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名人文摘|新月文摘|微信版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名人健康]

超级细菌不是传染病 两种抗生素仍有效

世界名人网综合报道          录入于 September 13, 2010 at 03:14:38: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8月18日,一场有关“超级细菌”的研讨会在卫生部举行。一名与会专家表示,“超级细菌”是一种感染,并不是传染病,公众无需恐慌。我国内地目前也未发现“超级细菌”感染病例。当日的研讨会由官员和20多名专家参加,对“超级细菌”已基本达成一致意见,经过简单修改后,将正式上报卫生部。

“超级细菌”不是传染病

医学权威杂志《柳叶刀》8月11日刊登的一篇论文称,研究者已经发现一种“超级细菌”,它几乎可以抵御所有抗生素。目前,这种“超级细菌”已经从南亚传入英国,并很可能向全球蔓延。

在经历了非典和甲流后,多地报道称公众开始担心,是否又出现了一种暂时无药可治的传染病?

对此,参加了研讨会的北京大学医学部传染病系主任徐小元说,“‘超级细菌’和甲流、非典不一样,不是传染病而是感染。”徐小元说,感染和传染病是完全不一样的概念。比如机体抵抗力下降的时候可能会被感染,但并不会在常人间传染,大家不必恐慌。

徐小元还担任卫生部甲流临床专家组副组长,非典、人禽流感临床专家工作组成员。他表示,目前,中国内地并未发现“超级细菌”感染病例。对于内地何时会出现“超级细菌”,他并未正面回答,只是强调“超级细菌”并非传染病,而是一种感染,公众无需恐慌。

“超级细菌”并非无药可医

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说,在我国,香港曾有人感染“超级细菌”,但已治愈。香港卫生署近日宣布,英美等国近期相继发现的新型“超级细菌”NDM-1,早于去年10月已经被发现存在于香港一名男病人的尿液样本中。据媒体报道,香港病例早已治愈出院。瑞典的两例感染者经过综合治疗,也已经治愈出院,感染“超级细菌”并非无药可医。

徐小元还认为,“超级细菌”这一名字并不准确,而且容易被人误解,称为“多重耐药菌”或者“多重肠杆菌属的耐药菌”更为准确。

对于“超级细菌”的产生,与会专家普遍认为是抗生素的滥用。在今后的工作中,应该加强对抗生素的管理。“抗生素的滥用,医生有责任,但是,有的时候也是病人自己愿意使用抗生素。”他提醒公众,抗生素药应该规范使用,而不能滥用。

两种抗生素仍有效

“不少媒体报道有误!”广东省疾控中心流行病研究所所长何剑峰日前表示,根据《柳叶刀》论文报道,这次发现的其实不是一种新的细菌,而是一种新的耐药基因,实际上是一种酶,出现在大肠杆菌和肺炎克雷伯菌这两种细菌中。这种基因复制能力较强,可通过复制整合,使最终整合而成的多种细菌具有耐药性。

“目前也不是无药可用!”何剑峰说,根据《柳叶刀》论文报道,这种耐药基因对多种抗生素具有抗药性,但目前替加环素和黏菌素这两种抗生素仍对其有效。另外,被称为“超级抗生素”的万古霉素应该也可应对。

这种耐药基因到底危害多大,会不会像SARS、甲型H1N1流感一样来势凶猛?何剑峰认为,其实细菌耐药性是一个老话题,并不是第一次出现,像几年前出现过的多重耐药性金黄色葡萄球菌,也没有引起全球危害。另外,这种基因只是可使若干种细菌增强耐药性,也就是增加治疗的难度,但不是出现一种新的致命细菌,更不是出现像SARS、甲型H1N1流感这样直接攻击人类的新型病毒。

专家建议

“要严格管理抗生素使用”

《柳叶刀》中有关“超级细菌”的文章称,这种细菌其实是一种被称为“新德里金属-β-内酰胺酶1”的基因,简称为NDM-1。这种基因与细菌结合,能使绝大多数抗生素失去效力。而且多国报告了病例,并且有病例死亡。

中国内地虽然还未发现“超级细菌”病例,但是中国疾控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研究员刘起勇认为,在对抗生素的使用进行严格管理的同时,我国还应对某些细菌建立起持续性的监测。

刘起勇认为,“超级细菌”具有“多重抗性和高抗性”。而这意味着,很多抗生素对“超级细菌”发挥不了作用。“出现多抗和高抗的问题,就是因为滥用抗生素造成的。”他认为,我国应及时采取综合性的策略。

一是政府应进行导向性的措施,比如要求医生开处方时,没有必要用抗生素就不要用,如果必须要用,就必须提出临床的指标,在用的过程中,尽量留有余地。

另外,药品销售要严格把关。药店卖抗生素必须看处方。

同时,刘起勇提醒要重视兽药的使用,比如牲畜得病也在使用抗生素,也应该按规使用。“好多细菌是人畜共患的,比如结核病。好多动物也可以感染结核和携带病菌。”

最后,刘起勇说,加强监测,统一规划指导,是非常重要的措施。我国虽然已经建立起了细菌监测,但是从总体来讲,还不是很系统全面,持续性也不是太好。

他认为,建立对抗生素和细菌耐药性的监测网络,有助于科学的有意识的对其耐药性进行追踪。“如果有细菌发生了耐药性,我们能不能有意识地对某种抗生素先暂停使用?这样过一段时间,细菌对这种抗生素的敏感性就会恢复。”刘起勇说。

