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技术白皮书 | 回到前页 | 微信版| 关闭窗口       Back «    ×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本地首页 大都会 品位生活 名人录 名人社区 百强企业 名人专栏
您的位置:世界名人网 > 休斯敦资讯 【诚聘主持人】加盟成功队伍 English
 

【广告赞助】

社区资讯
本地新闻历史溯源
自然地理名俗风情
风景名胜社会经济
天气气象本地地图
名人生活
吃喝在休斯敦
娱乐在休斯敦
居住在休斯敦
购物在休斯敦
旅游在休斯敦
求学在休斯敦
休闲在休斯敦
时尚在休斯敦
名人录
本城精英求职招聘
交友天地校友名录
寻人寻亲网上鹊桥
名人社区
政府机关公共设施
华人团体艺文天地
社区论坛聊天室
分类工商
广告信息网上企业
商贸查询中文黄页
名人专栏
法律专栏健康专栏
教育专栏饮食专栏
宗教专栏投资专栏
房地产专栏

[休斯敦社区资讯]

李金星:加国华裔钢琴家(3图)

作者:世界名人网特约记者综合报道          录入于 September 23, 2010 at 15:44:33:

在百利大道的利和新村,有三室两卫的Townhouse 朝南,刚刚装修,即可入住有意请联系832-788-6099王

League City大型中日式自助餐厅诚征大厨、企台、收银带位,有身份懂英文。意者敬请致电:(936) 333-7999。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李金星

  作为国际音乐界德高望重的前辈,李金星(Lee Kum Sing)先生不仅是出色的钢琴演奏家,更是一位桃李满天下的钢琴教授。

  “我一生都为了音乐”,这是李教授语义简捷而又内涵丰富的直白。的确,对于音乐,对于艺术,李教授以一生相许,传艺授业乐此不疲。李教授是音乐界大忙人,想找他采访很久了,他总是在外面教学,这次刚从日本回来,逮住机会才得以聆听他对音乐的真知烁见。

  李教授是大师级人物,却朴实诚恳,有着丰富阅历及好学深思的个性,自然对音乐界看得很透,直面现实针砭时弊,振聋发聩极有见地。他呼吁让孩子学琴的家长需明白,到底要儿女得到什么,这个根本命题决定孩子的学艺质量与未来前景。与李教授谈音乐,谈教学,真有“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之感,会使正在络绎于途的求艺者茅塞顿开,少走弯路。

  为扭转风气而疾呼

  《环球华报》:据了解,光是在大温地区,就有许多华人家长要孩子学弹钢琴,您在钢琴教学上是名家,您是怎样来看这一现象?有何指教?

  李教授:不论是来自大陆丶还是港台的华人,许多都想让子女学琴,但目的却很功利性,直奔得奖。这种风气不好,是对音乐的误导,对艺术本质的颠覆,极为不利音乐教育的健康发展。

  《环球华报》:听说本地举行各种音乐比赛,有些赛事华人居多,这些赛事对学琴有何影响?

  李教授:学音乐应明确目的究竟在哪里,关键在于给孩子文化熏陶。而有些家长却本末倒置,就是为了比赛和成名,把学琴仅仅作为博取名声的手段。学生如果不得奖,就忙着换老师,把得不得奖作为衡量教学水平的唯一标准。结果到最后,父母花了不少心血,最终孩子却连音乐会都不愿听了,这种效益就不对。而这种逆反心理的始作俑者,其实就是短视的父母。方法不当,反让孩子恨起音乐,恨不得一把火把琴烧掉,几乎到了“谈琴色变”地步。

  且不说评委水平参差不齐,每个评委口味也不一样,绝对划一的评审标准是没有的。这就好比中国菜系,有麻辣丶清淡或香甜之别,即便几个评委都吃辣,辣与辣也有程度不同。所以不必把得奖与否过于当真,因为得奖因素很多,甚至包括印象分,这已与技艺本身没关系了。

  《环球华报》:华人与西人比较,在艺术教育上有什么差异?

  李教授:西人在孩子教育上没那么功利,只是让孩子增加阅历,进行美学修养,更多考虑全面发展。学琴也许不是为孩子今后当音乐家,孩子以后可能从事非音乐工作,但有了那份修养,于人于己都会互相更加尊敬。平常比赛挤满了华人孩子,可是来听音乐会的有多少华人孩子呢?学什么没关系,关键在于充实自己,特别是在海外,要把视野尽量放宽。学音乐不能为学而学,一定要有广泛知识面。像绘画,有些工夫是在画外。游览大山师法自然,虽没产生立杆见影效果,但久而久之,在运笔用色上就有灵魂与活力。这种活力存乎内心,是外人看不到的。

  把握音乐真谛

  《环球华报》:现在有年轻人学了几天琴,也不补充新东西,就出来教琴,整天想着赚钱。


李金星在教学

  李教授:这就如同有的医生,不接触新的专业知识,就给人家看病,肯定会很糟糕地误诊。这种不好的风气是由大环境造成的,一切向钱看,人心静不下来,这对艺术真谛的把握很有伤害。风气不好,社会是有责任的,社会上盛行对金钱名利的崇拜,比如有的酒店对所谓名人住过的客房和床铺,声称保留原样公开拍卖,借此赢利,媒体还跟风报道,这也有大环境浮躁的问题。

  《环球华报》:您认为如何扭转不良风气?

