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王建光专栏]

2005,你过得好吗?

王建光专栏          于 May 20, 2006 at 21:13:45: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2005,你过得好吗?

论剑地点:长城书店
论剑人:建光、保林、许丹、于娜


一切终将过去

建光:充满喧嚣与骚动的2005年转眼就要过去了。这一年是鸡年,真可谓是鸡飞狗跳,不得安宁。在近30多年的人类历史上,2005年应该算得上是积大难大悲大苦于一体的一年。天灾蜂拥而至,人祸层出不穷,从头到尾,似乎没有片刻的消停。大到国家,小到我们周围的朋友,大多数似乎都是在噩耗或悲苦中谨慎地走过。好在时间总是往前运行,一切终将过去,但愿历史不再重复自己。


不知为什么,建光的题目总让我感到有一种变老的感觉,岁月,时间,这些都是不能细细琢磨的东西。

保林:不知不觉中,又一年过去了。对於我们这些步入中年的人们来说,岁末的文章往往是最难做的,因为我们开始真正懂得岁月无情的意义,青春已去不复返,每到新年都不免有许多感伤。可建光却偏偏出了这样一个让人伤感的题目,“2005,你过得好吗?”,算是触到了痛处,按照北京人的说法,这叫哪壶不开提哪壶。

对我来说,2005年应该说是比较顺利的一年,虽然有一些小的风波,但都没有构成大碍。生意慢慢地走入正轨;家庭和睦,虽偶有争执,却没有真正的硝烟和战争,当然这主要是太太迁就和忍让的结果;孩子渐渐长大,虽然爱玩和挑食,但没有什么太大的毛病,我也不想逼他们太紧,反正他们将来只要成人就好,致于是否成龙于我根本就不重要;新朋旧友常常相聚,为枯燥的美国生活增添些难得的乐趣。对於这一年,我是没有什么可抱怨的,这寥寥数语好像已经回答了建光的问题,要是就此搁笔,似乎也可以勉强交差。不过,我可以想像得出建光的反应,“就这么几句?我拿什么填版面嘛。要不我就放上你保林的照片,让你在休斯顿再也不敢出门。”为了凑数字,看来我不得不说几句看似题外的话。

不知为什么,建光的题目总让我感到有一种变老的感觉,岁月,时间,这些都是不能细细琢磨的东西。记得小的时候,老师们常挂在嘴边话就是“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告诫我们要珍惜时间。可那个时候,我们并不理解时间的宝贵,反倒觉得时间太多,时间难熬。我的儿童时代并不都是在课堂里度过的,而是随着父母长辈们在农田里劳动,不分寒冬和酷暑,白天劳动,夜晚挨饿。无数个慢慢长夜是在饥饿中度过的,于是夜里盼白天却又怕白天的到来,白天盼黑夜却又怕夜晚的降临。那年月,时间哪里是什么黄金,它简直就是摆脱不掉的恶魔。每天都盼望时间过得快一点过,可越是这么想,时间就过的越慢。

如今,儿童时代已离我远去,自己有了两个正处於儿童时代的孩子,有时候看着他们,我会希望时间过得快一点,好让他们快快长大,可转念一想,他们长大不就意味着自己变老吗?於是赶紧告诫自己摈弃这种想法。不久前,我回中国看望父母,正巧赶上父亲的生日,使我有机会第一次为父亲过生日。看着父亲日渐衰弱的身体,他已不再是我印象中能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的刚烈男子,岁月的痕迹在他的身上刻下了永恒的烙印,我又多么希望时间能就此停住。这就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人的人生困惑,而无论我们如何期盼,生命的进程是无人可以阻挡的。

人生苦短,岁月无情。作为这个世界上的匆匆过客,我们有太多的理由用一颗感恩的心去珍惜生命,多一点关爱,少一点争斗,因为你再能斗,再敢斗,也斗不过时间,斗不过岁月。文革的时候,中国人天天喊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就是没有人敢和时间斗。想想那么多人整天斗来斗去,为的也就是那么一点无关紧要的名利地位,太不值得了,斗到最后也还是落得同一个归宿。前几天听华锦洲总领事谈他在去年南亚海啸时的经历,他当时在泰国做总领事,海啸过后他是最早赶到灾区的中国官员之一,看到无数具漂浮上岸的尸体,经过海水的浸泡,已全然不能以长相、种族来分辨,更不用说贫富、贵贱了,他们都是人,都是生命极为脆弱的人。

甘于平庸,乐于天伦

许丹:2005年与我们走过的所有年头没有什么太大差异,虽然在美国有飓风,在南亚有海啸,在中国有不断的矿难。灾难,年年有,月月有,天天有,正如天天有人出生,有人结婚,有人升官发财,就看各自的运气。即使你今年运气好,谁也难保你明年的运气也好。普遍地说,年年都差不多,祸福参半。

