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王建光专栏]

美国人?中国人?------看东西文化狭缝中的人群

王建光专栏          于 May 20, 2006 at 21:25:36: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美国人?中国人?
------看东西文化狭缝中的人群

论剑人:建光、宝林、山凤、正华
论剑地点:老四川


重压之下的灵魂在缝隙中求喘息

建光:美国人?中国人?我们到底是什么人?数年前,我们怀着忐忑不安的心,带著迷迷糊糊的梦,踏进了美国这座举世天堂。那个时候,心中的美国是一片神奇的土地,是一块让人感到眩晕、魅力无限的地方。数年后,我们发现,美国其实很平常,她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狱,美国和中国一样,是人间,是人间的一角。我们在这里打拼,成功了,失败了,迷茫了...... 。我们各自的遭际可能不同,但有一点是相通的:我们似乎离生养我们的祖国越来越远,但并没有觉得跟眼前的世界越来越近。突然有一天我们还惊奇地觉察到,背景离乡、努力拼打最后只是得到一份还够养家糊口的工作;美国本身的辉煌似乎没有象预期的那样照耀在我们身上;大多数时候,我们都生活或工作在由灯光照亮的屋子里,很少有机会同阳光和绿草作伴;曾经让我们回肠荡气、全身骚动的好莱坞电影中的浪漫,果真成了遥不可及的童话,取而代之的是每天两点一线的单调、无聊配上每两星期一张不痛不痒的薪水支票。空气是比老家的新鲜了,房子似乎也大一些,孩子好象生活在天堂的花园里,可是我们呢?我们自己的生活象什么?我们生活在东西文化双重压力之下,重压之下的灵魂在缝隙中求喘息。自我意识在丧失,活力在减退,生命在萎缩,很大程度上我们变成了物质的奴隶。

九十年代前后到美国的华人基本走的是同样的路:读书,打工,取得学位后,找工作,办绿卡,熬到年限申请入籍,最后变成理论上的“美国人”。

然而,我们到底是什么人不但自己不清楚,国内的亲人也不清楚。在美国,美国人把我们当中国人,回到中国,许多中国人把我们当美国人,而且,还是很土很穷很小气的美国人。而我们又经常不知自己到底应该归属那一边。

我们这一群人,里外都是中国制造(made in China),我们在完成上面所说的移民工程之后,无时不在想念生养我们的祖国和亲人。我们是拿到美国护照了,可是有谁想过或计算过这本护照的代价?为了这本护照,我们失去了至少10年与父母(亲人)亲近的时光,短暂的生命中出现了永远无法弥补的空白;我们的父母从黑发变白发;我们从青年走进了中年;我们的大脑麻木了,对祖国陌生了......让人难以理解的是,这本护照使得无数人失去了自我的认知。

生活在美国,还是糊涂点儿好

正华:我们这些四十岁往上走的人,本身就带有悲剧色彩。在中国的时候,吃遍人间苦,来到了美国,又受二茬罪。我们到美国干吗来了?不就是找出路吗?美国的物质文明诱惑着我们,美国的自由和浪漫情怀吸引着我们,我们是闻着味儿来的。我们来了,庆幸地发现这是一个真实的美国,是一片自由的天空,是一块绿色的土地,是一个机会无处不在的国度。于是我们开始折腾。折腾半天,不就是为了过上更好的日子吗?哪有时间思考自己是美国人还是中国人?想当初刚来美国,穷得叮当响,没有人想这些没有实际意义的事情;现在好了,手上有点钱了,就开始发飘,憋得慌,就开始寻找生命的意义。人哪,就是那贱命,日子好点儿,就开始瞎琢磨。

难得糊涂是人生的最高境界。我们这一代来美国的中国人,很明显,基本都是受物质利益所驱使。你可千万不要告诉我你是为了追求美国的自由民主而来到这里,否则,我会全身不舒服的。既然,我们的目标很明确,就应该为了那个目标奋斗到底,挣钱挣钱再挣钱,直至挣不动了为止。什么美国人还是中国人,考虑这些问题有什么意义呢?糊涂点,寿命长。美国人还是中国人这样的问题,对于我们这一代根本就不是问题,因为我们是完完全全的中国人。但是对于我们的孩子,可能还真是个值得留意的问题。

我现在只有一个愿望,就是尽量使自己的生活变得简单平静,越简单越好,这包括日常生活和精神生活。我们已经够可怜的了,生活把我们折磨得已经差不多了,为什么还要自己折磨自己呢?

