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名人文摘|新月文摘|微信版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中国功夫城]

“是我太超前” ——专访释永信

南风窗          于 December 11, 2006 at 22:11:37: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做好我们自己的事

  《南风窗》以下简称《南》 :以前您曾说自己的最大愿望,是将少林寺建成国际名寺,现在这个愿望实现了吗?

  释永信以下简称释 :现在少林寺的名气已经有了,在国际上,没有几个国家不知道少林寺。但我们要做的是名符其实的国际名寺,一是少林寺的组织建设,我们叫做“宗法制度”;二是僧才培养;三是少林寺的文化地位、学术地位,这些工作我们都在做。

  《南》:少林寺是禅宗祖庭,您作为少林寺的方丈,是否有“重振禅宗”的使命感?

  释:禅宗是最具中国特色的宗教。从中国历史上来看,佛教一直是中国文化的一部分。中国政府、人民没有排斥过佛教,它是一种祥和的宗教,中国没有因为佛教发生过冲突、战争。它对社会的稳定、进步都是起积极作用的。

  因为中国的寺院都是在当地政府的行政领导下,开展好自己的活动就行了。寺院与寺院之间互不隶属,不管大寺院小寺院,都是平等的,都是一个独立法人。所以,我们只做我们自己的事情就行了。

  我们认为,现在佛教该做的事情有四块:文化、教育、僧人的 修持、慈善。对少林寺的定位,我们坚持这么几点:

  审慎而不神秘。你要神秘了,故弄玄虚,就容易有迷信色彩。

  大众而不世俗。大众宗教,它可以普及到大众中去,“世俗”是一种低层次,所以我们“不世俗”。

  传统而不保守。很多人认为传统的东西是保守的,但你也从网上看到了,我们公布医药、武功秘笈,说明我们是不保守的。传统的东西要是保守,路就越走越窄。少林寺就那几百个武功套路,一代流失几十个,一代流失几十个,流上几代就没了。

  现代而不失真。不能为了搞现代化,把老祖宗的东西都搞没了。这是少林寺的特点。

  开创“少林学”

  《南》:在国内很少有像少林寺这样,一座寺院跟一门武功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释:其实其他寺院也有,只是没有传承下来。

  《南》:以前少林寺给人的印象,以“武”著名;现在看来,您更重视“文”的一面,比如搞了“少林学研究会”,寄希望于以此提高少林寺的文化地位。

  释:从历史上看,少林寺历代高僧,都是在禅修、学问方面著称于世。武功只是少林寺看家护院的本领,由于长时间的演练,形成了自己的特点和套路,然后逐渐演变成少林寺僧人修行的一种法门。

  现在很多人认为“少林”就是“武功”,“武功”就是“少林”,把少林寺变成一个武校了。实际上不是那么回事。它是禅宗祖庭、佛教名寺、大寺,注重的是信仰、修持以及自身的文化内涵。

  之所以搞少林学研究会,是因为少林寺1500年历史的传承没有间断过,对佛教文化、中国文化建设以及丰富民族文化方面,都做了大量贡献。《红楼梦》是一个人写一个家族历史的一本书,就可以成一门“学”;敦煌凭借一堆资料,可以成为世界著名的“敦煌学”;少林寺的历史跟中国的政治、社会、宗教、经济、文化都分不开,它跟几十个皇帝都有牵连,跟一大批文化名人有瓜葛,它自己也是高僧辈出——历代佛教界的代表人物都有少林寺僧人。所以,除了少林寺僧人自己挖掘、整理之外,我们也希望全社会都来爱护、添砖加瓦。

  “武术”只是小技

  《南》:您曾提出过“武术禅”的概念,为什么不提“功夫禅”?

