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王建光专栏]

五星红旗下的汤姆狄雷(Tom DeLay)

王建光专栏          于 May 20, 2006 at 21:01:37: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五星红旗下的汤姆狄雷(Tom DeLay)
论剑人:三剑客建光/保林
嘉宾蓝育青/吴军亮/马峻

建光:今年休斯顿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56周年的国庆晚宴在糖城最高级的酒店美丽华举行。晚会一如既往,一成不变,节目也毫无新意。台上一唱,台下三叹。然而,原徳克萨斯美国国会众议院多数党领导人汤姆迪雷的到场和致辞却使本来单调乏味的气氛变得激昂骚动起来,也成了晚会的“强心剂”。惊疑、喝彩、嘘声交融。晚会后的几日,休斯敦各大媒体都争相对此作了报道,几乎异口同声地对这位自始至终坚定不移地反对中国、支持陈水扁的迪雷先生进行了鞭挞。同时,迪雷先生10年来突然首次站在五星红旗下,也引起了休斯敦侨社普遍的反感、迷惑和不解。原因大致有三:一、主持人要求全场起立鼓掌欢迎迪雷不妥;二、认为迪雷现今官司缠身,不得已寻求华人的声援和华人的选票;三、迪雷支持台独伤害了大陆华人的感情。

今天,我们有幸请到了大家所熟悉的朋友来参加《人间指南》的三剑客论坛,对这个社区第一热门话题进行讨论,同时希望大家在阅读完本期的论坛后,写信给我们,我们将在下一期的“读者来信”栏目中刊出。

浪子回头金不换

蓝育青:我认为,国庆晚宴邀请政界要人是例行公事,邀请汤姆已有数年的时间,其间发生了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有人花了时间精力做了很多工作,个中艰辛在此恕不一一详述,晚宴邀请汤姆的工作数月前已开始,一个月前就得到贺信和答复届时有代表前往。由于飓风导致宴会的改期使汤姆可以在10月2日晚上8:00结束一个会议后赶来晚宴致辞。汤姆的到场和致辞不是一天而就,而是水到渠成,是不少人长期努力的结果,但对大多数人却很突然,反差太大,难以接受。但汤姆站在中国国徽和五星旗下的本身就是美中关系史上的第一次纪录。且不论动机如何,这是个转变,是一大进步。《圣经》中浪子回头的故事是要世人明白:迷途知返更使人欣喜。一个一惯对中国友好的美国政界人物来到国庆晚宴,人们会理所当然地高兴,习以为常地感谢,还会授予他一个中国之友奖;而一个一直对我们视而不见,顽固反对共产主义的美国保守派领袖第一次来到大陆社团为主的国庆晚宴上,站在中国国徽和五星旗下,传递一个对中国友好的信息,我们有什么理由不为他起立鼓掌?一个人在他一直在走的路上跨出一大步,很难吗? 一个人在他一直不想不愿不敢走的路上跨出一小步,容易吗?孙子说,不战而屈为上上策。我认为不战而屈就是双方都要作出一定的妥协,而学会妥协很不容易。

汤姆为何而来?真正原因众说纷纭,不外乎是官司缠身寻求华人声援和华人的选票。这首先证明了华人势力的逐渐强大,我个人看,就我们华人现有的力量尚难于真正有力量,但于人危难之中伸出援手比锦上添花更为难得,特别是在法律尚未证明汤姆有罪之前他是清白的,这是美国法律的基本常识。至于拉大陆华人的选票,我想我们还需要努力,因为在历年的选举中,汤姆选区的华人总投票LI不到1%,而居住在选区的华人选民却占总人口的10%。很明显,华人的选票并非举足轻重,要让华人的选票成为华人手中的一张牌,还需要每个华人的共同努力,那就是每个可以投票的华人尽快作选民登记,参加每次选举的投票。至于投谁是你的自由,投票是你的权利和义务。

