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王建光专栏]

断背折腰的“爱情”------论“西部同性恋史诗”《断背山》

王建光专栏          于 May 20, 2006 at 21:21:36: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断背折腰的“爱情”
------论“西部同性恋史诗”《断背山》

论剑人:三剑客建光、保林、许丹
嘉宾:杰夫


建光:最近一个月以来,从世界的东部到西部,从美国的东岸到西岸,似乎每一个人都在谈论李安导演的、以同性恋爱为主题的电影《断背山》(Brokeback Moutain)。电影<<断背山>>是根据美国作家安妮-普露(Annie Proulx)的短篇小说改编,讲述的是在美国怀饿明州,两个牛仔(Jack和Enis)在断背山牧羊时邂逅,朝夕相处,产生了异样的情感,越过了理智的防线,干了不该干的事情。虽然彼此相爱,但迫于社会压力而分别娶妻生子。这段感情牵扯长达20多年,每年只能瞒着家人在一起度假,享受短暂的幸福时光。随着年龄的增长,双方的爱恋也愈加炽烈,一年只有几天的相聚无法满足他们与日俱增的相思。一直忍受相思之苦的Jack最终因一场意外死亡。 Enis第一次来到Jack父母的农场,想遵照他的遗愿把他的骨灰洒到两人初始的断背山。在Jack的房间里,他发现了一个小秘密。这个小秘密让Enis终于认识到Jack有多爱他,自己有多爱Jack。但是,不管这份爱有多强烈,最终他们所拥有确只有那座断背山,只有那年夏天的回忆......

部分文化和新闻媒体直接以“西部同性恋史诗”来称呼《断背山》。但李安不赞成把该部电影归类为同性恋电影,因为,影片描写的是爱情:广泛意义上的爱情,不应局限于男人或者女人。李安还举例说,如果谈到爱情,他爱他太太或者爱一个男人是没有区别的。

这部描写牛仔情感纠葛的电影一月十六日在洛杉矶赢得金球奖的最佳影片与最佳导演,使得该片将成为奥斯卡金像奖的热门获奖电影。

在刚刚揭晓的今年奥斯卡提名中,《断背山》又获得了包括最佳影片、最佳导演以及最佳男演员在内的八项提名。而在美国编剧工会颁奖礼中,《断背山》又获得了最佳改编剧本奖。

为什么一部描述男人同性恋的电影会在美国乃至世界范围内如此火爆?<<人间指南>>上期刊登的一篇相关的评论文章,标题是“《断背山》:这次男人像女人一样爱。作者认为,世界上有一半的人是女人。对于女人来说,看《断背山》的感受有点像是让大脑度了假期。女性一直希望男性跟自己一样直接而强烈地表达爱的情感,可总是没有机会如愿以偿,而这次她们可以从电影里看到。

网上关于电影《断背山》的评论多如牛毛,褒贬不一。今天三剑客也决定凑凑热闹,并将从多个层面来剖析这部时髦电影的社会冲击和艺术手法。

如果人类的爱情已经堕落到只能通过这种扭曲的同性之爱来诠释,人类的生机和希望在哪里?

建光:导演李安说:“每个人心里都有断背山,只是你没有上去过。往往当你终于尝到爱情滋味时,已经错过了,这是最让我怅然的。”李安还说,《断背山》不是一部同性恋爱片。不管他怎么解释、如何用让人揣摩的言语来粉饰他内心的同性恋情结,有一点他也是必须知道的,猴子就是猴子,穿上了燕尾服,仍旧是猴子。婊子就是婊子,立了牌坊,还是婊子。

李安所指的断背山是什么呢?是这部美化同性之恋电影的片名,是电影中两个牛仔首次动情的地方,是这两个同性恋一生魂魄所系的梦乡。是的,我们每个人一生大概都有魂牵梦萦的地方,但这块地方决不是李安心里的那座断背山,而且这么一块净土也绝对不需要李安用同性之恋来诠释。如果心里难以实现的梦想一定要用什么山来展现的话,作为男人,我宁可这坐山名叫奶头山。《断背山》用在男性同性恋上恰如其分,男人彼此相爱,最终无法面对,只能从背后搞偷袭,不断背,断哪儿?