  释:“武术禅”是十几年前提的,那时候练武的人不懂禅,懂禅的人不练武,而懂禅和练武的人又分别攻击我们少林寺“不守本分”。所以我就提出了“武术禅”的概念。禅离不开武,武离不开禅。“武术禅”是我们少林僧人长期修持的法门。

那时候没提“功夫禅”,是咱的认识还不够,水平问题。后来我们申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时,提出了“少林功夫”这个概念。

  “武术”在解放前叫“国术”,在清朝叫“武艺”。解放后,武术纳入体育项目,它就要套上体育竞赛的规则,就要量化,不然不好评分。这一量化,它就失去了很多内涵,纯粹成了一个技术层面的东西。它叫“武术”倒也很准确,是一个小技,形而下的东西,其实“艺”都比“术”强。

  我们“申遗”的时候,先是考虑叫“少林武功”,但是佛家带个“武”字不好听;后来考虑叫“禅功”,跟金庸一说,金庸大加赞赏,说“禅功”好!以后他再写小说,都改“禅功”了。但我们觉得还不贴切,最后定为“少林功夫”。

  “功夫”不专指武功。出家人坐禅也叫“功夫”,你写作也要下功夫嘛。不管在哪个领域修炼,时间、水平到一定程度,就都叫“功夫”了。

  可这样,我们又得罪了有关部门。“武术”这一块是“文革”的产物,国家体委承认它是“竞技武术”,就是用来比赛的。我把传统武术称为“功夫”,它博大精深,内涵丰富,有信仰,有精神,有智慧,有文化。我们一博大,就显得他们单一了;竞技武术的运动寿命,30岁以后就练不成了,咱们国家的武术运动员,都是25岁以下的,而传统武术可以练到七老八十,这就是“功夫”。

  不胡思乱想就是禅

  《南》:既然“佛教不是迷信,是正信;佛教恰恰是反迷信的”,那为什么国内的封建迷信总会跟佛教、道教等扯到一起?

  释:这说明他们对佛教还不理解。对鬼神的敬畏、信仰是原始人的本能,鬼文化比任何宗教文化出现得都早。儒、释、道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儒家是明道理的,佛教、道教的信仰体系则比较完备。你说鬼神迷信除了靠佛教、道教,还能靠谁?它没别的地方可靠呀。

  《南》:您在《少林功夫文化形态略述》一文中这样写道:“对于超常神力的渴望,对于超常智慧的追求,从来都是佛教徒的追求目标。”该怎么理解这段话?

  释:出家人的愿心是非常大的,对超常神力的渴望也是一种愿,一种追求,愿我佛“普度众生”!出家人每天都要发四大弘愿:众生无边誓愿度、烦恼无尽誓愿断、法门无量誓愿学、佛道无上誓愿成。

  出家人对任何事情,都是“可愿不可求”。你求不来会烦恼,愿不来不烦恼。就像过去为了“跑步进入共产主义”,就搞“大跃进”;现在承认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大家就心平气和慢慢干吧,可能若干年以后就会到共产主义。

  《南》 :您说“不要胡思乱想就是禅”,能解释一下这句话的含义吗?

  释 :禅要求“戒、定、慧”,由“戒”到“定”,再由“定”生“慧”。简单说,不胡思乱想,就是做事情要专一:做记者要做好记者,做和尚每天要撞钟,做啥像啥。

  《南》 :社会上一直对你有很多争议,是不是因为你太入世?

  释:不是我太入世,是我太超前。因为我满世界跑,每年有1/6的时间在国外。你们新闻记者消息灵通,可是都没我知道的事情多,我跟世界各国的主流社会都有接触。很多先进的东西我先接触,接触了就要用,而太超前了别人就不理解。

  拯救少林

  少林寺方丈释永信眼下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将“少林功夫”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报人类口头及非物质世界文化遗产。

  去年年底,少林寺向联合国提交了有关报告,国家文化部也已将“少林功夫”列入申遗的后备名录。今年年底,少林寺的武僧们将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向那里的官员们展示真正的“少林功夫”。

  从释永信的目光中,与其说记者感受到对少林寺赢得国际声誉的自信,不如说是一种对千年古刹现代命运的忧心。面对国际方面“文化主权”的流失,与国内 “少林功夫”的文化内涵日益空壳化的现状,如果申遗成功对少林寺来说仅仅意味着第一步:嵩山少林寺及其“少林功夫”的正宗地位得到国际承认及相关保护,而对“功夫”的传承与发扬来说,当为之事仍然颇多。

