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南霸天再见吴琼华(仇人相见,格外高兴版)
童天一 于 March 03, 2002 at 13:31:44:
[虚拟现实主义方案33号]

   那日公审后,砰一声吴琼华亲手枪毙了南霸天,这事千真万确,后来政府还拍了一部电影《红色娘子军》,可眼前这位分明就是解放前的仇家——南霸天!

   仇人相见,格外高兴。吴琼华不敢相信:“你真的没死?”

   “我怎么可能死呢?”南霸天反问,“那年你们抓的根本不是我,是我的替身。怎么样,现在还要抓我?”

   “我们当然要抓你,这回你跑不了。落叶归根啊!我们新建的国际度假会议中心还缺五百万美元,只能靠你了,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联合经营。你从美国来电说要找一块墓地,我们请了10位全国最知名的大师,在海南为你找一块真正的风水宝地,大家都说比宋美玲祖上那块要好,包你世代发财!”

   (请网友创造新的版本——作者2001/3/30)
作者:白涵 回复日期:2001-3-31 11:30:31
   南霸天想了想后,说,“我还是呆在米国吧!不定过二十年,我的祖坆会给谁挖了去。”

   说好了,来投资可以,快进快出。给一百万,送给洪常青的后代,真是一位书法大家。他的绝笔我还拿着呢!
作者:童天一 回复日期:2001-3-31 12:22:18
   吴琼华笑了,说:“你怕什么呀?我那孙女小琼跟你家孙子快成亲了,都是一家人,我会挖咱亲家的祖坟?再说你儿子不是台湾的企业家吗?他在大陆投资办厂,产品销往欧美,为我们争了不少外汇,解决了我们大量下岗工人的就业问题,政府也离不开你呀!”
作者:老乡 回复日期:2001-3-31 12:33:59
   南霸天眯着眼,往后脑勺顺了顺头发,揭开盖子,轻轻吹了口气,顿时飘出一股清香。“好茶好茶。”南霸天叫道。

   “啊南先生,这可是我早就准备好的呢。”

   “噢。你还记得我的喜好。不错不错,我南某走南闯北几十年,虽说风雨飘摇,可就这一口没敢忘呢。”

   吴琼花见状又提出投资一事,问南霸天究竟有什么要求。
作者:wanglaodie 回复日期:2001-3-31 12:59:09
   南霸天色咪咪地笑了:“现在时兴找小蜜,我呢,倒不嫌你老,就做我的老蜜吧?”

   “这……”

   “钱马上到位!”

   “好是好,可是……”

   “你们无产阶级就是罗嗦,要不然总要地主阶级或资产阶级帮助呢!”

   “好吧,为了本村人民的幸福,我就再献身一次。”

   “嘿嘿,什么献身,有福同享吗!”
作者:老乡 回复日期:2001-3-31 14:37:20
   吴琼花正在犹豫不决,南霸天主动解除了玩笑。南霸天笑吟吟地说,“少年不浪漫,那是心灵有问题。中老年再浪漫,那就是头脑有问题了。”吴琼花如释重负,忙着给南霸天添水。吴琼花边倒开水边琢磨:难道这个万恶的南霸天就真的不要一点条件了?这不符合逻辑嘛。南霸天掸了掸衣裳。这个习惯南霸天已经有年头了,其实现在的南霸天是西装革履,又住在五星级宾馆里,根本就没一点灰尘。但吴琼花还是看出来了,这个恶霸确实恶习难改啊。吴琼花掂量肩上的重任,吞下一口气,问南霸天,难道您老人家就真的没一点条件?南霸天踱到窗前,眺望着前方。当年那是万亩椰林,现在改成了夜总会,一些骚动的感觉直接传导了过来。南霸天苦思良久,问了一个问题:吴女士您参加革命既然那么久了,现在应该是个大官了吧,省长?市长?
作者:还是胡扯 回复日期:2001-3-31 14:41:13
   穷哥们几个:咱组织个原始共产党,再革南霸天一回命,共了他的产,并抢了吴琼花当老婆如何?