李安的确应该感到怅然。自己心里一直被断背山压着,硬要说别人心里也和他一样。这种推测和比喻有强烈的暗示效果,也会将已经乌七八糟的社会变得更加雾气腾腾,阴阳怪气,男女难辨。我真的有点怀疑李安导演这部片子的动机。他专门挑选一个大眼睛长睫毛,有点像孩子的帅哥演Jack,目的是要让观众在看到一个天真无邪的孩子为了“爱”受伤后激发出疼爱和怜悯之心,以此来冲淡“同性之爱”的成分。为了让人们忘掉这是一场不伦的禁忌之恋,编剧和李安导演将原著中狂野露骨的同性恋改编成了温情、浪漫、点到为止的柔和“爱情”,将粗狂的牛仔环境改变成柔情浪漫的中国山水画。对于李安来说,生活更多的是一种自我内心的理想,而不是道德。爱就爱了,不管对象是男是女,爱情是没有性别之分的。这种信息注入到社会,将会造成多少人堕入歧途!如果人类的爱情已经堕落到只能通过这种扭曲的同性之爱来诠释,人类的生机和希望在哪里?所幸的是,《断背山》只是导演李安自己内心世界的电影版本。

人身上的每个器官都有其专门的用途。生殖器是用来性交欢愉和繁衍后代的,肛门是用来排泄粪便的。如果将排泄粪便的器官多功能,背岂能不断?根据李安所说的,爱情不应局限于男人或女人,他爱太太和爱一个男人没有什么区别,那么,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工具书对爱情的定义都得进行修正。爱情是什么?爱情必须以不同的生理条件为基础,爱情只应发生于阴阳两性之间。尽管同性恋自古有之,那也是属于情爱中的旁门左道,更不值得李大导演去将这种邪门之恋诗意化、浪漫化,让一些涉世不深的年轻人找不着北。如果李安导演所说的爱和电影中表现的爱是同一个字的话,那么在听到他说他爱太太和爱一个男人是一回事的时候,我想大家可以让自己的想象力驰骋一下:他是怎样爱那个男人的,也可以换位想一想,他又是怎样爱他太太的?真是荒谬至极!在太多的聚光灯下,李安是不是有点精神恍惚了?

当然,《断背山》艺术上是精湛的,特别是摄影,那简直是出神入化;精神也的确反映了人生的复杂、孤独和无奈;演员也是一流的,内心的冲突表现得淋漓尽致。但是它给人的第一冲击不是艺术,而是同性之恋,并且使得这部电影叫座也不是其艺术,而是同性恋主题。

最后,想对所有热爱断背山的人说几句:如果你认为断背山是一部好电影,优秀的电影,请问,你希望自己或者你的孩子现在或将来也像电影中的主人公一样爱吗?李安是国际知名大导演,这没错,但我们没有必要在看他的时候失去自我,更没有必要听他的时候顶礼膜拜。不要忘了,他连什么是爱情都还没有搞清楚。李安式的爱情只会断背折腰。

“伟大的爱情”

我本来是铁了心不看《断背山》的。就在几天前还有好几个朋友极力推荐,说这部电影拍得如何如何好,的确值得一看。我丝毫没有怀疑电影的水平,我也知道中国人对它感兴趣的真正原因,那就是导演李安。我当然也欣赏李安的才气,他拍出一部极有可能问鼎奥斯卡最佳影片的电影,按理说是一定要看的。但我一想到两个大男人在银幕上相拥缠绵,爱得死去活来的,我实在没有勇气走进电影院。无奈建光非要拿这个电影说事儿,弄得我非看不可,於是硬着头皮去看了。说实在的,电影拍得挺美的,两位牛仔之间的爱情也很感人,要是换成一男一女,或者是两个女的,我兴许还会看第二遍,但我决不会再一次去看两个男人的接吻,真的受不了。一定有人会说,《断背山》的价值就在於它描写的是两个男人间的爱情,如果不是同性恋,这段爱情就会变得平淡无奇。不错,这就是问题的实质,也是建光坚决要谈这个话题的原因。

尽管李安自己不赞成将《断背山》归类为同性恋电影,但是,除了同性恋它还有什么呢?难道仅有怀俄明的美丽风光就能引起世人如此的兴趣?是的,李安的本义是要宣扬一种伟大的爱情,而在他看来,“任何一个伟大的爱情故事必须要有巨大的障碍。两位主人公身在美国西部,当地存在男子气概及传统价值。因此,他们感受到的每一件事,都必须保持秘密。那是一种珍贵、他们无法言喻的特别事物。”从李安的这一段话,我总算理解了他的用心。原来,他是为了讲述一个伟大的爱情故事才搬出同性恋这样一个“障碍”的。正如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爱情要跨越家族仇恨的障碍,两个牛仔的爱情必须要跨越世俗的障碍,因为不被社会认可,它就变成了“伟大的爱情”。