最后一个问题,以汤姆对待中国和台湾的问题来评判汤姆的对错,我认为不妥,何况当天参加晚宴的700多位嘉宾在对待中国和台湾的问题肯定有不同的看法。但大家为了同一个主题坐在一起,其本身就是一件值得欣慰的事。

从狭隘自私的区域角度说,我们受惠于汤姆,汤姆在论资排辈的国会里有22年的资历,他有资格第一优先为他的选区,大休斯敦地区和德州争取到最佳联邦工作机会和联邦经费。工作机会多特别是联邦经费的充足是我们城市社区道路建设的重要经济来源,也是我们社区环境良好的保证,房屋增值和保证教育质量的的基础。

就爱国情结而言,我们来美国是因为我们爱这片自由的土地,我们首先是美国人,其次才是中国人,如果以一个美国的政治人物对待中国的问题来作为评判他的标准,是不公平的。倘若真的有人如此热爱维护中国,又十分痛恨美国,那么回中国居住可能更为切实可行。口头爱中国不如多做些实际的事,美籍华人应该是美中关系的桥梁, 应该促进美中关系的良性发展而不是引发不必要的抗衡。

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居住环境优美,社区平和,人与人之间和睦相处,如果每一个人都少一些对抗,多一些妥协,这个世界会变得更美好。

推销不受欢迎的政治产品
------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吴军亮:汤姆迪雷突然出席休士顿华人社区庆祝中国国庆晚宴并讲话,其带出的正面意义是:中国的地位和份量已到了一个相当的水准,这个水准使得连最极右势力的代表人物也不得不放软身段,变脸说话。我们或许也可以把这一小小的事件,看成一个标致性的里程碑:中国在其发展历程中,又上了一个不高不低的台阶。

不过,汤姆迪雷议员此次行为的过程和安排,确有可值得讨论的地方。

1、迪雷先生的动机?

众所周知,迪雷先生长期对中国不友善,尤其是在台湾问题上,累累公然表现出其趋台独的立场。那么,何以这位平素有所谓德州牛仔硬汉之风的政治人物,一夜之间,骤然立场转变?他是因何而来?动机何在?

政治人物转变立场,并不罕见。老故事是,前总统尼可松早年因反共的立场,主张对中国进行封锁和孤立。后来发现世界局势发生变化,为了国家的最大利益,他改变了个人的立场,打开了同中国交往的大门。那么,汤姆迪雷是不是延续了这一变化模式呢?是不是也是为了国家的最大利益而该变他的立场的呢?遗憾的是,答案不是肯定的。人们有更多的理由怀疑,他的对华立场的软化,原因是他个人的利益。

有一种说法,议员们都是选举动物。说的是议员们的一言一行都有对选举关连的考量。目前坊间流行的说法是,迪雷议员所在的选区,对他的支持度在不断地下滑,他在下届选举中将有败落的风险。而居住在他选区的华裔选民有可能成为关键的少数。他是出于选举危机的考量,才被迫有此次行动的。华人社区的几家媒体就相关事件发表的文章中,对此也有同样的分析。如果这些流行的说法和分析是基本属实的话,那么,且不说迪雷议员的动机是否磊落大方,至少是不讨人喜欢的。因为,每一个正常人,都是不愿意被人利用的。尤其是明显的利用,还含有轻蔑之意。那些他要巴结的选民们或许会在口头或心理对他说,“议员老哥,你平时那么一副德性,这回要选不上了,才来给我们笑脸,---”

或许,我们可以厚道一些地讲,我们的这位可爱的议员是出于公私并考、二者兼有的动机。一方面是形势比人强,中国的发展已到了一个你很难回避同她打
交道的地步了,必须要认清大局,改弦易辙,顺势而为;另一方面,我不得不讨好这些我从前看不上眼的选民体,否则,我将落选,我将什么都不是了。然而,同样令人遗憾的是,我们没有机会看到他对大局认知的改变。他也没有给人们这样的机会。而唯一表现出的是他个人小格局的事实。

