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美中信使报]

纪实回忆
啊,难忘的7月28日……(上)
——写在我所亲身经历的唐山大地震三十周年之际

劳荆 .pdf打印版(报样)          于 August 04, 2006 at 02:05:26:

凝视着眼前的挂历,我的目光定位在了明天,这个特殊的日子——

啊,又是一个7月28日,如今整整三十年了!每年这个时候,我都要默默无语地端坐在房间的挂历前几分钟,心潮难平地回放着那一年,那一月,那一周,那一天和那一夜令我终生难忘的情景。

A: 北上的列车,载着一群风华正茂的大学生
        从武汉开往北京,开往唐山,开往迁安

1976年7月初的一天傍晚,炎热的武昌火车站。熙熙攘攘的人群正在忙着登车。

列车广播员的声音持续回响:“旅客同志们,由武昌开往北京的第38次特快列车,马上就要开车了…..”

第10号车厢的几个窗口,车上的人正在探出身来与站台上送行的人们挥别:

“谭主任,陈老师,你们放心好啦,快回学校吧,我们没问题!”这是武汉地质学院物探系的一群师生在向他们的系主任谭承泽教授和辅导员陈凤清老师告别。

“好的,我们这就走。你们第一次去野外实习,一定要注意安全啊…….”站台上的中年教授一行人也向车窗不断地挥手。

这个学院原来是在首都著名八大学院之一的北京地质学院。1975年搬迁到武汉,当年11月便招收了第一批大学生。按照学地质专业的惯例,每年暑假学生们都要到野外实习2-3个月。学院将1976年夏天的实习点选在了河北唐山市郊的开滦煤矿和迁安铁矿远景区以及周口店,北戴河等地。物探系,勘探系,地质系的几个班级被安排到了唐山市郊。

物探系主任谭承泽教授和75级学生辅导员陈凤清老师因为要留在学校负责新一届学生的招生录取工作,特意赶到车站,为前往唐山迁安铁矿区实习的61751班30多名同学送行。

38次列车一声汽笛长鸣,在送行人们的招手中轰隆隆地驶出了武昌火车站。

北上的38次列车呼啸前进。

第10号车厢内,灯光明亮。虽然没有空调,夜风从留缝的车窗口钻了进来,使登车时汗流浃背的旅客们感到松了一口气:终于安定了下来。

车厢中部围坐的一群20岁左右的大学生格外引人注目。陈速,余国新,孙必俊是班上仅有的三名中共党员。他们与团支部书记张建南,副班长吴先庆,学习委员金鸣峰,生活委员吕继东等聚在一起,在火车上开起了临时班委会议。主持会议的是班上唯一年近30岁的老大哥张发祥,他是班长。

“听谭主任说,我们这次到唐山郊区铁矿区实习的队长是系总支副书记白玉山老师,还有管志宁,余钦范好几位教学水平很高的重力和磁法勘探课老师,都随队指导我们。这是我们上大学后的第一次野外实习,我们班干部可得好好配合老师们把这两个多月的工作做好,别出什么问题啊。”上学前曾在武汉冶金地质勘探公司工作过多年的张发祥对在场的班干部们说道。

“我们团支部商量了,打算从上了火车后就干起,我们已经组织了几位团员在这个车厢里轮流为旅客们送开水,每半个小时送一趟,学雷锋见行动吧。”团支部书记张建南话还没说完,只见班上的熊华普和女同学张淇一人提着一个开水壶,一前一后笑眯眯地来到了大家面前:

“你们这几位大学生旅客朋友辛苦啦,现在我们列车员来给你们送开水,免费的,美(每)人一杯,丑人没有啊……”说完大家一阵哈哈大笑,各人掏出随身带的茶杯接水。

班干部会继续在开。曾在部队当过排长的复员军人余国新摸了摸自己满脸的络腮胡说道,“我们既然是一个实习队,我建议队里办一份油印小报,对管理和促进全队的实习生活会很有帮助的。”

“好主意,我赞成!”陈速,孙必俊和张发祥三人几乎在同一时间发表了完全相同的意见。与此同时,大家的目光又不约而同地转向了一旁一直没有开口的学习委员金鸣峰……”

“哈哈,我们班上守着了这位学院广播台的大主编金鸣峰同学,在全校奔赴全国各地的几十个实习队里,我们不办小报,谁还够资格办?!”吴先庆,吕继东几个还未表态的班干部也随声附和着。

1973年高中毕业后下乡插队过两年半的金鸣峰,在农村期间为农民办过夜校,为《湖北日报》当过通讯员,还为人民公社的小报当过兼职编辑,因此一入武汉地质学院物探系后被选为班上的学习委员,不久后被学院广播台发现而选为学生编辑,第二个学期再被学院升为广播台主编。可是系里一直没有接受学院要求免去他班上学习委员的意见,要他继续当。

金鸣峰看见大家目光都朝他看过来,笑了一笑:“我早就知道你们又在打我的坏主意。我本来是想趁这次实习好好预习一下磁法勘探理论的,你们又要给我增加课外负担,而且还要我继续当学习委员。我哪有三头六臂哟?”

