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周樺專欄]

老驥伏櫪 功在不舍 - 蔡瑞月與方淑媛心繫舞蹈 師生情深

周樺 chouhwa@yahoo.com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每日清晨,天方破曉,休士頓惠康超市前的廣場上,已經聚集了一群參加晨練的人士,他們多數是住在附近公寓退休的老人家、上班族或學生,還有少數仰慕中華文化的老外,不分年齡、性別,都是「休市晨功聯誼會」的成員。6點45分,方淑媛老師準時到達;在晨曦中,音樂響起,70出頭、脊樑挺直、精神瞿鑠的方淑媛,便帶領著大家從暖身操做起。打完楊式24及42兩套太極拳後,接著是32及42兩套太極劍和舒懷劍系列「一剪梅」;然後是雙環、功夫扇、雙扇、雙匕首…等,舉手投足間透露出一股說不出的韻味美感,「剛」「柔」並濟、「武」「藝」相容,英姿煥發而又不失溫柔婉約。八點左右,豔陽高高掛起,多數成員揩著汗水離去,汗透衣衫的方淑媛老師仍孜孜不倦地為少數留下的學員加強切磋輔導。

最近在澳洲布里斯班去逝的「台灣現代舞之母」、資深舞蹈前輩蔡瑞月,是方淑媛學舞的啟蒙老師。方淑媛當時人在台灣,由蔡瑞月二嫂盧錫金處獲知恩師惡耗,雖萬般不捨,但表示去年底能在老師人生最後旅程陪侍她六個禮拜,心理可以沒有遺憾了!

自幼活潑、喜愛跳舞的方淑媛,早從14歲起,即在台北從師蔡瑞月學習芭蕾、現代舞,和二姐方淑華都是蔡瑞月最早的入室弟子。適逢日本戰敗,台灣剛剛光復,民風極為保守,蔡瑞月排演現代雙人舞,她大哥好擔心她將來嫁不出去;而方家姊妹也甚至被說成是太妹,所以首開風氣之先是需要很大的勇氣及無怨無悔的堅持。

1949年,方淑媛初中畢業,在參加蔡瑞月與夫婿雷石榆赴港前夕的歡送會上,眼見雷石榆被政府當局帶走,以為去去就回,怎知竟被驅逐出境,從此一去不復返。次年2月,蔡瑞月因收到雷石榆海外家書,以莫須有的「通匪」罪名,被囚禁綠島三年,未滿兩歲的兒子雷大鵬則交由台南蔡瑞月大嫂照料;唸北一女高一的方淑媛,其學舞亦不得不為之中斷。但蔡老師在綠島有機會仍然教舞,未曾中輟。聽講蔡老師在獄中最開心是與難友以扁擔挑糞的服役時刻,只因回程經過海邊,可以眺望藍天碧水、海鷗椰影、足履浪濤退去後的細沙灘,甚至在獄卒睜一眼閉一眼的情況下,手舞足蹈、苦中作樂一番。

待蔡瑞月被釋返家,方淑媛也已高中畢業,白天在銀行上班,業餘又開始追隨蔡老師在「蔡瑞月舞蹈藝術研究社」習舞。1955年3月起,來自中壢的方淑媛訂婚後,就近住宿在舞蹈社,以社為家,扶佐隻身養育幼兒的蔡老師,並充當助教,二姐淑華則幫忙彈鋼琴伴奏、及教導學童班。直至次年三月方淑媛于歸任學斌而遷出,一整年的朝夕相處,方淑媛與蔡瑞月親如家人。對於仍受長期跟監,每個月還要到警察局報到,並繳交生活報告書的蔡瑞月來說,有方家姊妹倆作伴,不但在心靈上得到些許慰藉,在舞蹈教學上也是不可或缺的左右手。方淑媛並應聘為民族舞蹈推行委員會幹事,兩年後晉升民族舞蹈推行委員會委員。當年21歲的方淑媛,還同時兼任政工幹校舞蹈研究社指導教官。

那年中秋,應聯勤總部邀請,在台北中山堂公演一齣以英文演唱京劇的《嫦娥奔月》,招待外賓,師徒負責劇中舞蹈部分,天上人間,場景浩大,盛況空前。是年底,師生又奉派赴泰國曼谷於萬國博覽會上擔綱,在泰王御前演出,馬不停蹄地宣慰僑胞,新婚不久的方淑媛也在旅途中發現自己有了初期妊娠反應。

