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美中晚报]

老舍先生,人民心中永远的一座丰碑——访中国现代文学馆常务副馆长、老舍之子舒乙先生

本报记者:劳 荆 mf_jin@yahoo.com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编者按:再过20天,由老舍先生创作的著名文学作品--《茶馆》就要在休斯顿等地区隆重上演了。为了配合广大读者更多地了解中国现代文学大师老舍先生的一些鲜为人知的情况,本报现特别发表中国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在2003年11月出版发行的本报记者劳荆专著《德克萨斯中国风》 中的一篇文章,以表达本报对老舍先生的崇敬与怀念之情。

  美国达拉斯的1999年金秋十月,艳阳高照,清风送爽。宜人的气候迎来了几位十分珍贵的客人。应达拉斯老舍国际学术研讨会的邀请,著名的中国现代文学大师老舍先生的儿子舒乙和女儿舒济一行数人,兴致勃勃地从中国飞来达拉斯参加这次研讨会。会间,本报记者有幸数次与舒乙先生交谈和专门采访他,并聆听了他在会议上关于老舍研究的几次演讲和问题回答。现将有关内容,尤其是一些鲜为人知的研究新发现介绍给读者。

        老舍先生与美国

  在一般读者的心目中,老舍先生是以中国城市贫民为主要描写对象的。在他的笔下,《骆驼祥子》、《茶馆》、《月牙儿》、《鼓书艺人》等一篇篇反映中国下层贫民生活的烩灸人口的小说给中国的几代读者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读者们怎么也难以将老舍先生与美国联系起来。

  然而,舒乙先生告诉我们,在中国著名的现代文学大师中,老舍先生是与美国关系最深者之一。

  老舍先生曾于1946年3月20日至1949年10月13日在美国居住达三年半之久。他的足迹遍及美国东西部,先后访问过西雅图、华盛顿DC、纽约、芝加哥、费城、迈阿密、科罗拉多、新墨西哥和加州移民区等州和大城市。他也曾在哈佛、哥伦比亚、耶鲁等著名大学进行《中国抗战文学》、《中国现代小说》等方面的专题演讲和研究。

  尤其重要的是,老舍先生在纽约侨居期间,先后写成了著名的长篇小说《鼓书艺人》和《四世同堂》的第三部、《饥荒》、以及鲜为人知的小说《唐人街》和英文话剧《五虎断魂枪》,同时,他也组织人员将自己的五部重要作品翻译成英文,介绍给广大美国读者。

  1949年10月,新中国成立后,周恩来总理在一次文艺界知名人士的集会上说:“我们的好朋友都到齐了,唯独就缺老舍先生了。”他特意委托茅盾、冰心、郭沫若、巴金等一、二十名老朋友联名写信邀请老舍回到新中国的怀抱。与此同时,退却到台湾的国民党政府也以十分优厚的三项条件邀请老舍先生去台湾。然而老舍不顾部份在美朋友的反对,毅然乘船离开美国,于1949年12月12日回到了久别的故乡北京。

  老舍先生回国后有一个顾虑,害怕回国后被迫发表反美声明,他认为美国人民始终是他的好朋友。然而,归国后的第二天,周恩来即在北京饭店会见了老舍先生。老友相见,份外高兴。这次会见不仅使他打消了唯一的顾虑,而且对老舍先生后来的人生道路起了很大的作用。

  老舍先生在美期间从来没有写过任何一篇美国的游记或者关于美国的文字。归国之后,他却写了《从三藩市到天津》、《纽约一日》、《美国人的苦闷》等等关于美国的文章。

  1950年8月,正当中美关系十分紧张之际,老舍先生冒着很大的政治风险加入了美国作家协会,并如数交纳了会费。他归国后与美国友人的通信关系从未中断过。即使朝鲜战争发生后也未停止。

