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王建光专栏]

为什么我们总是打架/流氓,是一种态度

王建光专栏          于 September 17, 2006 at 18:15:45: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三剑客论坛

为什么我们总是打架
许丹

来美国八年,看过不少中国人圈子里的矛盾,无外乎名利之争,且多数情况下有“领导”争风吃醋、账目不清的情节,撇开风头之争,仅经济问题就很有大陆之风。比如社团侨领吃广告和赞助款的高比例回扣、有意模糊账目以便浑水摸鱼、用公款吃喝或报销个人手机费;又比如一些领袖们利用和国内的特殊关系获取廉价或免费物品再在当地高价出售牟取暴利、私自多领津贴、用公款吃喝旅行;再比如华人社团领导公款吃喝、送人情、讨好政府官员以谋取私利、滥用公款以显示侨领派头等等。无论是过去见过的林林总总纠纷,还是最近翻卷在休斯敦中国城的风云,追到最后,总有那与钱分不开的污浊,尤其是公款吃喝、拉人情,好像已约定俗成,必然要发生,如同生了银屑病、瘌痢头之类顽疾,死活都要与名利粘在一起,一旦丑行被公诸于众,便民愤顿起,纠纷不断。

法治与民主方能治本

这种现象当然要治。窃以为,人治不可靠,法制则有纲可依,即使执法的人存心作弊,如果认真追究,尚可依照法律纲纪断案惩戒,否则便是乱糟糟打作一团,最终不了了之。所以,各华人团体在成立伊始,就应该在管理制度上参照当地的法律和社团法规,制定出精确、严格、细致、可行的规章制度,在责权利各方面作详细规定,尤其是对于本社团领导集团的产生、领导职权的范围、规章制度的形成程序和监督执行、财务制度的制定和监督执行,要有详细的、可操作的规定。中国的法律是“宜粗不宜细”,中国规章制度则空话套话多,涉及到具体问题,在美国很常见的那种具体细致、可操作的条款,在中国人那里就要模糊了,这必然给具体办事的人以很大的活动空间,说好听了叫灵活性,说不好听了,就是故意给营私舞弊留下空间和保护伞。关键是所有规章制度一定要民主产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每个人都有维护自己权益的本能,这无可厚非,但社团是大家的,因此社团的规章制度不仅要照顾到个人利益,更要符合所有成员的利益,所有本社团的法纪法规,都是全体社团成员利益协调的结果。任何个人意志强加于团体之上,都会形成一定范围的专制,必然导致矛盾和斗争,因为在美国的环境中,大家都有一些民主意识,萨达姆、金正日们很难顺利登基。最要不得的是,社团里的所有事,甚至包括选举和规章制度的建立,都由那几个“领袖”拍拍脑袋就定了,其他人只有跟着转的份儿。听说过不少华人社团在领导人的推举上搞近亲繁殖,或者朋友裙带轮流坐庄,或者父子、夫妻互相承袭,还有隔代钦定的!任人唯亲无疑是倒退,是对民主的反动。可如果我们的规章制度规定只有现任理事才有推举下任理事的权利,那么专制也就合法了,接着出现更丑陋的行为当然顺理成章。有人拿美国总统说事儿,首先美国总统都是公开选举出来的,其次,布什父子总统在美国人心中不是什么佳话,如果克林顿夫人希拉里竞选总统,希拉里将会因为美国人反感夫妻总统的出现而失去一些选票。

有了制度,是不是就会风平浪静、安定团结?未必。美国的制度和法律倒是比较健全,可美国人动辄律师、法庭。美国官司多,未见得就是乱。一个原因是美国人太较真,遇事喜欢依法办理,意见不合就去见法官;另一个原因是美国人习惯于这种文明规范的解决问题方式,而我们即使有法,也惯于或打个天昏地暗,或太极推手暗箱运作,或私下谈判协议“私了”;最重要的第三个原因是,即使有相对好的法律法规,但人在罪性的驱使下,总想突破法律限制,钻法律的空子,以谋取超出范围的私利,作为利益对立方就会依照法律站出来,纠纷就产生了。这一点具有全人类意义,华人的内斗也多缘于此。我们可能不一定有训练有素的法律意识,但我们有基本的维护自己利益的本能。在这种本能的支持下,斗争就开始了。有法可依,当然是先礼后兵,无法可依,只能乱打一气,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外人看着,就是内讧。

