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王建光专栏]

“春晚”,在怨与爱中活着

王建光专栏          于 May 20, 2006 at 21:20:01: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春晚”,在怨与爱中活着


论剑人:三剑客建光、保林、许丹
嘉宾:马峻

看,没劲儿;不看,还惦记

建光:今年的春晚我是和父母一起坐在他们湖北的家里观看的,这也是十几年来我第一次真正地看春晚的实况转播。老脸老套,没有创意,缺乏激情。但我还是想看下去。明知下面是失望,还偏要去尝一尝那失望的感觉。看春晚与其说是为了享受,不如说已成为了一种难以戒除的习惯。看,没劲;不看,还惦记着。

二十多年以前,春晚就象冬天里的一把火,温暖着亿万中国人的心。那个时候,文化生活贫乏,老百姓的要求低,欲望容易得到满足,每年的年三十,人们总是带着无限的期待、怀着万般的激动翘首盼望着春晚的到来。遗憾的是,央视没有能够与时俱进。今天的世界已经变得五光十色,文化也是多姿多彩,电视节目多得没有时间看,加上互联网的出现,老百姓的审美情趣和胃口也相应地在突飞猛进。尽管春晚每年都在改进,年年都在努力提高,但老百姓的失望和叹息升得更高。整个晚会的格局和形式同二十年前相比,基本上还是老生常谈,没有太大的变化。可是人们的心态变了,视野扩大了,这有点象将新酒装在旧瓶里,怎么看、怎么品都不会感到协调。很显然,春晚已无法承载众心。

奇怪的是,央视年年搞春晚,年年遭人骂,而我们明明知道看完春晚一定会失望,但我们仍然要看,好象不看春晚就没有吃过年饭似的。看春晚的确有点象吃年饭,吃不出惊奇,但还得吃,因为那是民俗。记得小时候,家里穷,吃什么都香;80年以前,瞥见哪怕是一丁点儿女性身上的线条都会诱发无限的遐想和身体的异动。今天,在桃色滚滚的世界里,就算是看到裸男裸女在商场里漫游,也不会大惊小怪。从前,全年中最大的盼望就是过年,因为过年可以吃好东西,以前的春晚就象是这一年中仅有的一次盛宴,谁都盼望!然而,生命在发展,人类在前进。如今,天天可以“过年”,夜夜都有“春晚”,到了年底想搞出一个不一样的“春晚”实属不易。就算这样,没有新奇的年饭还是要吃的,尽管吃不出二十年前的味道;大同小异的春晚还是要看的,虽然今天的春晚已经不是昨日的春晚。春晚演变成了中国的民俗,成了春节不可缺少的节目。喜欢还是不喜欢,大多数人还是要享受一番。

我这人天生挑剔,常常喜欢语不惊人死不休,习惯于鸡蛋里挑骨头,看什么都以批评的眼光巡视。每年看春晚,都自我感觉象专家,给各个节目打分。可是每次能在我这里入围的节目实在是太少。去年的《千手观音》大概是大家现在能记住的唯一节目。那么今年呢?虽然今年语言类节目的比例比往年都要高,但一个比一个俗,能在我这里入围的一个也没有,倒是有几个歌舞节目让我耳目一新,而且几乎全是由业余歌手演绎的。《吉祥三宝》是业余歌手布仁巴雅尔为女儿诺尔曼的三岁生日而作, 真挚感人,升华了人性的和谐之美;三重唱《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由号称中国第一男高音戴玉强、著名男高音吴雁泽、原生态唱法代表人物阿宝演唱,节目新颖,令人刮目相看,主要原因是因为有阿宝,没有阿宝,这个节目没有上春晚的理由,而如果拿掉中国的第一男高音,这个节目仍然是最好的之一;《俏夕阳》是由来自唐山市业余舞蹈队的12位老太太和一群孩子们演出,这些满脸皱纹、一头白发的老人神奇轻松地完成了头部、腰部、腿部高难度动作,充满了生命的活力。从去年的《千手观音》到今年的这些大受欢迎的节目,我们可以看到,真正的艺术生命在民间,而不在那些所谓的大腕手中。我们吃了多年的传统山珍海味和鸡鸭鱼肉,是不是该走出豪华的五星级酒店去尝试一下民间淳朴的原生态艺术呢?经常有人说,众口难调,但为什么大家在看《千手观音》、在欣赏《俏夕阳》的时候,口味都那么惊人的一致呢?礼失求诸野----这也许是以后春晚复兴的方向。

众口难调,还是有什么猫腻?

