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技术白皮书 | 回到前页 | 微信版| 关闭窗口       Back «    ×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本地首页 大都会 品位生活 名人录 名人社区 百强企业 名人专栏
您的位置:世界名人网 > 休斯敦资讯 【诚聘主持人】加盟成功队伍 English
 

【广告赞助】

社区资讯
本地新闻历史溯源
自然地理名俗风情
风景名胜社会经济
天气气象本地地图
名人生活
吃喝在休斯敦
娱乐在休斯敦
居住在休斯敦
购物在休斯敦
旅游在休斯敦
求学在休斯敦
休闲在休斯敦
时尚在休斯敦
名人录
本城精英求职招聘
交友天地校友名录
寻人寻亲网上鹊桥
名人社区
政府机关公共设施
华人团体艺文天地
社区论坛聊天室
分类工商
广告信息网上企业
商贸查询中文黄页
名人专栏
法律专栏健康专栏
教育专栏饮食专栏
宗教专栏投资专栏
房地产专栏

[休斯敦社区资讯]

抒情花腔女高音毛欣的音乐之路(图)[11/13]

作者:世界名人网记者 欣欣          录入于 November 07, 2010 at 12:47:11:

世界名人网讯 2006年5月14日。美国德克萨斯州休斯顿市中心。

在熠熠闪耀的灯火中,哈比演艺中心像往常一样,开始了它一天中最富于激情的时刻,如巴黎艺术沙龙的贵妇,从容而充满魅力。

剧场外,黑色现代风格的雕塑桀骜不驯,昂然挺立。

剧场内,Zilkha音乐厅。音乐厅门口贴着大幅海报:《毛欣独唱音乐会》。海报上,巨幅头像,一位漂亮的中年女士正典雅地微笑。

Zilkha音乐厅内。掌声持续很久了,观众不肯放手,一定要等到毛欣返场。

一袭玫瑰红夜礼服的毛欣,满面春风地再次出场,走向舞台中央。钢琴伴奏也悄然上场。观众舒了一口气,安静下来。

毛欣轻松地朝钢琴伴奏点点头,为大家加唱一首反串男高音的歌曲 -- 普契尼的歌剧《图兰朵》中著名的咏叹调《今夜无人入睡》。华丽、圆润的女高音在音乐厅上空深情款款地盘旋,——“无人入睡!无人入睡!你也是一样,哦,公主!在你那冰冷的闺房!遥望星空,那闪烁着爱和希望的星光!”

观众席里,坐满了身穿华服的观众,他们全神贯注,好像被牢牢拽住了一样,眼睛紧盯着舞台。极具控制力的歌声敲打着观众的耳鼓,纯净而明亮的声音,传递出紧张的期待和浓烈细腻的爱情之火,浸湿了观众的心:“但秘密藏在我心里, 没有人知道我姓名! 当黎明照耀大地,在你的唇上我才对你说分明!我的吻将揭开秘密,你会是我的!”

舞台上,巨大的黑色三角钢琴边,红色夜礼服莲花般盛开,托举着正在歌唱的毛欣。她张开双臂,激情奔腾汹涌:“黑夜啊快消逝,星星啊正沉落,黎明的曙光带给我胜利!我会胜利!我会胜利!” 随着音乐的嘎然而止,她热烈的目光,她拥抱爱情和命运的双臂,在空中雕塑般地凝固。

时间仿佛静止了三秒钟,突然,“哗——”掌声瞬间席卷整个音乐厅,观众沸腾了。

掌声中,毛欣深深地鞠躬谢幕,久久不起身。期待中的共鸣,意料之外的热烈反响,毛欣的心终于松弛下来。俄而,她抬起头,温婉地一边后退一边颔首微笑,就像海报上那样。

掌声经久不息,观众们站起来,仍然不肯离去。观众的热情感动了毛欣,她上前一步,满怀真挚地再次鞠躬,感谢来看演出的观众,也感谢那些把她推上这个舞台的人们。起身的瞬间,毛欣的眼睛向台下搜寻。但在一浪高过一浪的掌声中,强烈的舞台灯光使她看不清观众席,只见攒动的人头。毛欣只好放弃搜寻,第三次鞠躬致谢。

俯首间,毛欣仿佛看到,一个身材颀长的小姑娘正从远处一步步走向这个舞台,气定神闲地站在了中央,她身后的路,好长好长······

初试啼声

1976年初 ,中国湖北黄石市一个普通的居民平房里。已是黄昏时分。

厨房里,妈妈手脚麻利地生火、洗菜,她把洗好的米放足水,搁在炉子上盖好盖子,边切菜边喊:“毛五,葱洗好了没有?”

