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王建光专栏]

访谈录

王建光专栏          于 May 31, 2006 at 20:01:40: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访谈录
石姐实话实说
―――我所知道的《茶馆》真相

石少力女士,休斯顿著名房地产开发商,热心公益,泼辣能干。去年北京人民艺术剧院《茶馆》剧组来休斯顿演出,她应朋友之托,出人、出车、出钱、出力帮助接待。在这当中,她见证了一些重大纠纷,也了解到许多事情的真相。五月的某一天,她拨通了建光的手机,终于决定打破沉默。

少力:建光,看了你的两期关于《茶馆》的报道,也看了中国人活动中心对侨社发表的声明,休斯顿的许多人,包括许多来自台湾的朋友都问我:这事怎么越演越烈,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本来想对这件事保持沉默,现在看不能这么做了。

建光:听说了,据说连《茶馆》剧组里都有人都劝你不要介入,有这么回事吗?

少力:是的。冯远征从纽约的演出地和回国后都打过电话给我,劝我不要管。的确,刚开始时,我是不想介入。中国人活动中心4月22日召开新闻发布会的时候,有好几家媒体来鼓动我去听、去发言提问,并说明真相,我到底还是没有去。你是知道的,关于我个人的是是非非在中国城传扬得已经够多的了,连不认识我的人都能说出一本故事来。我若再搅到《茶馆》一事中去,岂不是自找麻烦。其实,自始至终,我都觉得《茶馆》事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双方吵了一通,过一阵心平了,再坐下来,把账清清,有多少算多少,分一分不就结了吗?怎么都没想到,中国人活动中心没有丝毫认错的迹象,还在报纸上公开污蔑诽谤小邓,所以现在越闹越凶,还要打官司,上法庭什么的。

我是不赞成打官司的。打官司不会有赢家,只能是两败俱伤,人财两失,我劝小邓好几次了。

建光:大家都知道,《茶馆》剧组是小邓(邓立丰)给弄到休斯顿来的。听说是你介绍他去找中国人活动中心联合举办这场演出的?

少力:是的,正是因为这,我才特别难受。在今天小邓和中国人活动中心闹得不可开交的情况下,作为一个介绍人和对《茶馆》台前幕后的知情人,我不得不站出来实话实说,也算是对小邓和社区各界一个交待吧。

建光:侨界都知道你是做房地产的,怎么会介入到《茶馆》里去呢?

少力:这事要从邓立丰说起。小邓是我在中国贸促总会工作的表弟介绍来的,他是专门组织国内文化团体来美国演出的。于是,我就上赶子向他鼓吹休斯顿如何如何好,如何缺少他这种人才,还邀请他来休斯顿考察。前年底,小邓带来三家人,我和音乐家王维国接待了他们。我们俩又是一顿大肆鼓动。结果,小邓带着家人和另一家朋友卖掉了在加州的物业搬到了休斯顿。小邓在Katy 买了两栋房子,租出去一个,自住一个,小日子安排得不错。

去年七月,小邓来王朝书局兴奋地告诉我,他把《茶馆》剧组给弄来了,而且已经签了合同。据他介绍说,原本《茶馆》是去加州和纽约演出的,他弟弟的一个哥们儿是人艺一个领导的孩子,从他那里了解到,《茶馆》在加州和纽约演出期间有一个星期的空档。哥儿几个一合计,决定让人艺利用那一星期的空档来休斯顿演出两场。经人艺那哥们儿一撮合,人艺领导请示了上级,还真的批了。随即人艺就同小邓在北京的公司签了合同。

建光:这份合同我看过,据说引起纠纷的是关于剧组在休斯顿住宿费的条款。你了解有关的背景情况吗?