引起纠纷的心理罪魁

以我的观察,很多纠纷都是由某种心理状态引起的。观其大概,认为大致有如下几种情形:

一类是对话语权盲目追求和无限珍惜。很多矛盾是由“说了算”这个问题引起的,有人喜欢自己“说了算”的感觉,好像“说了算”就很是人物似的,颇有作了皇上的感觉。为了这种感觉,有人不惜代价,大事小事咬尖儿拔王,不讲道德和良心,不管原则,只要能“说了算”就行。这样最容易仗势欺人,比如老华侨对新移民“说了算”、坐地户对流动人口“说了算”、有工作的对没工作的“说了算”、老留学生对新留学生“说了算”,领头的对跟随者“说了算”,更有在群众社团活动中,好几个人争着“说了算”,于是就打起来了。才来美国时,我亲耳听人说:“你要听我的,我有绿卡,买了房子,所以你要听我的!”莫名其妙!有绿卡、买房子怎么了?哪儿跟哪儿啊!其实这很可能是一种长期受压抑的结果,因为在这个白人的世界里,总是低眉顺眼,低声下气,一直过着被人欺负、见人就怕的生活,好不容易发现个软柿子,立马就穷人乍富,挺着肚子直起嗓门,一定要“说了算”。殊不知“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这种人,别说大器,连小器也成不了,在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的社会链条中没有他,他是虾米吃的那个草。这种人做不了自己心目中的人上人,压抑,失落,自卑,不甘心,爬不上去,就企图在自己之下踩个人,聊以自慰,他(她)举着那怯懦苍白的草,搅得自己心绪烦乱,连带着使别人不舒坦!我只能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可悲!

另一类,明里暗里对风头、荣誉紧紧追逐。有些活跃的华人,在与大家相处共事时,处处考虑的是个人风头和荣誉,说到底就是虚荣。然而能够在有限的场合出风头的机会名额有限,想要出风头的人又太多,僧多粥少,矛盾就来了。这还是那些有资格和机会出风头的,而没资格和机会的,心里也惦记着风头,却又没有本钱,于是那渴望和哀怨就转化为嫉妒,上下左右地找毛病,即使找不到,甩出几顶“爱出风头”的帽子给那些站在舞台上的人,一方面出了自己的气,一方面也戳了那些人的心。这样的几方面,就构成了说不尽、理还乱的矛盾。我不禁为这些人叹不值!人有几斤几两,难道自己不知道?是不是站在舞台中心,丝毫不会影响到你原有的分量。如果一个人只有通过外界的肯定才知道自己的分量,那也自卑得太厉害,需要心理医生!再说,名气和荣誉究竟有多重要?于人生,连功名利禄都属过眼烟云,更何况这点小小的风头!愚以为,人活一世,重要的是每一天都过得快乐、平安,有人为微不足道的风头怒火中烧、奋力搏斗,实在可笑!看开一些,华人社会在美国,不过是一个被忽视、几乎看不见、听不见的小角落,即使在华人社会做了教父,在美国大社会中仍然毫不起眼。即使做了美国总统,放在人类历史长河中,又算得了什么——蚂蚁一般!我注意到,非常喜欢争风头的人,现实生活中往往很失意,或怀才不遇,或感情饥渴,或廉颇老矣,或有其他缺欠。失意加上自卑,就导致了疯狂追逐虚荣,拼命要找回自尊,仿佛抓救命草。可怜!