2、生硬的接触。

迪雷议员此次行动给人的另一感受就是,“我想骂你时就骂你,想爱你时就爱你。”
迪雷议员或许做惯了大人物,是不需要顾及小选民的感受的。不知他对其他选民团体是否也是如此,总之,他的此次转向,缺乏铺垫、转承启和、必要的台下互动、以及事先的直接和间接渲染,等等营造相互尊敬的环节和氛围。显然的事实是,长期以来,亲中国大陆的社团是不喜欢他的,而他在没有前戏的状况下,突然就来示爱,所以是一次生硬的接触。我们不晓得议员先生的感受如何,但是我们已知,有相当一部分出席当天晚宴的人士,其感受是没有欢愉的。

迪雷议员是一位举国皆知的大人物,可有无穷的钱财和不尽的智士供他驱用。对自己的这次行动,何不事先做一些小小的调研,安排一些基本的应对?选民永远是需要你去讨好的,华裔选民当也不应例外。他原本是可以轻松的摘送几枝小玫瑰,备若干软饮料,……,诚意和情调都有了,……,只可惜,我们的这位牛仔硬汉议员,大概不在乎这一套,他表现的是,骑在马上,硬来直去。


3、业余政治专业化

陈珂夫妇是此次DELAY议员现身国庆晚宴的主要推手。陈珂夫妇讲,他们为此事做了三、四年的努力,很辛苦,不期意却得到社区的一些误解。

我的看法是,陈珂夫妇是在本着善意做一件好事,只是做得不大圆满。我想我们可以至少学到一样东西,这就是,业余政治专业化。

我问过陈珂,此事是否有过某个政府支持?陈珂说完全没有。他们完全是业余在做这件事情。我此前也同陈珂有过接触。我也认为他是一位业余政治爱好者,而且基本上是业余政治爱好者新手。我对陈珂讲,你把TOM DELAY突然推到国庆晚宴的台上,是在做一件非常艰难的SALES,几乎是MISSION IMPOSSIBLE(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我对他讲,你应该知道,TOM DELAY对当晚出席晚宴的大多数人士来讲,是件非常不受欢迎的产品,你在没有任何MARKETING培植的前提下,要生硬地推销出去,对台下的人士来讲,情何以堪?

应该讲,陈珂夫妇这次做的事情,已超过一般业余政治爱好者的能力范围。换你、我或者其他朋友来做,多半都不会做的更好。陈珂对我讲:“我做这件事的本意就是,我希望中美两国间和平相处,相安无事,两边都好好的。我能做多少,就多少,……我别无它意。”陈珂对我讲着话时,我是看着他的眼睛的,我看到了他的诚恳,而且心理也有被他的诚恳打动。我们应该给陈珂夫妇鼓掌。他们这种勇于并较深入地参与政治的热情是值得我们学习的。政治就是资源分配。你不参与政治,何能参与资源分配?不能参与资源分配,又何能维护华裔的利益?

正因为我们要参与,所以我们也要不断地学习和讨论。我的理解是,政治如同做生意和经营公司,也要有一整套前期中期后期的过程,其间的预划、计算、广告宣传、赔赚取舍、与对手竞争之间的虚实周旋、诚信的培植、原则的坚持等等,都要有精心策划和周全的运用。政治仅凭热忱,而谋划不足,是不易做成的。所以尽管是业余在做,也要尽量遵循专业的路数。按专业的路数来,成功圆满的比率就高,而且,今天是业余的,明天就有可能真成了专业的。

有一种说法,叫“政治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历史证明,此话信然。但是,政治也不是完全不讲品性的。尤其是在台下的看客们的眼里,政治人物是磊落大方、高分亮节,还是萎萎缩缩、格调低下;是讲究脸面的,还是不讲究脸面的,大体上还是看得清楚的。