如果我们认同李安的逻辑,我们似乎就必须承认世界上只有同性恋的爱情才算得上伟大,而普通的男女之爱因为缺少了“障碍”就变得平淡甚至庸俗。既如此,李安实在没有必要淡化电影的同性恋色彩,毕竟同性恋使得他的爱情故事变得伟大。《断背山》的故事发生在六十年代初期,那时候,同性恋是完全不被社会接受的,同性恋者为了自己的爱情常常可能付出生命的代价。在两个牛仔第一次做爱之后,Enis感到有些后悔,他告诉Jack那将是他们的最后一次,因为他感到害怕。他小的时候曾亲眼见过一个被人阉割并打死的同性恋男人,他的父亲特意带他去看那具被扔在山沟里的尸体,告诉他搞同性恋就会是那样的下场。当然,Enis终究没有经受住Jack的诱惑,他们的恋情一直持续了二十多年,但是他们不得不偷偷摸摸地进行,因为他们珍视爱情,但同样也珍惜生命,这无疑成为他们之间爱情的巨大障碍,也正好符合李安创造伟大爱情故事的条件。

无论李安和许多观众,尤其是女性观众,如何强调广泛意义上的爱情,《断背山》讲述的就是一个同性恋的故事,对于这一点,他完全没有必要遮遮掩掩,人们也没有必要因此对李安做道德评判,或过分强调一部电影的社会意义。一个人是否是同性恋决不会因为《断背山》而发生改变,我们大可不必惊慌。我认为,对於同性恋,无论其形成的原因是先天的还是后天的,人们都应该宽容和理解。记得刚来美国的时候,我在旧金山的一个小公司上班,三十几个同事中就有好几个同性恋者,男的女的都有,时间久了,我发现这些人除了性取向,和其他人并没有太多的区别。旧金山市有一年一度的同性恋大游行,从市长到国会议员都会到场参与,那里根本不存在歧视同性恋的问题。或许是在旧金山住久了,我对同性恋者没有任何反感,只要他们把门关好,干什么都是他们的自由,外人何必干涉呢?不过,把两个男人接吻做爱的镜头搬上银幕,就实在让人受不了,看完之后难免受到一些不良的感官刺激。但是,话说回来,拍电影也是人家的自由,你不喜欢完全可以不看。看来我也只能怪建光了。

照这样下去,下一步就要歌颂人类与动物的“爱情”了

杰夫:这部片子叫人看后好像鱼刺在喉,很不舒服。我不明白它为什么会得金球奖,据说还被提名奥斯卡金像奖!它是一部宣扬甚至赞美同性恋的影片,而同性恋本身就是反自然也是反道德的。我不明白这样公开地渲染同性恋有什么健康积极意义。如果奥斯卡金像奖的最佳影片真的颁发给这部影片,我认为这将是奥斯卡金像奖历史上的污点,而且人们,包括我也会重新评价奥斯卡金像奖活动的价值。

天生男女,分工和结构就是不同,爱情是男人和女人之间合作与交流的桥梁。爱情特定地发生在男人和女人之间的,这是自然现象的一部分,或者说是天意。同性之间,不论是女人和女人,还是男人和男人,发生的被某些人冠之以“爱情”的感情,肯定是反自然的,即使真的存在,也属于自然现象的变异,属于异类,是一种对自然的反动。人类历次违反自然都会遭到报应的,同性恋也不会例外,艾滋病已经打了前站。这部电影正是对同性恋现象的推波助澜。

而且我个人认为,同性恋本来就是一种病态,有的是生理上的病态,有的是心理上的病态猎奇,是比爷爷娶孙女还要怪异的畸形恋,叫人恶心。既然是病态,是畸形,就应该送到医院去治病,病没治好之前先别出来,不要危害社会。如果已经危害到了社会,就应该想办法控制,而不是张扬。

