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名人文摘|新月文摘|微信版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林黛]

天上的星星眨眼睛

林黛          于 September 02, 2009 at 05:15:10:

也許是因為轉機不太順利的緣故﹐也許是沒有時間去呼吸點新鮮空氣的緣故﹐第二次登上飛機後﹐心情特別不好﹐儘管空中小姐展現給我一個美麗的笑容﹐遞給我一個溫暖的問候﹐可是心仍是很煩躁﹐擔心着這余下的幾小時可怎麼捱。飛機終于起飛了﹐地面上城市的燈火象一個個星座遠去了﹐而我卻離天上的星星越來越近了﹐把頭貼近窗戶向外望去﹐窗外黑黑的一片﹐什麼也看不見﹐只有機翼上的燈閃閃發着光。星星呢﹖他們都躲到哪裡去了﹖

打小就喜歡看星星﹐最先認識是的北斗七星﹐然後是離他們不遠的北極星﹐可是要讓我搞清蠍子座、水平座什麼的﹐卻是一間很複雜的事情﹐但這並不影響我看星星的興趣﹐尤其是當城裡太亂爸媽把我送到農村的姥姥家後﹐我就更有興趣看星星了。夜幕降臨後﹐搬個小凳子藏在葡萄架下仰頭去望天上的星星。鄉下的空氣清新﹐星星離我那麼近﹐一閃一閃地眨着他們的眼睛。聽爺爺說地上有一個人﹐天上就有一個星﹐天上那麼多的星星中﹐那個是爺爺的﹐那個是奶奶的﹐那個是爸爸媽媽的﹐那個是弟弟的﹐他們現在都在干些什麼呢﹖葡萄葉子搖搖擺擺地在我眼前晃動﹐仿彿在陪伴我又象是在聆聽我的心音。脖子看酸了﹐這才回屋睡覺。一天天就這樣過去了。

再回到城裡時﹐才發現自己好土氣了﹐胡同裡的小夥伴們人人都會剪美麗的窗花。好朋友女女跑來教我怎么剪窗花。她告訴我要先把花樣與一張舊報紙用水拍在一起﹐然後點燃一小塊廢棄的油氈﹐油氈會冒出滾滾的濃煙﹐這時把花樣與舊報紙放在油氈上方﹐煙就會把花樣與報紙都燻黑﹐最後再把燻黑的花樣與報紙一同浸在水裡﹐輕輕地把花樣與報紙分開﹐花樣就清清晰晰地顯現在了報紙上。記得剪了很多窗花﹐有的送給了姥姥﹐有的貼在照看我的爺爺奶奶的家的窗戶上。

有一天放學回家﹐剛拐進胡同口﹐就看見院門口圍着一大堆的人﹐走近才知道是爺爺去世了。爸爸讓我到女女家去玩﹐然後又見到的就只有奶奶了。 爺爺是怎麼死的呢﹖據說是老了得病死的。人老了終歸是要死的﹐是吧﹖不死的只有傳說中的仙女。 這一點不久得到了證實﹐女女的爺爺也去世了。那天我到女女家去玩﹐院中很多的大人在忙﹐我透過人縫看到女女的的爺爺躺在床上﹐從頭到腳蓋着被子﹐一隻手落在外面﹐又白又青。女女的爸爸看到了我﹐把我趕到女女的房間裡去﹐不讓再出來。 女女的爺爺也很老﹐他也是得病死的。 有一天夜裡突然想到要去看星星﹐怎麼也找不到爺爺的那一顆。看來爺爺說的沒錯﹐他不在了﹐他的那顆星星也不在了。

轉眼好幾年過去了﹐我是個中學生了﹐有一天下午在操場上清掃衛生區﹐見到有幾個老師腳步匆匆的向操場邊的一個老師家中走去。老師家中已有幾個人﹐晚來的人就靠在門框上﹐他們身色凝重﹐專著地聽着廣播。看到我臉上流露出詫異的目光﹐一個老師悄悄向我說了一句﹕“毛主席去世了。”什麼﹖﹗我驚訝地 張大了嘴。身邊的一兩個同學也聽到了這句話﹐都停下了手中的掃把。回到教室﹐已有同學嚶嚶地哭起來。那時﹐天好暗。

追悼會在市中心的廣場上召開﹐我做為學生代表參加了省裡的治喪委員會。開會的時候﹐站在前幾排。我向前看去﹐放在前面的幾臺大電視現場直播着北京追悼會的實況﹔我向身後望去﹐諾大的廣場上是黑壓壓的人群﹔我向天上望去﹐天空上是黑壓壓的雲。細細的雨絲不停地從天上飄下來﹐飄下來﹐落在我的衣服上﹐落在黑壓壓人群的衣服上﹐還有些雨絲落在地面上﹐在那裡上形成一個個的小溪流﹐向低處留去。不知是從誰胸前掉下的白花﹐隨着溪流漂一漂﹐停一停。 我再次把臉向天上看去﹐因為是白天﹐也因為是陰天﹐我沒有看不到一個星星。

