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周樺專欄]

林 彬 的 玫 瑰 世 界

周樺 chouhwa@yahoo.com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彩虹耀眼在天邊/野花朵朵散林間/薔薇嬌小又有刺/卻留人間情最多。
一枝玫瑰一枝香/真情流露花影間/粉紅最解知人意/教人生死也嫵媚。」-- 林彬

2005年6月23日,明尼蘇達州慶祝首府聖保羅州議會大廈一百週年慶,在大樓南端開闢了30呎見方左右的玫瑰園,以杏黃色、名為「百週年慶」(Centennial)的玫瑰為中心,圍繞共11種玫瑰,此黃玫瑰是「貝利苗圃」華裔玫瑰育種專家林彬(Ping Lim)所研發的新品種,來對應州議會大廈大理石的顏色。當天,州長夫人Mary Pawlenty 親臨剪綵,並在林彬發表演說後,致贈答謝獎牌;全州共87個郡的郡長均應邀觀禮,每人並分得5株「Centennial」帶回種植在各自的郡域內。這極端的榮耀,使「貝利苗圃」在該州的形象立竿見影,贏得不少掌聲。第一夫人不僅在官邸接見林彬,並親筆致意,多謝林彬「美麗的創作-充滿『氣』與『真愛』的玫瑰」!

意外初識 與有榮焉

認識林彬是在2000年3月,於「世界玫瑰協會聯盟」(The World Federation of Rose Societies)第12屆年會上。大會在休士頓美麗華酒店舉行,為期一週,有來自世界各地卅多個國家共九百多位代表與會。

身為「休士頓玫瑰協會」的一員,我早早登記為義工,有心為兩岸三地的華人代表盡棉薄之力,做些翻譯及接待的工作。開幕式當晚,旅行社將來自中國、兩位不諳英語的代表,匆匆地塞給我,他們是中國某兩大公園的領導。整晚我被拉著幫他們和老外官員們合照個不停,但當我介紹次日各項參觀及講座活動時,得到的答案竟是「謝謝!旅行社另有安排,再見!」繳了近千元會費,難得如此四年一度精英齊集的盛會,卻被假公差之名來美旅遊而虛度,實在令人扼腕!

幸好在節目單上,躋身十幾位世界級玫瑰專家學者中,看到唯一的華人林彬被安排在大會最後一天發言,簡歷上介紹是台灣大學畢業。耐心等待到了講演時刻,面對台下幾百位專家代表,四十出頭、帶著眼鏡、富書卷氣的林彬侃侃而談,輕鬆而幽默,將他在貝利苗圃(Bailey’s Nurseries)的育種研究過程及成果與大眾分享。當如雷掌聲響起時,在台下同為炎黃子孫、龍的傳人的我,深感與有榮焉!

講演完畢,許多代表趨前詢問或握手致意,我守在一旁等他忙完,以華語自我介紹,在訝異中,林彬立馬提出一同晚餐的邀約,原來在五星級酒店幾天下來,他的中國胃已經受不了啦!林彬的爽直令我印象深刻。

大會結束後,我將林彬由酒店接出來,帶他到西南華埠巡禮一番,來自俄勒岡小城Yamhill的林彬,對於超市架上琳琅滿目、應有盡有的東方食品十分羨慕,他們可是要驅車遠赴西雅圖一天來回才能採買得到。當晚,在韓國餐廳裡,我請來林彬台大園藝系的學長作陪,天南地北、一直聊到餐廳打烊才不捨地送他回酒店。

林彬出生在中南半島的寮國,個頭不高但天庭飽滿,有聰明之相。他和藹可親、平易近人,難得的是廿多年來,雖為老美作嫁,林彬始終有顆不渝的「中國心」,伺機回饋點滴!