   我负责收党费。官你们当。
作者:朴素 回复日期:2001-3-31 14:47:50
   果然胡扯。
作者:童天一 回复日期:2001-3-31 15:39:38
   吴琼花就怕有人说:“穷哥们几个:咱组织个原始共产党,再革南霸天一回命,共了他的产,并抢了吴琼花当老婆如何?我负责收党费。官你们当。 “这会吓跑南霸天,也就是吓跑外资。听到南霸天问自己是不是当了大官,不知说还是不说好。
作者:wanglaodie 回复日期:2001-3-31 16:03:54
   吴琼花道:

   “当个破妇联主席,没实权。”

   南霸天略有些失望:

   “我有个主意,你的女儿……”

   “也将近六十的人了。”

   “我是说,她最近办了个网站,专门鼓吹民族主义,对西方人有点不友好。”

   “啥网站,俺早就不打鱼了,用不着网,办网站卖网谁买啊?”
作者:老乡 回复日期:2001-3-31 19:09:52
   其实吴琼花是玩了南霸天一把。这么多年没见,这个家伙的恶霸派头丝毫没减少,谁看了不气呢。南霸天说他不明白,你吴琼花提着脑袋干革命,怎么就捞个这么个芝麻官呢。吴琼花其实也是一肚皮的怨气,但本着家丑不外扬的原则,吴就强忍了下去。不过吴想了想,告诉南,“我还是政协委员呢。”南不懂,问吴政什么协。吴解释了一番,南又问,你这个官跟美国的议员是不是一码事。吴不敢肯定,抽空打了个电话给政协主席。主席说这么回答他,倒要看看这个原来的地主现在的资本家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主席再三叮嘱吴,不管怎么说反正得把老家伙的美金掏出来。
作者:wanglaodie 回复日期:2001-3-31 19:32:01
   吴琼花对南霸天说:“实话告诉你,我是政协副主席,这个官可以说是省长之下,万人之上,你要在海南发展,不先向我上贡是不行的。”南霸天想:“老东西,你以为我真的不懂政治呢?政协委员算什么?倒是洪长青现在是海南的实力派人物,得罪不得。”

   “你在想什么?”吴焦急地说。

   “我是一分钱都没有。这次回祖国,就是想在破产以后有个归宿。”

   “你破产了?”

   “是啊,投资网络股,10亿元一夜间没了。”
作者:童天一 回复日期:2001-4-1 13:47:25
   吴琼花心头一惊,幸好我家孙女还没过南家的门,险呀,一个人老惦着钱就会出问题。南霸天说的是真话吗?这人老奸巨猾,从前我以为亲手将他毙了,原来是个替身。他破产了?是不是试探一下我对他是否有信心。
作者:wanglaodie 回复日期:2001-4-1 14:24:38
   其实,南霸天是真的破产了。这次回来,本想骗点贷款,没想到家乡的人都是些只要钱的吝啬鬼。吴琼花也没当上什么大官,阶级仇要变成阶级亲——难啊!不过,他知道吴琼花的思想还停留在几十年前,好骗,于是说:

   “花,你以为我真的破产了,我逗你玩呢!我的钱现在都被美国前总统借去了,让他先周转几天,就还,利息高着呢。要把白宫一年的使用权归我。”

   “鬼话。”吴琼花心想,“不过,要贷款,先得意思意思……”
作者:童天一 回复日期:2001-4-1 21:53:06
   南霸天仰天大笑:“我早知你心里想什么了。没问题!我先给海南希望小学捐赠一百万,你们开一个新闻发布会如何?”

   南霸天早就盘算好了,先给10万元希望小学——这点钱自己还能拿出来,赞助公益项目,让媒体树立自己的光辉形象,再给有关人员一点小意思,立一个投资项目,号称投资二亿美元,媒体就会自动炒作起来,大陆银行官员自然能看到报纸,以为我南霸天有的是钱。哈哈!我再找一个时机,向银行提出贷款,请吴琼华想办法担保,拿五千万人民币绝对没问题。然后取出少许,打点有关人士,送90万给自己原先答应赞助100万的海南希望小学,让银行的钱为我树立形象。哈哈!再下一步,我到内地其它什么地方,再赞助更大公益项目,让媒体再炒作起来,以为我真有亿万家财……哈哈,《红色娘子军》,原来是我最大的无偿广告啊!这就是艺术的力量!
作者:wanglaodie 回复日期:2001-4-1 22:32:08
   南霸天想到这里,立刻对吴琼花说:“咱们还是重排《红色娘子军》吧?”“《红色娘子军》?”“Yes!”“这让我想起了革命岁月,太好了。钱由你出。”“多妙的主意——由南霸天出资重演《红色娘子军》”。

   长话短说,这个消息见报以后,引起了轰动,政协主席洪长青激动地找到南霸天:“我们现在是朋友了。要是钱不够,我让张行长给你们贷点。”南霸天想了想:“也好,这点钱对我来说是小意思。不过,这次回国,我想干番大事业,所以,如果我们能共同投资排《红色娘子军》,意义更大呀。”“是啊,是啊,斗争哲学过时了,咱们也别搞冷战了,团结才是硬道理。明天我就给张行长打电话。”
作者:楚香帅 回复日期:2001-4-1 23:00:09
  南霸天对吴琼花说,“咱们先弄个剧玩玩,一来丰富我们海南人民的文化生活,二来也可以为咱们未来的中心增加点知名度。有了名气,一切都好办了嘛。”

