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王建光专栏]

是国庆还是筹款

王建光专栏          于 September 12, 2006 at 08:08:43: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是国庆还是筹款
写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五十七周年国庆活动之前

这期三剑客论坛本来是要谈“小泉拜鬼”的,小日本实在可恨,竞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在八月十五日那天去敬拜那鸟神社。题目选好了,文章也开写了,没想到半路又杀出个中国人活动中心。先是活动中心主要负责人未经国庆执委会同意,擅自提高晚宴票价,并且把国庆餐会定位为中国人活动中心筹款会,遭到很多委员的反对,在执委会内部引起很大的争议,不少人士担心国庆活动会受到重大影响。这件事经过执委会二位共同主席公开澄清后才告平息。紧接着石少力女士又召开记者会,向大家通告中国人活动中心将她告上法庭一事。我真的有点烦了!好不容易消停了一段时间,好不容易长了几磅肉,这不,又得熬夜掉肉码字论“中心”了。

国庆餐会票价的风波

关于中国人活动中心的争议从去年国庆餐会为汤姆迪雷起立鼓掌就开始了,经过茶馆的风波和内部的人事争议以及争吵,活动中心理事会已经四分五裂,在华人社区的形象也已经大打折扣。显而易见,以这样的一个组织继续主导今年的国庆餐会已经没有什么号召力,对国庆活动本身也只会有负面影响。在此情况下,今年6月份多个华人社团召开两次会议,商讨国庆餐会的运作方式,最后成立了一个由十多家社团组成的国庆筹办委员会,由乔凤祥、许华章、黄孔威担任共同主席,还明确规定任何委员,包括共同主席,只代表社区而不代表所在社团。

虽然今年起步较晚,但由于多家社团共同支持,委员和义工们尽心尽力,进展的倒还有条不紊,前不久还通过了预算报告。鉴于去年国庆餐会门票高达50元而招致很多批评声,多数委员同意将今年餐会的普通票价定在35元。但是,当委员们8月15日再度开会时,突然被告知普通票定价改成了50元(500元一桌),各社团须按此价格推票,350元一桌的只能给学生作为照顾票。如此黑箱作业自然引发很多委员的不满。

8月17日,一位委员(先称作委员A)首先通过email提出质疑,认为提高票价对推票不利,况且商家赞助也可以弥补门票收入的不足。此函得到了其他委员的附议。第二天,中国人活动中心理事长杨俊发出email表示,餐会的实际成本每人接近50元,并且表示,商家赞助不可用于补贴国庆晚宴。理由是他发给赞助商家的信中明确表示“本次活动的所有收入将捐给为大休斯顿地区服务的非营利机构中国人活动中心”(这段话他特意用黑体字标出,以下是英文原文) "All proceeds from this event will go to the Chinese Civic Center of Houston which is a non-profit organization serving the Great Houston area.". 他继续说道,“如果我们用商家的赞助去补参会的不足,那是不道德的。他们知道后至少会感到非常不舒服。”(If we turn out to use the sponsorship to help cover the difference of the organizations headed by the executive committee, this is not ethical, or at least our sponsors will not feel comfortable to learn about it.)

更直率的说,在杨俊眼里,通过国庆餐会募得的商业赞助只能作为中国人活动中心的收入,却与国庆餐会毫不相关!那国庆餐会是否成了活动中心的募款餐会?杨俊提价的整个理由是因为成本上升,但正是他本人在7月5日晚于活动中心召开的执委会上提议把餐会地点定在Westin Galleria,而主要理由却是“我们拿到了非常难得的deal,只要能保证50桌,这个价钱就非常好。”

不出意外,杨俊的说法马上得到了中心副理事长胡少华的附和。他重申,“500元是普通价,350元是学生价。我们不能指望商家赞助来达到盈余$25,000--$30,000的目标。如果有社团付不起500元一桌,他们可以悄悄地买$350一桌,但要做好思想准备坐在会场的边上。”(but please keep quiet and be ready for seating a side place of the gala.)