■ 新闻背景

“超级细菌”近来引发全球关注,英国因其科研人员主导相关研究和国内病例数量较多而成为这一事件的焦点。英国加的夫大学的马克托尔曼博士指出,“超级细菌”的超强抗药性来源于一个强悍基因,抗药性超强。

英国加的夫大学教授蒂姆沃尔什领导的小组于2009年最早发表了关于能抵抗几乎所有抗生素的“超级细菌”的论文。而近来引发关注的,是他们8月11日刚刚发表在英国著名医学期刊《柳叶刀传染病》上介绍这些细菌跨国传播现状的论文。

加的夫大学的马克托尔曼博士参与了上述两篇论文,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这些细菌的超强抗药性来源于一个名为NDM-1的强悍基因。只要细菌体内拥有这个基因并通过它指导合成相应的酶,就可以对除替加环素和多黏菌素之外的所有抗生素都产生抗药性,其中有些“超级细菌”甚至对现在所有抗生素都有抗药性。更可怕的是,NDM-1基因并不只存在于细菌的染色体上,还可以存在于一种名叫质粒的独立于染色体外的遗传物质中。质粒具有在不同细菌细胞间转移的能力,因此这个基因现在散布在多种细菌中。这也意味着“NDM-1细菌”不是一种细菌,而是许多种拥有NDM-1基因的细菌的统称。

托尔曼说:“这是我见过的移动性最强的基因之一,它会使多种不同疾病都难以治疗。”

■ 难治易防

谈到对“超级细菌”的防控,托尔曼说:“这些细菌虽然抗药性超强,但它们的致病性却并不一定强。”虽抗药性超强,但致病性却并不一定强。对个人而言,多洗手,注意饮食卫生是目前简单有效的预防方法。但要从根本上对付“超级细菌”,重要的还是避免滥用抗生素。

托尔曼以大肠杆菌和肺炎克雷伯氏菌为例介绍说,我们所有人的体内都有大肠杆菌,还有约40%的人携带肺炎克雷伯氏菌。对一个健康人来说这并不会产生什么问题,即使这些大肠杆菌和肺炎克雷伯氏菌是携带了NDM-1基因的“超级细菌”。但如果这个人因手术发生血液或尿路感染,那么这些通常很容易用抗生素治好的病症就变得棘手了。 由于“超级细菌”难以治疗,对付它最好办法是防御。对个人而言,托尔曼的建议很简单:多洗手,注意饮食卫生,因为“超级细菌”仍然还是走“病从口入”的老路。

这位专家表示,对付“超级细菌”的治本之策还是减少对抗生素的滥用。自上世纪40年代以青霉素为代表的第一批抗生素诞生以来,人们日益依赖这种对付细菌的“神奇武器”。细菌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中不断发生变化,逐步获得各种抗药性。

相关阅读

印度抗议:凭啥叫“新德里”

针对国内外媒体报道近日在印度等南亚国家出现一种新型“超级细菌”NDM-1(新德里金属β内酰胺酶-1),有不少英美游客前往这些南亚国家接受价格低廉的整形手术,使其蔓延到英国、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荷兰等国家,全球已有170人被感染,其中英国至少造成5人死亡的消息。印度卫生部发表声明,对英国杂志刊登报告将超级细菌源头指向印度表示不满,并强烈抗议英国卫生部的相关警告及把使细菌获得超级抗药性的基因命为“新德里金属蛋白酶—1”(简称NDM-1)的做法。

印度卫生部声明称,把超级细菌和“印度医院外科手术的安全联系在一起,还用彼此不相关的例子证明这一点……从而说明印度不是一个安全的地方,是错误的。”印度政府还抗议用“新德里金属蛋白酶—1”命名超级抗药基因。印度著名心脏病专家特里罕认为,将“超级细菌”命名为“新德里”,是将这样一个可怕的致病源头直接指向印度,将对印度“医疗旅游”产生严重负面影响。有印度专家称,有关报道“建议”英国患者应慎重考虑前往南亚地区医院,这可能是跨国制药机构的“恶毒宣传”,意在打击印度正在兴起的医疗旅游业。据悉,印度外科手术费用远比欧美便宜。

超级病菌怎样炼成?

1920年 医院感染的主要病原菌是链球菌。

1960年 产生了耐甲氧西林的金黄色葡萄球菌(MRSA),MRSA取代链球菌成为医院感染的主要菌种。耐青霉素的肺炎链球菌同时出现。

1990年 耐万古霉素的肠球菌、耐链霉素的“食肉链球菌”被发现。

2000年 出现绿脓杆菌,对氨苄西林、阿莫西林、西力欣等8种抗生素的耐药性达100%;肺炎克雷伯氏菌,对西力欣、复达欣等16种高档抗生素的耐药性高达52%-100%。

2010年 研究者发现携有一个特殊基因的数种细菌具有超级抗药性,可使细菌获得超级抗药性的基因名为NDM-1。

细菌耐药性是个老话题

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日前接受央视采访时称,这次的“超级细菌”其实是一种酶,2008年以后已经被发现了,比甲流病毒的发现还要早一年。它的耐药性虽强,但是致病力并不强,死亡病例不多。

广东省疾控中心流行病研究所所长何剑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细菌耐药性是一个老话题,并不是第一次出现,像几年前出现过的多重耐药性金黄色葡萄球菌,也没有引起全球危害。他认为,这种基因只是增加了治疗难度,但不会出现像非典、甲型H1N1流感这样直接攻击人类的新型病毒。

据统计,我国每年有8万人直接或者间接死于滥用抗生素。



名人健康
Email: 名人健康
责任编辑:005
回 [ 名人健康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