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技术白皮书 | 回到前页 | 微信版| 关闭窗口       Back «    ×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本地首页 大都会 品位生活 名人录 名人社区 百强企业 名人专栏
您的位置:世界名人网 > 休斯敦资讯 【诚聘主持人】加盟成功队伍 English
 

【广告赞助】

社区资讯
本地新闻历史溯源
自然地理名俗风情
风景名胜社会经济
天气气象本地地图
名人生活
吃喝在休斯敦
娱乐在休斯敦
居住在休斯敦
购物在休斯敦
旅游在休斯敦
求学在休斯敦
休闲在休斯敦
时尚在休斯敦
名人录
本城精英求职招聘
交友天地校友名录
寻人寻亲网上鹊桥
名人社区
政府机关公共设施
华人团体艺文天地
社区论坛聊天室
分类工商
广告信息网上企业
商贸查询中文黄页
名人专栏
法律专栏健康专栏
教育专栏饮食专栏
宗教专栏投资专栏
房地产专栏

[休斯敦社区资讯]

编者按:
本文作者譚秋晴女士 Alice Chen介绍

编者按: 譚秋晴奉獻僑社二十餘年不遺餘力。她是新澤西州立大學的企管碩士(MBA),美國公認註冊會計師。她並有相當長期間在房地產、銀行、保險界的資历。如今她更是大都會投資理財公司的分行經理及財務規劃師,有相當好的業績。

譚秋晴熱情、真誠,忠厚善良,工作能力強,服務態度認真。除了在工作上努力精進外,她也花了相當多的時間在社區的奉獻上,平常你有任何事情有求於她,只要她能力所及,絕對有求必應,絕不推諉,應付。譚秋晴無论在大型晚會、餐會、演講會,她總是最光鮮亮丽的一位,聚集最多閃光燈的焦點。她的口才,她流利的英語,她詼諧又平易近人的主持風格,無论大小會議,她總是最出色,予人留下最深印象的一位。

譚秋晴是亞洲商會(Asian Chamber of Commerce)董事會主席(Chairman of the Board),國會議員格林(AL Green)亞裔社區助理,休士頓公共電視台(PBS)董事,美南華語電台「譚秋晴時間」節目策劃及主持人。她曾獲僑委會海外優秀青年獎章,曾擔任联合公益基?亞裔社區募款會副主席,美南國建會會員,並曾?與國建會晚宴的策劃和主持人,休士頓台灣商會會員……她奉獻了相當多的心血和心力在社團的發展上。她也利用業餘時間,不放過每一個可增益她學力、能力的課程。她曾擔任美國會計師協會講師,美國百萬圓桌協會(MDRT)會員,德州婦女领袖培訓?班會員(一九九八),休士頓社區领袖培訓班會員(二○○二),休士頓華裔會計師協會會員,大都會投資理財公司演講協會……等等,她都曾鑽研其中,並從中獲得甚多的幫助。「終身義工」是她希望實現的偉大願望。

譚秋晴曾是美南電台周六的節目主持人之一,她花下極大的心力,盡心將她的「譚秋晴時間」節目做的盡善盡美。她有最敏銳的新聞嗅覺,能夠及時把握住「現場專訪」的最佳時機,不论休士頓来了什麼台灣的政要,或是發生颶風、救災,她總有辦法跑到第一線,抓住最即時,迅速的新聞,立即在電台播出。因此,「譚秋晴時間」經常是美南電台收聽率最高,Call In 電話線全滿的節目。她這種專注、敬業,凡事力求盡善盡美的「企圖心」也表現在她人生的每一階段。 谭秋晴去年底发现罹患可致命的罕见疾病「淀粉变样」,医治过程当中又发现患有另一种癌症,但是却奇迹式的恢复健康,在一年之后重新返回她活跃了二十年的华人小区。谭秋晴死里回生,决定把抢回来的生命贡献给其它面临病苦的人。她计划集结义工力量,建立相关癌症联络网站,提供医疗信息给所有求助无门的病人,协助他们尽最大可能跟病魔对抗。这个网站将从中英文双语开始,谭秋晴把她自己与癌症奋斗的经历写下来,呼吁全美国的华人支持这项努力。世界名人网编辑部呼吁全体华人都来支持这样一位值得华人骄傲的杰出义工,世界名人网也将会全力支持谭秋琴女士,大家一起来创造我们社区的美好明天。支持谭秋琴,请联系 电子邮件: Achen@metlife.com 电话 (713) 498-2879。