“哈哈,我们的金秀才能者多劳嘛!你遇到我这个兵,可是有理说不清的哟!”与金鸣峰同样来自湖北鄂州市的老乡余国新是75年级党支部的宣传委员。他的话或许代表了年级党支部的意见,在金鸣峰的面前大有一种发布命令的口气。

“好吧,既然是你余委员的指示,我就尊敬不如从命了。但我有两个条件,一是我要物色两个同学给我当助手,其中一个帮我刻钢板,一个帮我搞油印,由我在全班同学中挑选。第二个条件是,我主编这个小报,十天左右出一期,内容全由我决定,我找你们约稿,你们任何人都不许推脱啊。”金鸣峰知道这件事肯定是无法更改的了,只好转守为攻……

“没问题。等到了北京或者唐山以后,我和张班长一起去向实习队长白玉山老师汇报这件事,他一定会同意你这要求的。”被班上同学称为“一把手”的党小组长陈速很有信心地对大家说。


B:北京地质学院留守处:物探系迁安实习队正式成立
        两辆大客车驶向距离唐山市区50多公里的松汀小村

北京,西郊海淀,成府路与学院路交界及其附近区域,座落着当年名噪一时的北京八大学院:石油,地质,矿业,钢铁,北航,北医,林业,邮电。那是1952年周恩来总理亲自筹划建立起来以适应新时期经济建设需要的一系列新大学。由著名地质学家李四光主持成立的北京地质学院就位于成府路东口与学院路交界处。那里也是后来担任了国务院总理的温家宝学习生活过7年多(1960-1967)的母校。

1970年,为了执行林彪的“一号战备命令”,八大学院都被要求外迁。其中有一半抗不住,迁了;另有一半则以种种理由拖住了,不走了。北京地质学院先是南迁湖北江陵,1975年才定址武汉。到不了武汉的部分老教授,老职工还留在这个地质大院。于是,这里便称为北京地质学院留守处。

七月初的北京,不象武汉那么热。60年代名列全国64所重点院校之一的北京地质学院虽然冷冷清清,却雄风犹在。巨大的毛泽东主席雕塑耸立在校园主楼前,令来往不多的行人注目凝望。那主楼也叫物探楼,正是原来的物探系所在地。

武汉地院物探系65751班的三十多名大学生,大都来自中南五省。头回到北京,大家真想去热闹的王府井逛一逛!

“不行呀,同学们。我们这次来的任务是到唐山去实习,等从唐山实习完了回到北京,我一定安排你们去几大风景点好好玩一玩。”等候在北京的物探系实习队长白玉山老师在听到几个同学的要求后,严格的语气中又带有几分理解地回答他们道。

白玉山,黝黑的皮肤,高大而微胖的身材,年纪大约40岁挂零。据说他49年前就参加了革命工作,52年北京地质学院成立后不久,他作为调干生被保送到物探系学习,毕业后就在系里搞行政,如今担任了系里负责学生工作的党总支副书记。同学们到地院稍事休息后,他就举行了即将参加这次迁安实习的全体师生大会。

白老师告诉同学们,你们还要准备吃很多苦。比如说,天气热,你们白天工作在野外,晚上回来,住在当地老乡的家里,诸多不便;又比如说,在北方没有那么多细粮吃,每人发的餐券中,有30%的米票,40%的面票,还有30%的粗粮票。这后一个消息让班上大多数在南方吃惯了大米的同学心里叫苦不迭。

趁白老师眼朝别处没注意,熊华普偷偷地写了个条子递给了前排的一个小个子同学:潘和平,你要是在去唐山之前能带着我去王府井逛一趟,我把我下个月的米票都与你的粗粮票交换了……

按照上午在实习队师生见面会上的安排,当天下午,全体师生一行40多人就要乘两辆大客车开往实习地点----位于唐山市郊的迁安铁矿区一个叫做松汀的小村子,那里正驻扎着河北省物探大队的磁法分队。分队长陈得怀已经来到北京迎接大家了。

“我们这次实习不仅是练兵,而且要与磁法分队一道,把迁安铁矿区外围远景区的磁法勘探详查图搞出来,所以任务还是蛮艰巨的。我们的袁照令,刘庆生,金国英和鲁永康几位青年教师已经去那里打前站了。”实习队副队长,系里的磁法专业课讲师余钦范老师在全队大会上告诉大家。

散会后,余国新和金鸣峰带着几个同学随余钦范老师去整理磁法仪器了,那个小个子同学却在教室一角与白玉山老师“缠”上了。

“白老师,我们实习队准备办一份油印小报,班里让金鸣峰同学当主编,我当他的助手,你知道了吧?”