最后,我想说几句题外话。今天这个话题是发生在国庆的晚宴上,我想借题发挥,来谈谈国庆晚宴。说实话,我不喜欢每年搞的这个NATIONAL DAY CELEBRATION GALA。十多年来一贯制,每次都是:前期的包桌卖票,繁难罗索;晚宴开始,总见不少莫名其妙的人在台上重复那些莫名其妙的老话;接着便是高声大嗓,唱一些不大合时宜的歌曲;饭菜稀松平常,还缺酒少茶。老一套重老一套,年复一年。
每回坐在那里,无端浪费几个小时,免不了有无聊和痛苦之感。尤其是最后那几次,坐到后半场,肠胃也不舒服,还有生病的感觉。我那时就想,国家像这个爱法,非得吃ADVIL不可。所以,三、四年前,我就决定不在出席这样的GALA了。
我建议晚宴逢五和十才搞。平常年头,搞一些简短、欢娱、也不失庄严的活动,每年的也有变化,既可室内也可室外。至于那些贺词和文告,在报纸上登登就行了。我真心的希望,有那些爱国而又不要吃ADVIL的人,来附和我。


迪雷到访要肯定,起立鼓掌是败笔

马峻:今年十一国庆最引人注意也最受争议的焦点莫过于汤姆狄雷议员的到访。由于狄雷议员在美国国会的份量,他历年来都受到中国大使馆和休斯敦领事馆的邀请,我们本地华人(更确切地说是他选区的选民)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庆时也多次邀请他参加,但基本上连一封礼貌性的回复都没有。但是今年他却亲自站到了五星红旗旁边,在简短的演说中连一句批评中国政府的话都没有 。我并不相信他的价值观真的起了什么变化,但政治在很多情况下都是形式大于内容,他站在五星红旗旁的镜头无疑是历史性的,也是我们国民外交的一大突破。我认为这时候感觉最窝囊的应该是那些多年来给他送票送钱的台独人士。大陆社团出现一些反对的声音说明我们自己对狄雷的到来还没有任何心理准备。

在美国华人的根本利益是中美两国和平相处,绝对不能因为台独引发战争。所以,为了我们自身利益和美中关系的稳定,在华人集中的休斯顿地区不应该出现一位主张与中国对抗、强烈支持台独势力的国会议员。这应该是整个社区的共同目标。从手段上,无非是“换人”或是“换心”。如果反对美中对抗的华人选民达到一定数量,在选情紧绷的时刻,这些少量的选票可以决定一个政客的命运。一个没有狄雷支持的陈水扁,在美国运作台独的空间会大大压缩。或者,大形势发生转变,加上我们部分朋友的努力工作,狄雷的态度会软化,如果狄雷不再高调为陈水扁打气,那我们也为自己、为两岸的和平做了件大好事。在我们这个社区,陈珂是狄雷的大力支持者,我是狄雷的大力反对者,但是我们在最高目标上却是一致的。支持可以为今后的沟通创造条件,反对本身就是一种筹码。政见不同,但完全可以成为一条铁路上的两根钢轨,相辅相成。

我们不妨用一些数字来探讨一下狄雷为什么现身国庆会场。我查看了一下狄雷自1992年以来的7次选举结果。在1992年至2002年之间,狄雷的得票率都稳在60%以上,有几次超过70%。但2003年他强力推动重新划分选区 (re-districting),虽然扩大了共和党在国会众议院的领先优势,却削弱了自己的基本盘。2004年布什总统在选区获得高票支持,但狄雷却没有搭上顺风车,在27万张选票中仅得到55%。目前共和党声望下跌、总统支持率创新低,本人又卷入政治献金丑闻,狄雷能否维持50%的支持率已经是个大问号。明年国会选举,民主党一定会倾巢出动,甚至共和党内都会有初选的挑战。狄雷不一定会被判刑,但官司的旷日持久足以耗尽他的资源,即使打赢官司也成了“过气”。如果他以51%的微弱优势赢得明年选战,那他就别再指望成为国会多数党领袖。哪个政党会让一个根基不稳的议员成为领袖?就在这种微妙的形势下,来自中国大陆的选民(估计也就5000选票而已)突然成了不可忽视的2%,他已经顾不得台湾那边的反弹了。