然而,2005年对我来说,却是一个特别的年头。春节的喜气还没有完全散去,我母亲的亲妹妹——她曾与我母亲共同抚养过六个失去双亲的弟弟妹妹,因癌症离开了苦难的人世生活,享年62 岁。春天,我的小姨妈,因为子宫癌,紧急手术。相隔两个月,大表姨因为胃癌晚期已至不治,安静地回到家里,等待生命最后时刻的来临。夏末,我的父母分别住进医院,因为糖尿病和心脏病。初秋,姑姑的糖尿病发展到最后阶段,溃烂已经从脚下开始了。就在感恩节前,妈妈语调有些苍凉地告诉我:她的三个好朋友在这一年中相继离去,其中一位就是那个差一点儿做了我婆婆的阿姨,据说她早晨起来头疼,等20分钟后救护车赶到,她已经撒手人寰。而到了12月23号下午,在建光告诉我他的书店被卡车冲碾,他因为偶然原因躲过了杀身大祸之后仅一分钟,正飞车从DC往我们家赶的朋友打来电话:他叔叔三小时之前在芝加哥出了车祸,车上的三个人当场死了两位,他叔叔生死未卜!

太多的死亡!当死别或死别的威胁横在你的面前,尤其当那些人是你熟悉的亲人、朋友的时候,我忽然真真切切地感受到生命的脆弱和无常,感受到死亡逼近时的残酷,接二连三的黑色消息,压迫得我甚至有些艰于呼吸!每当亲人的生命之光颤颤巍巍地忽跳忽灭,听着死神一步重似一步的脚步声,我都毛骨悚然,以至于变得脆弱。我开始忧虑我与父母必然的离别。

我的父母已经年近古稀,且身染数病,两个人都有过与死神的擦肩而过。中国人有“父母在,不远游”的说法,现在看来真的是很有道理。每次父母病重,家里人,包括父母,都会瞒着我,甚至想方设法对付我的盘问,比如父亲胃出血住院、心脏病突发动手术,母亲因脑缺血而导致休克。每一次死神的狰狞撕咬,全家人都竭尽全力与之搏斗,偏偏少了作为长女的我!当我事后知道的时候,冷汗一身接着一身:如果不是抢救及时,我已经于不知不觉中失去我至爱的父亲和母亲了!内疚如蛇一般箍着我的心,缠着,搅着,那蛇的信子不停地袭击着我。来美国七年了,正是父母需要人照顾的时候,连妹夫和弟媳都能够在父母的病床前尽孝心,而我却是平日高声喊着爱,危难的时候不见踪影!父母是宽谅慈爱的,他们说我离得远,告诉我也无济于事,反倒给我平添忧虑,说我过得好就是他们最大的安慰,甚至说我是他们的骄傲。我无言以对!我无颜以对!为什么告诉我会无济于事?因为我在他们需要我的时候远在天边,甚至毫不知情!为什么我过得好竟然是年老体衰的父母的最大安慰?因为他们的爱是无私忘我的,是舍己的!在他们自己的生命被死神威胁的时候,在他们最需要照顾的时候,他们心里想的却是如何保护我!我不知道如果重新选择,我会不会再次选择来美国,知道的就是从孝道的角度说,我非常后悔离开父母到美国来,并且常常内疚自己的自私。美国,放纵了我思想的自由驰骋,开启了我悠闲自在的新生活,鼓励了我宗教的信仰,并用新鲜的空气温和地包容了我的自私。于我,美国是美好的,但是于我的父母,于我的孝道,美国等于是给我提供了窝赃之地。

说到这里,我再次发现了自己的自私之处,因为我竟然“不知道如果重新选择,我会不会再次选择来美国”!事实就是,我还会选择来美国,只是在内疚的情绪下不忍或不敢面对自己的自私,因为我喜欢美国的自由生活,可那是我的生活,不是我父母的。我可能会在离开的时候,在中国的国门边多了一会儿逡巡,但是最终我会洒泪离开。我把自己还是放在了父母之前!我为了自己的自私而羞愧,并痛恨自己。

古语说“父母在,不远游”,后来又说“好儿女志在四方”,说“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这叫我们一时不知如何适从。我们这一代中国人,早已抛弃了四书五经,并且发展到另一个极端,事业似乎是我们生命中最为重要的组成.为了中国的解放事业,毛泽东献出了六位亲人,尽管不都是主动献出;而孔繁森却是主动多年不回家探望九十多岁的老母亲和妻儿,连过年都不见踪影,为的是让那些鳏寡孤老和流浪儿有一个温暖的春节。报纸和电影以及文学作品,连篇累牍地宣传为了事业舍家甚至弃生的高尚,于是为了事业牺牲家庭生活和孝道也就成了理直气壮的,甚至父母都忍着痛鼓励孩子远行去建功立业,全不顾自己步履蹒跚时的无助。人究竟是为了什么活着?是为了尊重生命保护爱,还是为了在物欲的社会里建立一份“功业”?即使在我们盖棺定论的时候,棺上堆满鲜花,目前溢满贺词,与死去的我们来说又有何意?唯一追随我们的是亲人的眼泪,和我们不散的歉疚。