但是《断背山》很是张扬了同性恋者的心声,可能影片选择的拍摄地点很美,可能导演设计很精致,演员也演得很卖力,听说这部电影很感动了一批女同胞,甚至有人哭得稀里哗啦。它越是这样,社会危害就越大,简直就是对同性恋这种丑恶现象的引导和纵容。为什么现在的同性恋比过去多?就是因为在自由旗帜下的纵容,甚至不分是非,片面强调自由。我觉得这部影片对社会,尤其是对青少年的危害会很大,它把两个男人之间的“爱情”写得真挚合理,好像社会道德约束是刽子手。要是我们的孩子们接受了它的观点,下一代的同性恋、艾滋病会越来越多,不仅病人们耀武扬威地走在大街上,不是病人的也要猎奇时髦,尝个新鲜。如果这种情况泛滥开来,上帝会哭泣,会震怒,弄不好再来一场灭绝性的惩罚。

世界这么大,有那么多美好的东西,拍点什么不好,非得拍这种阴暗的东西?照这样下去,下一步就要歌颂人类与动物的“爱情”了。

两件叠在一起的衬衫,能说明什么呢?

许丹: 本来我先生坚决拒绝看《断背山》,因为要写三剑客论坛文章,我就软硬兼施地强迫他与我一同观看,并且特地邀请了另外两对夫妇一同观看,我想看看大家看了此片的反应,但是其中一对夫妇拒绝参加。据我所知,不少男同胞拒绝看这部影片,有人说这是因为影片描写的是男同性恋,可能女同胞会爱看,如果是描写女同性恋的,男同胞就会接受得多。我不知道是不是事实,但是我看了这部电影的事实就是,我无法理解和接受他们的“爱情”,我们两男两女在这个问题上惊人地一致,并且没有一个人受了感动。为了正确理解影片,我第二天又看了一遍。

我对同性恋还是比较宽容的,虽然觉得这事儿很恶心,但我同情地认为他们(她们)是病人,而且内心深处也曾暗暗疑惑:或许真的有少部分人就有这种可能属于自然的正常需求呢?就像有的人喜欢挨骂挨打,有的人喜欢闻臭狗屎味儿。我是带着对同性恋的同情去看这部影片的,在看的过程中却如坐针毡,起身喝水多达六次,感觉浑身不自在。

首先我不觉得这部影片艺术上有什么精湛过人之处。虽然画面很美,虽然演员的睫毛很长,但由于人物感情的怪异和无法理解,我关注人物心灵的同时,也把画面涂抹得怪异起来,活活儿糟蹋了大好风景,也可惜了那么优秀的摄影师。影片拍得琐碎,倒也是李安的一贯风格,虽然往好里说是细腻,但是剧中人物的感情无缘无由,台词不精彩,且表达隐讳,叫人摸不着头脑,看着犯困。人物虽然也有性格,但很不丰满,甚至简单干瘪。故事有情节,但戏剧冲突不抓人,戏剧性不强。剪辑上有时候也不够流畅,节奏感差。别说描写的是同性恋,即使是异性恋,也不动人。我觉得这部影片对不住李安的名声。

其次,这部影片一直在试图说明两个男主人公恋情的合情合理,甚至努力使之动人。遗憾的是,它有太多的地方叫人难于理解,无论是从情节安排、感情发展,还是从伦理道德上,我不仅没有被感动,反而开始反感同性恋。

第一,影片反映的是两个男性之间二十多年的恋情,而且是火热的、纠缠终生的、矢志不渝的恋情。按照伦理学的定义,爱情是建立在男女两性生理基础之上的感情火化。两个男人之间根本就不具备爱情的生理基础,那么爱情从何而来?这是我过去一直不理解,看了影片就更不理解的问题——两个男人上了山,没头没脑地多说了几句话,就恋上了?也许我过去的“病态说”可以勉强解释。

第二,影片昭示说,是那种大山里的孤独、无助、相互依赖的生活,使得两个男主人公之间产生了那种真挚的“爱情”,我不觉得这是合理的必然的结果。如果是孤男寡女,倒是有可能,除了相互的生活依赖,更有天然的生理吸引,完全可能,也许多数情况下是必然的。但按照正常道理,两个男人在孤独相依的境况下,往往会结成生死之交,可能会真的一起打猎、钓鱼、喝酒,甚至打架,但不会有性关联。虽然他们可能连一个雌性动物都看不到,虽然他们也会有正常的生理需求,但是他们男性的自然结构和先天心理,注定了他们的感情是在友谊的层次上。照影片的逻辑,海员中的同性恋应该最多最合情理,因为他们都是清一色的男性,成年累月在一起,孤寂地航行在大海上。但是我没听说过那种事实。所以只能再次以“病态说”来解释。

