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王建光专栏]

路漫漫其修远兮,谁将上下而求索?------《新京报》沦陷引发的思考

王建光专栏          于 May 20, 2006 at 21:16:16: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路漫漫其修远兮,谁将上下而求索?
------《新京报》沦陷引发的思考

论剑人:建光、保林、许丹、马峻

现实是残酷的,跑得越快,死得越早

建光:去年12月28日,《新京报》报发生重大人事变动,总编辑杨斌和其他一些编辑部高层被解职。据多方媒体报道,约100名该报记者、编辑发起了罢工,对撤换杨斌表示抗议。与此同时,世界各大国媒体都对这一事件表示遗憾。

中国大陆报纸成千上万,人事变动司空见惯,《新京报》报只不过是沧海一粟,那么,为什么一点点人事变动就会掀起如此壮阔的波澜?

《新京报》成立于2003年,是中国两大党报集团-----光明日报报业集团和南方日报报业集团的合作产物。光明日报作为主管方占51%股权,南方日报作为合作方,占49%。社长由光明日报委派,但编辑骨干力量却来自南方报业集团。无疑,《新京报》秉承了它的前辈“南方周末”和“南方都市报”大胆敢言的作风。自创立以来,《新京报》一直是中国白领阶层的最爱,以报道敏感事件、揭露社会弊端闻名中外。

2004年8月20日,《新京报》社长戴自更先生在大陆人民网上对网友说:《新京报》有一个办报理念就是:负责报道一切,对报道的一切负责。真实报道是一份报纸应该遵循的最基本的原则,是报纸作为社会公器必须具备的基本特征,我们所有工作的意义,就在于还原事物的真相,满足读者的知情权。我们承认有不能报道的真新闻,但是承诺绝对不报道假新闻,就是“坚决不说假话”。

戴自更社长这一番话其实说明了媒体新闻的本质,而且也是世界各国的媒体运转的基本准则。这些年来,《新京报》不仅做到了,而且还深刻地影响了中国许多地方媒体。我们多么希望中国的媒体能够在实话实说的路子上行走、奔跑。但现实是残酷的,跑得越快,死得越早。


人说识时务者为俊杰,《新京报》的问题就在于不识时务

许丹: 《新京报》事件的出现,我并不觉得奇怪。记得出国前,我曾经特意为父母订了一年的<<南方周末>>,因为在中国的媒体,发比较大的新闻,向来是习惯于发通稿,敢于直言的,只此一家。然而,<<南方周末>>的仗义执言,也只是在不打扰一盘棋的的情况下,如此谨慎之下听说也曾历经数度风险。但是据说《新京报》竟胆大到公然宣称“负责报道一切”,而且居然言出即行! 建光说南方报业集团有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在里面,而且编辑记者的骨干力量多来自南方报业集团,那就难怪了----这么一些敢做敢为,遇到新闻,尤其是遇到社会不公现象的时候,不写出来就手痒痒的记者,大约是心里觉得除了南方报业集团,还有光明日报作后台,胆子愈发大了起来,大到了要指点江山,“负责报道一切”! 记者和编辑,包括总编都幼稚了,怎么可能叫你报道一切! 不要说中国,即使在美国你就能报道一切?中国媒体是什么?是喉舌! 喉舌不是大脑,喉舌没有大脑的功能。大脑在哪里?看看媒体归哪个部门管就明白了。

人说识时务者为俊杰,《新京报》的问题就在于不识时务。

宁夏那个民工杀了欠他工资还蛮横地侮辱他的老板,杀人事件本身报道一下不要紧,但是事件背后的社会矛盾就引人深思了,当然不能报道。可是不谙世事的《新京报》说时迟那时快,就公开报道了!

太石村换个村委会主任是小事,村干部民主选举也是小事,可以进行局部正面报道,但是对后来村民和律师奋不顾身维权竟然失败的报道,对地方政府使用粗暴专制手段加以干涉的报道,就叫人尴尬了,当然不可以报道。但是初出茅庐的《新京报》仿佛不知道虎的厉害,自以为有民主和官方背景两个尚方宝剑,居然就给报道出来了!