第三类是明确追求利益。这类人一般有些谋略和手段,他们可以爬上社团首领位置,死死坐定,然后开始最大限度地谋私利,什么规章制度,什么法律法规,全在脑后!今天老子在位,这里就必须跟我的姓,这叫“朕即天下”!社团利益、名声,群众意见,一边歇着去!我要拿回扣、要用公款拉私人关系、要拿社团利益换回我个人生意机遇,谁也挡不住!私利,不谋白不谋,谋了也白谋,白谋谁不谋!此时不谋,过期作废!如果不能谋私利,我当社团领袖干什么!群众意见大怎么了!朕不怕!中国人就是一个少有人敢站出来坚持正义的群体,谁站出来谁倒霉,没几个人对真理认真,没几个人态度明朗。为什么?因为中国人爱算个人小账。我用的是公款,不是谁家的私款,即使有人站出来争回公众利益,到自己那儿却没多少了。这样下来,大小领导,肆无忌惮,各显神通,真是鱼虾各有路!至少也要公款吃喝,善待肚肠。如此各自算小账,社团的大帐、公众的大利益,自然就受损,先损了我们的意志和感情,然后损我们的名声——中国人不是素有“一盘散沙”、“不诚实”、“不关心公益”的名声么?怨谁呢?害群之马罪责难逃,自当口诛笔伐,束之以纲纪法律,而看客的无动于衷和不作为,难道没有纵容的罪过吗?我不禁扼腕切齿:可恨!

曙光里的脊梁

万幸的是,我们还有一些堪称脊梁的人存在,他们为华人社团忙里忙外,任劳任怨,捐献出自己的时间、精力、智慧、热情,甚至经济利益,虽然抱定默默奉献,反被很多人记住。也有人面对丑恶现象,或拍案,或揭竿,坚决斗争,虽然蒙受谩骂和诬陷,虽然孤立少援,虽然常是非混淆,矛盾最终不了了之,但总算有人站出来维护公众利益和正义,总算有人敢于对不义者说“不”,这是道义天空的曙光。愿越来越多的人站在曙光里!其实站在这光里很容易,不要求“毫不利己,专门利人”,不需要抛头颅洒热血,只要懂得个人利益和自由在民主社会生活中的限度,只要把良心摆正,再稍稍有一点勇气,足矣。

我不是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人物,也不在意喝彩,我只是说出自己的感受。万一有人暗自称许,那是意外收获,即使不见一丝涟漪,权当向风中吹了一口气。

流氓,是一种态度 !
陈新

拜读了《人间指南》多期文章,里面讲了许多事、谈了许多人,好像弄得很乱,但合上报纸后反复一想,再联系当今的世道,我大喊一声:

当心!有流氓!

你不独走夜路,不贪心,基本可以防止受到强盗和骗子的危害,但你躲不开流氓,尤其是大流氓。他们的危害性在于不仅俱备了以上两种人的危害性,还多了两招“耍”功和“赖”功。

大流氓有两面脸,不到“耍”和“赖”的时候,你根本发现不了,更可怕的是他们与时俱进、图变革谋发展,一举从街上改头换面进入各个领域。你必须学会透过他们流氓的态度,认出他们流氓的手段,来揭示其流氓的嘴脸,共谋良策,免遭流氓之害。

流氓的态度

何谓流氓?中国刑法过去就有一条“流氓罪”,法学界称之为“口袋罪”,一切打架斗殴、侮辱妇女、溜门撬锁的行为,统统被装进这个口袋,犯了这个罪的人就是“流氓犯”。社会上习惯把那些流里流气,混迹于街头无事生非、欺行霸市的混混统称为“流氓”。

但笔者认为这样划分不妥。首先,即使社会和经济的进步减少了街头混混,但能说流氓少了吗?其次同是打架斗殴,一个是欺蒙不成行凶伤人,一个是为父报仇怒后失控,虽然在法律上都应定罪处罚,但在人性上两种人不可归为一类。如果单以行为而论,轻轻一划就会冤枉一些人,也同时让一些大流氓漏网,因此笔者认为,流氓不仅指一类行为,更重要是一种对人对事态度,也就是说一个人以流氓的态度,做了流氓的行为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流氓。

识别流氓的态度对界定流氓有着重大意义。什么是流氓的态度,或者说什么态度就流氓了?还是让我们举个例子来说明:比如你藏在家里的钱没了,但发现墙壁上写着“草上飞来也”,你可能遇到的是盗,但未必是流氓。再比如县长的公子把你家的宝物借去鉴赏,等你想取回时他来一句:谁拿你的东西了,有本事你去告我,你能把我怎么着!那你一定是遇到流氓了。因此所谓流氓的态度就是一种存心,见到有利可图就凭借一种东西活生生的欺负你、占你的便宜,还要让你敢怒不敢言!这可凭借的东西可以是权势、帮派、名望、地位,甚至一条烂命。