  南霸天虽然久居米国,还是时刻关注大陆局事,所谓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的故事,他还是知道一点的。

  只听他沉思片刻,说道,“剧名就叫——黄色娘子军,既有历史内涵,又不脱离实际。演员也是现成的。花,你先去弄几百个漂亮美美来。”

   吴琼花一听,笑道,“好主意,我这就去办。剧本的事,还是请朴素,天一,LAODIE他们几个浑蛋去弄。我先给他们几万,让他们到鸡层去考查一下。”

   只见吴琼花掏出手机,叭叭拨通胡扯的号码,说道,“胡扯啊,三天之内弄四百个漂亮妞,高矮胖瘦都要一点,一定要漂亮哦!最好有几个俄罗斯的,现在很吃香嘛!”
作者:童天一 回复日期:2001-4-2 0:31:52
   且慢!各位看官,为什么南霸天两次对吴琼华说要排戏呢?一次说要排《红色娘子军》,另一次说要排“黄色娘子军”,你们知道为什么吗?

   原来有四位网友——楚香帅、胡址、白狼、朴素在一旁偷听南霸天和吴琼华的谈话,他们自已编起故事来。有一次白狼说“倒”,声音不大,南霸天和吴琼华没有发觉,又有一次,胡址的嗓子大了,说:“穷哥们几个:咱组织个原始共产党,再革南霸天一回命,共了他的产,并抢了吴琼花当老婆如何?”吴琼华好象听到了,可朴素说:“果然胡扯。 \" 她又觉得是自己的幻觉,过去仗打多了,脑子负过重伤,时常出现这种莫名其妙的心理症状。南霸天毕竟年龄大了,耳朵有点背,什么声音也没听见。
作者:老乡 回复日期:2001-4-2 10:03:56
   吴琼花喝了一罐椰子汁,想起“白白嫩嫩”的广告词,突然醒悟过来,南霸天,你这条恶狗,仍然人还在,心不死呐。吴琼花决定向有关部门报警,把南霸天当年诈死以及现在回来准备搅乱我精神文明建设的阴谋全部揭它个底朝天。吴琼花只要一想到斗争两个字,头脑就绝对清醒,战争年代受的伤也就不在话下了。这时吴琼花还给领导打了个电话,向领导汇报南霸天的罪恶阴谋异己自己的革命警惕性。领导哼哼哈哈几句之后,问了吴琼花一个问题:美金弄到手了吗?
作者:wanglaodie 回复日期:2001-4-6 23:09:18
   吴琼花神秘地望了望领导:“我觉得这次南霸天回来有政治目的。”

   领导笑了:“都后现代了,别来冷战思维,我觉得南霸天作为优秀的华裔企业家是应该尊重的,不尊重他就是不尊重美圆,不尊重美圆就是不懂政治。”

   领导说完,拂袖而去,只剩下吴琼花若有所思地站在宾馆的总统套房里。她的脸上诞生了几丝迷人而残酷的笑靥。她知道为党再次立功的时候到了。

   长话短说,且讲这次美机入侵中国领空的事件。为什么我军的飞机如此及时地起飞了呢?原来那南霸天是美国间谍,这次来就是为了窃取军事机密。但没想到被警惕的老党员吴琼话识破了,在他住的房间里按了窃听器,于是就有了美机刚一靠近我领空就被截击的一幕。
作者:wanglaodie 回复日期:2001-4-6 23:17:08
   遗憾的是,我军的装备确实有些落后了,飞行员竟然连卫星导航设备都没有。否则,这次中国军队将既不损失人马,又可以获得美军的机密,大获全胜。想到这里,吴琼花愤笔疾书:

   论我军的现代化建设……
作者:wanglaodie 回复日期:2001-4-7 11:23:07
   南霸天再一次被押上刑场。他的头发已经变得花白了,神色憔悴,仿佛他是几百岁的老人了。他自然看见了为他送行的吴琼花,看见了天一、老乡、王老爹等热爱恶作剧的家伙,但他心如死灰,对人世间的一切都不感兴趣了:“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吴琼花在整理南霸天的日记时发现了下面的话:“我早就死了,可是天涯纵横的几个拙劣的小说家非得让我复活,还让我活得怎么精彩,使我不知道该对你说些什么。就留一篇短文《恶棍的留言》吧。内容是八个字: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后来人们在杭州的灵隐寺看到了出家的吴琼花。



回 [ 名人幽默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