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名人文摘|新月文摘|微信版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林黛]

安家

林黛          于 September 02, 2009 at 04:57:32:

在我還沒有來到美國之前﹐老闆已預先為我安排好了暫住的地方﹐那是一個先我幾個月到達的博士後家。到美國的那一天是星期五﹐入關和转機都不順利﹐等老闆夫婦在機場接到我﹐已是夜裡十一點多了。先到老闆家吃了一點可口的東西﹐然後他們送我到那個博士後家﹐同車隨行的還有老闆夫婦送我的一個沙發床床墊。這樣﹐在鋪在地上的沙發床床墊上﹐我度過了在美國的第一夜。

第二天﹐在那位博士後的幫助下﹐我在同一個公寓中租下了一套自己的住房﹐一室一廳﹐有廚房衛生間﹐很不錯啊﹐把床墊搬到臥室裡﹐我開始了在美國的生活。

台灣校園歌曲《橄欖樹》在大陸膾炙人口﹐那優美的旋律和略帶懮傷的歌詞讓人久久不能忘懷。來到美國後﹐我發現我正好住在一個名叫橄欖樹的公寓中。公寓內綠草如茵﹐鮮花盛開﹐只是公寓裡的房子很奇怪﹐廳裡沒有燈。工作一天很晚回來﹐屋子裡黑麻咕咚的﹐很不舒服﹐我得去買一盞燈。

辛勞了一周﹐迎來了週末﹐去買燈吧。沒有車怎麼去買呢﹖乘巴士啊。翻開巴士書﹐接通了巴士公司的服務電話602-253-5000﹐先報上自己的住址﹐然後問了以下三個問題﹕離我最近的較大的商業中心在哪裡﹖我乘哪趟巴士可以到達那裡﹖可以讓我順利返回的最晚的一趟巴士是什麼時間﹖得到滿意的答復後﹐動身上路。巴士把我帶到了Metrocenter﹐它就是離我最近的商業中心。天很熱﹐太陽火辣辣地當頭照着﹐一家一家商店逛過去﹐最後在Office Max 選中了一盞燈﹐我可以乘巴士回家了。

巴士站在街的拐角﹐與Office Max 有二百米的距離﹐裝燈的箱子有二十幾斤重吧。巴士棚子背後是唯一的陰涼﹐我想躲到那片陰涼中去﹐忽然發現有一對年輕人正坐在那裡﹐我只好遠遠地站開去等待着巴士。手搭涼棚四下裡看去﹐房子啊﹐樹啊﹐草啊﹐還有路上跑的車啊﹐都染上了一層白色﹐就是那種大火燒過之後殘餘灰燼中的白色。太陽啊﹐您真慷慨﹐把您的能量毫不吝惜地傾瀉給了这片您鐘愛的土地。

巴士終於來了﹐我搬着箱子上了巴士﹐摸摸自己汗津津的也一定是紅樸樸的臉對自己說﹕總算可以缓一口氣了。

車子向前開着﹐水泥路面閃着銀白色的光。

嗯﹖不對呀﹐車怎麼轉彎了﹖我乘錯了巴士。搬着箱子下了車﹐回頭走到另一個巴士站去等另一趟巴士。

太陽還在當空照着﹐我把自己縮在電線桿的陰影裡讀小說。小說是從社區圖書館借來的﹐講的是一個蒼涼西部開發時期的經典的愛情故事。

“⋯⋯傑克和呂貝卡並沒有費多大的勁就把野餐要用的東西都搬到了馬車上﹐他們慢慢駕着車爬上了一座小山丘。山丘上覆蓋着藍色的花﹐一直延伸到一個小池塘﹐池塘邊上有一棵碩大的樹﹐它的枝杈不可思議地擴展了開去﹐真是一個絕佳的野餐的好地方⋯⋯”

“⋯⋯他們向夜幕中走去﹐遠離了牧場的燈光﹐遠離了音樂﹐遠離了喧嚣的人群﹐一直走到滿眼中只留下綴滿星星的黑天鵝絨般的天空⋯⋯”