少力:是的。剧组要在休斯顿呆一个星期,60多人,怎么也得几万块钱住宿费,负担不起,这是明摆着的。小邓在休斯顿住了半年多,很清楚我们这儿不比加州和纽约,人少,收入也不高,是不是两场全满,他的确没把握。所以,一开始他让人艺的领导选择,要么是住宿费,要么是演员每天每人60美元的生活费,两者选一。人艺的领导选择了给演员发钱,还开玩笑地说:“我们得让演员高兴,否则他们不好好演,住的再好也没用,我们把实际情况向上反映,申请住宿费就是了,就当我们给休斯顿侨胞的慰问演出了。”(这话是后来濮存晰当面对我讲的,人艺也确实从上级主管部门拿到了在休斯顿演出期间的住宿费)。

建光:休斯顿社团组织那么多,你怎么想到把小邓介绍给中国人活动中心呢?

少力:小邓说:“我在休斯顿人生地不熟,你得帮我一把,把这事办好。”我说我不行,得找能人、热心人干。他说有人向他推荐“中华文化中心” ,问我行吗?我当时就说,中华文化中心很好,经济实力也雄厚,但《茶馆》是中国大陆背景的戏,剧中的演员也只有大陆背景的侨胞比较熟悉,你去找中国人活动中心的李庆元吧,他是中心的负责人之一,多年来为侨社活动出了不少力,他本人也是个能说爱唱会演的主儿,找他没错。我当即把电话给了小邓,他俩就联系上了。

建光:据我所知,人艺的领导在《茶馆》剧组来美演出之前到休斯顿进行过实地考察,你知道吗?

少力:当然知道。几家报纸都刊登了消息,还登了小邓、中国人活动中心的几个负责人和人艺领导的合影。

建光:看来,他们三方一开始还是合作得很愉快的。后来,怎么会弄成人艺和小邓撤消合同,又与中国人活动中心签合同呢?

少力:这就是我最不想说,却又不得不说,而且绝大多人都不清楚,都蒙在鼓里的一个情况。把真相说出来,肯定会有强烈反映,而且还会大大地得罪一批人。我原本希望小邓和活动中心能解决好演出的后续问题,一些是是非非就埋在心里算了,但是我看了你们两期的报道,都没有将事情的关键挑明,按照我对你的了解,你绝不是个绕开或躲避难题的人,可见你确实不知这其中的原由。再看看中国人活动中心最近发表的声明,我想中心理事会里,大多数人可能也不知情,否则他们就不会发表一个“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声明。

建光:那最根本的问题到底出在哪儿呢?

少力:人艺的领导来休斯顿考察一天半,是由小邓和中心的几个负责人共同接待的。但是,她离开休斯顿的前几个小时是和中心的几个负责人单独接触的,小邓不在场。问题就发生在这几个小时。从那一刻起,人艺和中国人活动中心就开始实施联手将小邓踢出局的计划。

建光:有什么凭据?

少力:当然有。先说人艺那边,那位领导回到北京马上就找小邓的弟弟(北京公司的负责人),要修改合同:要么增加每场的演出费,要么就包住宿费,并且直截了当地说:“你们公司要是嫌贵,我们有中国人活动中心托底。”小邓接到他弟弟的电话,马上去中心质问那几位主要负责人,几个人都矢口否认。

再说休斯顿这边,活动中心主要负责人几次三番地让小邓出局,对他说:其实你也就是个agent(中间人),我们付给你介绍费,你就不要介入了吧。这个细节你们《人间指南》也报道过。

小邓当然没有答应。他们公司费那么大劲儿把一个国家级剧团弄来,他又初来乍到,要靠办大活动露脸探路子。人家是干这行的,你总不能夺人家的饭碗吧!

中心负责人发现来明的不行,就来暗的。按理说,双方办活动,就应该合开一个账户,将卖票收入存在共同的账户里,支票签字权双方各派一人,双方共同签署才有效。这是再普通再简单不过的商业合作惯例。但中心负责人三番五次地托辞不办,最后干脆对小邓说软话,“中心有现成的户头,再开账户太麻烦,大家既然合作,就要互相信任。”一句“信任”让小邓后来吃了多大的亏啊!因为对人艺和中国人活动中心的信任,小邓没有任何防备地被两家联手踢出局!