两位活动中心的负责人把国庆活动当作某个社团的赚钱良机,自然遭到很多执委会委员的反对。委员B质疑杨俊,“我记得我们选择这家大旅馆的主要理由是因为我们可以拿到好价钱,为什么成本会突然上去那么多?”他表示他们社团的多数会员都会觉得$50一人太贵。委员C更质疑突然提价的决定是“何时、何地又是如何决定的。我不认为我们应该将国庆餐会当作一场为中国人活动中心筹款的活动。餐会唯一的和全部的目的就是华人社区庆祝中国国庆。如果有盈余,也要由执委会共同讨论决定。”

委员D在email中指出,“执委会并没有决定将大部分餐桌的价格提到500元,有些人需要向执委会解释清楚是怎么回事。至于说盈余$25,000应该是晚宴最次要的目标,并且不能用它来衡量成功与否。我们中国人社区最近被一些丑闻困扰,而成立这个执委会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再一次犯大的错误。”委员E认为,执委会刚刚批准了预算,成本怎么会一下子跳那么高?“我想知道在给商家的信里到底把晚宴说成了慈善募捐还是社区活动。我觉得即使是暗示慈善募捐都是一种误导。所有收入可以捐给活动中心,但我并不认为用商家赞助来支付一些餐费以外的开支有何不可。”

大家可以看得很清楚,活动中心的两位负责人要把国庆晚宴当作为活动中心募款,并且定下了盈利指标。但是至少有中心之外的五位筹委(也是五个社团的负责人)明确反对,以至于在8月19日的执委会上双方出现争执。最后,两位共同主席公开表态。许华章不赞成活动中心利用国庆来筹款的做法,他认为搞国庆就是要人气,不宜将价格定得太高,而且将晚宴办成功应是晚宴唯一目的。他说:“我们是泱泱大国,票卖贵了,来的人少了,场面不好看。听说这次中央电视台有可能来采访,我们更应该努力,创历史新高。”

晚宴主席乔凤祥(也是中国人活动中心理事之一)在8月17日和8月25日两次发出电邮,再度重申“一切均按照执委会前几次会议通过的标准,没有改变。各社团可根据自己的传统和实际考量,最终决定购买哪种桌位($350, $500或$1,000)。无论购买何种价位,都是对国庆活动的大力支持,均得到同等的尊重和感谢。至于国庆餐会的盈余,按照2006年6月28日的各社团联席会议决议,‘将捐给中国人活动中心,款项只用于水电费专项开支’。”

经过两位共同主席的确认,国庆晚宴的票价问题终于可以告一段落,坐$350一桌的也就不必感觉低人一等了。我们希望社区的国庆筹备工作可以不受活动中心部分理事的干扰,创下历年来的佳绩。今天的中国是屹立于东方的巨人,举世瞩目,我们为此骄傲。有一个伟大的母亲做背景,走在美国的大街上,腰杆都挺得笔直。我们在为这样伟大的母亲庆生,要向美国人显明中国的强大。我同时想劝诫活动中心的负责人,活动中心因为茶馆丑闻“退居二线”,既然今年的国庆活动由十多家社团共同主办,就必须尊重执委会的决定,不要再把自己凌驾于一个民主推选的执委会之上,不要为了你们社团自己的利益而影响了国庆好局。当然,你们也许会说自己也是“一心为公”,但是扪心自问,今天的活动中心姓公吗?

访谈录:石姐再次实话实说

八月二十五日上午,“石姐实话实说”的作者石少力,在她“合源坊”的会议室召集休斯顿各中文媒体,讲述了因为她在《人间指南》上刊登“实话实说”而被中国人活动中心告上法庭的遭遇和就此事的几点说明。第二天,也就是八月二十六日,《世界日报》的社区版面上对此作了简明报道,侨社哗然。为了给休斯顿广大读者一个更全面、更清晰的画面,本报记者建光再一次地采访了石少力女士,就她被起诉一事进行了认真的对谈。

建光:少力,中国人活动中心告你的传票是什么时候收到的?

少力:上个月二十四日。

建光:算起来你收到传票已经一个多月了,也就是说,在收到传票后你沉默了一个多月。中心为什么要告你?是什么因素让你又一次打破沉默,将此事公告于众的?

少力:这纯粹是因为《茶馆》事件我实话实说后触痛了中国人活动中心的主要负责人,他在肆意报复。他告我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我坚持并劝说这次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庆活动执委会吸取《茶馆》票钱单方面入账“活动中心”而造成混乱的教训,要设立一个专款专用的国庆活动账号。

建光:他们会同意吗?