“好啦!”十二岁的五妹毛欣应声跑来,穿过客厅。她圆圆的脸,大大的眼睛,手里举着与她手指头一样粗细一样白的葱,胳膊上挂着水珠。把葱递给妈妈后,毛欣拿来一个西红柿,跑到客厅里递给坐在椅子上的姥姥,笑嘻嘻地坐在姥姥身边的小板凳上。

二姐趴在餐桌边,一手拿黄瓜一手在翻小说,对面坐着正在认真写作业的四姐,三姐则对着镜子比划舞蹈动作。

门“砰”地开了,刚刚从工人文化宫排练回来的大姐推门进来,踩着歌声:“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你的光辉思想永远照我心······”三姐蹦过来,随着歌声绕着大姐跳舞,边跳边合着唱:“春风最暖,毛主席最亲,你的革命路线永远指航程······”

看小说的二姐停了下来,饶有兴致跟着节奏摇摆身体。

小毛欣忽闪着漂亮的大眼睛,羡慕地看着大姐和三姐,小嘴跟着一动一动,喉头轻微地发出声音,有些羞怯。她拿起扫帚心不在焉地扫地。

歌声伴着妈妈“滋滋啦啦”的炒菜声在这个普通而快乐的家庭中流淌。歌声中,爸爸回来了,他把手提包挂在门背后,有些疲惫地坐在椅子上,满眼欣赏与爱怜地看着两个载歌载舞的女儿。

两个女孩儿的歌声骤然欢快起来,舞蹈也越跳越疯:“是您砸碎了铁锁链啊,努力翻身做主人;是您驱散了云和雾啊,阳光普照大地换新春······”

小毛欣直起身,拎着扫帚忘情地随着姐姐们大声唱:“啊——啊——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你的革命路线永远指航程!啊——啊——”歌声在几个女孩子深情的“啊”中结束。

一直默不作声的二姐忽然喊起来:“毛欣会用假嗓子唱歌了!”毛欣一愣,心中大喜:我会唱歌啦!大姐和三姐回过神儿来,连拍带打地跟毛欣说:“再唱一个!再唱一个!”

自打发现自己会唱歌之后,毛欣就参加了学校宣传队。虽然篮球队那边刚打出点眉目,走的时候体育老师还挽留,说很难找到像她这样有个头又灵活的中锋,毛欣还是走了。在宣传队里,毛欣既能唱又能跳,每场演出都忙得晕头转向,一路小跑,一会儿从这边出场,一会儿又从那边出场,换服装都是连拉带扯。到宣传队不久,一次偶然的机会,叫毛欣大大地出了一把风头。

学校宣传队为了迎接“纪念5·23延安文艺座谈会”,准备排练舞蹈《延边人民热爱毛主席》,毛欣参加了这个节目。原是黄石市歌舞团舞蹈演员的宣传队音乐老师,觉得很多单位都跳过这个舞,想出一些新意,于是决定在结尾处加一组动作。可是问题来了,前面的动作都是固定的,舞蹈伴奏带卡着点儿就那么长,要加动作,就必须加长伴奏带。音乐老师叫毛欣把最后一段从“啊毛主席”那里重新唱一遍,到结束句“万寿无疆”翻高八度,再延长四拍。

“我可不行!”毛欣没信心。

“你行!我知道你行!放开了唱!没关系!唱!”在老师的鼓励和推动下,毛欣无路可退,只好亮开嗓子,让那一声“万寿无疆”在空中划出一个又高又飘的弧。结果录出音来一听,音乐老师激动得要命,与原伴奏带接上,大家一致认为跟伴奏带里的女声伴唱一模一样。这下学校轰动了。这件事甚至传出了校外,都知道有一个小毛欣,唱歌非常好,声音跟真正的演员一模一样。这件事在毛欣的心里掀起了波澜,得意洋洋之余,一个朦胧的梦想悄然升起。

那扇通向艺术的大门

别看老百姓的日子过得都紧紧巴巴,过年才供应一斤白糖二斤带鱼,每年发的布票还不够每人做身衣裳,但精神生活可不紧巴。单位里,社会上,今天纪念“6·26”,明天喜迎“最新指示”,更别说每年法定的“国庆”、“七一”和“5·23”演出,加上各单位自己周年纪念和各类庆祝演出,到处莺歌燕舞。