松花江泄毒污染事件,人家吉林黑龙江两省领导按照惯常的工作方式捂捂盖子,各级领导几十年都是这样捂过来的,人民知不知道他们的生命正在面临威胁不要紧,领导的面子和政绩是最重要的。温总理发过火难道就立即不捂了? 不懂规矩的《新京报》偏偏率先报道,地方政府尴尬,中央就不尴尬? 外交部不是还向俄国人道歉了嘛! 《新京报》如果识相,自己就应该知道,不能报道!

据说诸如此类的事情还有不少,《新京报》在新闻界的风头是出尽了,在老百姓中的名声是打响了,甚至如建光所言:成为自我感觉最好的京城白领阶层的最爱。然而有人说《新京报》也因此惹恼了不少“高层”人物,或许还使得其他报业同仁不舒服。我不知道“高层”是高到什么程度,知道的就是现任新京报的总编和两位副总编同时被撤换,根本原因就是“负责报道一切”,而且这在《新京报》短暂的办报历史上不是第一次。

据说上届的两位负责人就是因为同样的原因惹了麻烦,却被找了个经济犯罪的由头判了几年刑,因为他们年底拿过一笔不小的奖金。现在的中国,拿大笔奖金的人太多了,比中国人闯红灯还要天经地义! 看来今天的进步就在于不再用”莫须有”的名义了。
说真话实话,即使在号称新闻自由的美国也不是很容易,在中国更是难上加难

马峻:看了建光的题目,禁不住翻开了当年复旦的毕业纪念册,老系主任给了我们这样一段留言:“要说真话实话,做好舆论监督作用,要代表民意。”十七年过去了,想想真令人感慨。说真话实话,即使在号称新闻自由的美国也不是很容易,在中国更是难上加难。

从1989年《世界经济导报》被关闭以来,中国各个层面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全世界有口皆碑。但是中国的新闻媒体却远远落后于各行各业的进步。这里很多华人收看的中央电视台国际频道就是一个缩影:打开电视机,刚刚还在欣赏文艺晚会上酥胸半露的女主持,感慨道“今天的中国女人真敢(不)穿”,突然间蹦出了《新闻联播》,那二十年如一日的播音员又出来铿锵有力了,好像非得把我们带回那个“到处莺歌燕舞,更有潺潺流水”的年代。无论是风格还是内容都是自己当年学新闻时最讨厌的,每次看到《新闻联播》总忍不住拿起遥控器。可以这样说,中央电视台作为一个娱乐传媒,这些年来的变化还是很大的。但作为一个新闻传媒,它还是同样的死板和枯燥。

中国市场经济的推进对每个行业都发生了深刻的影响。中国的媒体在名义上还是国家垄断行业,外人莫入,而实际上国家垄断的只是部分新闻内容,例如新华社通发稿之类的,其余的全部是残酷的商业竞争。现在报摊上五花八门的印刷品铺天盖地,打开电视可以收看几十个频道,媒体靠什么生存?

要多卖广告就得吸引眼球。要吸引眼球又不“犯上”,那就只有娱乐化、煽情化。五年前我回上海吃惊的发现,上海最畅销的报纸已经不是什么《新民晚报》、《解放日报》和《文汇报》,而是《申江服务导报》、《上海一周》和《上海星期三》三大周报。共同的特点就是注重娱乐和生活,充满小资情调,而且色彩夺目。你几乎看不到任何一篇严肃的新闻,但它们在一个高度商业化的城市却很畅销。

虽然“娱记”们对这些成就可以津津乐道,但正统的报人却绝不甘于此,他们希望有严肃的新闻,希望用真话来吸引读者。但是敢讲真话的地方既不是忧国忧民的北京,更不是精于计算的上海,倒是深受香港文化影响的广东。我有一个同学只身跑到广州,凭借其犀利的文章吸引了大量的读者,也得罪了不少地头蛇,传言曾有人要出10万元买他的人头。只有在广东这块地方他才能升到一个报业集团作社委。也就是这一类人开创了中国媒体的新风气,出现了像《新京报》、《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21世纪环球报道》、《北京新报》等等敢于揭露社会黑暗面的报纸,中国的媒体才没有被“超级女声”全军覆没。