建光:为什么这么讲?

少力:小邓和人艺签的合同有一个条款,即《茶馆》到休斯顿的第二天,小邓要支付给演员每人每天60美元的生活费用。剧组一到,人艺领导就逼着小邓给钱。他们明明知道这次活动是由小邓和中心联合举办,卖票的钱,小邓不可能单方面支配,况且,小邓也没有资金的使用权,只要活动中心顶住不给小邓钱,小邓就没法按时支付剧组这笔费用。小邓反复跟人艺领导解释,又跑到中心财务要钱(他吃亏就吃在把财权“信任”地交给了中心),两家都装糊涂。人艺说:“我不管,我是跟你签的合同,就跟你要。”中心回答得更干脆,“没钱”,“钱不够,票钱还没收回来”……就这样硬生生地拖过了期限,人艺单方面撤消了与小邓的合同,转而与中心签了合同。两家合作完成了联手把小邓踢出局的计划。

建光:听说你从自己账户里提取了三万块钱去帮小邓支付给人艺,有这事吗?

少力:说来话长。现在想起来心里都不舒服。人艺的领导和中心的负责人整起人来可真狠哪!

剧组到的那天下午,我和小邓以及中心的几位主要负责人都去了机场接机。当时,演员们对我们个个是笑脸,人人都很兴奋。小邓招呼杨立新、冯远征和何冰上了我的车。一路上大家都兴高采烈的,到了宾馆,演员们check-in(入住) 后,仅仅一个小时,我们再来接演员去中国领事馆吃接风宴时,情况就变了。所有的演员对我和小邓不是冷眼相对,就是背对着我们不搭理我们。原来坐小邓车的人不再上他的车,何冰也躲着我,坚决不肯再上我的车。原来,人艺的那两位领导在没入住宾馆前还拿不准中国人活动中心是否真的帮他们付了住宿费,所以对小邓还留了个笑脸,但当他们确知中心已经用信用卡垫付而且愿意支付所有旅馆费之后,马上就对小邓变脸,通知所有的演职员不要理睬小邓和我(他们以为我是小邓公司的人),不坐我们的车,不参加小邓安排的所有活动。

杨立新和冯远征没有被通知到,所以一直和我及几个当地的华人一起活动。第三天中午,我和冯远征、杨立新吃完中饭后,回宾馆去拉濮存昕和冯远征、杨立新一起去电台做节目,冯上楼去找濮,几分钟下来对我说,“濮哥说,我们剧组已撤消了与小邓的合同,我们不参加他安排的任何活动。”我心里一紧,大声问:“怎么回事?”冯说,他也不清楚,转身走掉了。

我看着小邓难过又尴尬的表情,一下子也急了,拉上小邓直奔濮存昕的房间。

一坐下来,濮就说,鉴于小邓没有履行合约,没按时间给演员生活费,“人艺决定撤消和小邓的合同,正式开始和中国人活动中心的合作。” 小邓忙解释说:“我昨晚已说了好几次,现在是我和中国人活动中心联合举办,票钱现在中心那儿。”濮存昕打断小邓的话说:“我昨晚也跟你说了好几次,我们不管你和中心的关系,我们只认你和我们的合同,你今天上午不给钱,我们之间的合同就无效了,我们就要开始和中国人活动中心合作了。”

我打断濮的话说:“你们这么做,会把我们这儿的侨社搞乱的。况且有什么事情咱们可以商议嘛。”我转头问小邓,怎么不去中心那儿要钱呢?他回答说,中心说钱不够,没法给。我说那你就先垫着,回头再跟中心算帐。小邓说他今天上午给了剧组一张支票。濮存昕顿时勃然大怒:“小邓,你耍我们,给我们支票,我们怎么兑现?”我也急了,催小邓去银行拿现金。我转头对濮存昕说,大家合作不容易,小邓也费了不少心血,再帮他一下吧。濮说:“好,看在石总这么帮你的份上,你小邓要是在今晚给我们钱,我们还认账。”小邓跑下楼打电话,回来说银行关门了。