毛家的五个姑娘都出落得漂漂亮亮,街坊邻居知道,爸爸妈妈单位里的同事知道,黄石市的很多人都知道。毛家大姐毛勤,初中毕业上山下乡,在农村吃了不少苦,家里没有后台,好多年都“抽”不上来,急得毛勤每次回城探亲都哭。后来,家里终于想办法把她弄回城里的一家工厂。厂里的宣传队非常活跃,“抓革命,促生产”,抓革命在前,促生产可是在后啊。大姐很珍惜来之不易的工作,厂里叫她唱歌就唱歌,叫她跳舞就跳舞,拼命表现,勤学苦练。这带动了妹妹们,尤其是三妹和五妹。带头的大姐和活跃的三姐在舞台上各领风骚,而那个羞涩的五妹毛欣却出人意料地在艺术的道路上比姐姐们走得更远。

1976年10月,中国已经发生了惊天动地的政局变化,大人们谨慎而欣喜地感受着初春的喜悦。然而十四岁的毛欣却浑然不知,只知道继续沉浸在她的欢乐歌舞中。也许是毛欣那嘹亮的一嗓子着实震惊了原来做演员的音乐老师,她开始经常带毛欣出去见世面。

“毛欣,今天晚上跟我去汉剧团!”音乐老师说。毛欣懵懵懂懂地跟着去了。她第一次踏进汉剧团大院,第一次坐在化妆室里,也是第一次,她的脸上被贴上贴片,画得粉面凤眼,还戴上了重重的头饰。毛欣感觉很新奇。

“毛欣,跟我去歌舞团大院!”音乐老师又说。听话的毛欣高高兴兴地又跟着老师去了。隐约地,她听说黄石市歌舞团要招一个男高音,毛欣知道宣传队里有个高年级男生正在准备报考。“老师叫我去干啥?”毛欣心里闪了一下,没再多想,反正去玩玩就是了!

毛欣和那个高年级男生跟着老师到了歌舞团大院。高年级男生在几个考官面前唱完了,紧张地退下来。几位考官交头接耳议论着。

音乐老师开腔了:“毛欣!你给大家唱唱,唱着玩儿呗!是不是?”她嘻嘻哈哈地征询着考官们的意见。几位考官都是音乐老师的熟人,边闲聊边很不经意地说:“唱唱好了!”

毛欣毫无城府地开口了。未料这一开口,却打开了一扇门,一扇通向梦想的大门。

“好甜的音色!好苗子!”几位考官停止了闲聊,齐齐注目毛欣。

几天后,正在教室上课的毛欣被音乐老师叫出来。毛欣出门一看,音乐老师的身后跟着一个人,正是那天的考官之一。

“我们歌舞团决定录取你,回去跟你家长说一下,找个时间到团里去详细谈。”考官说。

毛欣很诧异,傻傻地问:“不是说要招个男声吗?我也没报名啊!”两个大人都笑了,这个纯朴天真的小姑娘,打动人的不仅仅是她漂亮的脸蛋和美妙的歌声。

与此同时,黄石市汉剧团也向毛欣招手:凭俊美的扮相和天生的好嗓子,他们决定要毛欣了。

晚上在家里,爸爸妈妈有些犹豫:孩子这么小,该不该去呢?问毛欣,毛欣很果断:“去!我喜欢!”看着高中毕业后找不到工作到处打临工的二姐,爸爸妈妈觉得这是好事,应该去,找工作多难啊!

毛欣争取道:“我一个月能拿十八块钱,这是学员工资,以后会比这多。妈妈一个月才五十块!再说,他们还答应进团后送我去广州音乐学院附中,说是有中专学历呢!”看着女儿坚决的样子,爸爸妈妈乐了,一拍巴掌:“去!支持。你喜欢就行!”

