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王建光专栏]

中国人活动中心,2006年怎么过?

王建光专栏          于 May 20, 2006 at 21:29:28: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中国人活动中心,2006年怎么过?

马峻

今年2月,作为中国人活动中心的一位捐款人,我参加了中心10周年庆祝和义卖大会,手上拿到一本印刷精美的《中国人活动中心成立十周年纪念》。出于职业习惯,我扫了一下财务报告,倒吸一口冷气:2005年中国人活动中心亏损$99,095! 不过台上还是一派歌舞升平。

我很不安。但是我们中国人向来有报喜不报忧的习惯,宁可窝里斗,也要维持表面的团结。近来有关中国人活动中心内部人事问题以及围绕《茶馆》的纠纷又引起了我对活动中心的关注,仔细阅读了《十周年纪念》中的财务报告、章程、年度报告和活动中心网站上的相关文件,我忍不住要提出一个被几乎所有人忽略的根本问题:中国人活动中心还能撑多久?中心即将面临着严重的财务危机!今天的活动中心比以往任何一年都更加需要社区的支持,因为它面临着生存危机!

写这样一篇分析文章是要有勇气的,在安徒生童话《皇帝的新衣》里,小男孩说了真话,并不是出于勇气,而是童真。可是我实在不愿意当那些唱赞歌的大臣。几乎任何一位念过中级会计课程的学生都能看出活动中心的财务状况正在恶化。

有必要声明,我和活动中心理事会的大多数成员和历届理事长都有相当不错的私人关系,傅庆农、杜涌、李允晨等几届理事会为活动中心的今天夯实了基础,本届以杨俊为首的理事会在买楼募款活动中捐款、借款将近20万美元。多数理事也将大量的周末和晚上的时间花在活动中心的业务上,而且没有分文工资。我所有的评论都是对事不对人,更无意介入活动中心的人事纠纷,获替某某人打抱不平,我也更不相信“据某某人说”的传言。所有的材料都来自活动中心公开发表的报告。同时必须澄清,活动中心决不会因为几篇批评文章而倒掉,(想想看,花旗银行会因为华尔街分析报告而破产吗?)能让中心倒下的是它的财务状况,而决定财务状况的是它的经营管理和社区的支持。

对《茶馆》财务总结的再质疑

有关《茶馆》的财务问题似乎有些老生常谈。活动中心理事会在4月22日向全社区公布了两个不同版本的财务总结,建光在上一期也对这份报告提出了一系列质疑。我仔细看了这些数字,确认活动中心的报告不具可信性。以我手头的版本为例,显然中心理事会对于“赠票”和“折扣”作了一番超出常理的“发挥”。

活动中心的报告称:“据详细统计和反复核实, 两场演出普通票票面总额为$166,000, 剩票票面总额为$58,050.00。28张VIP赠票13张, 另有13张按最高$500销售, 共销售$3,240。所以,所有赠出售出的票面总额为$111,190。其中赠票 $11,445, 赠送给政要, 赞助商, 广告商, 受灾学生, 社区名人, 及对演出作出大力贡献的人士。折扣为$9002是给工作人员的特殊优惠。售票后期, 也适应于一些个别售票点及现场售票。”

粗粗看来,人们会有两个错觉:1)数字非常精确,错不了。2)赠票款包括了给VIP的赠票。但是,当你把这些数字打入Excel之后就会发现明显不对:因为“所有赠出售出的票面总额”应该是$121,950,而不是$111,190,相差1万元。只有当把VIP赠票和折扣全部去除之后,才会得出$111,190这个数字。但是,如果1万多元赠票中再包括VIP票,那就是一个重复计算的假账。为此,我向活动中心财务理事求证,她明确表示,这$11,445全部是“普通票的赠票,是由各个理事报上来的。”