保林: 我已经好几年没有完整地看过春节联欢晚会了,尽管我知道它几乎是人人该看的节目,但我实在受不了看完之后的失落感所带来的心理打击。可完全不看吧又觉得缺了点儿什么,所以还非看不可。如今的春节晚会俨然成了一种很独特的社会和文化现象:人人都关注,人人都要看,人人都在骂。至于中央电视台和春晚的组织者,不管观众如何骂,春节晚会依旧是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每年都是同样的主持人讲同样的(废)话;同样的相声演员说同样的相声,只不过是每年把什么猪啊狗的来回调换;同样的舞蹈演员给每一个节目做同样莫名其妙的伴舞;同样的歌手唱一些人们永远也记不住的无聊的歌曲;同样的小品演员演同样的小品,最后,每年的晚会都在同样的歌声----难忘今宵----中结束。这就是每年的春节晚会带给我的总体感受,说白了就两个字:雷同。

其实,雷同本身并不是最大的问题,问题在于像春晚这样人人关注,人人期盼并且是倾全国之力搞出来的节目是否能够代表中国表演艺术的最高水准。从这个角度讲,近年来的春晚绝对是失败的,它让全中国人民在大年三十酒足饭饱之际大倒胃口,集体呕吐。比如说歌唱演员吧,每年大概都有两类演员登场,一类是大牌明星或实力派歌唱家,像宋祖英、彭丽媛等,每年都不会缺阵,另一类则是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顶多算得上准专业的业余美女歌手。前一类倒是真有实力,可他们挑选的歌曲大多都是某些居心叵测的作曲家有意用来恶心全国人民的陈词滥调,春晚是你能够听到这些歌曲的唯一场合。像彭丽媛今年唱的那支歌,愣是让我最喜爱的中国民歌演唱家唱起了不伦不类的美声,那歌曲,说得难听点儿,真的不是唱给人听的。再说这第二类歌手,她们唯一的好处是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或许能起到让男人们荷尔蒙上升的作用,但她们的歌声绝对会让部分意志不坚强的人想上吊自杀。

当然,真的要挑春晚的毛病,三言两语是绝对不够的。篇幅有限,就不一一列举了。谈到春晚的问题,常常有人站出来辩解:众口难调,你喜欢的,他不喜欢,事情确实不容易办嘛。这话乍听起来特别有道理,但根本经不起推敲。众口难调,一点都不错,但春节晚会历来都涵盖着各种艺术形式的表演,为的就是要对上大众不同的胃口,从来没有人质疑晚会推出的各种表演艺术的形式,人们所不满的是节目的水平。我历来认为,任何一种艺术形式,只要有优秀的作品和高水平的表演都会得到观众的认同。人们所排斥的不是某种艺术形式本身,而是拙劣的艺术作品和低劣的表演水平。只要了解了这一点,就知道所谓众口难调只是一个站不住的借口,就知道要想把晚会办好并不是人们想像的那么难。如果春晚的组织者连好的和坏的作品都分不清,连好的和坏的演员都辨不明,那他就没有资格参与晚会的制作。换句话说,如果晚会的制作人是合格的,就不可能办不出受人喜爱的高水平的晚会,除非里面有见不得人的猫腻。

可喜的是,春晚的组织者大概听到了不少类似的批评,似乎是费了不少心思,想有所改进。今年的晚会,演唱者的水平就有明显提高,实力派歌手多了,滥竽充数者少了,除了彭丽媛的那首歌让人不爽,其他的都还不错。把将大为请出来,再配上一个将大为的模仿者,虽然歌曲老掉了牙,但可以看出编导的用心,还是值得鼓励的;另外,吴雁泽、戴玉强、阿宝这三个不同唱法的代表唱同一支歌获得了不少掌声,这个新颖的形式也说明编导确实费了心。遗憾的是,尽管中央台几年来一直叫着要带头杜绝假唱,但晚会一结束,了解内幕的人士就暴料,除了演唱“难忘今宵”的四位歌唱家是凭实力真唱之外,其余全都是假唱。

春晚的另一个改进是恶意煽情的少了。前几年我不敢看春晚,最怕看见倪萍,当然不是因为她长得美,我就害怕她煽情。大年三十,全家团圆,高高兴兴的日子,可这倪大姐总是要把人们搞的哭天抹泪的,像我这样没心没肺没有眼泪的人也会被搞得浑身起鸡皮疙瘩。倪大姐现在不主持春晚了,让中国人民节省了不少纸巾,即对环保做了贡献,又让人民多了一刻的开心和高兴,一举两得,值!