離鄉背井 移民來美

林彬離鄉背井,隻身在台大時,因寮國赤化,家庭接濟不易,靠著自己在書店打工及做研究助理,加上台灣政府的助學金而完成學業。父母希望他來台灣學醫,他卻依著小時候對玫瑰一見鍾情的印象(後來才知道該玫瑰名叫Peace),而選擇了園藝系,一路走來,無怨無悔,終能在美利堅的土地上開花結果、大放異彩。為此,林彬常常鼓勵新移民說「美國是機會之鄉」。

1980年,拿到學位後,林彬移民來美,學農的很難找到工作。在舊金山海關時,因會亞洲多國語言又精通植物、水果、種子而被留下充當旅客翻譯,上司賞識這個勤奮的年青人,疼惜他學非所用、大材小用,於是在第二年秋天,介紹他去加州DeVor苗圃,跟隨育種大師Jerry Twomey當助理,林彬形容其為造成他人生轉捩點的貴人。在那段期間,林彬省下每一分每一毛,為的是能跑遍全美及歐、亞洲,當面請益玫瑰育種界的各大名師。

1988年,林彬接受加州最大玫瑰切花批發公司 Mt. Eden Floral Company的工作,先做品管部經理,不久便晉升為玫瑰生產與國際市場部經理。事實証明,這個職位讓林彬充實了玫瑰花在商業市場方面的應用知識,求知慾強的他更是馬不停蹄、參與大大小小的會議,足跡遍及全美各州、中國、港、台、新、馬、泰、韓國、日本、法國、荷蘭、德國、英國、丹麥以及瑞士,只要有玫瑰座談會,他即不遠千里設法參與,他的視野於此更加開闊了。

育種研究 美夢成真

1992年,林彬的美夢終於成真,在Jerry Twomey大師的推薦下,林彬被如今有百年歷史的「貝利苗圃」委以重任,聘為玫瑰育種研究室主任,孜孜矻矻一頭栽進了玫瑰育種,想培育出美麗、抗病又容易照料的新品種,妻子女兒也跟著搬到小鎮,毫無怨言。

他在幾十畝山谷農地上,一畦畦試植由溫室培育出的新品種。每年由4月至7月初,短短數星期中,帶著7~8名助手,用刷子一朵朵授粉,要完成3萬5千次交配以及記錄下數不清數據的工作;人手不足時,還得日夜加班,連妻子都叫來幫忙打工。若每次雜交可以得到7~8粒種子,就是25萬粒種子。每年重覆如此單調而繁瑣的工作,如非出自對這份工作執著的熱愛和堅定的信念,是很難持之以恆的,尤其在最初8至10年進行品種測試的耕耘期間。

那年初秋,我應邀參加「貝利苗圃」的周年慶。林彬的工作室,在近苗圃的一輛大活動拖車中,牆上是來自世界各國的玫瑰花圖片、珍品海報,工作桌上是大堆瓶瓶罐罐的花粉。林彬領我參觀溫室培育中的種苗,綁著各式名條,像育嬰室中一般,都是林彬的寶貝兒;別小看這些「小可愛」,他們可都是經過千錘百煉,浴火重生的明日之星。

爲了選拔淘汰,所有種苗,絕不呵護保養,甚至故意安排在晚上陰溼的時刻澆水,刺激植株產生病害,從中選出存活的種苗。到第三年,25萬株種苗,大概只剩300株,再進行三年的全美多州各處農地粗放,作植株生長和花卉品質測試,如生根能力、適熱耐寒性、花期長短和抗逆性等等考驗。不合標準的品種,則毫不留情的整畦鏟除,林彬謔稱「我們老闆拒絕編列農藥預算」, 也唯有如此「無農藥」,才能培育出真正的傑出玫瑰品系。

最後,對這些過五關斬六將的倖存者,進行繁殖、並投放到「貝利苗圃」在各地包括明尼蘇達、亞利桑那等州的生產基地試種;經過三到六年在自然條件下生長的觀察和評估,選出最優良花朵、最低養護需求的品種。林彬形容這個辛苦過程有如一片片繁雜的拼圖,唯有點點滴滴耐心與愛心才能拼湊出完美的圖畫。