生下大女兒任文琦才三個月,方淑媛銜命南下苗栗,為蔡瑞月主持舞蹈分社。次年,25歲的方淑媛緣於父親服務教育界,在其任職校長的中壢市創辦「華媛舞蹈社」,服務桑梓,傳承蔡老師衣缽;該社自1966年至1971年間,曾多次拿下桃園縣及全國社會兒童團與個人民族舞、現代舞、戰鬥舞等多項冠、亞軍,邵氏影星施思是方淑媛得獎的弟子之一。1963年至1983年間,由戰後而美援時期,到台灣經濟起飛、乃至走過戒嚴時期,二十載春秋歲月變化甚鉅,不變的是師生堅守舞蹈、默默耕耘,並曾多次連袂赴泰國參加慈善義演及全台北中南巡迴演出。

1972年,雷大鵬應邀加入「澳洲國家現代舞團」,1975年返台。76年,蔡瑞月原本敲定與作曲家馬思聰攜手創作大型芭蕾舞劇《晚霞》,卻因文工會干預,母子被迫退出,心理打擊甚大,加之舞蹈社歸能幹的媳婦蕭渥廷掌舵,遂萌生黯然去國之意。1983年,蔡瑞月代表國家赴韓國參加「亞洲舞蹈會議」,並以62高齡登台演出。當年文建會推出「蔡瑞月回顧展」,之後隨獨子雷大鵬移民澳洲,在雪梨、莫爾本、布里斯班延續舞蹈教學、研究與創作。方淑媛說,雷大鵬非常孝順母親,甚至於割捨大學學舞的女友而迎娶母親中意的學生蕭渥廷,而該女友也終身未嫁,目前也在台從事舞蹈教學。蔡老師母子都是藝術家,對金錢沒有概念,又不善於理財,以致他們在澳洲的經濟狀況並不寬裕。期間,方淑媛經常去電噓寒問暖,並赴澳洲拜望恩師,蔡瑞月甚為開心,再三前來下榻的酒店,離情依依、捨不得說再見,方淑媛說可知老師在澳洲生活得多麼孤寂!

1990年,69歲的蔡瑞月攜子、媳及兩個孫子,千里迢迢、飛往大陸,與分隔41年、並從教職退休的雷石榆首度團聚,造化弄人,雷石榆已然再婚,人事全非,淚眼相對,不勝唏噓!雷石榆曾為此賦詩「海峽萬重險浪隔/如磐風雨喜見收/生離三代杜鵑血/相聚今朝一泯愁」,但是對於四十一年來,始終孓然一身、含辛茹苦的蔡瑞月來說,使君有婦,叫人情何以堪?「相見不如不見」,蔡瑞月日後在接受美南電台採訪時曾幽幽然如是表示。在邀請雷石榆同赴澳洲共享晚年未果,勇敢而堅強的蔡瑞月只有留下祝福、抱憾而歸,這是歷史的悲劇!五年後雷即病逝大陸,他昔日的翩翩風采永遠活在蔡瑞月的心中。

前年方淑媛返台,曾應訊為雷石榆和蔡瑞月當年遭受白色恐怖冤獄作證,因為經過了半個世紀,人證物證都難以蒐集;蔡瑞月急想找到當年由綠島同船返台的難友,卻不可得。幸好方淑媛因為那段時間內,經過訂婚、結婚、懷孕等過程,所以對於年月記憶甚為清晰,幫了蔡瑞月的忙。方淑媛感慨萬分地說,這些難友在蔡瑞月過世後,才一一現身,述說與蔡瑞月的過去,為什麼不在老師生前出面呢?台灣政府終於在蔡瑞月日薄西山時刻予以平反,但是超過半個世紀的折磨斲傷,又豈是區區五、六十萬台幣賠償金所能平復於萬一?