下面的问题是去哪个团。音乐老师说话了:“去歌舞团!汉剧已经是衰败的剧种,再说汉剧练下来,水桶腰,不好看!”就这样,毛欣去了黄石市歌舞团,成为一个专业演员,踏上了她长达数十年的艺术道路。
            
漫漫求艺路,上下追索

刚进团时,毛欣到舞蹈队接受芭蕾训练,学习舞台表演。每天早晨两个小时的舞蹈训练后,团里安排她跟本团的两位老师学唱歌。然而毛欣的眼睛却总是被乌黑的钢琴吸引,多漂亮的钢琴!“我要学钢琴!”毛欣找来拜耳教程自己练起来,有机会就缠着团里的器乐老师:“您帮我看看,这条弹得怎么样?”老师们被这个好学的小姑娘感动,这个教一点,那个说一些,就这样,毛欣的钢琴技巧吃着百家饭日渐提高。

跳舞,弹琴,唱歌,毛欣在悠扬的音乐和枯燥的训练中,度过了两年,人也出落得亭亭玉立,充满艺术气质。她随着歌舞团到各地演出,仍旧是唱歌跳舞,只是从宣传队的主角,变成了歌舞团跑龙套。然而这时候的毛欣最惦记的不是什么时候能演上主角,也不是什么时候学员工资能变成演员工资,更不是自己的美丽,她成天盯在领导后面问:什么时候送我去广州进修?团领导被这个小丫头逗笑了,缠不过她,就说:“你自己联系吧!联系好了,算是公派,工资照发,但学费要自己付。”

1980年,聪明的毛欣没有联系广州,而是来到北京,通过在北师大历史系做教授的舅舅,师从中央广播艺术团声乐教师王荟年教授学习声乐。然而王老师的第一节课令毛欣忧喜参半。

“毛欣,你有条天生的好嗓子,但唱歌没有方法,全凭本钱。这样唱下去,过些年你的声带就会受伤。”王老师指出:“你音色甜美,声音干净轻巧,号不大,好好训练一下,也许是个很好的抒情女高音。你愿不愿意学美声唱法,咱们从头开始?””一座神圣的音乐殿堂突地耸立在毛欣面前,一时不知说什么好,惊喜地连忙点头,生怕慢了似的。

“好,我们从气息开始。气息是歌唱的基础。吸气,就像眼前有一朵玫瑰花,来,好香啊,你把花香满满地吸进去,你来摸摸我这里,气息在这儿!好,再慢慢放出来,游丝一样地,对,就这样!”王老师开始给毛欣上她平生中第一堂正规的声乐课。

初春的清晨,绿芽儿刚上枝头。北京长安街上,毛欣跳下公共汽车,穿过长长的窄胡同,来到广播事业局大楼。

早晨,琴房里。毛欣“咪咪吗吗”地练声,唱唱停停,边唱边琢磨,显出苦恼的表情。

夏天烈日炎炎的下午,毛欣骑着自行车驰入北京师范学院大门。在音乐系大门口前停下,锁好车,小鹿般轻快地跑进教学大楼。

师范学院琴房里,毛欣在“咪咪吗吗”地练声。

满目秋色的北京,夕阳西下,街上的自行车密密麻麻,人们打着铃铛,互相挤着撞着,都想尽快踩回家。身材娇小的毛欣夹在自行车队伍里。

外面雪花飘飘,晚上的琴房里,一位潇洒的小伙子,指挥系学生,在给毛欣讲解乐理。讲解完,毛欣背过身去,小伙子在钢琴上弹出和弦,等待毛欣的反应。毛欣在仔细听辨。

夜晚。中央歌剧院音乐厅。意大利著名声乐教育家吉诺贝基在上课,刚刚从欧洲载誉归来的胡晓平站在钢琴边接受大师的指导。毛欣坐在下面,用心地听着。

夏天的夜晚。中央音乐学院小音乐厅门口,贴着大幅海报《艺术家的生涯》,主演:叶莺、温燕青。散场了,观众涌出来。毛欣被人群裹着走出大门,她与同来的人告别,匆匆走向自行车停车处,寻找自行车。

迎着凉爽的夏风,毛欣骑着自行车,还沉浸在刚才的艺术享受中,禁不住小声哼着旋律。夜晚的街道上行人稀少,毛欣的自行车“嘀铃铃”拐进北师大大门。

北京进修,把毛欣推上了一个关键性的台阶。正是从这里开始,毛欣才知道,唱歌原来不是那么信马由缰随意遛嗓子,她每天与“气息”、“位置”、“打开”、“放下来”、“控制”这些专业名词纠缠。在北京的两年多,是毛欣声乐学习走上正途的两年,更是她开阔视野的两年,她抓住一切机会求师学艺,广泛接触歌剧作品,在声乐学习中打下了坚实的理论基础和扎实的基本功。

掌声和鲜花永远青睐勤奋的人。1986年,进修回来的毛欣代表黄石歌舞团参加湖北省青歌大赛,她以一曲“黄河怨”获得了美声专业组第一名。此后,每天早晨,黄石广播电台的“每周一歌”,飘起了毛欣甜美的歌声,同时毛欣也开始在团里的一些自演歌剧中担任主要角色。本来毛欣应该继续在舞台上发出青春的绚烂光彩,可是命运却为她揭开了新的篇章。1986年,毛欣的好友考上了武汉音乐学院师范部,毛欣去看她。

“大学里真好!”毛欣真诚地感叹,她从心里羡慕。

同学:“你也可以考啊!你唱得那么好!”