我顿时哑口无言。$11,445,如果按平均票价$67.50计算(两场演出8个票价档次的平均价),活动中心的理事们送出了170张票!相当于平均每位理事拿走了10张普通票送人!换句话说,在观看演出的1550名观众中(据上期报道数字),每九位观众就有一人拿了免费票。能否请中心理事会向大家公布一份170人的普通票赠票名单?当然,另外一种解释就是某些既得利益者不愿意归还票款,用“赠票”和“折扣”的名义掩人耳目。普通票的“赠票”和“折扣”总额高达2万多元,再加上VIP的赠票和折扣,《茶馆》演出的全部赠票和折扣竟然高达3万多元。即使是这样一个经过“详细统计和反复核实”的数字,后来又是几度更新。那么,4月22日中心理事会召开的新闻发布会,其真实性又有多少呢?看来,除非司法部门介入,大家是很难了解《茶馆》票房的真相了。不要天真的以为审计报告会告诉你一个真相,请记住,审计师不是检察官。

毫无疑问,中心理事会在票款上做了手脚。这还是问题的一部分,他们又花了多少,浪费了多少呢?活动中心在报告茶馆账目是居然没有关于支出的数字,中国现代文学的巨作来到休斯顿演出竟然演变成了丑闻,我不知道老舍先生在九泉之下做何感想。理事会在《茶馆》票务和事后处理上严重损害了活动中心的声誉,给今后的筹款活动带来严重的困难。如此“诚信”已经失去了再次举办大型活动的资格。如果还要举办国庆餐会,我建议理事会首先通过一个“廉洁自律守则”,全体理事保证个人清廉并在活动结束后一个月内结清所有账目。

在《茶馆》问题上,活动中心本来完全可以用另外一种方式来处理,比如说,讲一些管理失误以及道歉之类的话,再列出“待查”的数字,接受媒体批评,这样给媒体和自己都有一个台阶下,然后再指出媒体不公允的地方加以澄清。可惜的是,中心理事会的“鹰派”采取了升级对抗的方式,并试图用假账来蒙骗社区。

当然,绝不是所有理事“手脚不干净”。在我私下接触中,有一些现任理事就赞同媒体的监督,“否则的话就这么糊里糊涂的过去了。”还有一位理事说了一句让我感到极为震撼的话:“我就不明白在活动中心(理事会),正就不能压邪?” 大家应该感谢揭弊的媒体,是他们的穷追猛打加速了《茶馆》演出的资金回笼,在接下来的活动中心财务分析中,你就会看到资金回笼、减少亏损对活动中心的生存是多么重要,你也就明白了谁在真正地爱护活动中心。

关于活动中心的财务状况

我向来认为中国人活动中心存在的根本是它的物业,它之所以能够收到这么多的善款是因为大楼,但是她最大的风险也是大楼。因此,保证大楼不倒才是活动中心的中心任务,每一届理事会都必须以财务表现来考量自己的“业绩”。活动中心的资金来源于社区的支持,公布相对详尽的财务报告是继续赢得社区捐款人和债权人支持的关键。但是,从活动中心的实际作业来讲,公布财务状况却是他们最不情愿做的一项。在今天活动中心的网站上,仍然只有一份三年前的“2003年财务审计报告”,打开一看,还是 “draft”(草稿),再读一下审计评语,竟然抹去了审计会计师的姓名和公司。我读过数百家公司的财务报告,“匿名审计”还是第一次见到。幸好这次《十周年纪念》包括了2001到2005年的财务报告,但信息披露仍然严重不足。

活动中心在4月22日开会前10天就宣称要公开经过审计的财务报告并且公布在其网站上,所以开会前我将活动中心5年来的财务情况作了一番分析,想对照一下最终确认的审计报告。会议开始时,主持人也郑重其事宣布会议的第二项议程就是“公布经过审计师审计的财务报告”。但是,当中心财务理事开口时,告诉大家的却是“草稿”,而且只介绍了资产负债表(Balance Sheet),却没有时间报告收入支出表(Income Statement),与会者无法知道过去一年活动中心到底经营得怎样,钱都花到哪里了。直到发稿时为止,我们还没有看到审计报告。

事实上,去年是活动中心多年来财务表现首次走下坡的一年。活动中心的收入来源主要有三大块:房租收入、捐款和活动(例如国庆餐会、演出等)。由于房租收入不够支付营运开支,活动中心要依靠举办活动和募捐来维持。为通俗起见,我们姑且称有结余的年份为“盈利”,而赤字的年份为“亏损”,虽然中心是一个非赢利机构。从这一角度讲,2001到2003年连续三年盈利(04年报告没有收入表,无从了解其盈亏状况),尽管2001年国庆餐会的所有结余$25,000都捐献给了美国红十字会帮助“911”受难家属。活动中心的净资产也连年增加,从2001年$332,401增加到2004年$512,454。但是这些趋势都在去年逆转。首次出现亏损,净资产也缩水。