方淑媛精通日語,1978年曾經任教於「永漢國際教室」,担當日文講師。蘭質惠心的她,也曾在台學習一年多的中國結編織藝術,有許多甚富創意的作品,自娛娛人。方淑媛於1997年隨夫婿移民休士頓,和女兒、外孫同住;僅在每年春季返台掃墓,順道探望小兒子及孫輩。對於和蔡老師共同曾有的輝煌過往、鎂光燈的聚焦以及舞台下如雷的掌聲,方淑媛相當低調、從不掛齒。生過一場病後,開始轉向戶外練太極拳,每天清晨義務帶領「休市晨功會」數十成員練「武」習「舞」,風雨無阻,八年如一日,學生程度或參差不齊、或反應遲鈍的,方淑媛總是耐心十足、有教無類。。老驥伏櫪的方淑媛每週還到「長春會」編舞、教舞,女兒心疼地勸阻她,方淑媛仍然樂此不疲、甘之如飴。

1994年,蔡瑞月獲頒教育部薪傳獎,並籌備成立「蔡瑞月文化基金會」。1998年,蔡瑞月獲頒澳大利亞昆士蘭科技大學博士學位,同年文建會協助出版「台灣舞蹈的先知—蔡瑞月口述歷史」及「台灣舞蹈的月娘—蔡瑞月」攝影集。1999年,離鄉十數載的蔡瑞月首度攜子返台,一場無名大火,將她投注畢生心血的舞蹈社化為灰燼,讓老邁的蔡瑞月再度無語問蒼天。2000年,蔡瑞月進行一連串的舞作重建工作,並榮獲台美基金會2001年人文科學獎。

2002年,方淑媛結褵46載的老伴遽爾過世,但她努力走出傷痛,將對先夫的懷念化為對學生的大愛,一如她的恩師。2003年底,蔡瑞月在澳洲動切除腦瘤的大手術,事親至孝的雷大鵬悉心照料,幸好平安度過,但也落下了眼疾的後遺症。

去年七月,蔡瑞月赴台編舞,九月底結束在台北的發表會後,方淑媛即致電邀請老師到休士頓來小住,怕老師經濟負擔過重,並提出要寄去全部旅費及零用金。蔡老師笑說「妳怕我不來嗎?」在商議行程時,蔡老師也說越快越好,似有預感來日無多。終於在十月上旬,年過70的學生由機場接來了83歲的恩師,方淑媛與老師朝夕相處,晨昏定省,寸步不離,時光彷彿倒流到當年在中山北路幽靜的巷裏,與老師親如一家人的日子,而一眨眼匆匆已近一個甲子光陰了。

六個星期的日子裡,方淑媛又從澳洲請來了獨子雷大鵬作陪。蔡瑞月欣賞鄒森作曲的《笑呵呵》,認為人生應該笑口常開;於是和方淑媛師生閒暇時一同研討編舞,等大鵬來後,又催促兒子加入,母子倆攜手創作,以《笑呵呵》背景音樂,配上個人的肢體語言來詮釋不同的現代舞面貌,方淑媛對老師沈浸舞蹈的快樂和享受,印象深刻。看到老人家在茲唸茲的仍是舞蹈,方淑媛每日清晨帶老師和「晨功會」的學生一塊練太極拳,等到較吃重的劍舞課程時,就讓老人家坐在椅子上觀看,初秋的休城略有寒意,腿上蓋著毛毯的蔡瑞月曾傷心地說:「我是個舞蹈家,為什麼腿都抬不起來了?」老兵不死、只是凋零,聽來令人鼻酸。方淑媛記得蔡老師當年教舞時,求好心切,常任性修改,作為她多年學生,已被訓練成反應快、記性好,才能跟得上,對於她日後學新舞及編舞助益極大;方淑媛也是要求自己終身學習,不斷求進步、超越自我,而且還是發自心靈的舞蹈,舞起來才有生命,不僅僅是肢體的擺弄動作而已。

旅休期間,方淑媛領著老師參加台灣同鄉會的聚餐、休市「長春會」的月會以及週末「松年學院」台灣系列活動,有次蔡老師興致好,還上台分享她故鄉台南的軼事。在「松年學院」蔡瑞月巧遇當年在高雄的小「粉絲」(fans) 李王貞慧,她父親王天賞是高雄「國聲報」發行人兼「詩風社」社長,李王貞慧還記得當年只要是蔡瑞月到高雄演出都極為轟動,他父親不但每次贊助而且一定全家買票去捧場,大大小小都是是蔡瑞月的仰慕者。小「粉絲」來美40年,成了老「粉絲」,沒想到在休城還能見到蔡瑞月這位貴客,覺得自己十分幸運,非得設宴款待蔡瑞月不可。