十年耕耘 歡慶豐收

2000年,林彬初次提出玫瑰新種參加「全美玫瑰品種選拔」(AARS 為All American Rose Selection簡稱),即一鳴驚人,奪下2002年金牌,稍後該品種被命名為「愛與和平」(Love and Peace);屬林彬當年一見傾心的「和平」(Peace)系列玫瑰。它是在1992年問世,林彬一眼見到這個鶴立雞群--顏色金黃、瓣沿帶有玫紅色葷,襯著油亮墨綠色葉片--的新品種,就知道一定能成為明星,它也果然不負眾望,獲得AARS大獎。

在辛勤耕耘整整十個春秋寒暑後,林彬終於替「貝利苗圃」掘到第一桶金。那年,在貝利,我初見朵朵盛開的「愛與和平」驚為天人,央求分一小株帶回休士頓,以炫耀於「休士頓玫瑰協會」的同好們。林彬不假辭色,公事公辦,要我先行登記,等2003年正式上市時才郵寄到家;我找林太太惠琴求救,才知不僅是我,他對所有親朋好友一概六親不認,公私分明,我對林彬的暸解,又加深了一層。

得獎不久,林彬另一系淺黃色芳香的玫瑰品種受「梅西百貨公司」賞識,命名為「梅西的榮耀」(Macy's Pride),用以裝飾慶祝梅西的一百周年慶,並贏得「新英格蘭玫瑰協會獎」(New England Rose Society Award)的榮耀。

品種保護 享受雙贏

2001年秋天,我和小弟到北京,正好林彬陪老闆出差,調研中國大陸市場,忙裡偷閒,讓我們到他下榻的長城飯店小敘。次年初夏,我參加休士頓市長的商務考察團後,在北京停留五個月,適逢林彬來中國洽商,在一年一度的「國際花卉博覽會」上發表演說,語重心長地向在座中國人灌輸「品種專利法」和中國玫瑰種源豐富、理應多加利用的概念。無奈其言諄諄、其情切切,卻是聽者藐藐,無動於衷;難怪身為「現代玫瑰(月季)之故鄉」的中國,多年來玫瑰研究一片空白,沒有新品種出現。我坐在台下,感受到林彬的痛、林彬的寂寞,為他大師級身份,卻仍然一股不懈的牛脾傻勁而叫屈,所謂蜻蜓撼大樹,蜉蝣搬石柱,這個使命何其艱難,這條道路又何其崎嶇!

2005年7月,林彬又在《中國花卉報》上一再呼籲花卉業者,勿緊盯蠅頭小利而採取「盜版」的方式擴繁,否則很難鼓勵「尖端」的參與和認同,這不僅阻止了産業健全發展,也不利於開發資源。唯有心中有品種保護的概念,內練基本功,外樹形象,才能提高競爭力。有了自己的品種才能和人家平起平坐談生意,談原則;才能發展高産值的花卉事業,進而和國際接軌,揚我國威。林彬希望中國有關部門加強新品種保護力度,拒絕非法繁殖的産品,力促産業儘快走上良性循環;並且儘快規範月季品種名稱和等級的統一標準,最好用原名,方便産品進入流通市場。

此外,林彬還提出,目前,在中國申請新品種保護的費用是按照國際標準來收取,但是新品種在中國的銷售價格僅爲國際市場的十分之一。他希望有關部門能考慮儘量降低收費標準,讓更多的新品種進入中國市場,唯有如此,才能真正享受到雙贏。

古老中國 月季故鄉

林彬說,月季在中國已有兩千多年的歷史了,可遠溯至宋朝,漢、魏時多作藥用,明清時才作為庭園觀賞及粹煉香精之用。十八世紀時由傳教士經印度傳入歐洲,造成轟動,因為中國古典玫瑰花大、色艷、味香,且月月開花、四季不斷,故稱「月季」。

台灣、港澳及海外華僑均習慣稱「玫瑰」,其實玫瑰(Rosa Rugosa)與月季(Rosa Chinensis)是兩個不同品種,均屬於薔薇科(Rosaceae)薔薇屬(Rosa Sp.);國內將切花稱為玫瑰,以別於庭院栽植的月季。聰明的法國人把花開不斷的中國月季和歐洲的抗病性強的薔薇雜交,培育出嫵媚多姿的HT(Hybrid Tea)新體系;加上歐美植物專利法有廿年保護之鼓勵,一登龍門便身價百倍,導致玫瑰文化在洋邦更上層樓,共育有二萬多種。反觀中國,不但未能發揚光大,在文化大革命期間,更被視為毒花毒草,浩劫殆盡;而一些碩果僅存的古老月季,更日漸凋零。