我既是中国人,也是美国人

山风:我好象真的没有仔细考虑过这个问题:我是中国人还是美国人? 

我当然是中国人了,这一点至死也无法改变。我虽然拿了绿卡,却还没有换护照,等哪一天要改国籍了,就要宣誓,一宣誓自然成了美国人,因为“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嘛,这是我们老祖宗传下来的美德。那时候也很简单啊:我既是中国人,也是美国人。这个问题对于我来讲实在不是问题。

我既是中国人也是美国人可以体现在许多方面:首先我既说人话也说鬼(子)话,我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没办法呀,谁让我是中国人又生活在美国呢。我在美国人的地方上班,我在美国的银行取钱,我在美国的商场买东西,我和美国的信用卡公司打交道,我必须讲美国话,我必须按照美国人的习俗行事,这是规矩,也是对美国这个国家的尊重。等回了家,或者到了中国城,或者见了中国人,我马上改口讲中国话,说者痛快,听者舒服。你要是一定把自己逼入死角,不是一就是二,还怎么生存?

我既是中国人也是美国人还体现在我既吃饺子也吃汉堡,既饮绿茶也喝咖啡,实在没有午饭了带盒速冻的,既会带扬州炒饭也会带Healthy Choice。不仅如此,在日本时我还爱上了大酱汤和纳豆,至于寿司咖哩饭天妇罗更是儿子的最爱食物。我知道这对有些人来讲真的很困难,像我的先生,百分之百的中国胃,不仅是不吃,还是不能吃,吃Pizza吧对cheese过敏,吃sandwich感觉没饱,吃dessert吧要闹胃酸。 到了这种地步,是要对我是中国人还是美国人好好反省反省了。

我既是中国人也是美国人也表现在我既过中国节也过美国节。我天生爱过节,细究原因大概是幼时家母忙于绘画事业视过节为俗事的逆反后遗症,总之用心理学术语来讲是早期记忆不好。我们家是金壁辉煌的圣诞树一撤,中国的福字鞭炮和各种象形灯笼就上了大门或天花板。儿子也是既有圣诞礼物也拿中国红包。儍小子更憨, 今年除夕夜给他套了件新买的红毛背心,之后就穿到了学校,可有一天气温突升, 接他的时候他满头大汗却还套着背心,并向我解释:“我不脱是因为红的lucky!”

我既是中国人也是美国人也表现在我一视同仁地尊重中国和美国的习俗。我可以在家中享受清蒸鱼,卤凤爪,红烧猪蹄的美味,却不会把这些装到午餐饭盒中,因为我不能当着许多美国人的面吐一桌子的碎骨头。我爱吃韭菜炒鸡蛋和茴香饺子,但它们也不能进到我的饭盒中,否则那奇妙的香味经微波炉一加热,会轰跑整个午餐室的非中国人。

我既是中国人也是美国人还表现在我对儿子的态度上。作为中国家长,我当然会关注儿子的学业成绩,功课搞不好其他的事谈都不要谈。但我生活在美国,我知道社交能力和体育能力在这个国家与学业一样被看重。所以我既让小子在GT学校给我多学着点,也充分鼓励和发展他的课余爱好,既弹钢琴也打棒球,既滑冰也热衷童子军,无论是钢琴滑冰比赛得奖还是童子军中卖票卖的最多,我同样高兴。而且同学之间的sleepover生日party,统统支持,竟然有一次一个周末三场生日party,转来转去都是那十几个孩子和家长,除了孩子们兴奋,我和他爹及其他老美家长,脸都灰了。

说到底,建光是一位哲人,喜欢思考“To be or not to be”的问题。我还没有到他的境界。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现在的所谓土生土长的美国人也都是以英语文化为背景,各色人凑起来的,并非原住民。如果大家都像我一样糊里糊涂既当中国人又当美国人,也许哪一天后代移民会把中国文化当成美国文化的一部分来学习呢。

什么是北美华人的最高利益?