从今年春晚的种种改进,我们有理由期待晚会是可以办得越来越好的。我觉得只要组织者把十三亿人民的利益放在首位,处处为人民着想,而不是处处为自己的私利和荷包着想,事情就一定能办好。晚会成功与否,最重要的因素是演员和作品,希望编导们在挑选的过程中多想想广大人民群众的爱好,少想一点谁送过多少银子,谁与自己有过什么关系等。中国之大,中国人才之多,难道还拿不出几十个像样的文艺节目?真实怪哉!

到底是民俗还是恶俗?

许丹:第一次春晚是在83年,那次有不少老艺术家才解放,一些艺术作品刚解禁,所以看起来很有感慨,艺术质量也高。随后的84年就没有那么好了,感觉是炒前一年的冷饭。到85年,只看了一半,锣鼓喧天,莺歌燕舞,整台颂歌,政治气氛浓,艺术水平明显滑坡。86年之后基本就不看了,有时为了不扫大家的兴,就看几分钟,好几年的大年三十我去了舞会和演出。今年是为了参与三剑客论坛才看了。

建光说春晚变成了中国的民俗,我不敢苟同。现在的人都明白什么叫炒作,二十年前叫宣传、介绍。每年春节前几个月,报纸杂志就介绍:春晚有重大改革,使用旋转舞台、喷雾,采用直播形式,有几个分会场,谁谁主持,哪些名人参加演出,还配发照片,“详细情况导演不好透露”、“节目单没有最后确定”云云。连续轰炸几个月,吊足了胃口。顶恶俗的是春晚忽然被封为民俗!何谓民俗?人民群众的风俗习惯也!春晚是属于历史民俗,还是当代民俗?有什么典故或传统习惯?你要说每年大年三十有人看春晚就叫民俗,我看现在的人出门打“的”,晚上去歌厅唱歌,时髦搞婚外恋,都应该算民俗,照那算法民俗可太多了!这跟洗脚房开张,发一通“脚文化”、“水文化”的文章招徕顾客异曲同工。为什么炒作?你问对了!无利不起早。据说演员上春晚要送礼,为啥?演员想出名,上春晚先混个脸儿熟。编导、主持人的名利双收不言而喻,单看春晚的天价广告收入,加上今年的手机短信收入(据说上亿),你说值不值得炒一把?当然值!电视台发了,编导富了,演员火了,三方得利,何乐而不为!就剩下老百姓陪着人家赚钱,还被节目折磨。为什么年年骂,年年不好,年年不好又年年办,越骂越炒,坚决把春晚进行到底?信息爆炸,商业发达,广告满天飞,目不暇接,人们的注意成为有价格的东西,谁能吸引大家的眼球,谁就能得利益。央视由于政治和体制原因而取得的电视绝对霸主地位,使它能轻而易举得到全国人民的注意——几亿观众坐在那里看节目。这种得天独厚资源背后的利益就是原因。
你要赚钱咱没意见,但是你不能叫咱帮你赚钱还总是恶心咱们。春晚本是过年图个乐和,最突出的主题应该是喜庆和人情味儿。现在的春晚倒是挺热闹,红红绿绿,想得到的颜色都上去了,但人情味儿却那么虚。总是歌舞升平渲染太平盛世,每回都喊着母亲唱赞歌,你“划了一个圈儿”,我唱“好日子”,然后“走进新时代”,今年干脆打开天和地,福气就来了!我是小国寡民心态,不喜欢大呼小叫空喊口号,就觉得“两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实在。老百姓就是小民,咱过的是小日子,关心的就是老百姓的生活和感情。

关于今年的节目,我想就公认的好节目来叫个真儿。

语言类节目,艺术成分不高的小品继续挑大梁。小品本是话剧和影视演员训练的手段,如今竟成为一种艺术形式!赵本山还是那个造型和步伐,宋丹丹还是那个好撇嘴的厉害老太太,冯巩还是那个软弱且小算计的酸男人,出来个大兵,把相声演成了四不象,介于小品和相声之间。创作上也存在缺陷。《说事儿》据说是最佳节目,却无法望《昨天•今天•明天》的项背。早年春晚的相声小品,偶有针砭时弊的火花,有时甚至会说出人民的心声。但近年的小品相声就是一个贫,抖包袱往往是嘲笑社会弱势群体,如农民、保姆、打工者、残疾人,不知那些在霜雪中的弱势群体看了有什么想法,我在那笑声中觉得冷。