  方丈无奈开公司

  记者在采访中惊讶地得知,少林寺竟然开办了一家自己的公司。这家名为“少林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的机构,成立于1997年,总经理钱大梁对记者说,公司自成立以来,基本上没做过赚钱的生意。

  面对记者的疑惑,释永信解释道:“我先后数次向有关部门、包括在全国人大会议上提过少林寺的知识保护问题,但社会上盗用、滥用‘少林寺’名称的现象却屡禁不止,我们也是没办法,才注册公司。”

  正是少林寺的国际声望和巨大的品牌效力,使得近到家门口的“少林汽车、”“少林防盗门”、“少林火腿肠”,远到欧、美、日等国和地区打着“少林寺”旗号的五花八门的组织,蜂拥而起。中国商标专利事务所对全球11个国家和地区做的一份专项调查显示:除中国香港外,目前在其他国家和地区均有人抢注“少林” 或“少林寺”字样的商标,共发现117项。他们跟少林寺无任何关系,但少林寺的武僧团到这些国家表演“少林功夫”,却必须征得他们的同意,否则就有可能受到侵权指控。

  有些外国组织还明目张胆地来中国抢注与“少林寺”有关的商标。中国商标局的官员说,他们已经拒绝了来自全世界的120项用“少林”注册商标的申请。

  10年前,记者曾与当时还是少林寺住持的释永信晤面,当时释永信就对记者感慨道:“少林寺的资源真是非常丰富,但我们缺乏开发、利用好这些资源的经验、人才,所以这些工作还做得很不好。”

  国家工商局认为“少林寺”属于寺院名称,应该保护,但“少林”则不属于,就像“白云机场”并不损害“白云观”的利益一样。无奈之下,为注册商标、保护少林寺知识产权,释永信不得不按照“俗世”的规矩成立一家“少林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将“少林”、“少林寺”、“少林功夫”等名称都申请商标注册,求得法律的有效保护。

  少林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其实更接近于一家文化公司,公司的主要精力全部放在保护少林品牌、抢救少林文化方面。虽然佛家讲慈悲为怀、与世无争,少林寺还是要去很多国家打官司,夺回自己的品牌。

  日本人的少林拳

  嵩山少林寺没有做好的工作,国外的人们已经做得轻车熟路了。不出国门,你感受不到“少林寺”在国际上受欢迎的程度。比如日本的“少林弟子”就多达百万之众,但他们并非皈依于嵩山少林寺门下,而统统都是“日本少林寺拳法联盟”里的拳士。

  该联盟的创始人宗道臣,1936年到嵩山少林寺学艺,1946年回国,次年即创办了“日本少林寺拳法联盟”,经过四五十年的发展,这个组织目前已有2700多个支部,国内外会员150多万人。

  1980年,登封市鹅坡武校的创办者梁以全,跟蔡龙云、耿合营等中国武术家,受邀去日本少林寺拳法联盟总部访问。他们一出机场,看到日本少林寺拳法联盟的会员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全都身穿白衬衣、黑大褂,腰系段位腰带,黑压压一眼望不到尽头,梁以全等人大受震撼。

  少林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钱大梁向记者介绍,在日本国内,“少林寺拳法联盟”通过四个渠道拓展组织:一是凡日本有名的大学,都有拳法联盟支部;二是每个街区的中、小学校都有一个支部;三是每家大企业或工业区都设有支部;四是军队系统,驻扎在日本州、道、府、县四级地区的自卫队中,也都设立支部。

  在国际上,日本少林寺拳法联盟的会员国有28个,注册了将近400个与“少林功夫”有关的商标,他们在招生广告上这样写道:“你要研究禅学吗?要修习少林功夫吗?请到日本来吧,这里就是现代禅学和少林功夫的大本营!”