“啊,你叫潘和平,也是个湖北佬,对吗?”。“是的,我专管刻钢板,还有余冬安,就是那个1米9的大个子同学,他管油印。”

“你们办小报是系里同意的,不过都是课余的活动,可不能影响正常的学习哟。”

“没问题,金鸣峰同学还是班上学习委员呢!我们学习不好,他敢拉我们去办小报吗?”

“没问题就好!我还没与你们的主编聊过呢!要他说没问题才行。”

白玉山老师正要走开,潘和平一把拉住了他:“哎,白老师,我是说学习上绝对没问题,可是我们的小报还有问题呢!您看,搞油印小报需要准备钢板,蜡纸,蜡笔,油印机,油墨,白纸,还有写稿的稿纸等等,我们还没着落呢!是否让我们去一趟王府井买回来,只要3个小时就回来,保证不耽误出发…….”

“哈哈,你这个小鬼人精,原来是在找一个去王府井逛一趟的理由呀!告诉你吧,所有办小报的材料我昨天都派人准备好了,一到松汀就交给你们。你们想去王府井,有机会!等从唐山实习归来,我亲自陪你们去逛王府井的东风市场和北京市百货大楼。这回嘛……,就免了吧!”白老师拍了拍小潘的肩膀,笑着走开了。

物探楼的一间大实验室里。余钦范老师在给四、五位同学讲解磁法勘探仪器:“这叫磁称,是专门测量地下磁异常的。你们知道,迁安矿区是磁铁矿区,所以这个仪器很有效的……..”

“我听说野外的磁法观测很简单,而对测出的磁异常曲线进行分析解释却很难,是吗,余老师?”在班委会上喜欢沉默不语的金鸣峰在课堂上却总是不甘寂寞,他一有问题就禁不住发问。

“是啊,那是你们将来三年级要学的课程。目前一年级还是要把基本功作好。你们想一下,如果野外观测的数据都是不准确的,分析解释起来不就更不准确了吗?”

等同学们将磁称轮流看了一遍后,余钦范把几台仪器的主件和配件一一叫同学们记住了。然后手一挥,走,大家别去食堂吃饭了。到我家里去,我亲手给你们做炸酱面吃,典型的北京风味。

去了余老师家,同学们才了解到,余老师是北京地院也是如今的武汉地院副院长,著名大地构造地质学家马杏垣教授的乘龙快婿,她的年轻夫人马丽却是国家地震局分析预报中心里一名优秀的分析预报员。

7月5日下午3时整,两辆大客车载着地质学院物探系40多名师生,在河北物探队磁法分队长陈得怀的引领下,开往400多公里之外的唐山市,开往距离唐山市区大约50公里远的迁安铁矿远景区内的那个松汀小村。

车行一路,歌声一路。地质学院师生人人都会唱的校歌声不断地从行驶着的大客车中传了出来:
是那山谷的风,
吹动了我们的红旗;
是那狂暴的雨,
洗刷了我们的帐篷。
我们有火热般的热情,
战胜了一切疲劳和寒冷.
……..

C:中国著名的迁安铁矿区:地院物探实习队一切按部就班
        7月28日晚饭后,《号角》油印小报准备出第二期

那年代,中国每年的经济建设成就有一个重要标志,就是当年钢产量达到了多少多少…….。而钢产量的多少又取决于铁矿的产量能有多少,其中富铁矿的产量有多少更重要。为唐山钢铁厂和首都钢铁厂提供矿石的河北迁安铁矿不仅已经探明储量大,品位高,而且矿区外围也很有前景,因此,这些年来国家一直把它作为重点勘查对象。

矿区外围几百平方公里的远景物探普查和详查是由河北省物探大队承担的。可是他们苦于人手和技术力量的不足,只好求助于二者都占优势的地质学院物探系。

松汀,一个只有几百人的小村子。沾了矿区的光,村里几乎家家都有了大房梁,石头围墙和热暖炕。物探大队磁法分队的队部就建在村口的一个大院里面。

磁法分队队部:陈得怀分队长与实习队的白玉山队长,余钦范副队长坐在办公桌旁商量对这几十名实习师生的安排。

“同学们可以在我们队部的食堂就餐,我们厨房再增加两名炊事员,只是粗细粮的比例没法解决。我们把玉米面窝头里面加糖吧,也许那样南方来的同学们能吃下去。”陈得怀说道。

“住处嘛…..,恐怕只能住进老乡家里了。”陈得怀拿出一张名单继续说道。“村支书已经把哪家老乡可以住几个人的统计结果给我了。我看你们42人可以住到10-12家老乡家里去,家家可都是睡大炕的。对了,你们几位负责老师就不必了,分队部有个招待所,有两个房间就给你们4位主要老师凑合一下吧。”