第三,为了渲染两个人的深厚恋情,影片极尽细腻地描写了他们在发生恋情时的饥渴和四年之后重逢的急切心态,也不厌其烦地描写了二十多年中他们在快乐相聚、争吵和互相体谅中的约会,表现他们也有嫉妒、委屈、痛苦,甚至很同情地斥责社会对他们的压抑和摧残,剧中的其他人不是丑陋就是冷漠。但我还是不明白,他们在那二十多年中各自娶妻生子,各自的异性之恋都不是一次,还特意直观地描写了他们跟各自妻子的性爱,给人感觉与其他男人无异,不仅有夫妻感情,有男人对女人的欲望,还有男欢女爱的结晶。明明可以做正常的男人,过正常的日子,为什么非要有违伦理常情,自己找不痛快?你说不是有病还能是什么!隐约觉得好像是人格分裂。

第四,他们在一起除了开始约会的时候有过轻松舒适的时光,很多时候是不快乐的,既要承受社会的压力,偷偷摸摸苟且,精神上战战兢兢,还要两个人吵架闹别扭,纠缠二十年带来的直接后果是生活的破碎和世人的侧目,他们的爱从何而来?又如何延续?享受在哪里?据说结了婚的男人们都有喜欢暂时离开老婆,与男人一起玩乐的时候,也听说过男人喜欢“偷”的感觉,但是没听说谁喜欢受罪,八成他们喜欢受虐、受压抑、受歧视的感觉?那不是精神病的一种嘛!所以当影片渲染那两件叠在一起的衬衫如何沟通了阴阳两界男主人公的感情,Enis流着泪发誓时,我却暗暗说:何苦!唯一的解释还是他们有病。

也许他们的感情是真挚的,也许他们的感情在他们是美的,但是在公众眼中,在社会现行的道德体系中,就是不美的,病态的。在面对自然状态的人类的时候,他们的“爱情”就是令人作呕的。他们可以悄悄欣赏自己,公众却也可以不欣赏他们。

那么既然是病态,就不必宣扬,更无需深情讴歌,可是导演居然竭力把那恋情拍得伟大、动人,强迫观众接受。如果是别有隐情,很不厚道。如果是想颠覆社会道德,那是对社会犯罪。如果是向自然现状挑战,就更自不量力了。我没有权力歧视同性恋,但是导演也没有权力强奸观众的道德观与感受。我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去理解导演对同性之恋的阐释,以最大的宽容挤出我的同情,到头来如同吃了只苍蝇。
记得有人说过:长得丑不是你的错,但如果你长得丑又出来到处恶心人,就不能不说是你的错了。如同你放了个臭屁可以理解,但你要是叫大家都来闻,就不能不说是你的错了,如果你非要加热膨胀,那就是居心叵测。同性恋这种事,犄角旮旯里偷个光阴还叫人有点同情,要是放到大银幕上到处喊“美啊伟大啊”,不能不叫人觉着邪行,要是你还批评咱们不理解这种美和伟大,那就是招人烦了。我就是这么被烦了两个晚上。都是建光逼的!

结束语

建光:我真的没有想到大家对《段背山》有如此相同的感觉。在这次论坛之前,我力图想找一个对李安这部电影持肯定态度的人进来作嘉宾,但谁也不愿意,尽管我在书店里听到许多对李安饱含深情地赞许。

在本次论坛结束之前有两点我想声明一下:1、我们并不歧视同性恋,我们也相信有些同性恋是天生的,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但我们痛恨一些导演用手中的电影作为工具来“强奸(普遍)观众的道德观和感受”;2、我承认是我逼着保林和许丹一家看《段背山》的,但是如果保林和许丹及其先生的性取向突然间转向了段背山,后花园起火,那不是我的错------都是李安的暗示造成的!谢谢大家。




王建光,《人间指南》总编辑,三剑客,专栏作家,联系电话:281-731-7310
Email: houstonchinesepress@yahoo.com
责任编辑:005
回 [ 王建光专栏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和免责声明】【隐私保护】【鼎力支持】【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