舞蹈节目,服装炫目,满台乱蹦,舞蹈语言贫乏,几个少数民族舞蹈都成了一个味的中国式街舞。《松•竹•梅〉虽然演员基本功好,表演和舞蹈语汇有个性,但编排上有匆匆走马之感,而且杨丽萍的部分就是炒孔雀舞的冷饭。《俏夕阳》是个亮点,她成功在编导上。它的舞蹈语汇不很规范,甚至反其道而行之,她的基础是皮影戏的木偶式剪影效果,看起来有些怪,但是俏皮,好看,观众熟悉皮影戏,所以动作一出来就得到认可。那些舞者不是专业演员,而这个舞蹈恰恰不使用专业舞蹈语汇,于是她们的动作就成了标准,所以我说这个编导聪明。舞蹈由老少搭配,结构紧凑恰当,轻松、快乐、活泼,洋溢着浓浓的人情味儿。

歌唱节目,最大的败笔是两位著名民歌手——彭丽媛声音很虚地唱了半流行半美声的一首记不住的歌儿,喜欢颂扬太平盛世的宋祖英尖着嗓子喊福气来了,我使了最大的劲儿也没抓住旋律。我不喜欢《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那本是一首蒙古长调,演唱者没有表现出作品的风格,只有唱美声的戴玉强在刚开口的时候来了句疑似长调的一嗓子,吴雁泽延续他的四川湖北民歌风格,声音嘹亮,却没有蒙古歌手的飘逸辽阔,阿宝是把陕北信天游和流行唱法糅合在一起,感觉把秦腔降了音高,却失了那份苍凉和辽远,发出的声音不男不女。虽然加了二声部,但是对搞音乐的人来说等于是即兴伴奏,稍有素养的歌手都可以随口和出来,纯属雕虫小技。倒是《吉祥三宝》意外出彩。首先舞台设计就很有风格:一辆老牛车的车轴后面是美满的一家人,布景上是美丽的绿草原,简单写意,加上小朋友扮演的羊群在舞台一角游弋,既补充了布景,又衬托了音乐,难得的是没有抢了歌曲表演的戏,整个演出和谐统一。虽然我并不觉得那音乐很出色,但她鲜明的蒙古族风格,和作品透出的暖暖的人情之美,还是有些魅力。

器乐节目要数郎朗的独奏。郎朗是个以演奏西方浪漫派作品见长的钢琴家,遗憾的是他这次演奏没有体现出应有水平,他演奏了由板胡曲改编的山东民乐作品《翻身的日子》,也许是由于作品与朗朗气质上的差异,也许由于时间的限制,感觉他的节奏超常地快,却没有表现出作品热烈的情绪。朗朗的手指确实很快,如果是一个学钢琴的学生,我们可以说不错,但是作为有国际声誉的钢琴演奏家,不能不说是一次失败的演出。炫技不应该是钢琴家的演出目标和效果。

春晚,该取消但不可能

马峻:记得1983年中央电视台第一次播出《春节联欢晚会》,一家人围坐在黑白电视机前,吃着年夜饭,等着八点钟的节目准时开始,边看边议论,直到半夜两点钻进被窝。从此养成了大年夜看央视春晚的习惯。不过连看了几年之后就发觉“春晚”和《新闻联播》一样程式化,而且宣传味太浓。来美国以后,每到年底又感到美国电视丝毫没有圣诞节的气氛,开始怀念起中国的年夜饭和春晚,没装小耳朵的时候还总能从朋友那里借到录像带,就这样年复一年的看了十几回,也和太平洋对岸的全国人民一起骂了十几回。每次都说“明年再也不看了”,可总下不了决心,就像中国的球迷把国足骂翻了以后还照样看球一样。去年看了《千手观音》一阵激动,发现春晚突然有了爱心,但今年的节目似乎又回到了老套,看了半个小时就忍不住回书房了。

连播了24年的《春节联欢晚会》无疑成了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了,也有人甚至形容“盛宴的春晚”变为“晚春的剩宴”,永远停留在老节目、老套路、老面孔、老风格。随着多媒体、家庭影院、互联网、旅游和娱乐场所的不断发展,电视收视率走下坡是个不可扭转的趋势。今年中国各大城市餐馆年夜饭全部爆满对春晚节目更是雪上加霜。春晚什么时候才能不挨骂?我觉得答案只能是-----停播!