  正如这则广告所说,很多西方人误认为,不仅“少林功夫”,甚至连“现代禅学”的正宗也不在中国,而在日本,因为日本对“禅”、“少林功夫”包装推广得更早、更好。

  另外,光美国西岸就有三个少林寺,欧洲至少有两个少林寺,而这些少林寺跟嵩山少林寺均毫无关系,这更是使释永信夙夜难寐的事情。

  当然,乐观地看,人家不遗余力地宣传、推广,使少林寺和少林功夫为更多的人所知;负面影响也显而易见,它关系到“文化主权”。

  功夫的原生态

  按照释永信的理解,“少林功夫”不只是一个简单的技术体系。“如果它只是一个技术体系,那么中国武术有几百个门派,都自成体系,很多门派跟少林派也不相上下。”钱大梁说,“少林功夫是在特定的文化空间里的特定的表现形态,即:它是在佛教文化空间里,由僧人来传承的,以禅的境界为最高追求的,这样的一套功夫体系。”

  这其实是包括了禅、武、医在内的一个文化系统。“比如说医,少林的‘医’不独立,‘武’里有‘医’,少林寺的僧人都会医,武功高深的僧人也是医术大师,佛本身就是大医王。”钱大梁说。

  然而,要想申遗成功,就必须确保“少林功夫”的原汁原味,而这首先要求它的生态环境要“原汁原味”。这是令释永信和钱大梁颇感头痛的事情。

 寺院周围越办越火的武校,纷纷以“少林功夫”做招牌,但武校的教学运用了很多与现代商业接轨、与体育竞赛接轨的东西,而将复杂而宝贵、无法用评分来衡量的传统文化部分抛弃了,因为体育竞赛是要求量化、技术化的。释永信反复强调,绝对不能把传统的“少林功夫”同化到武校当中,“少林功夫”肯定要讲“禅”。虽然它也需要新的发展,但应该是在原来的基点和核心脉络上发展,而不是改变它的根基。

  对于武校里最热门的“散打”,登封市体育局武术科科长郑耀峰坦言,“少林功夫是一项文化传承。散打只是一项武术发展到一定时期,根据现代人的思维创造出的一种对抗运动。散打不是过去就有的,1975年才开始形成。”国内武术界并不承认散打是传统的中国功夫,遑论是传统的少林武功。

  但目前的情况是,散打是由中国人发起、命名并制订规则的一项运动,在各种散打王争霸赛和不管是对拳击、泰拳还是空手道的对抗赛中,中国散打选手纷纷取胜,这也极大增强了国内青少年练习散打的热情。散打比套路比赛更有可能成为一种职业运动,职业化造就的庞大市场,无论是武校、教练还是学员都乐观其成。而在国际体坛,散打因为综合了跆拳道、拳击、柔道和摔跤等项目的技巧,难以独立拓展空间。

  散打直接秉承的其实是西方拳击的强者哲学,出拳凶狠、主动攻击、以强凌弱、以快打慢,因此更适合青少年“争强好胜”的心理。而传统功夫深含着“柔胜刚”、追求和谐、感应的哲学内涵。传统武术可以练到七老八十,散打运动员的运动寿命只有短短的十来年,一过30岁就很难再登台。

  被圈起来的少林寺

  少林寺本身的生态空间,也要“原汁原味”才符合申遗的要求。解放前,中国所有的寺院都是不收门票的;现在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的寺院也不收门票,因为寺院是僧人和信众进行宗教活动的场所,僧人讲经、做法事,信徒供香火,这是一个完整的生态。但因为中国的寺院大多建在风景名胜区,“天下名山僧占多”,改革开放后,很多寺院都成了旅游景点,游人喧宾夺主,成了寺院活动的主体。

  “现在少林寺的门票是40块钱,如果他每天来烧香,每天都得掏40块钱。没有信徒、香火,文化的传承是受影响的,僧人给游客表演与自己练功,味道肯定不一样。” 钱大梁说,“现代社会里,如果政策定位得当,信徒会要求寺院文化保持纯正,并不需要政府采取什么特殊措施,在信徒与寺院的互动中,传统文化的继承、保护和创新就自动完成了。”

保持纯正,并不需要政府采取什么特殊措施,在信徒与寺院的互动中,传统文化的继承、保护和创新就自动完成了。”