1997年,林彬與四位老美專家,在中國政府與USDA的贊助下,花了整整三個星期,在中國上高山、下叢林,跑遍大江南北, 尋覓新的月季原種。在212種己知的品種中,中國就有93種,但用來配種的屈指可數,可見推廣新月季品種,仍有很廣闊的空間。

為此,林彬在2002年,又千里迢迢遠赴新彊西北各地,多年來共收集了35種耐寒耐旱的古典月季種子,視為珍寶,小心翼翼地捧回美國,其中能用於雜交基因工程的只有10種。林彬一方面期望它們能有助於節省上市時間,提高成本效益,培育出「新新」的月季品種;另一方面他並不藏私,將辛苦得來的種子及資訊與中國及世界各地的育種界朋友分享,正如當年自己受助於其他大師前輩一般。

貝利苗圃 識馬伯樂

林彬曾經多次應邀回台灣和中國講習,想奉獻自己一身所學,可是往往對方一聽要投資8至10年後才有回收,紛紛打退堂鼓,更有甚者,把他當作玫瑰園的管理人,讓他啼笑皆非;商人的短視,讓林彬深深嘆息「月季育種並不像速食」之餘,只能一心「楚材晉用」,以「貝利苗圃」為家,畢竟貝利是賞識他這位千里馬的伯樂,提供給他優秀的團隊,負責新品種的繁殖、生產、管理及銷售等工作。

而這位千里馬在2005年,他的「白日夢」(Day Dreams)以香味及乾淨健康的葉片(通常這兩者不可兼得),再度榮獲AARS大獎,成為送給伯樂「貝利苗圃」百歲生日的最佳賀禮。「彩虹霜淇淋」(Rainbow Sorbet)再接再勵奪得2006年AARS大獎。

謙沖自牧的林彬並不自我居功,他說:「這是很多育種者,連我在內,終身奮鬥不懈的目標。而我非常幸運的連中三元,乃天厚我也,除了妻女的關照、公司團隊的支援、許多玫瑰師友的鼓勵,還有美國這片沃土的滋生養息」。

2004年,「愛與和平」猛龍出江,跨越美國來到歐洲,面對歐盟玫瑰強權老大,毫不怯場,落地開花,勇奪「愛爾蘭國際金牌」和Belfast City「最佳HT玫瑰」等大獎;此乃美國玫瑰界一大盛事,捷報傳來,揚眉吐氣、大快人心!

此外林彬的「逸美玫瑰」(Easy Elegance)系列,強調環保,不施用任何農藥,徹底顛覆一般人「玫瑰嬌貴難伺候」的刻板印象,它花開不斷、而且耐寒抗凍,因為每株均為自根苗,不同於嫁接苗,所以形態優良勻稱、而且不會由根部冒出不開花的徒長枝、吸枝(Sucker),保証不會「種瓜得豆」。事實上,在第一年育苗時,還故意在苗圃中撒撥白粉病、黑斑點及其它病源的孢子,不能過關的立即淘汰。唯有極其吹毛求疵的育種學家,才能成就如此「逸美玫瑰」的月季系列;它的低養護需求,就彷彿株株有「氣」存在、本身具有頑強的生命力,真正做到了可以「種了就忘」(Plant it and forget it),在某種程度上實現了林彬的願望。他說,「我的夢想就是為世界創造出最協調、最持久的美麗。」

2002年「逸美玫瑰」在全美推出上市以來,倍受矚目,有興趣者可上網www.easyeleganceroses.com查看。「逸美玫瑰」的月季,它分為四個系列,提供各款暢銷品種,並附有精美圖片與解說。