  舒乙先生还详细地介绍了关于邀请赛珍珠女士访华一段鲜为人知的细节。赛珍珠作为知名的美国女作家,曾写过大量关于中国的文章。当时国内一部份人认为赛珍珠是一名“反华反共的反动作家”。而老舍先生却主动地告诉周恩来总理,赛女士是一位对中国人民十分的友好的进步作家,应该邀请他访问新中国,周恩业立即委托他和冰心先生出面邀请赛珍珠女士访华,但由于正处于麦卡锡主义盛行时代,赛女士担心访华返美后受到迫害,所以未能成行。到了1972年,在确定尼克松访华随员名单时,周恩来又一次提出邀请赛珍珠随团访华,且尼克松也将赛珍珠视为最有权威的中国问题顾问之一,然而,极“左”的四人帮仍然认为赛珍珠是反动作家从而坚决反对邀请她访华。自此之后,赛女士一直忧忧寡欢,不久便去世了。

        老舍先生与诺贝尔文学奖

  作为世界文学成就最高奖-诺贝尔文学奖一直未能授予给任何一位中国文学家。迄今为止,在亚州也仅有印度作家和诗人泰戈尔以及日本作家川市钟成曾被授予诺贝尔文学奖。然而,老舍先生几乎已经获得了这项奖,最后却给中国文学史留下了极大的遗憾。

  当记者就这个问题专门请教舒乙先生时,他证实了此事。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1968年,经过诺贝尔奖评选委员会全体委员的秘密无记名投票,最后确定的名单中,老舍先生获票最多而名列第一。为什么评选委员们会纷纷投票给老舍先生,有两个主要原因,首要的是老舍先生的小说创作无论从艺术价值还是从社会影响上,确实堪称首屈一指,尤其他所描写的城市贫民生活,更是具有那个时代的鲜明特徵,第二个原因是当时正处于中国文化大革命的高潮,中国文学家所受到的摧残与迫害受到了世界文学界的关注。因此,老舍先生被授予诺贝尔文学奖是十分合适的,然而,当时的中国处于一片混乱之中,老舍先生于1966年含冤而投湖自尽的消息尚未被西方人士所知。按规则,诺贝尔奖只授予给健在者而去世者无资格获此奖项。当评奖委员会开始寻找老舍先生并获悉此人已于1966年去世之后,只好将当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授予给获票排列第二的另外一名亚州作家,他就是日本的川瑞单成。

  对于中国文学,中国人民来说,这是一个多么巨大的历史遗憾! 这件事最初是中国驻挪威大使馆的官员从当年参加评奖委员会的一位委员那里获悉的。而最有说服力的资料证据至今仍未获得。由于诺贝尔评奖委员会的挡案资料均是绝密的。最后的证实只好等到1968年的评选资料解密之后了。

  在谈及中国最近一些年是否有人可能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舒乙先生认为不大可能,因为尽管目前有许多中国作家的文学成就也很显著,但与那个时代的鲁迅、郭沫诺、老舍、茅盾、巴金、冰心等文学大师相比较,这一代作家在西方人士中的印象和影响是绝对不够的。也许再过十年左右,中国能够涌现出一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那将是中国文学界的一件极大的喜事。

         老舍先生之死

  老舍先生辞世于1966年8月24日,他是在头一天饱受“革命造反”的红卫兵小将们摧残与侮辱后于次日悄悄地投湖自尽的。这是一位现代文学大师悲壮的自我选择。然而围绕着老舍先生之死许多人争论过多年。有人坚信他是自杀,也有人怀疑是他杀。在中国大陆,直到1984年前后,才从各方面的证据说明他确实是自杀的。

  舒乙先生在这次研讨会上向大家介绍了一件令人啼笑毕非的故事。1994年,当舒乙先生应邀前往台湾访问时,许多台湾人士还是纷纷询问老舍先生究竟是自杀还是他杀,因为在台湾的宣传中,老舍先生一直被称为“是被共产党杀害的。”

  舒乙先生在那次访问中明确地告诉了台湾媒体和各界,老舍先生确定是含冤自杀的。但不料当舒乙先生返回大陆之后,台湾的一位著名人士竟撰写文章,指称舒乙先生道:“你们看看这个不孝之子,他的父亲明明是被共产党谋杀的,他居然还要口口声声说是自杀的……”

  舒乙先生看到此文后,啼笑皆非。他感到十分有必要以事实为依据,再次澄清老舍之死的真相,于是他立即撰写了一篇《再读“老舍之死”》,寄往台北《中央时报》发表,终于使广大台湾民众完全了解了老舍之死的真相。