我认为狄雷的到来是一个机会,为双方的进一步沟通做好了铺垫。先别去扯上什么明年投票的问题,我们只需要表达出我们强烈的关切,让他知道我们最关注的议题是什么。我们还有一年的时间来观察他在台湾问题上的态度是否有明显的改变。政治就是利益的交换,我们应该有对事不对人的度量。政客们永远都是利益摆中间,道义放两边,哪有多少诚信可言。我们又何必做出一副和狄雷“老死不相往来”的架势呢?胡锦涛也没说过永远不和陈水扁会面吧。如果陈水扁真能识时务承认一个中国,两岸同为中国人,我相信共产党会和民进党握手。

当然,晚宴那天主持人让大家全体起立,给狄雷以英雄式的欢迎确是一个败笔,或者说是技术犯规。首先,美国国会议员前来参加国庆晚宴也不是第一次。为什么对中国比较友好的Sheila Jackson Lee 和 Al Green 我们都不曾起立,却要为一个多年来反中的DeLay行大礼?厚此薄彼是否对民主党不公?其次,狄雷尚未赢得多数来宾的认同,全体起立发出了一个错误的信息。幸亏场下有人喝倒彩才取得了一些平衡。其实礼节性的鼓掌最为恰当。

最后,强烈呼吁所有拿到公民身份的华人登记成为选民并参与投票。如果狄雷选区(含Sugar Land, Missouri City, Rosenberg, Pearland)的中国大陆选民翻一倍,那么无论是“换人”还是“换心”我们都有了话语权。

面对一身污泥的迪大人,叫我如何立得起来

保林:一年一度的国庆招待会热热闹闹地收场了。今年的聚会本来和往年并无二致,从内容到形式都是人们早已熟悉的:年年吃鸡,年年看戏,年年遇见同样的面孔,年年听到同样的讲话,所不同的是今年休斯顿遇上丽塔飓风,招待会不得不改期,使得原本要来的政要没来,像休市市长比尔怀特(晚会节目单中印有他的大名),而不在节目单中的汤姆迪雷先生却出人意料地来了,虽然来得晚了一点,也走得早了一点,但那前呼后拥的派头却让人印象深刻,大人物嘛!迪雷的到来,着实令在场的许多人吃了一惊。当听到主持人宣布迪雷先生来了,并让大家起立欢迎的时候,我还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幸亏主席台上竖着一面五星红旗,否则还真以为来到了“双十”国庆的会场。

迪雷先生一向偏向台湾,为台独撑腰,对大陆多有敌意,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他被控犯有政治捐款舞弊罪和洗钱罪,并不得不从众议院多数党领袖的位置上退下来,这也是一条近来非同小可的新闻。换了往年,就算用八台大轿也不可能把迪雷大人抬到大陆的国庆餐会上,而台湾方面可能只要轻轻招手,迪雷议员保准不敢怠慢。如今,迪雷先生来了,还来得这么突然,难道是他的立场发生了变化?那当然不是!他的目的再明确不过了,他是为了那区区几千张华人选票,为了他政治生涯中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或许这就足以令我等因为华人地位的提升而沾沾自喜,以为我们真的就有了力量,足以让我们为迪大人起立致敬。然而一个一向忽视、漠视甚至仇视我类的政客突然出现在共和国母亲的生日宴会上,带着一身尚未洗掉或许永远也洗不掉的污泥,我不知道别人有何感想,我可是无论如何也立不起来的。