岁末回首,我忽然生出一个念头:天地间万事悠悠,纵身九霄俯瞰,世间的人和事如蚂蚁般微不足道,纵使你曾经叱咤风云,怎比大鹏击水之惊天动地?竭尽全力为了蚊蝇之利奔走终生,竟舍了天伦之乐和人伦孝道,值,还是不值?感慨之下,我发现有一条道路可行,可以使我们在有限的生命之年细细品味生命之美,于亲情相依之中其乐陶陶,活得个内心充实,那就是:甘于平庸,乐于天伦。事实上,各种灾难,生离死别,或早或晚。或多或少,总会降临在我们每个人的生活里,穿过灾难看人生,你会发现其实生命与生命的差别没有太大的意义,最牵动你的感情的,却是平凡的每一天,和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年年岁岁总相似,岁岁年年花不同,愿与各位珍惜生命珍惜爱的《人间指南》读者朋友共勉。

“休斯顿小秘”的年终报告

余娜:一不留神,2005年又让我这个无业游民混过去了,这已经是我下岗瞎混的第十六个年头了。看看周围的人们,或是读书进修, 或是努力工作挣银子,个个都在忙碌着,只有我没出息,不思进取,这辈子也别指望在穿上职业套装了。

自从为人妻,做人母,我所有的工作重点就都转移到了老公孩子身上。多年来,屋里的大小事情归我管,让老公没有后顾之忧。屋外的事呢,我也不干涉,甚至连公司也没去过几趟,也还算得上是配合默契吧。可我自认不太傻也不笨,多少有点文化,既然老公用不着我,我自己总得发挥些余热吧。于是乎,我“工作”的范围扩大了。在香港的那些年,每从大陆移民来一个朋友,我都要从头管起,走了还得管善后。朋友的孩子生病了我得带着去医院,有的朋友多年不孕我也得管煎中药。好容易怀上了,又要流产,我还得煲汤做饭往医院送。曾经有一天,我早、晚两次提着奶粉、尿布守在产房门外迎接来了两个小生命。那边国内的“干儿子们”也还等着我捎新衣,用二道贩子包一趟趟往国内带奶粉、尿布……整天忙得不亦乐乎。我们家也被戏称为公司大食堂、大车点,整天人来人往,热热闹闹,弄得公寓的管理员搞不清谁是我老公,只知道这家的女主人是于小姐。几年前来到美国,几乎一个人不认识,早就听说这里是个人忙个人,个人管个人的,我也安静下来了。谁知随着我去学校学英文,上舞蹈课,认识的人越来越多,尤其是这两年,女儿上大学去波士顿,老公为求有事做又返回大陆忙他的去了,我一下子又成了大闲人,于是我又开始了“学雷锋做好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周边的朋友有事叫我帮忙,我都尽量去帮,老中青全方位服务。有时女儿问我:“妈妈你能不能学会说NO。”可我觉得人家需要我说明我还有用,帮了别人自己也快乐啊。从心里快乐的人,不用擦这摸那的也能显年轻。至于什么“名份”啊、上报纸、跳舞站前排、照相抢中间的,我不感兴趣。当个“休斯顿小秘”也没什么不好。人为什么要跟自己较劲,活得那么累呢?大家在一起开心高兴就好,也许还能长寿呢。

人的感情是相互的,好心必有好报,其实我得到的比付出的多得多。有了“疑难杂症”是本事大的哥们儿帮我解决;病了,老公不在,连个慰问电也没有,是当医生的朋友及时送来了药,还有邻居朋友送来了热粥咸菜。一趟趟的机场接送、收发信件,搬家收拾东西,整理屋子,院里挖坑种树……丽塔飓风来时我在香港,有几个朋友到我家查看房屋有无损坏,打电话给我报平安。就说今年吧,是我的本命年。老人说,朋友劝,要身上有“红”避邪,可我偏偏“贫下中农不信邪”,三进寺门而不拜,结果呢,倒霉的事儿一件接一件,悔得我肠子直发青。还是我的这些哥们姐们帮我度过了一个又一个难关,你说到底谁是雷锋呢?