活动中心的理事长说,“亏损是因为装修造成的,去掉装修,我们去年是打平的。”事后有两家媒体向我询问。我认为这种宣示有“粉饰太平”之疑。首先可以指出的是,刊载在《活动中心十周年纪念》中的05年财务报告(初稿),用现金流量的方式记录了9.9万元的亏损,其中包括6.8万装修费。即便按这种通俗易懂(尽管不完全合乎会计准则)的方法,去年活动中心亏损也在3万元以上,这还不包括大楼以及设备的折旧和损耗,还有隐含的利息开支。如果完全按照GAAP会计准则,去年的亏损估计在6-7万元。当然所有上述数据都基于活动中心在今年2月份公布的收入表,我会关注最终审计结果再作评价。但是,从现金账面上看,2006年是活动中心如履薄冰的一年,银行账户从2004年底的14万降到了去年底的4万,按照中心目前的烧钱速度,如果没有社区的继续捐赠和对其活动的支持,中心一年内将难以为继。我们可以来分析一下去年活动中心的营运:物业、活动和捐赠。

(1)物业。活动中心目前房租和图书馆合计收入$73,519,但是除去一次性装修费和搬家费,中心的日常开支(房贷、保险、物业税、水电费、工资、清洁费、维修费、其他税等等)为$146,910, 也就是说,去年活动中心大楼日常营运亏损将近七万三千元。今年的情况会有所好转,房租会增加,税负也可以免除,但其他费用也会上升,再加上利率和电价已经调高,估计今年物业上的亏损可能仍在4-5万元。作为一个非赢利性社区服务中心,在物业上出现亏损属情理之中(但不能失控),关键在于其他方面的收入是否足以弥补。

(2)活动:去年是活动中心举办活动最不成功的一年。尽管国庆餐会的价码提高了,《茶馆》的演出也创下了休城侨界的天价,但是活动收入却只有$177,558,这还包括了近1万5千元演出应收款。根据活动中心最新公布的有关《茶馆》的财务声明,这1.5万只收回了4千多元,还有1万元有待收回,如果成为坏帐,就会列为06年的亏损。如果这次媒体的批评能够替中心追回1万元票款,我想没有人能说他们是在“破坏中国人活动中心”吧。

活动收入可能被低估,但是开支却居高不下:$154,155。财务报告对活动的描述极其粗略,所有收入和支出都只有一个总数。活动开支占去年中心所有支出的40%,不应该以一个 “expense” 而一笔带过。出于对捐款人和债权人利益负责的角度,活动中心有必要公开活动开支的明细账。休斯顿不少社团(例如广东总会、华夏学人协会等等)都能在活动结束后几周内向社区公布收支状况,几十元的收、支项目都列的清清楚楚,使人放心。为什么活动中心就不能?

即使应收款全部到位,去年中心的全部活动净收入也不过$23,400。若是应收款成为坏帐,活动收入就只有$13,000。从投入产出比例来讲也是一个严重的失败。01年到03年,活动中心每投入100元活动开支,就能带来51-55元净收入,非常稳定。而去年,每投入100元,只能带来8-15元的净收入。在投入全社区前所未有的人力和物力的情况下,活动中心的效益竟然出现如此严重的倒退,中心管理层是否应该给出钱买票的支持者、赞助商和义工一个解释?到目前为止我们没有听到中心管理层任何一句自我批评。财务状况的混乱将大大降低社区对活动中心的信心和今后支持活动的兴趣。中国人活动中心今后还能否将活动作为一项主要收入来源是一个大问号,可能需要改变目前的经营模式了。此外,有消息说活动中心可能因为《茶馆》演出而卷入法律纠纷,是非曲直我并不关注,不过打赢官司还赔钱的例子司空见惯,这是活动中心面临的又一大风险。