政府对於新闻界的管制是一会儿放,一会儿收,让人难以适从


保林:我没有读过《新京报》,原先甚至不知道有这样一份报纸,孤陋寡闻,不好意思。有一天突然看到这份报纸的总编、副总编全被解职并引发报社员工罢工的消息,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该报一定出了政治问题,让我想起了当年的《世界经济导报》。经过一番研究才发现,问题的原因并不在于意识形态或政治立场,他们只不过是报道了像许丹前面讲到的那些社会新闻,充其量算得上敢于直言,揭了一些人的伤疤而已。该报的办报理念----负责报道一切,对报道的一切负责----从新闻的角度讲只不过是道出了媒体的基本职责,而没有任何所谓反党反政府的立场含义,按理说这个口号是不应该成为问题的根源的。


当然,媒体的职责在中国的确有其特定的含义。报纸是党和政府的喉舌,这是中共多年来坚持的新闻政策,既然报纸是党和政府的喉舌,办报人就得听党和政府的话,就不能有自己的见解和主张,否则就会有麻烦。然而,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新闻界事实上发生了一些很微妙的变化,喉舌虽然还是喉舌,但这个词语使用得越来越少了,对於媒体,人们听到越来越多的是它的“舆论监督作用” ,是人民的知情权。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新闻界应该说比以前活跃多了,媒体开始对一些社会问题有所触及,要知道若干年前中国媒体连自然灾害都不让报道,更不用说人为灾害了。时代赋予了媒体新的使命,新闻人越来越感觉到自己肩上的份量,他们从内心里不再想做传声筒了。对於中共,新闻界的这种变化成了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它需要媒体监督官员的贪腐行为,另一方面又怕它走得太远,到头来伤及自己。因而政府对於新闻界的管制是一会儿放,一会儿收,让人难以适从。

像《新京报》报道的那些事情,没有一样直接涉及到意识形态的问题。但是,这些报道不可避免地触及到一些人的切身利益,尤其是那些被牵扯进去的地方官员。这些人能不痛恨这样的报纸吗?各地被揭露的地方官员如果有机会联手应用手中的权力和影响力,整治一份小小的报纸还不易如反掌吗?

谁能够关住心灵的自由

建光:中国的事情永远是这样:先是敞开大门,然后再关门打“狗”。而且掌管新闻媒体的头头们总是看不到问题的另一面------现今的中国,繁荣但并不昌盛,腐败胜过富裕,整个民族似乎都生活在高压锅里,骚动不安。《新京报》的真实报道和敢怒敢言,对于国家和政权的相对稳定其实是非常的必要,这些揭露社会弊端的文章宛如高压锅上的减压阀,让老百姓有出气的管道。拔掉或堵死减压阀都会造成民情爆裂或肆意喷射的恐怖后果。

我很小的时候,就常常想这个问题,现在成人了,为人父了,还依然想这个问题:如此庞大的政权为什么惧怕那区区蚂蚁大的文字?让老百姓说真话、知真情到底能怎么着?老天爷给我们眼睛是为让我们看见,给我们耳朵是为让我们听见,给我们嘴巴是为让我们说话。再说了,就算有能耐抹去文字,消除声音,挡住视线,可是,又有谁能够关住心灵的自由呢?其实真正失去自由的人是那些天天疲于剥夺他人自由的人,因为他们的心灵被锁住,而且还不知开锁的钥匙在哪里。

悲中带喜的是,中国的言论自由正在进步

许丹: 但是回顾一下半个世纪以来的历史,悲中带喜的是,中国的言论自由正在进步,比如《新京报》上届高层,既没有如胡风那样被打得精神跨掉脊梁断掉以至后来只保留了点头的功能,也没有因此进了秦城,只是判了个少于十年的徒刑,而这一届干脆只是撤职了事,并未因此坐牢,所以我还是有理由欣喜一下的。虽然这进步缓慢如蜗牛,但总是比猴子进化到人快,尤其重要的是,它正在进化! 举起久违的酒杯,透过红色的葡萄酒,我看到了文明的艰难挺进。

另一个不知是否准确的消息更叫我兴奋:据说因为一百多《新京报》报社同仁的抗议罢工,两位副主编已经官复原职,那些光明日报报业集团派出的接收大员们也没能如愿接手《新京报》,这是我所知道的半个世纪以来新闻界群众抗议居然迫使官府改变了既成官员任免决定的第一例,不能不说这是《新京报》的一个胜利。虽然这只是局部小胜----主编杨斌仍然不得不牺牲,但是总好过全军覆没。只是不知会不会秋后算账?