当今世界,流氓们收起了流里流气的外表和举止,道貌岸然地带着这种态度进入社会各行各界,演变成了政治流氓、经济流氓、文化流氓、社团流氓等等,他们的语言也化妆了,“我这样做是为了大家的利益”,如果翻译过来:为了大家的利益我就欺负你了,能怎么着?你告我,就犯了众怒,你就别想在这儿混了。我们
可以一眼认出:他是流氓!

流氓的嘴脸

一个小流氓可以向上下两边发展,向下发展成臭流氓,向上发展成大流氓,但在合适的条件下也会出现大臭流氓或臭大流氓。

小流氓没有脸、不要脸,在街头巷尾人们一眼就看得出来,他们见人就耍光棍、欺软怕硬,具备了流氓的基本素质,但如果变得死缠烂打、撒泼打滚全无一点技术含量而且又臭又硬没有一点气质,就变成了臭流氓。

但要是向上发展,就变成大流氓。大流氓不好认,因为大流氓有两张脸:一张无赖脸,一张社会脸,怎么讲?这后一张脸可以是政治家的脸、企业家的脸、学者的脸、文化人的脸、社团领袖的脸,如果你单看到这一层脸,你一定会上当,撤下防线和人家交朋友、谈生意、交流学问,直到有一天他黑了你的钱、黑了你的事、黑了你的名节甚至性命,翻出流氓脸给你一句:我是谁呀!你能怎么着?小心我把你……!你才如梦方醒,知道遇上的是流氓。

这种变化是环境的产物,如中国经济的发展、法制的加强,再或移居到海外,环境变了,条件也变了,小流氓没了市场,于是他们就生出了社会脸,出现在各行业里,或手握权利,或骗得名望、地位和背景,也就更具有社会危害性。

流氓的手段

流氓的第一个手段称为“耍”,即常说的“耍流氓”。这个“耍”字道出了其手段的性质必是下流卑鄙,也逼真地描绘了被别人发现后厚颜无耻的流气。既是 “耍”,就要很熟练,也就是说虽然你是第一次看见他耍,其实他早就演练过多次,熟练到得心应手、毫无良心障碍的“耍”的境界。大流氓以社会脸见人的时候要讲“做”,做人、做事、做社工,好像一副谦恭可人的形象,到了黑你的时候,他才露出流氓嘴脸给你耍一下。

“耍”的要决在于要有眼光,能看得出被耍的人的顾忌,比如名节、职位、生意机会等等,比如办公室流氓欺负了女同事,之后来一句:告我去,我不怕!到时候看人家怎么说你!再比如他黑了你的生意后威胁你:让你知道我是谁!黑了就黑了,跟我讲理?不想在这片儿混了!

假如你真的到公众面前去讲理,他还有另一个功夫:“赖”。

首先,他要先来一个“黑白颠倒”泼你一身脏水,目的是把水搅混弄得是非混淆,搞得公众眼花缭乱不明就里,如果需要还可以进一步“恶人先告状”,目的不在输赢,搞乱公众视听是目的,即使你赢了官司也得输点名声,如果到这里还效果不明显,就拿出最后一招“扮委屈”,摇身一变成为公众利益牺牲的义士,他们公然宣称:我这样做是无耻,但全是为了大家的利益,我应当得到理解!这个把戏的秘密,就在于通过目的正义化,将自己的行为和形象正义化,如果你稍后再见到他,他一定露出流氓样:看见了吧,大爷输了官司还能挣到名声哪,哈……

流氓的学术

如今是经济社会,笔者发现大流氓也懂一些经济学原理,比如投入与产出、成本与利润、利润与风险,以及它们之间的比例关系。从经济学角度看,现在做小流氓就划不来:成本,一条贱命加上无所事事闲逛的时间,及人嫌狗不待见的生活境地。利润,偶尔的小财小色和看别人痛苦时的幸灾乐祸。风险,一旦激起众怒被爆打一顿,甚至扭送警察局吃官司。太不值得!太没技术含量!大流氓决不如此,他们具有投资家的远见和耐心:

