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名人文摘|新月文摘|微信版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中国首例报告非典病人终于露面 讲患病经过(图)
严亮摄影 记者 盘和林 通讯员 刘正军 左峥          于 May 22, 2003 at 23:09:25:

得知黄杏初是非典病人,黄文杰医生(左)有些后怕,但见到黄杏初康复,他又非常高兴

  2003年5月22日,黄杏初,勇敢地广州站出来。作为“中国首例非典报告患者”,他一度担心媒体曝光而使自己及家人受到社会的歧视。

  核心提示

  最近有媒体报道说,中国首例报告非典病人黄杏初神秘失踪,但广州军区总医院和之前报道提及的广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也否认“失踪”言论。昨天,黄杏初更勇敢地站出来与媒体见面,并到广州军区总医院复查身体,还捐献了具有抗体的血清,用于科研和病人救治。

  发病症状似感冒 病后走了三个市

  广东省河源市是山区,上世纪60~70年代比较贫穷,黄杏初由于生活困难只读了5年书,十五六岁就开始做矿工,后来大部分时间做厨师,到深圳大约有11年时间。

  去年大约是12月5日或6日的样子,黄杏初感觉不舒服,就像是风寒感冒,于是到附近的诊所看病,医生说问题不大。到8日的时候,他感觉在诊所的治疗效果不好,就到了医院去打针,13日一直不好,就回到河源市,治疗几天,比在深圳时的症状又严重了一些,16日晚上10点多钟被送到河源市人民医院,第二天病情加剧,呼吸困难,被送到广州军区总医院。黄杏初说:整个感觉就是像感冒。

  高烧七天人烦躁 几个医生按不住

  2002年12月17日,广州军区总医院接到黄杏初家属的求助,要求将一名重症病人转到该院呼吸科,下午快要下班的时候,一辆从广东省河源市疾驰而来的救护车上,这名34岁的重症病人被抬到了主任黄文杰和他的同事面前,负责护送的医生无奈地说,他已经发高烧整整7天!

  检查发现,黄杏初高烧39.8OC,明显的呼吸困难,全身发紫,同时,还神志不清,躁动不安,护士无法打针给药,医生无法采取治疗手段,只好叫几位医师来把他按住。但是,由于病人身体强壮有力,四五个医生好不容易把他固定住,打上适量的镇静剂,黄杏初才安静下来,医生们马上采取治疗措施。

  呼吸内科参与救治病人的李医生说,当时什么都不知道,对非典型肺炎病人的传染性一点认识都没有,只是按照重症肺炎病人的措施,采取一定的防御,没有特别的措施,直到出现河源医务人员感染才意识到该病的传染性,那个时候医务人员感染的可能性是很高的,不过到现在为止,广州军区总医院没有一例医务人员感染,这已经是万幸的事情。

  抢救后病人脱险 众医生有些后怕

  上呼吸机!插管!黄文杰当机立断,决定要给黄杏初进行机械呼吸改善病人通气。到第二天,病人神志清醒,呼吸困难有所缓解,情绪逐渐稳定,但面对如此重症的“肺炎”,他们不敢有丝毫的懈怠,继续对症下药,采用抗病毒、抗菌药物进行了系统治疗。

  一个医生加一个护士,夜以继日地监护病人,广州军区总医院最贵重的呼吸机和监护仪器都用到了黄杏初身上,主任黄文杰和该科其他的呼吸专家们一天无数次查看他,严密检测生命体征等病情。

  入院后四五天,黄杏初的情况终于有所好转。第7天,就在黄杏初的体温逐渐变得正常的时候,黄文杰接到了广东省卫生厅的通知,让他立即和地方5名专家赶到河源市人民医院,因为与黄杏初接触过的有11人遭到感染,其中有8名医护人员。

  黄文杰和他的同事多少有些后怕,但医护人员和军人的双重天职让他们一次次义无反顾地踏向“雷场”。为正确诊治“非典”病人,他们冒着风险,为病人查咽喉、听肺部呼吸音的变化,在抢救危重病人时,一次次冒着被气管里喷出的分泌物感染的危险。他一次次叮嘱他的战友:进病房一定要戴口罩、手套,每做完一次检查或治疗都要清洁洗手,病房要随时通风……

  绝招

  上呼吸机加插管 改善通气是关键

  为避免有些重症“非典”病人气管插管后所带来的损伤和继发感染,黄文杰大胆地采用了无创通气法(即面罩通气)、营养支持、静脉注射胸腺肽和免疫球蛋白等措施对症治疗,使许多病人转危为安。其中,首例病人在10天后便拔下呼吸管,脱离了死神的纠缠。23天后,黄杏初康复出院,而参与抢救的他和同事们无一人感染。