我急了,马上打电话到恒丰银行,辛好方海妮还在。海妮真是好人,热心人哪!差几分就六点了,她叫员工在柜台等,帮我们从Harwin 分行拿到了钱。

我开车带小邓去拿钱,然后直奔姚餐厅(当晚姚爸姚妈请全体演员吃饭),放下他,让他去找濮存昕,我又开车赶回宾馆去接还在宾馆等车的演员。宾馆门前站着十几个演员,我三番五次地上前招呼他们上车,没人理我,人艺的马书记还背对着我,向演员们做着手势。我怒火冲天,对着他大叫:你想干什么?几个在电视剧里常演配角的老演员看我急了,才上了我的车。去餐厅的路上,我说明自己不是小邓公司的人,这几个演员才放松下来,告诉我说:人艺这两位领导告诉演员,小邓把他们人艺给骗了,反复交待演员不要理他……听着他们的叙述,我心里绞着难受。这套整人的把戏在国内还没有玩儿够,还非要玩儿到了国外?这情景让我想起了文化大革命,想起了国内曾经的那些尔虞我诈的惨痛场景。

到了姚餐厅,无论杨立新、濮存昕等人如何挽留,我都不愿再呆在那里去面对那几张丑恶不堪的脸,还有活动中心那几幅得意忘形的面孔。

建光:你说北京人艺和中国人活动中心联手将邓立丰踢出局,是根据你的推测,还是有什么具体的证据?

少力:我前面讲述的他们表演就足以证明,但我真真切切知道这个阴谋还是来自和濮存昕的一番对话。他告诉我:活动中心的负责人很早就向人艺领导反映,说小邓和他们签的合同不公平,所以我们决定撤消与小邓的合同,转而与中心合作。他说:“我们《茶馆》怎么可能不赚钱呢?就是付了所有的费用,他们也会赚很多钱。我们帮他们算过这个账,你小邓别以为我们在向你讨钱,我们有钱,我们带着呢。我们根本不靠你们的票钱,我们只是要讨个公道、合理 ……”

我劝濮,不论小邓有什么错,大家都可以坐下来协商解决。我说:“是小邓把你们带来休斯顿的,你们废除与他的合同,转而又去和中国人活动中心签另一个合同,这么做,把我们这儿的关系搞乱了。小邓向北京的公司也无法交待呀!”濮说:“那他去告我吧!我们根本不怕告,我们堂堂人艺,还怕他告吗?他告得赢吗?”

第二天上午我请杨立新喝茶,无奈地告诉了他这一幕,他当时就气愤地大声说:“欺人太甚!就因为你是人艺,你就可以不讲信用?就因为你牌子大,你就可以欺负人,败坏我们人艺的名声吗?”我知道他指的是人艺那两位领导。

建光:按照你的说法,濮存昕答应只要三万美元当天晚上送到,人艺还会继续承认与邓立丰所签的合同,你也在当天晚上为邓立丰筹集到了三万美元,并且把邓立丰送到了人艺的演员吃饭的地方。那么后面又发生什么事呢?

少力:邓立丰的确在姚餐厅吃饭的当晚送钱去了,见到了濮存晰,濮说在餐馆收钱不方便,“吃完饭后你把钱送到宾馆去吧,”他说。邓立丰没有在姚餐馆吃饭,因为活动中心没有安排他的坐位。他驱车去了宾馆等演员们吃饭回来。晚上,邓立丰见到了濮存晰和剧组的秘书陈莉。随即,濮给人艺的马书记打电话,告诉他邓立丰把钱带来了,请他上来收钱。马说他头痛就不过来了,钱不收了,先集中精力把演出搞好吧。听到这,濮存晰就说:小邓,这可不能怪我,合同是你和马书记签的,他不愿意收这笔钱,我也没辙。第二天,邓立丰红着眼睛跟我说人艺不要钱。这里可以清楚地看出人艺压根儿就没打算要钱,他们想要的是撤消合同的理由。

建光:事情发展到这里,我感到有些费解:为什么有人一定要把邓立丰踢出局?就为三万美元?”