保林:我前面谈了一点中国新闻界近年来的变化,我觉得从喉舌到监督,这就是一个进步,虽然只是小小的一步。我想没有人会幻想中国马上就能实现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因为在一个一党专制的国家里,新闻自由是根本无法想像的。党国一家,媒体又是党国的喉舌,是在党国的操控下运作的,它怎么自由得了呢?建光说他不能理解为什么一个庞大的政府会惧怕区区几篇文字,其实它倒也不一定全是害怕,更多的可能是不喜欢。站在中国党和政府的立场,媒体是属於我的,我当然不能允许你说我的坏话,更不能容忍你煽动群众造我的反,如有这种情况发生,我当然要想办法把你打压下去。这就是一党专制体制下媒体的地位,任何人想改变媒体的地位,让它有真正的自由,就必须先改变国家的政治体制。一党专制没有了,新闻自由自然就有了。台湾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话说回来,一党专政并不意味着完全不给媒体喘息的空间,如果所有的报纸都发表同样的言论,报道同样的新闻,报纸就会失去生命力,社会就会失去活力,我想这绝对不是统治者的利益所在。就像建光说的,你得让人们有出气的管道,否则当人们郁闷的情绪集体爆发时,社会就会动荡不安,统治者的统治地位就会受到更大的威胁。

人的基本权力不只是物质的体现,更是精神的自由

建光:做媒体,必须在常态条件下进行。在某种非常态的压力下,媒体就不称其为媒体了,只会变成被少数人利用的工具。

说到底,在新闻方面的打压,根本上是对人的不尊重。如果有一天政府真地能如胡温所说的那样“以人为本”,中国媒体的春天也就来临了。我不知官方“以人为本”的具体内容是什么,在我看来,就是以尊重人的基本权力为标准,而人的基本权力不只是物质的体现,更是精神的自由。

中国的老百姓是世界上最善良、最温和的一族。他们所渴望的新闻自由并不是西方式豪华奢侈的自由,而是人世间最基本的自由,即说真话的自由和听真话的权利。

保林:最近几年中国新闻界大力宣传的知情权大概就可以理解成“说真话的自由和听真话的权利”。顾名思义,知情权就是我有权利知道我的周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知道这些事情的真相,这样的要求实在是再基本不过了。然而,多少年来,中国人连这样一点最基本的权利都没有,这种情况直到今天也没有得到彻底的改变。黑龙江省的领导蓄意隐瞒松花江水污染的真相,到头来还理直气壮地称其为“善意的谎言”,这是典型的愚民主义的传统在作祟,这种传统一天不根除,中国人就一天得不到说真话的自由和听真话的权利。

阴天里,有时还是可以看到太阳

许丹: 人民的善良温和,不代表人民没有辨别是非的能力,不代表人民没有追求自由和向往真实的心理需求,傻子也不愿意被欺骗。还是在十多年前,广东一带的老百姓就大多不看中央电视台的节目,因为他们可以自由方便地看香港电视台(千万注意:这可不是指香港凤凰卫视),近二十年过来了,广东也没有乱到哪里去。其实,说一些真话,叫老百姓多知道一些真相,有什么大不了的害处呢! 我们的媒体几十年下来,好像一贯的任务就是根据政治需要进行没完没了的会议报道和领导视察报道,或者极尽能事地歌功颂德,天天莺歌燕舞,月月捷报频传,年年形势大好,总是太平盛世。可能开始还奏效,但是几十年下来,大家已经从恍然大悟、愤怒伤心、反思诘问,发展到了麻木不仁,结果就是没有人再信任媒体,连揭穿谎言的兴趣都没有了。就像台上演戏的演员知道舞台上的事不是真的,台下的观众也知道那是假的,但是大家都心知肚明,不去介意,且看戏怎么演就是了,全当是娱乐。但是演戏作假可以是娱乐,真实的社会生活,我们的媒体与读者,也这样“娱乐”,就是悲哀了! 难怪老百姓会说:中国除了天气预报,什么都是假的,那还经常猜不准!