谭秋晴:奇迹重生

作者:谭秋晴      世界名人网特别报道          录入于 January 15, 2008 at 10:54:42:

  癌症可以是一个唤醒我的警铃,一个让我亲身体验面临「生与死」的经验。我如何藉由这个经验对自己和他人与这个世界有一点帮助呢?很希望借着这篇文章能分享一个讯息,那就是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拜访地球的客人,让我们在这段「旅程」中能互相帮助、互相关爱,以及互相照顾。

  我的前半生,一切似乎都按照计划发生。在传统家庭影响之下,把书读好,出国留学,拿硕士,嫁博士,找一个好工作,养育一对优秀子女。在德州休斯敦认识「谭姊姊」的人还不少,主要是因为我制作主持了6年的周末时段中文广播节目-「谭秋晴时间」。我喜欢播音工作,但从未受过正式广播训练,我是个成功的财务企划师,另外也担任包括亚洲各族裔成员的休斯敦亚裔商会主席,并且是联邦众议员Al Green的华裔小区代表,休斯敦公共电视台(PBS)董事会中唯一的华裔董事,我的家庭事业都很如意,生活中有许多工作要完成,每晚一定要把明天工作表列好,然后第二天就「冲锋陷阵」完成工作表。在休斯敦住了27年,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精力旺盛、活力十足,私下问我吃什么「补品」。我不抽烟、也不喝酒,一向是个「健康宝宝」,很少生病,就算偶尔得了感冒,只要好好喝碗热鸡汤,睡个好觉,第二天又是「一条龙」。

  但这一切,在去年底突然做了180度大翻转。

  去年10月底前,我觉得身体很累,体重降低,在一次的例行检查中发现尿蛋白太高,家庭医师找不出原因,转诊到肾脏科专家,于是开始作一连串的检查,抽血、磁共振检查、计算机扫描、肾穿刺,长达3个月的密集医疗检验。我最怕打针,但想要查出病因,再痛也只有忍着。不知抽了多少次血,手臂上青紫一片,心理又慌又急,感觉是「前途茫茫」。最后,医生要我到癌症中心做骨髓穿刺。听到这个可怕的名词,我当时难受极了,真恨不得拔脚就跑,但是既然已经生病,又怎么逃得了呢? 只好抱着我一贯的乐观态度,期待着医生帮我解决问题。

  骨髓穿刺做完一个星期之后我去看医生,他面色沉重的说,所有检查结果证实,我得的是一种罕见的「淀粉变样」(Amyloidosis),他没有任何处方来治我的病,也不知道在休斯敦有任何医生有这方面的治疗经验。医生说,「我很替你难过,希望我能告诉你你得的是癌症,因为这种病比一般癌症更糟。」这句话让我一下子由云端跌到很深的谷底,不敢置信。怎么可能发生这种事? 连医生都帮不了我,得过这个病的其它人呢? 有没有别人可问? 他的无言给了我答案,这无疑是当场宣判死刑。

  当时正是春节前后,侨社最忙碌的时刻,我有很多「任务」在身。我不知如何是好,只想到多年来在华人圈建立了这么多友情,多么不舍,但是大过年的,如何跟人说我得了重病? 所以我拖着疲弱的身体,照常参加活动。我先生开车载着我到处跑,扶着我出席。周围一片热闹,只有他清楚,我是执意要多看大家一眼,心里默默的和老友们告别。