  李教授:首先要扭转父母的思想意识,端正教导孩子学琴的动机,使音乐教育回到正轨。而不是整天灌输给孩子比赛要赢的绝对观念,那种非要出人头地的好胜心态,其实会使孩子走向偏狭,反而有损艺术造诣的培养与升华,会适得其反。

  要提倡孩子全面发展,丰富生活,鼓励多听音乐会。有音乐修养的商人,有时会把音乐当作话题,生意都会好做一些,而并不在乎曾得过什么奖。我的学生中,有的是医生,但对音乐的热爱一点都不输于专业,听音乐就兴奋,是一种很雅致很舒适的心灵享受。一手悦耳怡人的琴技,使身为医生的学生有了更丰满的人格,也获得他人的另眼相待。

  学艺贵在创造

  《环球华报》:刚才您谈到许多家长就想让孩子得奖,问题的根子在哪儿?

  李教授:说白了,就是那些家长自己没主意,缺乏主见是学艺的最大忌讳。大陆学琴的人以千万计,有些家庭生活并不好,省吃减用给孩子买钢琴,最后花了冤枉钱,这就是不问条件随便跟风,令人心痛。

  音乐像其他艺术形式一样,要有创造性,凡是上乘作品,都有独步于世的特殊性。而凡是人云亦云有样学样的东西,尽管表面热闹,但会速朽,没有生命力。虽然都在弹奏,但手指本身没有思想,不过是工具,所以光看手的熟练,只是一种匠气,关键还在于脑子,其他都是身外之物。而有脑子与没脑子大有区别。有些人看着很健康,但一中风,连话都不能讲了,可见表面是说明不了问题的。音乐虽无字,但要把里面的东西表达出来,这里的学问是很深的。

  《环球华报》:艺术讲究自由发展,那么评价艺术是否也是自由的呢?还是有所定见?

  李教授:有的艺术家也许名气很大,但你不见得喜欢,就不需要盲目追捧,这才是真正的艺术欣赏。好比吃饭,别人讲哪家餐馆有名,由于地域和口味不同,你不见得就喜欢吃那里的菜。至于什么是好音乐,直截了当说,就是听了会令人感动的作品。音乐有的既没歌词,也没介绍,完全凭借旋律,就由此产生不同感觉,调动不同情绪,所以才会有“余音绕梁”效果。

  《环球华报》:常听人家说“音乐是国际语言”,就好象在讲“科学无国界”,您怎样看?

  李教授:音乐讲究“民族身份”,民族音乐渗透自己的历史与文化,是不为外人道的。比如西人看粤剧,华人听印地安人打击乐,都会有隔膜之处。所以音乐一定要有民族文化背景在里面,才能产生力量,引起共鸣。

  厚积而薄发

  《环球华报》:有人说学琴宜早不宜迟,也有人说太早反而不好,您是什么意见?

  李教授:学琴没有年龄问题,关键在于能否坐定。弹琴不是一个简单事情,钢琴是独立性很强的乐器,拉琴可以跟团体一起演出,但钢琴往往要单独弹奏。

  《环球华报》:看教学广告,有的承诺速成得奖,可信否?

  李教授:各行各业其实都有自己的门道儿,这种共性与艺术相通,都需要一个日积月累循序渐进的过程,不能一口吃个胖子。人类很早就有飞上蓝天的梦想,为了“试飞”,不少人都摔死了,后人不能就说他们笨,今天的航空发展离不开他们所付出的代价。还有在爱迪生之前,一定有许多人也在研究发明却没有成功。

  学音乐学弹琴也是如此,不可能一步到位,过于急功近利不好。每天下班或放学回家摸摸琴,不见得非要当什么钢琴家,这样倒使音乐能融为生活很重要的组成部分。音乐是很复杂的艺术,要尽量领悟后面的内涵。许多艺术家活着时会有很多争论,包括对其作品高下的看法。等到过世三五十年,风平浪静了,没有或减少了人为因素,才会慢慢有真实客观的评价。艺术竞争到最后,就是品质高下的较量,这才是最为重要的。是否有更深的追求,理想层面的东西最后会起更重要的作用。

  抹不掉的记忆

  《环球华报》:大凡艺术家都具有感时忧世的气质,听说您生长在印尼,以后又去过很多地方,您能描述一下生活经历吗?