少力:当然不会。听说活动中心现在连支付水电费都有困难,而且已经将这种困难转嫁到租户身上了。国庆节是他们每年从侨社各方拿钱的一个重头。专款专用了,他们就可能拿不到这笔钱,一大笔收入没了,怎么能不跟我拼命呢。

其实,建立专款专用账号并不是我个人的意见,大部分侨社负责人都有多次建议,我当然也有同感。国庆活动的钱是侨社各界人士辛辛苦苦捐凑来的,大家都希望看到自己工作的成果。活动完结后,哪怕多余的钱还是给中心用了,大家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如果设立专门账号,大家的的感觉会不一样,钱是大家出于对祖国的热爱努力凑出来的,若有剩余,可以赠给中国人活动中心使用,中心的成就是大家齐心贡献的结果;如果不设立专门账号,大家会感到辛辛苦苦凑出来的钱还没摸热,就生吞活剥地直接进了中心账户,能签字的人想怎么花就怎么花,高兴的时候就报告应付你一下;不高兴,就让你闭嘴,少找碴,不许你提任何不同意见和使用建议,好像中心的负责人是侨社的领导、太上皇,各个社团必须俯首帖耳地听从中心负责人指挥。这样就变成了出钱出力是大家,出风头、摆功劳是中心负责人。这种做法长此下去,怎么会不挫伤各社团参与大活动的积极性呢?所以,明知道这个做法有问题,当然就得改。不管他们赞不赞成,一定得改!

上个月,我收到传票后,就给中国驻休斯顿总领馆打过电话,表示自己比中心的负责人年长,不能计较这些小事,而且相信双方沟通一下,消消气,过一个月心静下来,撤诉就好。

领馆同他沟通,但他叫领馆不要管,并说这个程序,也就是他把我告上法庭的这个程序,他是一定要做的。

建光:中心的其他理事同意他和你打官司吗?

少力:中心的大部分理事不同意他用中心的钱打这场官司。他自掏腰包跟我打官司,但用的却是中心的名儿。他跟《世界日报》的记者说,他把我告上法庭,是要“对捐款人有个交待”。这位中心负责人心中还有捐款人,这可是奇闻。中国人活动中心擅自取消由捐款人组成的、监督中心运行的董事会,去年的茶馆账目至今都没有给捐款人一个明确的交待,用大家捐的钱请茶馆剧组看NBA篮球,明细账目从来就不公开,捐款人连提意见都不行,更不用说查看账目了……凡此种种,他们什么时候会想到捐款人?只有要钱的时候,等钱拿到手了,统统地给我闭嘴,这就是他们的工作作风。这次诬告我欠《茶馆》的票钱,而我本人就是他们自己列出的捐款人名单的前几名,他告的是中国人活动中心的捐款人。他这种自己打自己嘴巴的话实在让人哭笑不得。

建光:你刚才是不是说中心负责人是用自己私人的钱、却是用中心的名义在打这场官司?

少力:是的。他如此放肆、全然不顾中心的利益、名誉的行为,我怎么能忍?!

建光:领事馆的态度呢?

少力:领事馆怎么愿意看到华侨之间为一点小事打官司呢?

建光:那他们能不能帮助帮助这位负责人呢?

少力:很多人在与我谈这件事的时候,都会问这个问题。中国人活动中心的负责人把中心乃至整个侨社搞得这么乱,为什么领事馆不出来说几句让他下台换人呢?在这里,我真要为领事馆说几句公道话。领事馆是中国政府在美的官方机构,对华侨社团的纷争只能劝说,没权改变,因为中心并不是他们的下属机构,尽管国内侨办捐了五万块钱给中心买楼,那也是捐助性质,并不象中国人活动中心自己感觉的那样,中心似乎就是侨办在美国的中国机构。说来也惨,这届的领事偏偏遇上了休斯顿侨社从未有过的分裂、混乱局面。几十个社团,工作怎么做?难的是,做工作得有人听。明事理的人会听,可有的人就是个好坏不分的混子,跟他讲得通吗?就说这官司的事,领馆反复地表示不赞成,最后人家甩给领馆的答复还是“你们不用操心!”打个可能不太恰当的比喻,美国政府明知陈水扁会坏事,可总不能当着全世界人的面劝陈水扁下台吧?就是真劝,他也不下,你拿他奈何?中国人活动中心也一样,领事馆明知道大伙不喜欢现任中心负责人,可总不能当着全体侨社的面直截了当地劝他下台吧。在公开场所,只能反复劝大家包涵,“人都会犯错,要帮助,”在其他场合,就只好无可奈何地告诉大家,再等一、两年,“他不会在这个位置上永远坐下去的……”。

问题是,如果侨界各社团把中心视为一个集体凝聚的平台,就要问侨社各界人士,要不要等?!两年是不是不重要?是不是偌大的侨社就真地找不出合适的人选去负责中国人活动中心的工作?

建光:你准备怎么应这个官司?