  我的女儿、女婿在北卡做实习医生,他们其实早就知道我的病情严重,但一直不敢告诉我,怕我承受不住这个打击。私底下则心急如焚,积极为我连络医疗会诊。他们透过医学院的联络,知道明尼苏达州世界知名的Mayo Clinic有一个 Amyloidosis Center,专门研究此病。 后来我才了解,全世界治疗「淀粉变样」最权威的医疗机构,只有美国的Mayo Clinic和英国的National Amyloidosis Center。

我如何战胜罕见的致命疾病

「淀粉变样」这个病,简单解释就是一种蛋白褶曲变样的骨髓疾病。人体正常的骨髓会为生产正常的红白血球和血浆细胞,在人体内担任对抗疾病的重要脚色,血浆细胞完成任务后,会溶入血液由肾脏尿液排出。但是「淀粉变样」的血浆细胞则无法变成可溶性,蛋白质因而不断积存,在人体各器官内造成功能衰竭。「淀粉变样」和骨髓癌、淋巴癌有很多相关类似的地方,在每个病人身上,此病可能以不同型态呈现,引发的病征则互不相同,很多时候医学界甚至不清楚「淀粉变样」和癌症之间的因果关系究竟为何。因此诊断和治疗都相当困难。「淀粉变样」可能袭击单一或多种器官,设想蛋白质若像泥巴一样沉积在心脏中,心脏就会慢慢失去功能,同理也可能发生在肾脏,肝脏,胰脏和其它器官。很多人听过阿兹海墨症(俗称老人痴呆症),其实也就是脑细胞的变样,长久洗肾的病人也可能引发肾脏的淀粉变样。在本世纪之前,人们对这个病的了解甚少,在美国,医学上纪录发病率只有百万分之八,很多家庭医师因为不清楚这个病,常常因此误诊拖延,遑论紧急治疗。

因为我家在休斯敦,Mayo Clinic在了解病情之后,替我联络休斯敦著名的安德生癌症中心(M.D Anderson Cancer Center)肿瘤专家,也就是我的主治医生王鲁华医师(Mr. Luhua Wang),在休斯敦由他来负责我的疗程,王医生很年轻看起来很严肃,他很仔细的用中文解释,图解这个病的流程。因为换了医疗小组,原来做过的检验又要再做一次。今年2月份,女儿陪我飞到冰天雪地的Mayo Clinic,整整一个星期每天从早到晚紧凑的看不同科的医师,重复一再的说明症状,做全套检验,抽骨髓穿刺,X-Ray, MRI, CT SCAN…那时候我的心情与明尼苏达州的冬天一般冰冻寒冷,几乎麻木的像个机器人一样,随人摆布。我的身体很弱,医生决定我承受不住骨髓移植的冲击,如此只剩下一个方法,试试化学治疗会不会有用。如果没有学医的女儿在身边,我想这个沟通会困难万倍。但是因为女儿的支持,让我心里踏实很多。

当我们飞回休斯敦时,已经是三月了,休斯敦正是春光明媚,王医师开始替我作第一次的化学治疗。我看到家里后院的杜鹃花,收到认识或不认识的众多人群的问候,顿时感觉生命如此美好,不能轻易放弃。我有信心与病魔做生死一搏。

我生病停止工作后,消息很快就在小区传开,有少数朋友知道我生了重病,怕被「传染」就渐渐疏远了,但更多朋友刚好相反变得更关怀,友情因为生病反而更亲密了,有人登门拜访,打电话、写慰问卡,传真,Email,送花、送药、送补品,到医院来看望,送玩具熊,在我家后院种我最爱的九层葛、送录像带、送书,来我家读圣经,帮我做长生学辅助治疗,甚至写诗赞美…,凡是能想象到的帮我打气的方法,都有人做。我感觉到大量的温暖,感谢之余,不禁自问,是不是人们怕我快死了,所以急着要来爱我?