  他感叹说:“现在我们就缺少这个生态体系,体系是支离破碎的。你是把少林寺当成一个资源一圈,直接变现,变成一个单纯的旅游景点,还是要让它充分发挥它的文化魅力?”对于少林寺来说,如何说服社会和地方政府相信无形的文化传承比维持有形的遗产更为重要,这是一件颇费脑筋的事情。

  前些年有关部门制订少林寺整修规划时,曾提出“里面的僧人全部搬出来,寺院由文物部门来管”,认为这才是对文物最好的保护。钱大梁坚信,少林寺不只是一个文物遗迹,即使仅从发展旅游出发,也只有让游客体验到真正的文化、活的精神,而不是进来绕一圈就走,才能吸引人、留住人。“少林寺不是一个死的文物,而是一个活的文化传承。”

  有关部门的想法由于历史惯性等因素,顾虑颇多:死文物不会犯忌,政治上不会出问题;而活的传承,特别是宗教文化的传承,有可能把握不好分寸……“如果你往这方面猜疑,把握不了正邪之分、把正、邪一锅端掉,那传统文化都不要做了。” 钱大梁反驳,“对于宗教活动,应该先去了解,看它是对社会秩序构成潜在威胁,还是有助于我们建设和谐社会。禅宗提倡身心合一,建立完善的人格、开放的心态,这些都是和谐社会里最基础的东西啊。”

  被拷贝的文化DNA

  跟“少林功夫”一样,仅在河南一省就有很多濒危的传统文化形式,比如朱仙镇的木板年画、灵宝市的道情皮影和傀儡木偶戏、浚县的泥咕咕、淮阳县的泥泥狗等。河南省政府的一名文化官员对记者说:“地方政府对传统文化价值的判断标准是:你能不能带动一方的经济发展?”

  淮阳是神话传说中女娲用泥巴造人的地方,那里家家户户都会做泥泥狗,其中“人祖庙”的造型非常奇异,与部落图腾类似,传承年代和具体造型的意义现已无法考证。专业画家无法画出,但当地老艺人做这些东西很熟练。省文化部门专门组织去香港办展览,非常轰动。

  但当地官员不相信,于是搜罗了一堆泥泥狗带到香港去卖,结果乏人问津。“他找到我说,你不是说很轰动吗?怎么没人买!”这名文化官员说,“现在年轻人彻底不学了,老艺人也死得死、不干的不干,这门手艺差不多就要失传了。”

  与之相比,“少林功夫”还算是幸运的,因为它确确实实带动了一方经济的发展。因此,虽然“少林功夫”的申遗工作一直是少林寺自己在做,但地方政府态度积极,斥资2亿多元对寺院周围环境进行整治,对改善“少林功夫”的生态环境有很大帮助。

  传统文化中的宝贵部分,就像中国人的遗传基因一样珍贵。“我们自己不重视,但是外国人却大量采集我们的文化DNA,经过包装变成自己的东西,去做全球推广。”钱大梁说,“我们正在努力把‘少林功夫’ 这套体系规范化,推广出去让更多的人体验。”

  他告诉记者,一些国外的心理学培训专家、企业管理专家已先应邀来少林寺体会、评估“少林功夫”的价值。目前工作已进入测试阶段,规范化之后,可以开展企业培训等项目。现在流行的西方培训体系,如人格创建工程、领导力培训等,都与禅宗的“身心合一”有相通之处。专家们认为,少林寺的这套东西,非常完整有效,可以解决管理培训领域的许多问题。

  对普通游客而言,“换一种方式来体验文化,比单纯看看寺院、塔林有吸引力得多。”钱大梁说,“今年春节前,郑州市的一批房地产老板来到寺院,品尝素斋、体验僧侣生活之后,他们非常感慨,说以前只知道日本茶道里有类似的东西,少林寺的仪规让他们感受到中国传统文化的内涵。”

(《南风窗》记者 石 破 发自河南登封 2005-04-19)



中国功夫城
Email: eagle62518@yahoo.com.cn
责任编辑:005
回 [ 中国功夫城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和免责声明】【隐私保护】【鼎力支持】【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