不要把责任全部推到编导或者演员的身上,只要了解春晚所承担的社会功能,就可以知道这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中央电视台首先是一个新闻机构,通过联欢晚会反映国家的大好形势责无旁贷,否则整台晚会不可能通过审查,据说标准达好几十条。全世界当过官的人(尤其是那些中层领导)都清楚,为官的第一要务就是不出事,宁滥吾错是节目审核的基本标准,保守永远胜过创新。再看看春晚的现场观众,不是领导贵宾就是广告商关系户,绝不会是长安街王府井拉来的小百姓,台下即便有粉丝也绝对安静,从来没有真正活跃的气氛。再次,中国人在春节期间的“忌讳”也不可能让那些相声小品去反映一个真实的社会。谁愿意在大年三十去提那些被埋在井下的矿工或是穿着纸尿裤挤春运火车的民工?真要像网上有人建议的让相声小品针砭时弊,不要说官员们通不过,就连老百姓也不见得愿意被坏了心情。

春节联欢晚会还背着中国“大一统”的思想包袱。由于是“中央”电视台,它必须照顾到五湖四海,要吸引新疆的少数民族,要照顾到解放军指战员,要想到陕西的窑洞,当然更不能忽视东部崛起的中产阶级,结果自然是众口难调。80年代中国还普遍落后,大江南北同质性很高,给了“大一统”主导的春晚很强的生存空间。今天的中国是无论是传媒、娱乐、生活方式还是价值观都早已多元化,一台晚会还要求观众“求同存异”自然让大家倒胃口,赵本山的小品在南方大城市基本不卖座。

春晚十多年来走下坡路还要归咎于中央电视台的固步自封。中国的广播电视体系给了中央电视台超级垄断地位,虽然收视率不断下降,广告收入却能逆势而上创下天价,据报道今年春晚的广告收入达到4亿元人民币,却也害惨了一些国内广告商。新加坡《联合早报》批评说,过去几年在央视风光一时的“秦池酒”、“孔府宴酒”、“爱多VCD”都在支付巨额广告费之后销声匿迹。有了垄断资金的保护,央视就不必顾虑来自南方的竞争,甚至严重排挤南方语系。以一个南方人的角度,我明显地感到春晚是一台北方节目。我以前一直以为,也许是南方人的普通话不够标准,北方人听不懂所以才没有入选。但是又如何解释那些东北、山东口音的普通话,南方人不也一样听得费劲?一直到央视名嘴李咏、崔永元大骂超级女声,并称“收视率是万恶之源”才恍然大悟。

为什么中央电视台那么愿意将东北口音引入春晚节目却排斥粤语吴语口音?我想可能是因为北京一直维持着对北方各城市的心理优势(希望北方读者不要生气,但我相信天津人一定深有感触)。但今天中国大陆“先进生产力”却集中在珠三角和长三角,身处北京的央视不愿让这些南方人抢了自己的风头。当然,最可怕的还是那个从长沙冒出来的湖南卫视,永远要抢风气之先。“超级女声”的收视率盖过了春晚,让中国人疯狂了四个月,怎能不叫天子脚下的央视怀恨在心?所以,CCTV-4对“超女”全面封杀,海外华人只能通过断断续续的网络视频来了解个大概。“超女”给观众的并不是一个不男不女的李宇春或绯闻频传的张靓颖,而是前所未有的参与感。反观整台春节联欢晚会,观众只有被动的接受。垄断给了中央电视台暴利和权利,也造成央视不求进取、心胸狭隘。所以,要指望春晚有个大变,必须重新制定游戏规则,打破独家垄断并且去除这台晚会过多的社会功能。不过,让央视拱手让出4亿元收入供各地诸侯分割可能是痴人说梦,宣传部门也许会担心“主旋律”发生偏差。总之,央视春晚和骂声应该还会持续10年。

建光:感谢诸位从不同的角度来看春晚。接马峻的话,要想办好春晚,最重要的就是要消除中央电视台在全国范围的垄断地位。长期的垄断地位使得央视一帮所谓的才子固步自封、刚愎自用、唯我独尊,也使得央视的管理阶层极端小气,容不下地方“列强”。再次感谢,下次再会。





王建光,《人间指南》总编辑,三剑客,专栏作家,联系电话:281-731-7310
Email: houstonchinesepress@yahoo.com
责任编辑:005
回 [ 王建光专栏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和免责声明】【隐私保护】【鼎力支持】【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