什么是化疗?就是用强烈的化学药物透过点滴注入身体里,来「毒死」坏的细胞。因为药物如同毒物,好的细胞也同时大受伤害,并且带来很多副作用。每个病人对药物的反应都不一样,但是大部分病人都会在化疗期间发生掉头发、恶心、呕吐、失去食欲、腹泻、发烧、缺水等副作用。化疗最辛苦的部分,除了对未来的担忧之外,就是免疫力低,因为怕感染,不能见客人或到公众场所,无法去餐厅吃饭。再加上情绪低落,体力很差,往往好朋友打电话来安慰,在电话中哭成一团,哭到后来我竟然无法呼吸,差点休克送急诊,而且每次讲完话全身疲乏,筋疲力竭,先生看的很心疼,坚持不让我接电话,所有访客也被挡在门外,所有的来信及安慰卡每天都接到20-30封,我根本没有体力回复。虽然我不能见客,有人仍旧把补品留在门外,作为病人的我,对于大家的支持,真是感激涕零,每个人的关心和帮助,都让我勇气和信心大增。

我的先生是「呆大」(台湾大学)电机系的高材生,到美国拿到普林斯顿计算机博士,在婚前恋爱时,表现优良,没想到婚后就把计算机当「大」老婆,我是他的「小」老婆,排在儿女的后面,他把追求我当成一门功课,拿了「A」,就转移目标,让我不时抱怨他不够体贴。没想到我这次生病,他竟然非常紧张,陪我上医院,住院期间守在身边,每晚一定拉着我的手睡觉,深怕我悄悄的「溜走」。我在医院治疗期间手上插满了管子,像布娃娃一样虚弱,看得他很心疼难过。听别人告诉他耳垂长的人命活的长,他就常常来拉我的耳朵,希望我会长命百岁!我有时调侃他,我走了,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再娶个年轻貌美的新太太,老夫少妻让人羡慕,这是天下所有中年男子最盼望的事-中年丧妻,他却一本正经的纠正我,结婚都快30年,他早已习惯我这「还算可爱」的老婆,以后的日子没有我还真难过,绝对不可以先走,要我陪他一起慢慢变老,这句话可能是他这一辈子第一次讲的最罗曼蒂克的话,让我听的好窝心!

一双儿女从小跟在我身边参加各种小区活动,养成做义工的习惯。他们在学校表现优异,两个孩子都在学校都担任学生会主席,比我还忙。我生病之后,女儿女婿二人由北卡转回休斯敦继续作实习医生,就近注意我的病情。为了提振我的士气,小两口改变计划,今年八月底生了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外孙女给我,取名叫宓恩美。这个小天使的到来,让我更加坚强面对一切,在我生命中带来最大的喜乐。还在念眼科的儿子,虽然功课繁重,但是在我生病期间每晚下课就来看妈妈,还和先生轮流在医院照顾我,一早又去上课,辛苦了很长一段日子,今年八月他通过医生执照考试,让我放心不少。

我的主治医师王鲁华,来自山东医学院,是一个认真负责的好医生,每次门诊都非常耐心仔细的解释化疗的作用及结果,要换不同的药也是小心谨慎,他自己经常出国演讲或参加国际会议,把我的化疗都安排在他回到休斯敦再作,他才放心。他知道我对强烈化疗有些承受不住,所以特别悉心照顾,有一次住院医师要我出院,他有点不赞同。我出院回家,当晚又再度发高烧送急诊,这位住院医师对王医师了解病情,医术高明,从此对他心服口服,以后再也不敢让病人提前出院,以免加重病情。

就这样,在亲人朋友和医师的悉心照顾之下,我度过了整整五个月艰困的化疗期间。今年7月初王医师笑容满面给我一个检验报告。他开心的像一个孩子样的说,检验结果出现奇迹式的转变,所有指数急速下降,回到正常范围,显示化疗已经有效的止住了淀粉变样。他的那张计算机图标现在还钉在我的书桌前,我每天都看得到这个图表,时刻提醒我生命的不可思议。