少力:当然不会仅仅看在这三万多块钱的份上。人艺领导是从他们自身的政绩考虑的。跟小邓签了合同,来到休斯顿,中国人活动中心挑拨,人艺领导觉得被骗了,无法向上交待,为推卸责任,就四处散布小邓公司把合同给改了,加上有中心托底,他们就要想方设法撕毁与小邓签署的合同,然后转向和中心签另一个合同,从中白白赚得从小邓的合同中得不到的那三万多元的住宿费,而事实上,这笔住宿费早由北京政府拨给了人艺。这样,领导既有演出成绩,又挽回了经济损失,一举两得。他们这两位头儿真是领导有方啊!


对活动中心领导,这当然也是一次名利双收的好机会。除了更进一步向休斯顿侨社表明中心的领导地位,又能更大范围地展示他们个人的“才能”,还能从<茶馆>的演出收入中得到一些经济效益。他们用票款大包大揽地帮剧组付了住宿费,带剧组演员旅游和吃大餐,甚至还用卖票地收入请他们看NBA篮球赛。大家买这么贵的票,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支持中心,没想到中心领导人竞可以如此挥霍大家的一片爱心!

建光:说到票款,有人说您个人与活动中心有一些纠纷,能谈谈吗?

少力:是的,建光,你是知道的,我们两家书店一向是侨社各种文化活动的售票处,但是这次海报上的售票点没有王朝书局,我的票是我让小邓从中心拿来的,每次中心派人来我这里取票钱,我们都让她签名留底。我们一共卖了$6,631块钱的票(没有得过一张赠票),交给中心了$4,591,手上还剩下大约$2,000和四张一百元没有卖出去的票。

可是中心给我发了一封律师信,要罚我的款,还出示了一张账单,)帐单显示我欠他们$4,620的票钱!让他们拿出证据来,他们又拿不出!!严格地说,我和中心没有任何方面的契约,我根本可以不理睬你。票既然是小邓让人拿来的,当然也只能把剩下的钱交给小邓。现在小邓和中心的账还没算清楚,等他们有个了解了,该给哪儿就给哪儿。


建光:后来你和杨立新和冯远征还有联系吗?

少力:几乎没有。剧组走了以后,冯远征从纽约打来电话:“无论是吃、住、行,还是演出观众的热情,休斯顿华人对我们最好!”

但是送他们走之前的那一幕我还记忆犹新。我对杨、冯二人说:“过去我们这里的侨社还是挺和谐、挺平静的。你们的领导把我们侨社搅乱了。”杨立新诚挚地说:“对不起你们了,我们辜负了休斯顿华侨对我们的好!”

建光:《茶馆》的确让休斯顿变得很不平静。听说邓立丰还要和活动中心打官司,凭你和两边的关系,你有没有想过帮助双方协调解决这个问题呢?

少力:我上个星期还找人带话给活动中心的负责人,希望双方过去的事儿既往不咎,为平息他们和小邓的矛盾,不致于打官司上法庭,我劝他大度一点,做一些自我批评,“伸手不打笑脸人嘛”,让他们补偿小邓一些钱,把这事情了掉。他倒是反过来给了我一个建议,让我捐给活动中心一万块钱,可以从中拿出一部分给小邓,剩余部分用于补上他们的亏空。说这样的话,整个事情就了了。他还说,想不出比这更好的办法。我觉得我整个是对牛弹琴!

建光:这好像是有点不可思议。少力,通过您经历的这一系列事,您对最近休斯顿的纷争局面有没有您个人的看法?到底谁应该负主要责任?