“嘀﹐嘀”﹐汽車喇叭聲把我喚回現實世界﹐巴士已停在我面前﹐車門已豁然打開。巴士司機﹐一個美麗的黑人姑娘正看着我微笑。我一步跨上車﹐先對着司機說一聲“稍等”﹐然後對着全車十幾位乘客說一聲“對不起”﹐再返回來請問司機這趟巴士是否駛向我居住的公寓﹐得到肯定的答復後﹐返身跳下車搬上了裝燈的箱子。巴士啟動了﹐我站在靠近車門的地方護着隨時可能在車行駛過程中摔倒的箱子﹐又給了全車人一個微笑。

一回到我居住的房間﹐迫不及待地拆開箱子開始安裝。父親是物了一辈子物理﹐也許得益于他老人家的遺傳﹐我竟然把燈裝好了。我發誓我以前從來沒有干過這種活兒。接上電源﹐打開开关﹐一朵潔白晶瑩的喇叭花瞬時盛開在了我的房間。明亮的光線先射向天花板﹐然後又反射到屋子的每一個角落﹐房間裡立刻增添了幾分溫馨﹐幾分溫暖。

太陽升了又落﹐月亮落了又升﹐轉眼又是一個週末。同事打電話過來說要帶我去買東西。此行很有收穫﹐兩個女人開着一部車子闖了兩次黃燈逛了四個傢具店買回來了兩把椅子。椅子架是墨綠色的鐵管﹐椅身是由蛋黃色的藤條編織而成﹐造型大方新奇﹐色彩協調雅致﹐讓我不勝歡喜。想象着在一個春意融融的下午﹐搬上藤椅﹐坐在屋外的草坪上﹐讀一本自己喜愛的書﹐多愜意啊。為什麼要買兩把椅子呢﹖兒子總歸是要來看我的﹐一人一把﹐省得他跟我打架。

一日電話鈴聲想起﹐先前的那位博士後告訴我洗衣房中有人貼廣告賣沙發﹐價錢還可以。我買回了一個三人沙發和一個雙人沙發。

日子一天天過去了﹐轉眼到了聖誕節﹐老闆家中有客自遠方來﹐詢問我是否可以還回沙發﹐我說可以啊﹐我正要買床呢。可实际上我最后还是没有买床,因为太貴了。但我買了一個旅行睡袋﹐打開平鋪了睡在上面也很好啊。

一天夜裡做惡夢﹐夢中的我抱着肩膀在天上飄啊飄﹐地面上是朦朦朧朧星星點點的燈火﹐每一個燈火中都是一個溫暖的家﹐可我怎麼飄也找不到屬於我的那處燈火⋯

次日打電話給朋友﹐她說你在地上睡太冷了。嗯﹖有道理﹐般到沙發上去睡。果不其然﹐再也不做那樣的惡夢了。

朋友從洛杉磯到鳳凰城開會﹐給我帶來一臺電視機﹐帶色兒的。把它放在地上﹐我呢﹐則趴在沙發上看電視。

朋友要回國﹐送給我一個電腦桌﹐電視被搬到桌子上﹐我呢﹐則坐到沙發上看電視。

朋友的朋友要離開ASU﹐打電話問我要不要便宜買一個微波爐﹐只要二十五元。我說太貴了﹐二十元。他說好吧﹐二十元就二十元啦。放下電話後就後悔﹐為什麼不砍成十五元﹐真笨。

朋友要舉家回台灣﹐給我一臺VCR﹐我可以看錄像了。

朋友發來E-mail﹕“你那麼累﹐在沙發上怎麼能休息好呢﹖去買張床﹗”哎喲﹐我的天哪﹐他用的是驚嘆號也﹐如果不買床他會生氣的。好吧﹐我就去買張床。這樣﹐在接到朋友E-mail之後的第三天﹐在到達美國的七個月之後﹐我的房間有了一張床﹐我在這裡安下了家。

早晨﹐從舒服的床上醒來﹐伸一個大大的懶腰﹐對着窗外藍藍的天空道一聲﹕“鳳凰城﹐早晨好﹗”




林黛
Email: 林黛
责任编辑:005
回 [ 林黛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