有人说,癌症就好像一个上了锁的门,只要找到了对的钥匙,门就打开了。我认为许多癌症病患只要找对了好的医疗团队,「对症下药」就可以起死回生,让癌症完全消失,成为复原者 (Cancer Survivor)。

但我的故事没有真正完结

我一向喜爱溜冰,孝顺的儿子为了庆祝妈妈的「重生」,特别陪我到家附近的溜冰场暖身,好像又回到从前母子在一起的欢乐时光。没想到一群青少年从后面冲撞我们,还来不及闪开就被撞倒。不知是化疗影响,还是我这一年没有运动,这一摔跤很惨,大腿骨有裂缝,马上送急诊室开刀,又让我在床上多躺了一个月。当王医生打电话来询问病情,我实在很不好意思告诉他这个「意外事件」,我完全误会他说的所谓回到「正常生活」并不包括溜冰。

淀粉变样病人有时会出现甲状腺的问题,医师其实早先就加强注意我的甲状腺。八月份再回到医院复诊时,内科大夫高树伟医师发现我的甲状腺有一个小瘤,比几个月前又长大了一些,为了安全起见他安排针孔穿刺,我一直认为这只是例行检查,没想到竟然证实是甲状腺癌,主治医师王大夫紧急安排安德生癌症中心甲状腺最有名的Dr. Sherman及 Dr. Evans 马上开刀,把甲状腺整个拿掉,接着再做放射治疗,从头到脚全身扫描,证实一切正常才放我出院。只是这一辈子都要吃甲状腺的药,而且每一年都要回来复诊。甲状腺在癌症里算是最容易治疗的一种,但是手术切除还是花了四个小时,接下来的一个月只能食用无盐饮食,然后放射治疗,都对身体再做了一次冲击。

幸与不幸都看自己怎么想,要不是在安德生癌症中心做治疗,而这些专业医师对癌症特别「敏感」,及早发现马上做治疗,我可能又栽在另一个病魔的手上了。其实癌症最可怕的是自己根本没有任何征兆,等到发现一些症状再去求诊,癌细胞可能已经扩散到身体的其它器官,治疗就会比较辛苦和困难,这次自己亲身经验他们「迅速确实」的马上进行治疗,真正体会安德生癌症中心全美排名第一,绝对名不虚传。他们医生之间的互相配合及协调,与有效率的连手合作,让病患得到最好的治疗,他们的宗旨是让癌症成为一个历史(Make Cancer be a history!)。

每个人都可以帮助别人

我的专业是财务计划师,专门作退休计划,去年我为一位客户作遗产计划时他投保一个巨额的人寿保险,没想到过了几个月就过世,他临终时对家人说,他非常感谢我,他可以走的心安,这位客户已经70多岁,我当时还很难过他走的太早,但我才50多岁,怎么样都没预料到会这么快轮到我,但这次生病的过程,却让我深深体会到什么是面对死亡。死亡是一个大家都不愿意见到发生的事,但是它却是我们共同的终点,不论年龄大小,男女老少,没有人逃得过,这是你我每一个人注定的人生过程。

在我与病魔对抗的一年里,休斯敦华人小区走了两位名人。一位是活跃的名画家王绮,她自己当时也得到胰脏癌,手术做完,找不到我的地址,就在报纸上写一封公开信「秋晴别哭」,希望我能看到报纸,为我加油,我也马上回了一封信「岁月无痕我们一起走过」寄给她,我曾撑着虚弱的体力亲自去看望她,她还鼓励我要多写文章,告诉我她很喜欢收的广播节目「谭秋晴时间」,叫我继续努力,我当时泪眼相望无言以对。