“我哪儿行!我想都不敢想!”毛欣连忙摇头。可好友却当了真,要给她介绍武汉音乐学院最好的声乐教授蒋箴予老师,毛欣连忙摇头:“别别,人家那么有名的教授!哪能看上我呀!” 毛欣听说过这位教授,那可是中南五省最有名的声乐专家。

“别怕,请她给听听。她人可好了!”不由分说,好朋友拉上毛欣去见教授。

蒋教授果然是个慈祥的人。她和蔼地鼓励毛欣:“你也可以考大学呀!你条件不错,就考我们学校,专业课我可以教你一阶段,文化课你得自己努力,必须过分数线。”毛欣惊喜万分:我可以上大学?想都不敢想啊!但是蒋教授的笑容给了毛欣力量。于是毛欣干脆连班都不上了,住到了武汉音乐学院附中里,除了在蒋教授那里上声乐课之外,其余的时间都用来学文化课,每天睡眠时间只有三四个小时。

1987年,毛欣在全国一千多名投考武汉音乐学院声乐系的学生中,以专业课第一名的成绩被录取,成为蒋箴予教授的关门弟子。毛欣没有辜负老师,大学四年一直保持着声乐专业课第一,音乐素质获得全面提高。如果说以前是凭着感觉歌唱,这时候的毛欣不仅仅从技术上,更从理性上学会了把握、诠释艺术作品,这也是蒋教授最强调的作为歌唱家的素质。

1990年,湖南电视台录制贺绿汀音乐作品专辑,李谷一、陆青霜、魏启贤、何纪光等一众音乐界名流齐聚长沙。节目录制前几天,节目组突然接到李谷一通知,她因急事无法前来。武汉音乐学院的院长和书记把毛欣叫来:“你只有两天时间准备,去湖南救场,唱《秋水伊人》,顶替李谷一!”毛欣默默点头,匆忙飞赴湖南。

1991年,毛欣从武汉音乐学院毕业。在蒋老师的力邀下,她留校做教师。离开舞台的毛欣竟然没有什么恋恋不舍,反而觉得舞台并不适合天性恬淡羞涩的自己,倒是教学工作使毛欣很有成就感,她乐此不疲地带了几个学生的声乐课。

1992年,毛欣被学校选派到中央音乐学院进修,师从中国一流的声乐教育家周美玉教授学习一年。

毛欣身着毛呢格子裙,黑色羊毛衫裹着她玲珑的身材,矜持淡雅,落落大方,她温文尔雅的微笑掩饰不住夺目的青春魅力。她步履轻盈走在中央音乐学院的教学楼走廊里。楼道里充斥的男男女女的“咪咪吗吗”声。她轻轻推开一间教室的门,蹑手蹑脚走进去,找一个角落悄悄坐下。在周教授的课堂上,她开始练习歌剧《清教徒》中爱尔维拉的咏叹调“甜蜜的声音”等歌剧选曲。

周美玉:“你进步很快!但还是要放下来,放下来!唱高音的时候要往下丢,把面颊掀起来,微笑,里面打开!诺,这样!”周美玉示范:“你起音越低,高音越容易上去,要放下来!继续练,只有功夫到了,才能轻松起来,喉头才能真正解放。”毛欣虔诚地听着,用心记着。

周教授递给毛欣几张谱子:“你的high c已经很稳定,音域可以继续开发,你回去把这个练了,两首花腔。”毛欣一看,是歌剧《塞维利亚的理发师》中的“听到美妙的歌声” 和《梦游女》中的“啊,满园鲜花凋零”。毛欣一声没吭,点了点头。