我一直不理解,即便我们不能报道一些过于敏感的政治问题,报道一些真实的社会生活,甚至是老百姓的生活,于社会安定有什么大碍?

分析下来,大概逻辑是这样的:国家有国家不能报道的大事,省里有省里不能报道的大事,市里有市里不能报道的大事,县里有县里不能报道的大事,于是顺理成章,各单位各部门,各村各队,自然也有他们自己不能报道的大事。事情大与小的界定, 就在于领导画圈。新闻界吃的是政府宣传部门的饭,当然是吃了嘴软。

然而,筑再高的坝,即使挡得住新奥尔良那样的飓风,你挡不挡得住上帝的洪水?
现在的胡温政权能够明确提出”以人为本”,就是一个进步,但愿不要像宪法上的言论结社出版自由一样,只是领口的装饰别针.


马峻:我们不能说今天中国的媒体全都是谎言和浮躁。高水平的报道和分析很多,尤其在经济领域,对各种政策的讨论和批评很有见地,所有畅销的媒体都充斥着全盘西化的生活方式。这在“姓社姓资”的年代是不可想象的,肯定被当作“推翻党的领导”来处理。但是,另一方面,《新京报》主编杨斌被撤职据说是因为率先报道河北定州当局镇压农民大规模抗议和松花江污染事件。前年《南方都市报》的俞华峰、程益中两人虽是因为“贪污受贿行贿”这个“灰色陷阱”被判刑,但据说深层的原因是因为《南都》率先报道SARS和“孙志刚案件”(一个大学生被当作无业游民被治安人员打死),让一些广东高官丢了脸,结果遭到打击报复。

我在想,这些报道出来的问题当局都处理了,而且结果还得到多数人认同,那又为什么要下打压这些报纸?想来想去还是阶级斗争。今天代表中国“先进生产力”的中产阶级可以说是丰衣足食,他们满意中国的现状,个人具有充分的自由,对领导当局也相当认同,虽然偶尔“义愤填膺”,但基本上是社会稳定的中坚,对政府政策的批评和不满不会造成社会动荡。但是,另一部分中国人,那些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们,他们没有医疗保障,工资被克扣,住房被拆迁,土地被征用,三九寒冬住在没有屋顶的民工棚里,他们对社会现状的不满可以引发动荡。白领们批评的利率政策和国有股减持对他们来讲犹如隔靴搔痒,但河北农民和孙志刚被打死绝对触动他们的神经。有位朋友跟我说,“现在中国最怕再出现一个闹革命的毛泽东或是一个新共产党。”我那些在媒体工作的熟人虽然多半不满政府的控制,但也真怕“出现暴乱。”

显然,中国政府一方面想处理这些问题,另一方面却又不希望媒体去碰这些敏感话题。等媒体揭露出来以后再去处理,会显得当局相当被动。中国数千年治国的体制就是自上而下,显得领导者英明。当然,好消息是,100名记者编辑消极罢工,当局做出了一些让步,两位副主编官复原职。这条路还长着呢。

结束语

建光:中国在发展,在快速发展,但是,如果新闻媒体连说真话的权力都没有,或即使偶尔有了那么一丁点权力还要被剥夺,这个国家就只能永远在发展中发展而到不了发达的境地。敢于说真话的新闻媒体是一面照妖镜,有了它,国家会逐渐净化;没有它,妖魔鬼怪就会横行。路漫漫其修远兮,让我们一起怀着盼望,等待中国媒体春天的来临。



王建光,《人间指南》总编辑,三剑客,专栏作家,联系电话:281-731-7310
Email: houstonchinesepress@yahoo.com
责任编辑:005
回 [ 王建光专栏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