另一位是前台商会会长吴文馨,他自己在三年前得癌症,把他的抗癌经验倾囊相授,还请我及先生到他家吃饭,教我怎么做营养餐,如何面对化疗的副作用,一直为我加油打气。化疗期间我体力不支,无法接听电话,他就在我的留言箱说了许多注意事项及鼓励我坚强面对。在今年6月间他因癌症复发又入院治疗,我和先生去医院看他,他当时很高兴告诉我再作三次放射治疗就出院,临走前还握着我的手说「秋晴,你一定会复原,我们一起努力。」没想到过了2个礼拜后,他就走了,他逝世的同一天我正好因意外腿摔伤在医院动大手术。不可思议的是正在麻醉药中的我,迷糊中听到他的声音「秋晴加油」,手术完住院一个礼拜,先生不敢告知他过世的消息,直到我出院当天回家翻看报纸,竟然看到他的讣闻,我当时痛哭失声,不敢相信这个事实。吴文馨可以说是我的「亲密战友」,怎么这样就走,我这场仗如何打下去?我的情绪太激动,加上手术的伤痛,家人不准我参加他的葬礼,我无助的躺在病床上哭了一天。

在医院当中,见到太多同病相怜的人,让我对人生无常感慨更深。许多年纪小的病童,带着口罩托着氧气筒,那才真叫我心疼难过,我还记得有一次我因化疗发高烧入急诊室,因为病房已满,就把我转到儿童病房,邻房都是小病童,有位八岁病童长得像小天使,活泼可爱,十分讨人喜欢。我们在走道上「聊天」,她告诉我将来的梦想是念哈佛大学,然后找一个白马王子,谈一场轰轰烈烈刻骨铭心的恋爱,结婚后她打算要生四个孩子,没想到我出院的前一天要找她告别,护士就告诉我那个小女孩已经过世了,这个孩子对人生充满了美丽的期待,但她却没有机会继续这美好人生,我伤心的哭了起来。

在我第一次做化疗时,坐在候诊室等护士叫我的名子,心里很紧张害怕,不知道化疗后的反应是什么,担心护士又要在我手臂上找不到血管(我的血管特别细小每次打针都很费劲),全身发冷,这个时候有位老先生(他是医院的义工),拿了一条毛毯,帮我全身裹住,握着我的手慈爱的对我说「孩子,不要怕,这一切都会过去的」,我顿时感动的热泪盈眶。后来等到我做甲状腺治疗时,看到别的病人在医院伤心哭泣,我也会跑去安慰他们,从帮助他人当中,我得到力量,忘记自己的痛苦。

今年九月初参加了安德森癌症中心每年一度癌友关怀大会(Power of Hope) 600多位与会者来自全美各地,三天的大会中都是癌症复原者分享自己抗癌的经验,互相关心,彼此鼓励。还有许多医师在会中讲解治愈后的保健,有一位演讲人上台演讲时,竟然说我们都是「幸运的人」,因为每一个人终有一天都要面对死亡,这是人生必经之路,无一幸免。但大多数得到癌症的人都不会「马上」就走,比起许多在意外事件丧生,而无法向心爱的家人朋友说再见或安排身后的所有事宜,要「幸运」的多,而且得到癌症的病患通常都会定期回医院复诊,定期检查,注意养生及饮食,可能比一些已经有癌细胞在体内而不自知的「健康人」活的更好。「活的更健康,活的有希望,死得有准备」应该是每一个人的期许及诉求。当晚许多复原者当场分享自己的感受,鼓励自己也鼓励别人,叫人热泪盈眶。

最后主席宣布请复原5年,10年,20年的人站起来,接受大家鼓掌。最后一位是存活50年的病人,有一位老太太她20多岁就罹癌,现在仍然神采飞扬,全场都站起来为她鼓掌,她只说了一句话「我们大家明年见!」