二度进京学习,不仅使毛欣在歌唱艺术上更上一层楼,从抒情女高音发展为一个颇具实力的花腔女高音,在这里,她还收获了对她的生活和艺术至为重要的爱情。马保林——这个可以一连看九场歌剧《茶花女》的北京周报记者,在北京大学读书的时候就非常迷恋音乐,做过北大合唱队队长和艺术团团长,搞过整台的中国民歌集锦演出——自从在朋友家里遇到能唱歌剧的毛欣后,就念念不忘。在马保林眼里,毛欣本身就艺术品,她与她的歌唱艺术浑然一体,毛欣就是艺术!在一次路经武汉的采访途中,马保林拜访了毛欣,而毛欣到北京后的回访,自然就通向了婚姻的红地毯。这条红地毯,一直铺到了美国——婚后五个月,保林飞向旧金山,开始了他长达十年的出版工作。

两个人的歌唱

1993年圣诞节,保林开着他那辆破旧的红色“道奇”去旧金山机场迎接毛欣。此时,距离他们的北京离别整整六个月。路上到处是彩灯装点的圣诞树,车很少,街道十分安静,只从汽车收音机里传来宁静温馨的圣诞音乐。在这万家团圆的时刻,想着就要看到新婚的妻子,保林很兴奋。然而这兴奋又总是被一种异样的忧虑搅乱。不知道毛欣是不是做好了接受生活挑战的准备?初来乍到,等待毛欣的不是舞台,不是课堂,更不是她热爱的艺术,她会不会失望?

毛欣出来了,一件简单的衬衫,下摆扎在合身的牛仔裤里,窈窕挺拔。还是那么令人惊艳!保林心里暖哄哄的。小别胜新婚,更何况本来就是新婚,又相逢在异国他乡,两人自有说不出的亲昵。

推着行李,夫妻两人往停车场走。身后传来纯正的北京话:“请问您是中国人吗?”一回头,是个非常潇洒的小伙子,身材高挑修长,长发,像是搞美术的。

保林热情地:“是啊,是中国人!需要帮忙吗?你要去哪儿?”保林想,小伙子可能要搭车,看他那兴奋样儿,一定是在这里等很久了。

“我不知道。”找到祖国亲人的兴奋一下子被冲淡了,小伙子有些茫然。

“有人接你吗?”

“没有。”

保林不死心:“那,旧金山你认识什么人吗?我可以送你去。” 小伙子沮丧地摇摇头,叹了口气。保林心里一沉,知道又遇上个揣着胆子光溜溜闯世界的主儿。

小伙子有些吞吞吐吐,但语气中透着迫切:“您,知道,哪儿能找着活儿干吗?”保林同情地摇摇头,带着毛欣走了。

回到保林租住的“家”,毛欣依然惦记着机场那个小伙子:“你说他没地方去可怎么办啊?他靠什么活呀?看样子是个搞艺术的,多可惜!”

保林欲言又止,淡淡地说:“才来的人很多都这样,只要能找到活儿,什么都肯干,生存第一嘛!不过会好的。”

毛欣有些担心:“我们会不会像他那样?”

保林的心被撞了一下,转而哈哈一笑,揽过妻子:“不会,有我呢!”外面的风声“簌簌”掠过窗棂,保林听到了,他看着毛欣,欢快地说:“咱们好好过圣诞节吧。”

圣诞节一过,毛欣就开始按照中文报纸的广告打电话找工作,尽管保林告诉她不需要这样,自己那份工资足够维持两人的生活,只是不富裕。但毛欣不愿意在家呆着。还算运气,毛欣在一个中国人家里找到一份管家工作,主要是陪着孩子练钢琴,没事的时候也打扫打扫卫生。当毛欣刚要为自己能挣回绿色的钞票而骄傲时,一件事改变了一切:她怀孕了。 

没有丝毫犹豫,也不需要讨论,这个孩子是上天的礼物。但是孩子的到来,到底还是给两人的生活带来了不小的压力。保林如往常一样笑呵呵地说:“有我呢!”     

妊娠反应异常剧烈,毛欣只能辞掉工作,十个月后孩子降生了。保林发现,平时萦绕在家里的歌声不见了,毛欣常常坐在孩子身边发呆。折了翅膀的鸟儿无法飞翔,哪里还有幸福的鸣唱?保林动起了脑筋,开始四处打量。

一天回家,保林兴奋地对毛欣说:“你想不想出录音带?给孩子听的中国民歌。”

毛欣眼里闪出惊喜的光芒,转而又黯淡下来:“谁会听呢?这是美国!”   