建光:人的事情的确很难用非白即黑的标准来论断。但有些时候,我们还真得弄清楚自己的身份,无可推诿。前不久,社区里流传一种论调,认为我们生活在美国的华人首先应该是美国人,然后才是中国人,还由此推出,如果有一个试图参政竞选的政客,只要他(她)能为社区谋福利,哪怕是反对中国或者牺牲中国的利益,我们也应该支持他(她)。理由是我们是美国人,应首先关心身边的利益,然后才有可能去关心远在天边的中国。

持美国护照的华人是不是美国人,不是自己说得算。我们应该问一问土生土长的美国人是不是把我们当成美国人。就算别人把你当成美国人,那也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大家心知肚明,大多数拿美国护照并不是为了摇身一变成为美国人,而是为了随之而来的福利和方便----亲属移民、旅游,以及许多只有公民才能享受的保障。所以我们没有必要硬要把自己当盘菜,一厢情愿地自己封自己为美国人。

中国人不管走到哪里,都会带着自己的文化,都会在那里生根,都永远是中国人。“生在曹营心在汉”是海外中国人内心世界最直接的写照。一张护照纸是无法改变中国人在美国人心中的形象的,而别人都不愿认知你为美国人,我们什么非要死乞白赖地要往上蹭呢?

在平静的生活中,美国人也好,中国人也好,其实并不重要。错也好,对也好,来到了美国,就应该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生活就是生活,做过的事,走过的路,都是美丽的回忆。如果觉得美国不好,中国的们永远是开的,可以随时回去,只要你觉得回去比留下会更好。

我们生活在美国,当然要热爱美国,要热爱我们所居住的社区。但是,身为华人,或美籍华人,一定要清楚地认识到什么是北美华人的最高利益。尽管我们表面上是美国人,骨子里却永远是中国人。所以,参选的政客如果对中国不友好,就算他(她)对你所居住的社区再好,我们都没有理由支持他(她),因为,海外华人的最高利益是友好的中美关系。中美关系好,一切都会好;中美关系恶化,就算你挣了银子无数,政客为你的社区建造了横七竖八的公路铁桥,那又和你有什么关系呢?

我们决定来美国的时候,当然是觉得美国比中国更适合自己才会下定决心。如今,经历了风风雨雨,你的心是否仍然和从前一样火热,还是对美国已基本失望?不同的人生经历大概会有不同的答案。但有一点是值得我们这些在海外的中国人庆幸的:生活在异国他乡,有一个伟大的祖国作背影,是一件多么美丽的事情!没有祖国, 华人就会像断了线的风筝,像那随风漂浮的稻草,无处着落。

中国人,中国人,中国人,任何时候我都是中国人

保林:我们到底是中国人还是美国人,这个问题对我来说答案太简单了,首先,我是中国人,其次,我是中国人,第三,我还是中国人。我这么讲,并非完全因为我仍然拿着中国护照,是不折不扣的中国人;假如将来有一天我对着星条旗宣了誓,效了忠,拿上蓝皮的美国护照,我想我在骨子里一定还会是中国人。你想想,几十年形成的与那片土地的情感连接怎么可能被一本护照给割断了呢?对於许多已经加入美国籍的中国人来说,美国护照更多的是意味着旅行的方便或福利的分享。就象建光所说,“身在曹营心在汉”,我想,他们除了不是被强迫留在“曹营”之外,那种居美思中的情况是相当普遍的。

中国人之所以走到哪里都是中国人,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我们对於故土的情感依恋。那种割舍不断的乡情让我们无论走到天涯海角都忘不了自己的根。美国可以是我们的第二故乡,但它永远都难以成为我们的情感依托。中国人来美国是基於对生活道路的选择,而非情感的取舍,因此我们对于美国的感情再深也是理性选择的结果,而不是与生俱来的。既然是选择,就可能存在各种不同的结果。比如说,中国人移民美国都要经过上学、打工、找工作、办绿卡的过程,许多人经过这个漫长的过程成为美国公民,也有很多人因为办不成美国移民而转向加拿大,当然,更多的人因为拿不到美国签证而干脆去了其它国家。这些走出国门的中国人有的成了美国公民,有的成了加拿大公民、澳大利亚公民、新西兰公民等;而无论他们成为哪一国的公民,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他们朝思暮想的依然是中国,骨子里都是中国人,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恋情,是没有选择的。