自己对未来作终身义工的期许

2007年即将结束,过去一年来这段心路历程,让我怀着感恩的心情学习到人生的另一门功课,我对生命和死亡的认知,在瞬间产生蜕变。从「为什么会是我得病?」,转变成「为什么上天让我活下来?」

我这场病之所以能化险为夷,创造了让我重生的奇迹,主要是靠着我的女儿女婿帮忙连络,找到优秀的医生,及时做出正确的诊断与治疗。我想到许多病患平日不了解医疗常识,再加上语言沟通有困难,如何能连络到最好的医疗团队?尤其癌症是一种与「时间赛跑」的病,一旦漫延到其它器官就相当麻烦,存活率也降低,因此绝对拖不得。但是如何找到一个最好的医疗团队会诊你的病情,再让你回到你居住的地方就近治疗呢?

我左思右想,觉得唯一的方法就是成立癌症连络网站,经由网站以各种语言提供所有癌症医疗的信息及连络方式,将来还可以设立有24小时医护人员专门响应的热线,协助安排连络各地的医疗资源。如果你在北京生病,可到美国作会诊,再回去北京作化疗,或者你在美国会诊后,要到北京或台北自己有医疗保险的地方作化疗。

我的构想是从小做起,先针对我熟悉的这类癌症(骨髓癌,淀粉变样,淋巴癌)成立基金会,在全美各地寻找医生群志愿作义工,提供医学信息,或免费义诊。希望有一天在美国纽约,旧金山,洛杉矶,休斯敦甚至中国北京,上海,深圳,台湾的台北高雄各地都有义工医疗团队,只要上网就可以连络到义工,及时获得医疗帮助。目前,基金会已经由美国律师义务办理Non-Profit 501 (C)登记成立,名称是“International Amyloidosis / Myeloma / Lymphoma Foundation”,简称是IAMLF,英文标语是 I AM LIFE。一些病友和家属也已经表示将捐款协助,我希望第一步是设立多种语文的网站,提供癌病病患需要的信息,包括会诊连络网,病患关怀,癌症预防和治疗的最新消息。最重要的是需要医学界参与,提供医疗咨询和连络各医疗单位。未来,希望能在世界各地设立连络中心,提供及时的医疗连络网。如果申请到补助或经费,我还想设立医疗广播电台,广播节目开放专线Call In的服务。甚至建立癌症基金,提供财务资源,帮助没有医疗保险的病患就医,让所有癌症病人「求助有门」。

第一阶段我们急需征求中英文俱佳,并有医学背景的义工来帮忙设立网站,也希望更多的医护专业义工人员加入热线服务,协助搜集信息。

前途仍然多舛,就像活着的每一个人一样,我不知道自己还有多少时间剩下。我也不敢以抗癌英雄自居,只希望自己没有白病一场,能把自己亲身经历所学到的和感受到的贡献出来,帮助其它需要的人。想想看,网站若能建立起来,让所有病患及时得到最完整的病情会诊,对症下药,进而迅速的接受治疗,并且可以在自己居住的地区,亲人和朋友支持之下,接受最好的医疗照顾,该是多么美好的事?只要基金会的工作能救活一个人,就都值得了,我愿意作终身义工为这个理想而努力。

在年关佳节,如果您怀着感恩的心,愿意奉献自己的时间,我期待每一个人加入我们的义工群,关心全世界需要关怀的人。

E-mail: Achen@metlife.com连络电话(713) 498-2879。




责任编辑:005
回 [ 休斯敦社区资讯 ] [世界名人网]
本文仅提供信息供参考,相关内容并未核实
zzi.net
famehall.com
填写摘录卡.   作家登记卡.   错误指正卡.   意见建议卡.   读者论坛.   书栅.   新月文摘. 管理员.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Disclosure: We are a professional review site that receives compensation from the companies whose products we review. We test each product thoroughly and give high marks to only the very best. We are independently owned and the opinions expressed here are our own.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Linlin's Art Studio
世界名人网站由 遴璘工作室 荣誉设计并维护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