  医生在分析黄杏初救治获得成功的原因时说,首先是及时上了呼吸机和插管,改善了病人的通气,也有利于气管里含有病毒的痰液及时排除,这是黄杏初成功救治的关键,这一点在后来救治各例重症非典型肺炎病人中得到了验证,包括我国著名呼吸病专家钟南山院士在内的专家们都一致肯定了上呼吸机、插管的重要性。第二,就是严密地观察病人,从开始到后来知道该例病人在河源市传染了十余例医生和护士,黄文杰等医务人员在病人病情较重的时候几乎时刻不离病人身边。

  据介绍,该例病人出院后没有再传染给别人,身体又恢复了往日的强壮,复查2~3次没有发现该病人有任何后遗症,病人和其家人特别感谢黄文杰等医务人员,多次专程到广州向医务人员致谢。

  问答

  黄杏初确实是非典

  问:黄杏初和家人一直怀疑自己“非典”患者的“身份”,他自己也到广东省疾控中心调查组做了复查,您作为他的主治医师对此有何说法?

  黄文杰(广州军区总医院呼吸科主任、广东省非典型肺炎医疗专家小组副组长):当初他的症状和检查都是符合诊断标准的,今天(指5月22日),黄杏初来医院作了复查,其中他的荧光免疫反应检查显示SARS病毒抗体呈现高滴度,因此确定黄杏初为非典病人是没有疑问的。黄杏初体内病毒抗体呈现高滴度,同时说明现在他具有很强的抵抗力。

  “中国首例”提法欠妥

  问:能够确定黄杏初是中国首例非典病人吗?

  黄文杰:说黄杏初是中国首例非典病人这种提法是不对的,正确的说法应该是:他是全球首例报告的病人。广东省卫生厅的说法也是这样的,在黄杏初发病之前,人们对“非典”没有认识,是否有发病还不好肯定。

  专家组的邓子德教授在病例讨论的时候,提出在黄杏初之前,似乎在佛山市有过类似病例,该名病人也具有传染性,只不过是仅传染了给家人,而且数量少并且都治好了,也没有医务人员感染的病例,因此,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到目前,官方也已经正式认定佛山的那名病人是首例回顾性非典病例,虽然只有几个字的区别,但是就会与实际情况相差很大。河源疾控中心副主任傅爱锋先生也说,黄是中国第一例报告的非典病人,此前可能也有,但那时并未有非典这一说法。

  他不是传染链开端

  问:现在有一种说法是,从黄杏初开始,他再传染给别人,然后再传染到广东传染到全国,传染链是从黄杏初开始的,这种说法成立吗?

  黄文杰:这种说法是不对的,没有科学调查依据,对黄杏初来说是不公平的。从调查的结果来看,黄杏初在深圳没有传染一个人,只是在河源传染了一小部分人(其中包括医务人员),到广州军区总医院之后就没有再传染给别人。国家对7个城市的每个首发病人,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他们之间没有什么联系。

  钟南山院士在电视上特别提出,感染非典的中国内地病人有96%并无明确的接触史。也就是说在国内感染非典的病人,不像其他国家和地区,如新加坡、香港地区那样可以找到传染链,而中国大多数的病人是莫名其妙地得这个病的。患者与患者之间并没有经过密切接触。

  他没有杀野生动物

  问:现在有一种说法是,你感染非典与你的职业有关,也就是说他们认为你与宰杀野生动物有关,你是怎样看待这个问题的?

  黄杏初:医学上的东西我说不清楚,但是我可以说,我在酒楼只是厨师,接触的是锅碗,宰杀鸡鸭等都是小厨工做的事情,我没有做这些工作,而做这些工作的同事并没有发生非典。

  黄文杰:非典病原体是否来源动物,目前全世界的医学专家都没有一个定论,还待进一步研究。

  请社会接纳康复者

  问:你现在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黄杏初:我现在是一个正常人,最大的愿望是尽快工作,好养家糊口。我回酒店上班几天,酒点的业务就从几万元掉到2000~3000元,我自己都不好意思了,所以之后我没有去找工作。老板很讲义气,最近在一个地方开了个新酒店,让我去上班,但是我怕害了他,所以一直不敢去。但是,我还是很想尽快恢复工作,我最拿手的是炒客家菜。我真的希望社会不要歧视我以及像我一样的康复者,我们是正常人。这也是我今天勇敢站出来与媒体见面的原因之一。

  黄文杰:康复者没有传染性,呼吁社会理解他们,广东省共有1000多个康复者,如果都像黄杏初(暂时不工作)那样,就会给社会带来不稳定因素,作为救治他们的医生来说,我很难过。

  没有欠医院一分钱

  问:在网上,有关传说黄杏初神秘失踪的原因是他欠下医院高额医药费用,并且医疗费多达10多万,是这样的吗?

  杨哲(广州军区总医院副院长):我可以代表医院负责任地说,黄杏初的总医疗费大约在5万多元,他没有欠下医院一分钱医疗费,传说的消息没有经过我们医院证实。

  黄杏初:我没有欠医院钱,一分钱也没有欠,我在广州军区总医院的医药费5万多元,酒楼的老板出了3万,其余的由自己及家人出。




回 [ 名人健康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和免责声明】【隐私保护】【鼎力支持】【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