首先要分散投资,他们同时打造两张脸、修炼两面功夫,流氓功夫要练到炉火纯青,翻脸时信手拈来一“耍”,岂不妙哉!社会脸的功夫就麻烦一些了,要进入一个行业、一个组织、一个社团要投入时间、资金、社会关系,在人们面前像模像样地“做”人、“做”事,把自己塑造成一个专家、企业家、政治家或社团领袖。

其次要不断投资,且要作长线,做大流氓是一生的事业,天天练月月练年年练,才能练到两张脸随时转换,才能钓到大鱼,到时“耍”一把,黑他!来个人财两赚,脸一转还是社会名流!高投资回报率!

大流氓还要懂杠杆原理,不管你小子有多大能耐看我如此这般将你撬动、撬倒,把你们的东西撬到我的口袋里。社会身份就是那杠杆,但不会像小流氓一样把它当成棍子用,那是小把戏,老子是大流氓:给我个支点吧,看我不支进财源滚滚!看我不支得你死去活来!侬晓得伐!

关键是要找到这个支点,这可是个秘密:它不在任何地方、任何人身上,它附着在国家利益、集体利益、社团利益上,因为只要以多数人利益的名义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践踏个人及其他团体的利益,经过或了解文革的人都清楚这套把戏。文革过去了,但这种流氓逻辑被大流氓们继承了,并掺杂在“耍”的功夫里运用自如。

流氓还有独特的关系学。流氓关系学中,至高的是官,原因可能是当官的一旦耍起流氓来,不仅技高一筹,而且无药可救的,整死你都无处喊冤,即便是同道也决不手软,因此大流氓与政治流氓有一种相生关系:见了可以黑的第三方,就共同“耍”一下。我动手黑人,你帮我脱罪,双赢!此乃二十一世纪全新的“官流” 关系。不久前中国出现一些流氓作案,当官的作保护伞就是这种新关系的真实展现。

流氓除了怕官,人前也讲一点“奉献”和“谦逊”,钓鱼总不能空着钩放下去,那得多傻的鱼才能钓得上来?“奉献”一点可以收买人心,“谦逊”一些可以培养人望,再找几个靠山,然后专等那些无权无势无靠山的家伙,弄他个“怀玉其罪”大耍一把流氓,弄得盆满钵满之后再赖它一干二净!

流氓的软肋

大流氓制胜的法宝就在于他们有两张脸,普通人只有一张。虽然我们少一张脸,但不缺心眼,不迷信他们的学识、地位,不听信他们口吐莲花般的描绘,因为到翻脸的时候,这一切反倒是黑你、害你的利器,只要你警觉,流氓就会感觉到,知道你凡事留心手握证据,耍完之后不能轻松赖掉,他们下手就会有所顾忌,也许你能就此逃过一劫。

一旦遇到流氓,不必紧张或缴械投降,两个策略可供你参考:

第一,你担不起事,又忍受得了损失,就马上“清仓止损”远离流氓,直到他找到新的猎物。你必须保证自己够运气,不会经常遇到流氓,否则就没意义了。

第二,你有胆量和承受力,敢于斗争,就摆出一副豁出去的架势。这符合纳什著名的“博弈论”原理:在博弈中,如果一方表现出一些不理智,反而会具有优势。因此,你可以高举证据,勇敢直面流氓,联合受过伤害的人大声道出你们的愤怒,揭露流氓的嘴脸,让他们无法一赖了之,把流氓暴露在阳光下,流氓最怕见光。这样就加大了作流氓的成本和风险,流氓们下手时会心有余悸,同时也会遏制那些未来流氓的脚步。并且,善良的人们,还须时常相互提醒:当心流氓!



王建光,《人间指南》总编辑,三剑客,专栏作家,联系电话:281-731-7310
Email: houstonchinesepress@yahoo.com
责任编辑:005
回 [ 王建光专栏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