“不必啦!我们也去住老乡家吧。那样可以与同学们更接近些。”白玉山说,“我就与余头儿住一家,我们俩有事也好马上商量。”余钦范在一旁点头同意。

“现在的关键问题是如何安排好同学们的实习。明天就要准备让他们上山了。我看把他们分成七八个小组,每个小组由你们分队派一人带着他们干活儿”余钦范是负责教学的队长,所以他更关心的是怎样让大家早点开始干活儿。

松汀村西头。金鸣峰与余冬安和李定波三人搬进了一家刘姓老乡的房子。潘和平和孙必俊4人就住在他们隔壁老乡家。

原来刘姓老乡家并没有人住,听说是老两口长期住在了邻村闺女家。金鸣峰三人就住在进门左手边的房间里。一个大炕上放了三个床板。“看来我们就要这样住上两个月了。”大个子余冬安把背包往里边的床上一扔,就躺到了大炕上望着屋顶发呆。

“这样也好!我们俩每天晚上要金秀才给我们讲一个故事,解一道难题,然后帮他印小报。”说话时常带点滑稽感的李定波选择了中间的床,靠房门口墙壁的那张床自然就留给了金鸣峰。“你爱熬夜,每晚肯定是最后回来,所以靠房门睡最好。”李定波接着补充道。

对面那间房也是没人住的,正好把它作为我们油印小报《号角》的编辑部了,金鸣峰心里盘算着。

7月6日,实习队各小组分定,下午还去熟悉了一下观测仪器。晚饭后,金鸣峰按照习惯打开随身带来的收音机,开始听中央台的各地人民广播电台联播节目。突然,一阵低沉的哀乐播了出来。播音员用十分悲哀的声音播出头条新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各族人民爱戴的朱德同志去世了……..”啊,又一颗巨星陨落了。

金鸣峰记得半年前的元月8日,周恩来总理的去世引起了全国人民的巨大悲痛,随后导致了四月五日在天安门广场的发生的重大事件。上个月在四川云南一带又发生了地震。现在朱老总也走了。看来1976年真是中国多灾多难的一年。

然而,夏日里的松汀村一切显得那么正常。每天一大早,同学们在分队食堂喝碗玉米糊糊,吃点馒头咸菜就上山去搞磁法与重力测量。下午三四点钟回到村里,就没什么事情了。

金鸣峰的油印小报《号角》编辑部几个成员每天下山回来后却闲不起来。组稿,采访,写稿,编排,刻钢板,上腊纸,调油墨,画插图等等。三个人全部用课余时间来做,终于在7月15日那一天印出了首期《号角》小报:4开8版,油墨飘香,头条是对陈得怀队长的专访,二版是对唐山市的基本介绍,是对迁安铁矿区的介绍,还有许多老师同学的文章,看上去还真象那么回事情。

白玉山老师在全体大会上表扬《号角》小报时说,“好,太好啦,我们总算有了自己的喉舌和阵地。”

转眼过了三个星期。7月27日下午三点半,金鸣峰顾不得下山回来后的满身汗水味道,立即找来潘和平和余冬安:“喂,伙计们,我们今天一定要把第二期小报搞出来,今天熬晚一点,明天反正是休息日。”

说干就干!金鸣峰和潘和平两人各执一块钢板就马上刻写了起来。余冬安则在一旁调试油印机,又去食堂把三个人的饭全部买回来。

余冬安不会刻钢板,他实在熬不住了,就先回他的炕上去睡了。“嘿,伙计们,我先去睡一会。等你们刻好了就叫我起来印吧……”

从下午四点一直到深夜两点半,金鸣峰和潘和平终于全部完成了第二期《号角》12个版的编排与刻写。金鸣峰回房去叫余冬安起来印刷,却看见他睡得好香。实在不忍心叫醒他,只好回去向潘和平说:“我们今天就到这里吧。反正叫他明天上午印好也是一样的…….

潘和平也打着呵欠回隔壁睡觉去了。金鸣峰回到房间,脱衣服时顺便看了看手表:啊,3月28日凌晨3点15分了。我怎么还没有困意呢?…….老办法,躺在床上,数数吧。

夏夜,那么的静悄悄。梦乡里的人们啊,你是否知道,一场巨大的灾难正在向唐山走来,向数十万无辜的人们走来,走来…..

金鸣峰在单调无味的数数中渐渐飘了起来,啊,飘…….起…….来……..

(上半部分完,2006年7月28日凌晨3:15于美国休斯顿)(作者系《美中信使报》常务副社长/总编辑)



劳荆,《美中信使报》总编,联系电话:832-878-5766
Email: mf_jin@yahoo.com
责任编辑:005
回 [ 劳荆专栏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和免责声明】【隐私保护】【鼎力支持】【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