宝国作客新闻会客厅,继续播出。

  主持人:大家对您整个演艺事业很感兴趣,您一直说白景琦是您最好的角色,到现在呢?他还是吗?

  陈宝国:大宅门这个剧本,我以为不是说每一两年、两三年就会出现,说得轻松一点、十年、20年吧。

  主持人:汉武帝没有超过他?

  陈宝国:我之所以去演武帝,是因为这个角色是我以往没有演过的。当然我知道一个演员到了演完很多戏以后,他要想进步一下,想上一个台阶,其实是很难的一件事儿,非常之难。

  主持人:回过头去看您的演艺事业,你觉得在哪几个地方您是上了台阶的?

  陈宝国:我觉得做演员,你既然要干这一行,你就得特别清楚地知道,只要你从演戏那天开始到我宣布你不演戏了,就是两个字,会永远伴随着你,无奈,这是一个很被动的职业。

  主持人:为什么?

  陈宝国:你永远要靠别人去挑选你,去选择你,你可以忘我,你可以表演,但是要想做一个好的演员,我觉得就是一个特别难的事。

  主持人:您这么说有人觉得您可能得便宜卖乖,比如现在一开电视剧,这频道您演一个公安局长,那频道您演着汉武帝,那频道大宅门重播呢,这样的情况下您还觉得您很无奈,或者说很难把握自己的演艺人生。

  陈宝国:我是觉得你演员有戏演的时候,或者说你有好的角色演的时候,有你喜欢的角色演的时候,别张狂,没有戏演的时候,没有你心爱的角色演的时候也别灰心,我演了将近30年的戏,我就是这么走过来的。

  主持人:您有过那个最长没戏演的时候那段时间有多长?

  陈宝国:我倒是没有断过粮,没有揭不开锅的时候,但是就是我想演的角色我指的是,有过。做演员最好是少年得志。四十岁(成名)就是大器晚成,这是属于幸运儿,我指的是幸运儿。

  主持人:您属于哪种?

  陈宝国:我哪个都没够上,少年得志,我倒是很早就演过戏,就开始演戏了,但是其实还是哪头都没顾上。

  主持人:很多人说您演白景琦的只有特别松驰,以至于很多人说您平时就是那么一个人,但是演汉武帝的时候,大家都觉得好像有点紧,大家确切地知道你在里面是个演员,为什么会这样?

  陈宝国:其实这是两个,这两个人物都写得很好,都写得非常好,一个演员他肯定会我承认他会有局限性,但是其实我在演的时候,这次定的我以为有,我想用的方法肯定不是那种,我想有别于大宅门那种方法,这是我自己的研究完剧本以后我这么定下来,在我第一次站在摄像机面前,我已经定下来了,那就是刚才我说过的,我想要求这次演出要往里收一收,内敛一些,又很充实,我真是想体现他的内心世界,他不是一个很外化的人,很张扬的人,不是,武帝不是这样的人。

  主持人:比如说你现在再挑,说好本子,对好本子的标准是什么?

  陈宝国:跟以前一样,没有演过的,我自己没演过的,最好是别人也没演过的。

  主持人:不能放出风,说陈宝国要演那样一个角色,正好有人写了,或者给你量身定做了?

  陈宝国:我明白你的意思,就是跑马圈地,这也不失为一个招,这是我今天到这儿来很大的一个收获。我觉得其实很多观众看完以后觉得没看出宝国你在演,是感受,是一种感受,是一种亲身的感受,就把我自己的那种感受跟角色一样,可能跟角色是同步的那种感受,就都,其实演得也很过瘾,所以我知道,其实我觉得表演比较高的一个层面,谈不上境界,是层面吧,应该是演他的人的内心,演他灵魂的东西。这是我现在感兴趣的。

  主持人:我接下来要问一个特俗的问题,当演员幸福吗?

  陈宝国:幸福。

  陈宝国:你可以不坐班,那个谈不上,开玩笑,其实是他可以体验,当然做演员前提是幸福得有一些你自己能够演到的角色,这是幸福,其实有很多演员是非常好的演员,他没有这个机会的话,我觉得可能就谈不上是一个太幸福的事情,如果让我说的话,我就觉得每一次演出都是重新的一次人生的经历,不管他是一个什么人,不管他是一个古代的人还是一个当今的人,还是一个帝王,还是一个百姓,都是一次你的不同的人生经历。

  主持人:您既然觉得当演员是一件挺幸福的事情,但是我听说您儿子也挺喜欢表演的,但是你不让他学表演,让他去学工科,为什么?

  陈宝国:这不是我,我没有那么霸道,我觉得他可以自己只要喜爱的事业,我觉得我最好不要去教育他,或者拿我的经验去教育他,这两代人之间可能会有很大的距离,可能在他那儿这些经验可能是派不上用场的,我觉得他已经开始走入社会了,这条路由他自己去走。

  主持人:如果您的儿子有一天说我想当一个职业的演员,您会告诉他演员是幸福的还是痛苦的?

  陈宝国:我什么都不会说,那时候如果他已经铁定了心的时候,你说什么都没用了,就现在比如说有的学校,表演学校,请我去讲课,我告诉你说,如何地难,如何地不容易,如何如何地被动和无奈,讲了半天还有这么多人热爱这个事业,热爱这个职业,都去报考这些艺术院校。

  主持人:您刚才说其实演员只有演到自己想要的这个角色的时候,可能才称得上幸福,您回头看您30年演戏的路程,有多少次这种幸福感?

  陈宝国:我觉得一个演员,其实一个演员如果机会好的话,一辈子能演三五个角色,我觉得已经应该是很知足了。但是人又没知足的时候,有戏演了吧,想演好戏,等演了好戏吧,还想演那个既出名又得利的事儿,人没有知足的时候,我觉得我还有潜力可挖,我会如果我机会好的话我会的。

  主持人:最近十年演的片子,我们好像找不到那种比如说一个男人,挺浪漫的,感情特充沛,一个纯粹的感情戏,没演过,您会演那样的角色吗?

  陈宝国:他只要有,找我,我肯定演。

  主持人:可您自己说了,您生活中一点都不浪漫。

  陈宝国:不会,我快掉沟里头了。武帝之后,我演了一个电视剧,40集的电视剧,连续剧,朱元璋,其实你要说有些浪漫的情结,或者写情感的戏,篇幅之多,很多,我跟那个戏中七个不同身份的女性角色都有人物关系。我觉得当时我为什么要演那部戏,可能是因为它跟以往的我看到的帝王戏还不太一样。




回 [ 金鹰电视明星频道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