如果有人指责我小心眼,不懂大道理,我当虚心接受。不过,据我观察,当天晚上为迪雷起立的只有少数人,大部分人并未响应主持人的号召而起立鼓掌,倒是听到一些嘘声,看来鼠目寸光者并非我一人,庆幸,庆幸。其实,要说大道理,请美国政要出席中国的国庆活动,当然是必要和有益的,这是中国国家实力的象征,也是海外华人的利益所在,到场的政要级别越高,大家的脸上就越有光,特别是像迪雷这样“党和国家领导人”级别的人物更能将晚会提高到一个新的档次。要是这事发生在往年,迪雷先生的到来断然不会引起任何争议,人们恐怕赞同还来不及呢。要知道大家所反感的不仅仅是他支持台独,那只是立场问题,而政治家改变立场向来赛过川剧中的变脸。如果迪雷真的改变立场,我想凡是认同中国的人都会乐意看到他出席中国的国庆活动,谁不愿意看到“浪子回头”呢!不过,时至今日也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迪雷改变了立场。一个昨天仇我,今天仇我,很可能明天还仇我的人因为官司缠身才勉强放下身段,在别人纷纷弃他而去的时候让我投票支持他,太有点侮辱人的智力了吧。

凭心而论,组织像国庆晚宴这样大规模的活动的确不易,许多人为此付出了不少的心血,而且这类活动往往是做好了没人说好,做不好人人抱怨。邀请迪雷先生到场之所以引发争议,其原因绝不是单一的。假如迪雷只是亲台反中,没有官司在身,他的到来一定会受到与会者的欢迎,因为那将代表他转变了立场,那将被视为大陆外交的胜利,那将真正象征着华人力量的提升;从另一方面讲,假如迪雷一向对大陆友好,即便惹上官司,华人也不致于过河拆桥,至少还可以以老朋友的礼遇相迎。问题是,迪雷支持台独已经令多数华人不悦,他吃上官司更让人们不齿,对于这样一个在华人眼中无一是处的政客的突然到访,人们本来就不以为然,而在此情形下还愣要人们为他起立鼓掌,人心何以得服?

结束语:“浪子”怎样才算“回头”?

建光:人,首先是社会的人,在社会结构里,每一个人都有旁人不可取代的位置。所以,当一个现象放置在我们面前,我们才会有不同的反应------不同的位置给了我们不一样的眼界。因此,以上的所有观点,都值得尊重。

政治家的眼里,只有两样东西:钞票和选票,永远不会有缠绵和情感。在汤姆迪雷这样的职业政客眼中,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只不过是他们一张张进入白宫或国会的门票,一块块铺垫他们政治道路的小石子。而普通的华人在这些人眼里可能连石子都算不上。既然如此,我们干吗要在这样的人身上一厢情愿地喷洒感情呢?

我一向不喜欢所谓职业政治家,用“口蜜腹剑”来描绘这些专业人才算最客气的了。上面大家谈了许多,角度也很多样化,限于篇幅,我就不重复了。我只想谈谈大家似乎没有触及到的地方。人最不容易遗忘过去,特别是痛苦的过去。经常听到人们说的“饶恕,但不能忘记”就是说的这个意思。

汤姆迪雷可以说是最仇视中国的美国政客了。他为陈水扁摇旗呐喊,为台独势力唱赞歌,他冒犯的是整个中华民族,伤的是中国人的心。世间万事万物的改变都应该是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汤姆迪雷如何能在一夜之间从反共斗士摇身一变成了中国的朋友?他对中国人的伤害怎能期望在几分钟之间云消雾散?他也太小看中国人的智商了。我们不缺爱,更不缺惠顾。爱我,是需要商量的。

我不想去辩论汤姆迪雷是否算得上是“浪子”,但“回头”的定义必须界定:那就是必须放弃支持陈水扁,反对台湾独立,承认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浪子回头”的标准是这些具体的言行,而不是在国庆晚宴上扬长而来,拔脚而去,更不是在五星红旗下面站立两分钟,说几句无关痛痒的话语。



王建光,《人间指南》总编辑,三剑客,专栏作家,联系电话:281-731-7310
Email: houstonchinesepress@yahoo.com
责任编辑:005
回 [ 王建光专栏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和免责声明】【隐私保护】【鼎力支持】【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