保林兴致不减:“你知道吗?现在每年有五千多中国孤儿被美国家庭收养,她们的养父母都希望孩子学一些中国文化和语言。我们出版社决定由你主持,编辑、演唱一套适合儿童听的中国民歌磁带,配上歌谱,出书。你觉得怎么样?你还可以做艺术,还可以唱歌!”

“那有意义吗?”毛欣仍然心里不踏实,毕竟残酷的现实摆在眼前,来美国的中国艺术家,包括很多拿过国际大奖的歌唱家,在美国还不是只能为生计而奔波!

不知道从哪儿来的信心,保林决绝地说:“你不一样,你不会离开艺术,你不能离开!好好努力,我知道你唱得很棒,以后我们还要开音乐会!”

“钱呢?钱从哪儿来?”

保林笑道:“别担心,有我呢!”又是“有我呢”!望着丈夫,毛欣感慨万千,她知道保林的苦心。

1995年,由毛欣主持编辑和演唱的《中国少儿歌曲和摇篮曲》面世,由六十年代初期创办的美国中国出刊社出版和发行。这套儿歌一版再版,它在许许多多在美中国孤儿心里烙下母国的记忆。《中国少儿歌曲和摇篮曲》的成功促使美国中国书刊社决定出版中国音乐的续集。1997年,以保林参与编创的北大合唱团一台晚会为蓝本,毛欣主持编辑和演唱了《中国民歌画廊》。这套中国民歌系列组歌,用交响乐四个乐章的结构,勾画出一组唯美的画面。

1998年,在旧金山赫斯特剧院,毛欣首开个人演唱会,成为第一个在这家著名的剧院开个人独唱音乐会的中国歌唱家。

1999年,毛欣的独唱专辑《新中国五十周年创作金曲》,由中国湖南音像出版社与美国中国书刊社共同出版发行 。 

自此,毛欣的名字在旧金山湾区传开,演出不断,跟她学唱歌的人也越来越多。虽然没有到专业歌剧院去演唱,但是对本来就无心于功名的毛欣来说,在哪里唱歌不重要,关键是她没有离开挚爱的艺术。而学生的到来,使她重拾教学生活,唱着自己喜欢的歌,看着学生一天天进步,毛欣的笑容恢复了轻快,无忧无虑的歌声又开始在丈夫和儿子身上飘洒。 

2002年,毛欣随保林来到休斯顿。首先要解决的仍然是生计问题。2003年保林和北大同窗好友王建光、吴妙林共同创办了《人间指南》报纸。第二年,夫妻俩启动了自己的公司——中国签证服务中心。这时候的毛欣从心理上已经适应了美国生活,她从音乐殿堂转向商务战场。每天保林做文案,毛欣跑领馆,风雨无阻。但是不管多忙,无论经济多紧张,每年休斯顿的歌剧季,保林都买好套票,一场不落地带着毛欣去看歌剧。来自世界各地的名歌剧演员深厚的文化底蕴,每年轮番上演的各大名剧,滋润了保林的耳朵,也养育着毛欣的艺术之田。

长期的浸泡,开阔的眼界,使毛欣与歌唱成了形与影的关系。开车的时候,毛欣的车里一定有歌剧咏叹调。工作和家务的间隙,毛欣瞅空儿就坐在钢琴前,咀嚼着老师的话:气息,位置,打开,放下,控制。艺术的功夫真的是在“磨”中!毛欣发现,经过十多年的艺术磨砺,自己对老师当初的教诲越来越能理解,声音越来越到位,歌唱越来越自如,音色比年轻的时候还圆润,低音区浑厚扎实,高音通透挺拔,可以轻松自如地唱到High F。嗓子,已经成为她运用自如的乐器,歌唱的时候,她的主要注意力已经不在声音的位置和状态保持上,更多的是如何表达作品的思想感情。

2006年,休斯顿的中国旅美专家协会筹划设立一个给高中生的奖学金,他们力邀毛欣举办一场募捐义演。毛欣没有理由拒绝这个高尚的演出。她按照最严谨的学院派音乐会格式,选取了外国艺术歌曲、中国创作歌曲、中国民歌和意大利歌剧,并在返场的时候,安排了一首反串男高音的《今夜无人入睡》。演唱会获得了极大的成功,人到中年的毛欣,对声音的把握炉火纯青,对艺术作品的表达也更有内涵。这次演唱会,算是毛欣对自己歌唱道路的一次总结。

保林由衷地欣赏妻子的歌唱艺术,那种欣赏里含着自豪。演唱会后,他鼓励毛欣:“你可以继续教学生,继续参加演出。”

毛欣:“哪有时间干这个!歌剧只是我们生活的点缀,能看看,偶而唱唱,就行了。挣钱养家才是正道,我们有两个儿子呢!”