少力:实事求是地说,北京人艺的领导要负主要责任。如果他们品行端正,坚持原则,即使中国人活动中心以利相诱,他们不为所动,后面的事就不会发生。我有个百思不解的疑问: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是中国最具影响和名誉的文化团体之一,也是我们国家的一个脸面。这样一个文化团体的领导者,除了熟悉业务,追求艺术,还要具备鄙视凡俗的高贵精神气质,起码应该懂得尊重法律。遗憾的是,他们二位无论从里到外都不具备以上条件,我不明白,若大个北京,真的就找不出更合适的人选了吗?

至于中国人活动中心的表现,你看到了活动中心的《茶馆》新闻发布会了,也看到他们的公开声明了,他们说过自己错了吗?中心主要领导,求名多过求利。毕竟中心这个机构不是他个人的,赚了钱也很难放进他自己的口袋,这是他的原话,所以扩大个人名声,向侨社显示个人才能才是主要目的,否则他就不会舍利(拿大家的钱去拉拢人艺的领导)换取他个人在侨社内外舞台上的“英雄才俊”的地位。不然,上面怎么会让他代表休斯顿侨社去北京参加政协会议呢?当然,每个人都会追求名利,但必须有度,过了度,就会出错,就会做出损人不利己的事情来。

建光:听你这口气,似乎已经不信任活动中心的负责人了?

少力:是的。中心有今天,是这些年来,侨界来自各地的同胞慷慨解囊,用自己的心血铸就的。大家出钱、出力、出物共同搭起了这个平台,站在这个平台上的负责人责任重大啊!他这次的行为是一个典型的公器私用、用中心的钱财换取个人名誉的实例。把几万美元毫无顾忌地扔了出去,这不是一时的疏忽,这是渎职,这也是一种变相的贪污,理应赔偿。

建光:那么你觉得有没有办法恢复对中心的信任呢?

少力:有啊,很简单,谁犯错误谁承担后果,现任中心领导下台!我知道,最近一段时间,中心的工作因此而陷入空前的混乱,各界都很担忧。有关方面也试图再行扶持和挽救,可我觉得,这对用心血搭起这座平台的广大侨胞是不公平的。中心不是哪一家人的机构,更不是生产、训练干部的实验田,中心容不得求名求利的人站在这个平台上自我表演,中心要的是诚心努力服务于侨胞的奉献者。这次中心理事会重新组合,他还是负责人。一个人的思维方式一旦形成是很难改变的,他是不会在短时间内改变他自己的。因为他不认为有改变的必要。那你还指望在他领导下的中心有什么大的改革和创举吗?直到今天,中心领导人都没有说过一句他有错的话,他根本就不反省。去北京开政协会议的荣誉他领,错误和责任他推卸或躲避,这哪里是一个领导者所应有的品行?实话实说,他也不是坏人,但他不合适在那个位置。He is not the right person to be in this position. 

建光:少力,你是否觉得你适合坐中心领导人这个位置?

少力:我?不不,我不合适。我非常遗憾自己不具备优秀领导者的人格魅力。我性急,脾气暴躁,根本不够格。但我可以出钱出力支持优秀者,借他们之手服务和造福于社区。这对我,就足够了。

建光:中国人活动中心在报纸上说对媒体的批评要“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你怎么看?

少力:这句话本身就没有诚意,公开信通篇不涉及实质问题。这就是我丧失对他们的信心的原因——中心根本没有实心实意地反省。

建光:我们已经谈了够多了,谢谢你的时间。我想,休斯顿广大的热爱中国人活动中心的侨胞在读完这篇访谈录之后,一定会茅塞顿开的。



王建光,《人间指南》总编辑,三剑客,专栏作家,联系电话:281-731-7310
Email: houstonchinesepress@yahoo.com
责任编辑:005
回 [ 王建光专栏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和免责声明】【隐私保护】【鼎力支持】【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