  李教授:我老家在广东,出生在印尼,到我那辈是第三代移民。父亲60年代回过祖地,那里已没有直系亲属了。由于有这种移民背景,我会讲广东话丶闽南话丶印尼语丶英语等。当时印尼还是荷兰殖民地,荷兰人专门找一些华荷混血,送到荷兰教育两年,回印尼来看管华人。这些混血为往荷方靠,想方设法压制华人,有时比荷人还霸道,最招致华人憎恨。

  二战日本打过来,搞分而治之,跳动族裔矛盾,专门对付华人。当局不想让华人过好日子,不希望华人家里有值钱家什,就连桌椅都征税。晚上11点戒严,有一次我和几个同学在街上,当时还不到戒严时间,被当局抓到为了罚钱,竟把他们的表拨到戒严时间,就这么霸道地把我们关到第二天。父母见儿子一夜未归,担惊受怕急得不得了。

  还有当局为使华人的钱贬值缩水,一百块只当50块,被称为“砍腰”,等于明抢。这还算好的,有时强行征用华人的钱,只是说40年后还,可那时人已老掉,钱也不当钱了。结果90%的钱就这样没了,变相破产,不少华人为此自杀。


李金星在教学

  这种经历使我感到,国家强大是海外华侨的坚强后盾,这方面自己还是有发言权的。国家经济发展有了些钱不算什么,有钱的国家多了,关键在于华侨在海外需要援助或声援,国家能站出来说句硬气的话,告诉所在国当事方,你不能对华侨那样,并使当事方有所收敛,这才叫真正的“国际地位”。

  《环球华报》:您最早是怎样接触音乐的?

  李教授:小时侯妈妈弹琴,可说是最早的音乐启蒙。从小我也喜欢看粤剧,记得那时就在当地观音庙唱,什么观众都有。

  小时候不能读书,读书犯法,因为华人根本没有受教育的权力与资格。只好偷偷跟有学识的邻居学,被发现就不得了,所以只要听到前门有响动,赶忙从后面跑掉,以免被当局发现。

  把良种撒遍世界

  《环球华报》:您的从艺经过如何?

  李教授:我曾师从多位名师,在柏林有G-普赫尔特, 在巴黎有J-卡钦,M-塔格利亚菲罗。1963年,在纽约卡内基音乐厅首演, 1969年,在伦敦基格莫尔音乐厅演出。从此在亚洲丶殴洲丶北美和澳洲开音乐会,包括独奏和室内乐。我曾与许多著名演奏家合作演出,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的广播公司及亚欧电台丶电视台都播放过我的录音录像。

  1971年担任温哥华音乐学院钢琴系主任和卑诗大学钢琴系教授。我曾在肖邦钢琴比赛(华沙)丶伊莉莎白女王国际钢琴比赛(布鲁塞尔)丶拉赫玛尼诺夫(莫斯科)钢琴比赛及中国(北京)国际钢琴比赛丶吉娜·巴考厄钢琴比赛等担任评委,并在多所音乐学院举办过音乐大师班。

  《环球华报》:您足迹遍及世界许多国家和地区,听说住过一年以上的国家就有十多个,在这种“游学”中有什么比较深的感觉?

  李教授:80年代我去波兰教学,那时波兰比中国还穷,但波兰人的精神生活很丰富,这就显示出文化的底蕴和力量。有时生活太好,反而学不出东西。就像现在一些家庭给孩子买最好的钢琴,却追求表面东西,不见得就能学出来。

  从1985年我开始到中国大陆教学,那时上海机场竟然还能看到驴车。后来在北京音乐学院当客座教授,当初的学生现在有的已是系主任了,成为学院顶梁柱。年前我与太太到云南,特别欣赏那里的纳西族音乐,还买了些相关东西回来。

  《环球华报》:上次采访温哥华交响乐团指挥谢建得,他披露李云迪来温哥华时,特意慕名拜访您,登门求艺。

  李教授:李云迪虽然名声日隆,但好学低调,能够意识到艺无止境。

  《环球华报》:现在您还担任教职吗?近期有什么安排?

  李教授:我已从UBC大学退休,但还在带最后一个钢琴博士生,是来自香港的华侨。过两天马上又要走,去香港教学访问。



责任编辑:005
回 [ 休斯敦社区资讯 ] [世界名人网]
本文仅提供信息供参考,相关内容并未核实
zzi.net
famehall.com
填写摘录卡.   作家登记卡.   错误指正卡.   意见建议卡.   读者论坛.   书栅.   新月文摘. 管理员.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Disclosure: We are a professional review site that receives compensation from the companies whose products we review. We test each product thoroughly and give high marks to only the very best. We are independently owned and the opinions expressed here are our own.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Linlin's Art Studio
世界名人网站由 遴璘工作室 荣誉设计并维护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