方淑媛也陪伴老師上美南華語廣播網,接受程美華採訪,並將過程製作成紀念光碟讓老師帶回留念。在與老師閒話家常之際,方淑媛才獲知當年方家姊妹學舞,因為母親與蔡瑞月是前後期校友的關係,老師不曾收過一分錢學費。方淑媛說,我那時才十多歲的小孩子,哪裡知道這些,要不是這次老師來,提到母親當年因為免學費,所以過年過節總是禮數週到,蔡瑞月還記得方家鄉下包來的粽子特好吃,讓方淑媛更加感念恩師。方淑媛並與老師一起回顧舊像冊,看到許多珍藏半世紀的老照片,有些還是獨家絕版的,蔡老師好高興,方淑媛也複製了一包讓老師帶回留念。

在休城小住的日子裡,方淑媛招呼老師無微不至,「每天早睡早起運動,老師的腿好多了。」不過有一隻眼,近處聚焦不佳,常用手在桌上摸索。老師見到方淑媛親手編織的中國結,很喜歡,方淑媛便悉數奉上,在老師離去後,才發現因視力不佳被無心遺落在放行李的櫃子後方。老師心臟不好,天天服一堆藥仍不肯忌口,孝順的大鵬每次嘮叨時,蔡老師則一概童心未泯地耍賴皮、假健忘,率真的像個老小孩。

「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溫馨相聚、終須一別。蔡瑞月十一月下旬由休城返台,在機場分手時,方淑媛瞥見蔡老師眼中泛著淚光,還安慰老師明年會很快再相見,可能老師心中有數,已知這是最終一面了。

蔡瑞月返台後,指導排演五場《舞者阿月》舞台劇,將她坎坷的人生首度搬上舞臺,並多次觀賞演出,這是蔡瑞月最後一次在台灣公開露面。今年三月返回澳洲後,四月即感心臟不適入院治療。5月24日清晨再因昏心臟衰弱、昏厥摔跤送醫,造成第二度心臟病發,至29日不幸往生。獨子雷大鵬和長孫隨侍在側,媳婦蕭渥廷接到噩耗後趕赴澳洲,6月10日在澳洲舉行了追悼會。雷大鵬在給方淑媛報喪的信上猶自責說:「我做為獨子,未克能盡責任照顧,甚感內疚,悵然與不忍她離去,只能默默祈望她在天之靈獲得平安。」蔡瑞月的遺體在當地火化後,帶回台灣,了卻這位本土藝術家落葉歸根的心願,在台的告別禮拜則於7月2日舉行,陳水扁出席鞠躬追悼,哀榮備至,足堪告慰。

蔡瑞月和方淑媛師生一場,兩人都是外柔內剛,即之也親,如沐秋陽;而且摯愛舞蹈,從不依老賣老、固步自封。所謂「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不已。」長期以執著的信念,將畢生心血獻給舞蹈藝術,心無旁騖、無怨無悔;與流逝的光陰抗衡,展現出過人的精神勇氣和蓬勃的生機活力,著實令人感動與敬佩。八十多歲高齡的蔡瑞月,因著老學生方淑媛的執禮甚恭,在人生的黃昏時刻,親眼看到在海外薪火相傳、後繼有人,老人家亦可以安心無憾而去!在今日功利社會中,多的是徵名逐利之輩,能夠衷心尊師重道、反哺報恩者,猶如空谷足音,方淑媛老師以她的行動身教為我們作了最好的典範。

2005/6/30 完稿於休士頓
2005/7/10 登載於休士頓《美南周刊》


圖一/ 蔡瑞月獲頒澳大利亞昆士蘭科技大學博士學位


圖二/ 蔡瑞月(左)與方淑媛參加「台灣同鄉會」的聚餐,蔡老師喜愛酸菜豬血湯


圖三/ 蔡瑞月(中坐者)、方淑媛(中右)與部分「休市晨功聯誼會」會員合影,前蹲者為雷大鵬


圖四/ 蔡瑞月(中右)與「長春會」方淑媛(中左)指導的舞蹈班攝于BAYLAND社區中心,前坐者為雷大鵬


圖五/ 「粉絲」李王貞慧(後排中)設宴款待,前排左二起方淑媛, 蔡瑞月, 雷大鵬及任文琦



圖六、七/ 方淑媛當年美妙舞姿



周 樺,記者,联系电话:281-685-5566
Email: chouhwa@yahoo.com
责任编辑:005
回 [ 周樺專欄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和免责声明】【隐私保护】【鼎力支持】【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