“不!你要继续坚持!歌唱是你的生活方式,也是我的最爱。我希望你快乐,希望你不离开艺术。时间不够的话,有我呢!”保林沉浸在畅想中:“如果你能把《茶花女》的咏叹调啃下来,我可就太骄傲了!”看着丈夫陶醉的样子,毛欣也随着他飞进了艺术的美妙天堂。那里没有凡尘世事,那里是他们两个人的天堂!

想归想,公司的业务还要做。两人继续勤扒苦做,直到2009年,公司已经十分稳定,并具有了一定规模,毛欣逐渐撤离了公司业务。2010年,保林又开始动心思:“是时候了,咱们四年磨一剑,再开一次音乐会,你唱《茶花女》!我来操办,做一场突破框框、纯个人喜好的演出。”

这回毛欣没有犹豫,歌唱之于她,早已是生命的一部分,她积蓄了太多的感受,她想诉说!翻出到美国后出版的一张张音乐专辑,毛欣感概万千。从十二岁到今天,三十多年过去了,她遇到了一个又一个可敬的老师,走过了一道又一道风景,也曾经在荆棘中跋涉。从湖北小城黄石到北京,然后又漂洋过海,从西海岸辗转到南国石油城,为生计栉风沐雨,一个懵懂的小丫头变成了恬淡如菊的中年人。然而歌唱艺术在她的生活中始终屹立不倒。有人问她为什么勤学不缀、孜孜以求,是想在美国成名吗?教学生,是为了挣钱养家?毛欣笑笑,不想解释。她明白,保林也明白,她的歌唱,不为功名,更不为金钱,只为了小时候一个朦胧的梦想,那么纯真,那么吸引人,她可以把心掏出来呈上,好像那是她的第二份爱情。

夜深了,孩子和保林早已入眠,可毛欣还没入睡。11月13日的演出近在眼前,十五首全新的曲子!毛欣这次完全是跟着自己的心灵走,她唱自己看到的美,歌自己触摸到的爱,说自己飞翔的感受,诉自己对这个美好世界的情意。毛欣悄悄坐在钢琴前,用手指抚过琴键,轻轻停留在那里,脑海里过电影似的让演唱会上的每一首歌仔仔细细走过,每一个音符,每一次换气,每一句歌词,她都细细琢磨······

Soprano Cindy Mao in Concert 2010 毛欣独唱音乐会世界名人网网上购票

Soprano Cindy Mao in Concert 2010
毛欣独唱音乐会
please click here for purchasing ticket
$10.00
Soprano Cindy Mao in Concert 2010
毛欣独唱音乐会
please click here for purchasing ticket
$20.00
Soprano Cindy Mao in Concert 2010
毛欣独唱音乐会
please click here for purchasing ticket
$50.00
Soprano Cindy Mao in Concert 2010 毛欣独唱音乐会购票/取票详情敬请联系:Alex Wang at 832-724-6288


毛欣独唱音乐会海报

延伸阅读:

  • 一青:休斯顿华人的宝贵艺术资源——有感于毛欣独唱音乐会CD和DVD首发式
  • 余音绕梁歌声誉声淹没哈比剧场 嘉宾云集中外嘉宾享受音乐盛宴——毛欣演唱会获得圆满成功(12图)
  • ACP 2006达福中秋晚会群星谱
  • 女高音毛欣独唱音乐会2006年5月14日在哈比艺术中心举行(图)
  • 女高音毛欣独唱音樂會5月14日下午三時在哈比中心举行




    责任编辑:005
    回 [ 休斯敦社区资讯 ] [世界名人网]
    本文仅提供信息供参考,相关内容并未核实
  • zzi.net
    famehall.com
    填写摘录卡.   作家登记卡.   错误指正卡.   意见建议卡.   读者论坛.   书栅.   新月文摘. 管理员.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Disclosure: We are a professional review site that receives compensation from the companies whose products we review. We test each product thoroughly and give high marks to only the very best. We are independently owned and the opinions expressed here are our own.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Linlin's Art Studio
    世界名人网站由 遴璘工作室 荣誉设计并维护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