(3)捐赠。一个非营利性社区服务机构的募款活动应该是长期性的,方能依靠捐赠维持开支。美国各大学的校友会,每过几个月就给校友写信寄报告、打电话和发e-mail,除了介绍学校近况之外,永远不变的主题就是:请您继续捐钱。这种方式募集捐款,成本和风险最低,也能避免同其他社团发生矛盾,收效却最高。但是中国人活动中心的募款活动却只围绕着几个“大事记”,在财务上没有可预见性。例如, 01年全部捐赠收入1万5,02年跳升至8万9,03年又跌入1万8,04年为买楼募得近40万,05年又回到了2万元。而这些低收入年份的主要捐赠来自主流社会善款和拨款(grant)。相比较而言,位于休斯顿的海外中国教育基金会去年一年在全美国集资24万元,据悉在休斯顿就筹得5万元,最近三年每年成长50%左右。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愿意通过互联网给一个自己看不见摸不着的组织捐钱捐车呢?不仅是因为基金会目标的正义性,更因为比较透明的财务制度,捐款人知道善款都派什么用处了。

活动中心理事会应该如何善待捐赠人?

活动中心的理事有近20个,但社区募款却没有当作固定事情来抓,与捐款人的联络也做得相当的差。自02年成为中心捐款人以来,我没有收到一封介绍活动中心近况的来信或电邮。捐款的数目或名字在先后向6位理事提出以后才得到更正。中心大楼墙上的《功德榜》还是2004年的数字(包括不少不正确的),右边空了两大页,说是“留给后来的捐款者”,一年多过去了,现在还继续空白。比较其他社团,旅美专家协会每季度向会员发出通讯还放在网站上。我查了一下,10年来社区里给活动中心捐款捐物的多达400多户,但是有多少家在中心理事会的通讯录上?

活动中心理事会忽视捐赠者利益和感受,有时候到了让人寒心的地步。艺术家的赠物既没有保管,也没有入账,所以一旦丢失或被人带回家中,既没有人报警也没有在财务报告上显示其损失。中心理事会对社区的一些政治议题也欠敏感,突出表现在如何对待陈水扁政治盟友Tom Delay的问题上。在去年国庆餐会之后,中心理事会的分裂日益明显,不论其过程如何,结果是反对Tom DeLay 的理事或出走,或靠边,而主政的却是同情或支持狄雷的理事,这种倾向似乎和活动中心所应该代表的主流民意背道而驰。今年春节,Tom DeLay 和活动中心数位理事在中国国庆餐会上的照片被其竞选团队利用,上了他的竞选广告,我当即与活动中心联系,希望理事会做出说明,结果被几位理事以“不知情”、“与我们无关”而一口回绝。

可能是由于社区媒体长期以来的“正面”报道,养成了活动中心某些理事的傲慢。仅仅为了一篇批评报道,中心理事长就要去信要求一个长期报道侨社、支持活动中心的记者限时公开道歉,根本不在乎该日报在侨社的影响力,根本不在乎报社的发行人还是活动中心的一个主要捐赠人。如果中心的理事长连这样一个媒体和捐赠人都不放在眼里,那他还在乎什么?这是支持还是破坏活动中心的行为?有哪个人愿意把钱捐给这么一个趾高气扬的机构?

另外,即使“打平”了,活动中心就可以生存了吗?不,还得还债。2004年,活动中心向19户社区热心人士(大部分为中心理事或前理事)借“无息”贷款22万,大部分为五年期。根据合同规定,活动中心将专门成立一个由五人组成的贷款委员会,其中包括三名现任理事和两名债权人代表,每年开会两次。但显然,活动中心自借款之日起就没有任何还贷计划,没有关于贷款委员会的任何消息。如果中心真有计划还贷,它应该设立一个专门的偿债基金账户(sinking fund),每年将接近五分之一的贷款存入专门账户,以便在2009年一次付清。当然,在自身难保的情况下,偿债自然是无从谈起。理事会将借款合约书放在自家的网站上,却从来没有人仔细阅读这样一份重要的“生死状”。活动中心的管理层没有考虑借款人的利益,却以“借款人大多数是中心理事或前理事为由”回避活动中心的违约责任,事后还有理事说“XX又不是借款人,他有什么权利过问借款的事?”倒不如副理事长陈珂出来承认,还获得台下一片掌声。我相信绝大多数借款人当初都是有奉献精神的,他们不仅冒着22万辛苦钱血本无归的风险,还放弃了5年8.5万的利息(按活动中心给出的6.75%计息)。如果理事会真的考虑到了他们的利益,尽了最大的诚意,我相信5年以后即使活动中心只能偿还一部分,这些债权人还是可以商量的。但是,理事会的诚意在哪里呢?这也就是我为什么说活动中心只有3年多的寿命。

亏损并不可怕,但活动中心理事会必须以一种诚恳的态度,向捐款人和债权人报告一个真实的财务情况(包括举办活动的明细账)。活动中心最亏不起的就是社区对你们的信任!