  在这次研讨会上,舒乙先生介绍了关于老舍之死的一些基本证据。

  最直接的证据是,一位著名的伊斯兰阿訇,德高望重的百岁老人马松亭先生。就在老舍先生自尽的当天早晨,马先生曾坐在太平湖岸呼吸新鲜空气,只见老舍先生向他走过来,尊敬地与马阿訇打招呼并说道,“马大哥,我很苦闷,我要走了,我们再也不会见面了。”听完此话,马先生夫妇当时不知所措,他们实在想不出合适的话语来安慰老舍先生。只好看着老舍先生的背影渐渐走向远处。后来,舒乙先生进一步向较年轻的马松亭夫人求证时,她也证实老舍先生当时确实说了这一番话。

  一个有力的证据是舒乙先生自己。早在当年8月中旬,老舍先生就经常到什刹海旁边逗留,并告诉舒乙他正在寻找自己的归宿。就在他自尽前三天,先生在与舒乙的一次谈话中讲述了一个故事,曾经有两个文人,很有才气,但后来由于受了屈辱,不甘折磨,便一头扎进了什刹海。

  有一个历史的证据也说明了老舍先生那种“文人为气节而自尽”的情结。1943年,当时退踞重庆的国民政府由于惧怕日军的继续进攻,准备进一步逃往西康。而时任“重庆抗敌文学协会”负责人的老舍先生在写给另一位著名人士王冶秋的信中力主坚守抗敌,并指出,坚守的唯一退路就是在北边,那就是嘉陵江。嘉陵江并没有盖子,我们如果失败了就可以跳进去。这是老舍先生曾计划“跳水自杀而殉”的亲笔信一直被王冶秋先生保存着。

  舒乙先生讲述了父亲逝世后他第一次去见冰心先生的情景。因为冰心是老舍先生最好的朋友,他们之间相互最了解。冰心一见面就告诉舒乙,我知道你父亲是怎么死的,他是跳水自杀的。不信看看他的作品,凡是姓李的都是好人,凡是自杀的都是跳水。舒乙回到家中仔细一查,果不其然,冰心先生说的准确极了。那么老舍先生的自尽也必然会选择跳水。

  老舍先生在当时复杂的社会条件下,毅然选择了他自己一再描写的自殉方式,充份表现了他作为一名伟大文学家的气质与性格。巴金老人在今年老舍先生百年诞辰时亲笔题词道:“老舍先生没有离开我们,他永远活在他的作品中,活在一代代读者心中,活在人民中间。

              老舍先生之归国

  如前所述,老舍先生在1949年10月曾面临着三种选择,留在美国,奔向台湾,回到北京。在达拉斯的这次研讨会上,本地的一位知名人士问舒乙先生,当初的台湾国民政府开出了那么优厚的三个条件邀请老舍去台,为什么他最后选择了北京而不选择台湾呢?

  舒乙先生首先十分简单地回答了这个问题。第一,老舍先生喜欢共产党,毛泽东,不喜欢国民党,蒋介石,第二,老舍先生穷人出身。他认为共产党建立的新中国是让穷人翻身当家作主,他这个穷人出身的作家回到北京后就是主人了。舒乙先生认为当时的知识分子中有90%以上的是同情和支持共产党的,而只有10%左右的知识分子同情国民党。老舍正是那90%之中的一员。第三,老舍来自于北平,最熟悉那京味京腔住在小街小巷的普通市民,那里有他真正的创作源泉。

  舒乙谈到了老舍先生回国后所写的一篇短文《我的三个老姐姐》。老舍与他的这三位年长得多的老姐姐分别了多年,还以为早已不在人世了,没料到回国不久便找到了,姐弟相见,十分亲热。这三位长期生活在乡下的穷姐姐告诉弟弟,他们现在的生活比国民党时期好多了,孩子们都有了工作。吃穿也不愁了,老舍听了以后,非常高兴,便一气呵成地写下《我的三个老姐姐》这篇文章,字里行间充满了他对新中国的兴奋和赞许。

  老舍先生归国后不到十七年,便含冤自尽了,最直接发原因是他不甘再受那些革命造反派小将的折磨和侮辱,是他对“文化革命”的极不理解和莫名其妙,然而他至死认为“党和毛主席的了解我们的,”尤其是“周恩来总理最了解我。”他从来不反对毛泽东,从来不认为毛、周是坏人,他在辞世前曾断言,文革导致大批地死人,大量的破坏文物,这一定的历史性的错误。当他感到自己对这些已经无能为力之时最后便实践了文人对社会感到无奈时,便以“身谏”的人生悲剧。