虽然我在美国没有掏到金子,但是我拥有了一大帮好朋友,我们一起度过了一个个快乐的时光,这是最宝贵,也是我最割舍不下也难以忘怀的。新的一年即将来临,我也准备回归故里,一家团聚,继续我的相夫爱女混日子,也许那时我又有了新朋友。但是放心好了,我喜新决不厌旧,“老伴儿”不会丢,朋友不会忘,只是你们也要记着常回来看看我。

我会永远想念你们—休斯顿的好朋友们。

再也不一样的生命

建光:年轻的时候,听到国与国之间的战争,闻到朋友患病或家中意外,好象离我都非常遥远,有时会认为那是另一个世界的事情,永远不会降临在自己的头上。随着年龄的增长,身边朋友或他们的家里发生的每一件令人悲哀的事情,都会将我抛进寂寞无助的沉思,总会启迪我一次又一次地重新思寻生命的本质和涵义。生命不能重来,看到别人的离去,听到朋友缠身的疾病,我总是在想,如果将来有一天痛苦落到自己头上,我将如何应对?我也常常告诫自己要为自己现有的健康感恩,要学会享受健康生命的每分每秒。对父母多一些孝敬,对妻子多一些温馨,给孩子多几个亲吻和拥抱,把爱融化在生命的每一首插曲之中。

2005年,我不知道是怎么走过的。没有壮志情怀,也没有山崩海啸,只有一天的平凡复印着下一天平凡。今天和昨天没什么两样,明天的生活大体上都可以预见到。每天说着同样的话语,重复着同样的事情,周而复始,日复一日。

2005年过得好不好,我还真给不出答案。说好吧,不知道哪儿好;说不好吧,好象也没有太多可以指责的。我猜想大多数在美的华人和我的生活感觉应该是大同小异的。但在这种平淡无奇的生活中,我真正有意识地学会了感恩生命、挖掘生活。今年年初读林语堂,读到这样一句话:造物主赋予我们生命,我们还苛求什么?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改变了我对生命的态度;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每次思忖,每次都想流泪。这句话促使我充分地认识到了生命的内涵,让我更加善待生命,引导我运用生命无限的内涵去实现人生的诸多梦想。更重要的是,这句话让我更加感恩我所有的一切------我的父母,我的妻子,我的大脑,我的孩子, 我周围的每一个人------今生今世是因为和他们相遇,我才真正感到自己的存在和存在的价值。

今年我父母双双八十大寿,夏天我代着妻子和女儿回到湖北老家为二老做寿。在全家人团聚的那两个多小时,我真想把时间凝固!那是多么让人心醉的时光啊!一家三代,整整齐齐,健健康康,欢欢喜喜,人生这样的时候并不多!我尽情地吸允着这每分每秒的祥和和温馨,用心灵的眼睛记录下那一时刻那一完整的圆。

2005年的我,在物质上虽然毫无长进,但是在灵里面,我依稀看到了一个很不一样的我。12月23日下午6点,也就是几天前,伴随着一生巨响,一辆卡车突然冲过路缘闯进书店,顷刻间只见玻璃碎片横竖飞扬。我走出店外,看见驾驶仓里坐着一位黑人女司机,她惊慌地走下卡车,不用正眼只用余光望着我。我问她,“你没事吧?你伤着了吗?”她说她没事,只是快吓死了。我再问她:“你确定你没伤着吗?需要叫救护车吗?”她说她真的没事。我这才问她:“你有保险吗?”她说她有。她回到车上,将保险拿给我,我扫了一眼,对她说:“你还有更新一点的保险吗?”她说有,不过在家里,不在车上。我什么都没有说,平静地走回店内给警察和房东打电话。这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但对我这个曾经脾气暴躁的人来说,这样的处理简直是不可思议的。生命的价值高于一切,这就是我在2005年学到的功课,而且已经习惯这样想、习惯这样用了。

生命是平实的,但平实中蕴藏着无限感人的乐章。只要敞开心扉,全身灌注,你就可以接受到别人领受不到的音符,就能听到绚丽的华彩片段。

我们无法预知2006年将是什么样的光景,但我们可以掌控我们的心灵。只要我们心中充满感恩,内心满是盼望,哪怕明年全年都是阴天,我们的生活将依然是阳光照耀,心中永远都会有亮光,我们前方的道路也永远不至黑暗。

结束语

建光:前不久,赖清阳律师借给我一本Mitch Albom写的书,书名为《在天堂遇见的五个人》 (the five people you meet in heaven),封面上有这样几句话,在这里和朋友们分享:“人生,是一段用生命碰触其他生命的时光。与你相遇,其他生命再也不一样。遇见他们,你才真的活过。”

祝愿大家在新的一年里,珍惜人生中每一次邂逅,用微笑面对每一次不如意,用感恩的心去拥抱每一次机会。



王建光,《人间指南》总编辑,三剑客,专栏作家,联系电话:281-731-7310
Email: houstonchinesepress@yahoo.com
责任编辑:005
回 [ 王建光专栏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