活动中心到底属于谁的?

“中心属于大家的”这句话就像“国家属于人民”一样空洞。不论是活动中心的章程还是任何书面文件中都没有这样的表述。中国人活动中心是一个非赢利公司,其《章程》的第二章是规定了理事会(Board of Directors)和理事会产生办法,规定新任理事要由现任理事提名和选举产生,一来没有交代原始理事由何而来,二来从制度上保证了“近亲繁殖”,外界对理事会不能发生任何影响。

我查看了十多家美国非营利机构的章程和管理体制,包括红十字会、Salvation Army, 休斯顿大学,以及位于夏威夷Aloha县的联合公益基金会,等等。无一例外的是,所有这些机构的理事会或董事会都是由外部推选或政府任命产生,绝对不存在像活动中心这样自我提名、自我投票、自我当选的章程。中心理事会的产生方式在非常注重“程序正义”美国社会似乎很难成立。

我相信中心理事会在选择新理事方面已经做了“最大的民主”,我对多数当选理事也相当支持。但问题是,整个过程似乎更像是皇上选妃,所有权力全部在活动中心。其他社团既没有推荐权也没有投票权,当选理事也根本没有义务向他以前的社团汇报活动中心的情况,因为他根本就不是这个社团派驻活动中心的代表。至于说捐赠人和债权人的代表,那就更无从说起了。

我也听到某位负责人叹息一些理事消极怠慢不务正业,也理解为什么“正不压邪”,因为整个游戏规则就是—相互投票全体当选。 你想当理事长、副理事长,那位仁兄小姐想连任理事,那就必须相互投票,皆大欢喜。如果说你要想说真话,指出XXX舞弊,那既得利益者们的嗓门可比你大,就算你有全社区的支持,没有投票权又能算得了什么?到后来,被开除的可能还是你。这也从另一方面说明为什么活动中心的理事会超级稳定。自1995年12月成立筹备理事会以来,活动中心一共换了7届理事会,每届理事有十七、八个,我本来以为10年来当过中心理事的绝对在百人以上。错!仔细数了一下,活动中心的所有前任和现任理事在内不多不少正好50位,难怪有人说“活动中心小集团”。

由于这个霸王条款,理事会不需要向任何人汇报负责,他们没有义务接受任何人的监督,但是他们却可以以“大家的中心”、“社区的中心”为名,向社区寻求大量的支持,到头来,所有“外人”只能得到一个“荣誉”或“顾问”的册封,这是权利和义务的严重不对等。活动中心的《章程》保证了无论理事会做什么,社区任何人也奈何他们不得。绝对的权力是产生傲慢、腐败的土壤。这一章程不修改,很难继续获得社区的支持。最后,中国人活动中心的资产属于US-CHINA SERVICE CENTER,但这家公司又归谁呢?退一万步讲,如果活动中心大楼真的被出售(我不敢想象有这一天),还清债务以后还有几十万元净资产,这笔资产该归谁所有归谁使用呢?

中国人活动中心是数以千计休斯顿华人移民,尤其是中国大陆新移民,十年来心血的结晶,决不应该属于一个封闭的理事会。活动中心不能倒,一旦倒下,就再也起不来了。一个有社区代表性、为社区服务、又能接受社区监督的中国人活动中心才能永久获得社区的支持,并得以长存。我希望通过这次讨论(或争议)能够成为中国人活动中心的转机,使活动中心从制度上真正成为大家的中心、社区的中心。

写了这么多,就是想谈一个问题:活动中心急需社区财务上的支持,否则2006年会很难熬,但是中心理事会还值得大家信任吗?



王建光,《人间指南》总编辑,三剑客,专栏作家,联系电话:281-731-7310
Email: houstonchinesepress@yahoo.com
责任编辑:005
回 [ 王建光专栏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和免责声明】【隐私保护】【鼎力支持】【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