         老舍先生与人民

  老舍先生作为人民艺术家,他扎根于中国最普通的贫民百姓之中,象一头老黄牛,默默地为人民笔耕,然而他的影响却遍及亚欧美和全世界。舒乙先生向记者介绍了近年来世界各地开展老舍研究的基本情况。

  在日本,越来越多的读者喜欢读老舍的作品,越来越多的研究人员涉足于老舍研究,有一个老舍研究会,成立已有十几年,活动非常正规,每星期一次,雷打不动,参加者既有资深学者,也有普通老百姓。

  在美、日、俄、德等国家,许多大学都已开设了老舍课,进而出现了一批以老舍研究及教学为生涯的职业教授。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前些年的中国文学课仅开设《中国现代文学史》和《鲁迅》两个科目,然而现在却将上述两门课改成一门专门课程《鲁迅、茅盾、老舍、沈从文》,耶鲁以及其它一些知名大学也都开设了老舍课。

  在欧州,一个跨国的老舍爱好者协会已成立,总部设在巴黎,牵头的是一位法国人保罗·巴迪。在德国也出现了两个老舍爱好者协会。俄罗斯的老舍研究力量非常强,出版的专著也非常多,有的专家甚至计划一辈子研究老舍。

  而在老舍的故乡,中国北京,今年的老舍研究活动却开展的空前热烈。最明显的特点是官方与民间并举,声势与实事同进,除了北京市政府于二月二日,中国文化部中国文联等单位于二月三日(老舍诞辰日)先后两次举行“纪念老舍先生百岁诞辰座谈会“之外,其它的一系列活动也先后举行,位于北京的老舍纪念馆已建成开放,由巴金先生倡议经江泽民亲自批准并由国家拨款1.5亿元,占地三万平米建筑1.4万平米的中国现代文学馆也已峻工。舒乙先生被委派主管该馆的日常工作。这两个馆都将为进一步地开展老舍研究提供极好的条件。

  据舒乙先生介绍,老舍研究这些年越来越热,行情不断看涨,这是与老舍先生人品与性格极为有关的,舒乙在这次研讨会介绍了老舍先生为人的一段故事,他曾有一位好朋友,人称老何,当时亦大名鼎鼎。然而,当老何的岳父,一位偏远小镇的孤独老人,在老何家久住后,老何表现出极不耐烦,并欲赶走他的岳父。一向待人和气可亲的老舍先生获知此情以后,勃然大怒,当即赶到老何家中,对一向交好的老何一通大骂,并不许他再这样对待老人,此后老舍也渐渐与老何疏远了。

舒乙先生回忆的点点滴滴都告诉我们,老舍来自于普通人之间,他为普通人而写作,他不仅被上层人物所敬重,更为普通人所爱戴,他不但是东方文化人的杰出代表,也为许多西方人士所推崇,他将是人民心中永远的一座丰碑!


图片说明:Tea-House-01A: 人民心中永远的一座丰碑---老舍先生.
  

图片说明:Tea-House-01B: 老舍先生的儿子舒乙和女儿舒济1999年10月在美国达拉斯参加老舍国际学术研讨会。


图片说明:Tea-House-01B2: 老舍先生的儿子舒乙1999年10月为刚刚创办一个月的《美中晚报》达拉斯版题词:祝愿《美中晚报》越办越好!


图片说明:Tea-House-02C: 老舍先生的夫人胡洁清女士1999年10月为达拉斯SMU大学开办的老舍图书馆题写对联:好书不厌看还读,益友何妨去复来。


图片说明:Tea-House-02D: 位于北京前门地区的老舍茶馆成为人们怀念老舍先生,欣赏《茶馆》风味的好地方。


图片说明:Tea-House-02E: 2005年4月28日,连战夫妇率中国国民党大陆访问团一行在北京老舍茶馆欣赏演出。



劳荆,《美中信使报》总编,联系电话:832-878-5766
Email: mf_jin@yahoo.com
责任编辑:005
回 [ 劳荆专栏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