我来美国将近二十年了,至今没有申请公民,因为我很难想像在星条旗前举起右手宣誓的情景。其实我知道,拿上一本美国护照有许多现实的好处,但是让我感到犹豫的是,一旦对美国宣誓效忠,将来万一中美之间出现冲突我应该站在哪一边呢?我总不能支持美国打中国吧,别的不说,我爸妈还住那儿呢;但作为美国公民,我又有义务站在美国一边,这样的矛盾实在是难解。好在太太比较有办法,她说她可以先申请美国公民,我继续作我的中国人。我想这样也好,大陆跟香港早就成了一国两制了,我们家来个两国一制也不错,两国当然是中国和美国,一制就是一夫一妻制,这下总算可以在中美之间搞平衡了,只是将来夫妻吵架要倍加小心,千万不敢让家庭纠纷演变成了两国之间的战争。

除了我们自身的血脉关系,还有一些迫不得已的因素让中国人永远成不了美国人,那就是我们无论如何自我标榜为美国人,在美国人眼里,我们永远是中国人,不仅中国人是中国人,走在大街上的日本人韩国人都可能被当成中国人,长得都差不多,都叫Chinese,比较简单。作为一个移民国家,美国是由不同族裔共同组成的国际大熔炉,尽管大家都拿美国护照,都可以选总统,但各个族裔所关心的议题却大不相同。美国白人从骨子里并不一定把少数族裔当成平等的美国人看待,这一点大家都心知肚明,不愿说穿而已。好在如今的美国处在一个标榜“政治正确”和对种族问题十分敏感的时代,美国人已经不再简单地把自己的国民通称为美国人了,为了照顾各个族裔的情绪,他们在称号上为各族裔作了甄别,黑人不叫黑人,叫African Americans(非裔美国人),墨西哥人叫 Latino Americans (拉丁裔美国人),中国人叫Chinese Americans (华裔美国人),日本人叫Japanese Americans(日裔美国人)。这些称号虽然准确,但却罗嗦绕口,一点也比不上我们的汉语,那才叫简洁、亲切:中国人叫“老中”,美国人叫“老美”,黑人兄弟叫“老黑”,墨西哥人叫“老墨”,日本人嘛,叫“老日”不大好听,就叫“小日本” 吧。

谈到美国的族裔,我认为,美国的整体利益本身就是建立在维护好各个族裔自身利益的基础上的。在这样一个国际大熔炉里,如果各族裔的权益得不到应有的保护和保障,就不会有社会的安定和和谐。而族群利益的维护终究还要靠各族裔自己。华人不会主动去维护黑人和墨西哥人的利益,当然我们也不能指望人家主动来为我们说话。华人的利益要靠华人来维护,无论我们是否已经加入美国籍,要想作美国人就必须先作好中国人,只有华人的整体力量上去了,才能在美国人面前赢得话语权,才能作一个真正的美国人。

结束语:中国是我们远离她时永远的回程票

建光:无论我们在异乡的处境如何,或腻味了眼下的生活,或走投无路,在海的那一边,总是有一扇大门为我们敞开。有一首歌叫《你是我记忆中忘不了的温存》,我把其中的歌词稍微改动了一下,用来作为今天论坛的结尾:虽然中国是我一生都解不开的疑问,但她仍然是我迷路时远处的那盏灯;尽管中国常常是折起在我们心头上的皱纹,但她永远都是我们远离她时不会过期的回程票,是我们靠近她时开著的一扇门。祝愿休斯顿华人社区的每一家、每一户,幸福安康,快乐无限。




王建光,《人间指南》总编辑,三剑客,专栏作家,联系电话:281-731-7310
Email: houstonchinesepress@yahoo.com
责任编辑:005
回 [ 王建光专栏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