研究計劃 新的挑戰

目前林彬正在嘗試將HT玫瑰與灌木月季進行雜交,以求花豐且美、樹健而密、植株矮化緊湊、顏色多樣豐富的趨勢。另外還想就香味進行更多的研究。

他的團隊已在策劃推出2009年的新品種,需要3至4年的籌備,現有35個品種,每個品種至少要繁殖兩萬株,可以想像這是個多麼驚人的數目!除此之外,林彬還有兩個目標,希望能培育出花型大、長勢旺的攀緣月季和芳香的迷你盆栽月季。

林彬說在20世紀八○年代,他始於培育切花月季(Cut Roses),如今己轉向研究培育抗病性強、肥水需求低、容易栽種的園林觀賞月季品種(Hardy Shrub Roses),這是為了適應現代都市生活忙碌人群的需求。當然,挑戰還是存在的,比如疾病變異,因為現在病菌、害蟲對化學榮藥劑的抵抗力越來越強,會給育種不斷帶來新的挑戰。

舞文弄墨 家庭幸福

林彬雖是僑生,但有深厚的中文底子,不時在《臺灣花卉雜誌》、《世界日報》和《世界周刊》上拜讀到他的大作,多以玫瑰為主題。在本行專業得獎喜訊頻傳之餘,「腹有詩書氣自華」的林彬,今年二月還捎來玫瑰『傳情』詩一首:「彩虹耀眼在天邊/野花朵朵散林間/薔薇嬌小又有刺/卻留人間情最多。一枝玫瑰一枝香/真情流露花影間/粉紅最解知人意/教人生死也嫵媚。」

他的另一半巴惠琴(Jane)是韓國僑生,在台大校園內結識,跟著林彬十幾年寒窗,甘之如飴,總算熬出了頭。筆者好奇林彬家的後花園上百株玫瑰,肯定是四季花團錦簇、長年美不勝收,讓左鄰右舍欣羨不已;惠琴說那倒不一定,她封林彬為「挖洞專家」,一點點不合意,馬上挖掉、走馬換將,所以到後來她也懶得去數算倒底有多少株,感情林彬把自家也變成實驗站之一了。

林彬每年除了育種研究室的繁重工作之外,仍要東奔西跑,到處「脫殼」(Talk),美言玫瑰。不僅是全國性的苗圃園藝研討會、玫瑰協會,還有大大小小的園藝中心、業餘育種社團的邀請等等,行程已排到明年夏天。巴惠琴說,跟他出門開會渡假,不管生張熟魏,話題除了玫瑰還是月季,旅遊不論哪個國家,除了玫瑰花園仍是月季公園。

他們有二個可愛的女兒,Jana 在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就讀,小女兒Maya唸高中,都極為優秀;在工作之餘,林彬的興趣是多方面的,除寫稿外,喜歡讀中國歷史、打乒乓球、看動作錄像片及庭園雕塑,偶爾還會下廚作中國飯給全家人驚喜。

「玫瑰之美天上來/月季絕色到人間/薔薇染盡春華濃/木香猶襲水沈中。」又是林彬筆下的鍾情。

玫瑰、月季、薔薇、木香,何其風華斑爛、脈脈含情,癡心如林彬者,又何能不失其魂!林彬內心深處,渴望著將此天香國色的悸動-真善美、友誼、愛與和平,妝點江山,廣傳人間大地。(9/18/2005 發表於《世界周刊》)


1.玫瑰育種專家林彬,所言所訪盡是玫瑰。圖前為其所培育出之funny face品種玫瑰。


2.2000年,林彬初次提出玫瑰新種參加「全美玫瑰品種選拔」,即一鳴驚人,奪下2002年金牌,稍後它被命名為『愛與和平』(Love and Peace)。


3.林彬培育出的新品種玫瑰「彩虹霜淇淋」(Rainbow Sorbet),奪得2006年全美玫瑰品種選拔(AARS)大獎。


4.林彬培育出的玫瑰品種「桔之印象」(Orange Impressionist)。


5.林彬全家福。




周 樺,記者,联系电话:281-685-5566
Email: chouhwa@yahoo.com
责任编辑:005
回 [ 周樺專欄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