少力:说来哭笑不得,这个官司的诉讼根本不成立。他自己也知道,中心拿不出任何我欠钱的证据。在整个《茶馆》演出的前前后后,我从未直接和中心发生任何联系。众所周知,我的王朝书局向来是休斯顿各种活动的卖票点,但这次《茶馆》的海报上却偏偏没有印上王朝书局。连海报上都没有王朝,那卖票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信口雌黄说我欠钱是不可以的,最好的方法就是在法庭上出具证据,也就是说中心最好准备好我欠四千六百块的证据。他这么做,按他的话说,就是一定要走一下(回击我的)这个程序。言下之意,你在外边说了我,让我不好过,我也让你不痛快。你说,这种心胸狭窄的人,能成事吗?

建光:依你看,中心其他的理事当中有没有可以代替人选呢,例如“吕秀莲”式的替代候补?

少力:他当着我和其他几位朋友的面曾说过这样的话,中心的理事都是为了个人的名利来中心工作的,“不为名,不为利,谁来中心”。我对大部分理事并不熟悉,是不是象他说的那样,我不了解。但有一点我想说,凡事都要有个度,要名要多了,就不可能替大家做什么大事、好事,况且在社团里当个负责人,充其量也就是个活动召集人,千万别因为有个头衔就真把自己当根葱,觉得自己成了高别人一头的什么长官,千万别摆出一副当官的样子,傻不傻?侨社的活动就是找乐子,让大家高兴了,当召集人才算得上是个人物。你把大家弄得恨不得把你给踢下去,坐在那位子上还好玩吗?

建光:你不参加国庆活动、不捐钱是因为这官司吗?

少力:不全是。主要原因还是当今的国庆酒会的性质变了,变成了一小伙人谋权谋利的工具了。首先,无论我们如何努力,都无法为这次活动设立一个专款专用的账户,大家为国庆活动捐赠的钱都直接进了中国人活动中心的账户。其次,尽管今年的国庆表面上不是中心出面组织的,可因为钱是直接进了中心的账号,用钱还得中心的负责人签字。因此,国庆执委会形同虚设,失去了代表各社团组织这次活动的独立性。第三,在海外,庆祝国庆是各阶层大陆侨民参加的活动,既然如此,就要根据各阶层的经济状况来制定票价。去年50元,大家普遍认为太高,收入底的侨民进不来,这就失去了普天同庆的意义。所以今年商定的基本票价为35元。结果中心的几位负责人不同意,要把票价涨到50元,理由是35元只能打平,50元才能有节余,剩下的钱中心要用。这哪里是各阶层同庆,简直就是把国庆变成了一个给中心赚钱的活动!难道中国人活动中心真地要用国庆节的名义强行从各社团和侨胞身上捞钱来给自己输血吗?

有人会说,中心是大家的,中心不是那几个人的中心。不错,中心如果被各社团认同是大家的,那么中心就要从组织上具有代表性,中心的负责人必须是全体侨社共同推举的优秀组织者,而不是当今的利用中心这个平台为个人谋权谋利的投机者,更不是利用这个平台去打击、报复、诬告那些热爱中心、持不同意见侨胞的混混,否则,中国人活动中心如何能得到侨胞长久的支持?

庆祝国庆是个严肃又欣喜的事情,今天掺杂了这么多的不良因素,还能开心地去参加、去捐钱吗?

建光:最后一个问题,中心负责人告你,是否会影响你的名誉?

少力:当然。

建光:那你准备反告吗?

少力:当然要准备反告。因为中心负责人告我一事蓄谋已久。他不单是冲着这票钱来的,他是冲着我的开发房地产来的。据中心理事会成员透露,他的如意算盘是告赢我,不仅争回他诬陷我“欠”的《茶馆》票钱,还要让我赔偿相关的损失,否则就拿我的房地产开刀。你说歹毒不歹毒?自己没有能力把中心运作好,就处心积虑地算计、敲诈热心支持捐助中心的侨胞。而最可悲的是,就是这样一个品质恶劣的人,还在继续地把持中国人活动中心----这个我们大家用心血铸造起来的平台为非作歹。即便他如此猖狂表现,我却听取了领事馆的意见,顾全大局,耐心地等待,给他一个反省的机会,但他自认为能打赢,要一意孤行,奈何!!

建光:到开庭那天,相信休斯敦很多媒体都会到场,我们会旁听整个过程。

少力:谢谢。



王建光,《人间指南》总编辑,三剑客,专栏作家,联系电话:281-731-7310
Email: houstonchinesepress@yahoo.com
责任编辑:005
回 [ 王建光专栏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