轉眼又是好些年過去了﹐我和我的同窗好友們和我們的同齡人一起走到了生命的盛年。這是一個伋取了足夠的營養花兒開得濃郁芬芳的季節﹐一個枝頭碩果累累的季節﹐可不曾想啊不曾想 ⋯⋯

第一個噩耗通過電話線傳來﹐當時夜深人靜﹐我把脊背緊緊靠在沙發背上﹐話筒也被我握得緊緊的﹐她頸長的身軀﹐溫柔的面容﹐我再也見不到了嗎﹖﹗第二個噩耗是通過 e-mail傳來的﹐盯着電腦屏幕的我呆住了﹐腦中閃現的是她健康美麗的容顏﹐耳邊回響的是她爽朗歡快的笑聲﹐她真的不在了嗎﹐還有她的小女兒﹖這是怎麼一回事呢﹖是什麼讓她們這麼早地離開我呢﹖

當得知第一個噩耗後﹐很長一段時間心中不寧﹐儘管工作忙﹐沒很多時間空想﹐但腦子閑下來時還是會想﹐她會孤獨嗎﹐她會想她的孩子嗎﹐她會想她的家人嗎﹖當第二個噩耗傳來後﹐心中蕩起 了更大的漣漪﹐隨之而來也有了少許的平靜﹐畢竟第一位朋友不再孤獨﹐畢竟她們會有許多共同的話題﹐因為她們有過共同的生活。

在這漣漪過後的少許平靜中﹐就想提筆寫些什麼﹐紀念我的朋友。初步構思為一個中篇小說﹐提綱已擬好﹐題目也已想好﹐叫《靈之約》。起先名字叫《相會在天堂》﹐主題是同學朋友最終會一個個走到生命的終點﹐相會在天堂。後來發現書名中有“天堂”兩字的太多了﹐後改為“靈之約”﹐靈有靈魂之意﹐這些靈魂有一個約會﹐約會地點在天堂﹐時間呢則不定。

書中自然會有關於天堂的描寫﹐誰能告訴我天堂是什麼樣子呢﹖有一次和朋友結伴出去玩﹐山水風景之秀麗讓我想到了天堂﹐但她反對﹐她說﹕“天堂若是這個樣子那我會很失望的﹐至少天堂上一定有很亮很亮的光﹐光光亮亮的”。好吧﹐第一個概念天堂裡一定很亮很亮。電影《人鬼情未了》中山姆去世後﹐天上一束光射下來﹐身着白色長裙的天使們向他圍攏過來﹐簇擁着他走向天堂。天使們圍攏來時看不到腳﹐也許是因為光太強了。 第二個概念是有花有草卻沒有土地﹐因為飄向天界的只是靈魂﹐只有人的形而沒有人的質而已﹐他們不需走﹐只是在漂。他們都穿着白色的衣服﹐女人穿着白色的長裙﹐男人穿着白色的袍子﹐女人的頭髮則一定是長長飄飄的。

就在這裡我已故的朋友們相聚了﹐她們脫離了人生的繁雜﹐高高地飄在天界上﹐超凡脫俗地觀看着地上茫茫然忙忙碌碌的昔日同窗四處奔波討生活﹐她們時而相視一笑﹐時而搖頭嘆息﹐以超人的智慧加以評述﹐但已不會再煩心﹐因為她們已沒有心﹐而只有靈﹐凝聚了智慧的靈。

隨着時間的飛逝﹐同學們一個個來赴約了﹐早來的人﹐仍然煥發着活力﹐晚來的人﹐卻已遲暮。他們外表看起來差距如此之大﹐但卻興致勃勃地聚在一起談論着過去的事情﹐不時爆發出的則是笑聲﹐這笑聲在無邊天界中回響。 你喜歡這個故事嗎﹖我真的是好想寫出來﹐可我真的是沒有時間。

書中的故事在我筆下還沒有開頭﹐又有噩耗傳來。第三個噩耗是通過電話線傳來的﹐聽着話筒中的聲音﹐想像着那在空中墜落的身影﹐他在那短短的幾眇鐘內想些什麼呢﹖是什麼讓他放棄了清秀飄逸的生命而斷然選擇扑向大地呢﹖還有第四個噩耗是通過e-mail傳來的﹐恐懼緊緊攝住了我的心﹐我只能慨嘆一聲﹐我的天﹗

飛機終于飛臨鳳凰城的上空﹐地面上又出現了燦爛的燈火﹐象一個個星座。步出飛機﹐走出機場﹐迫不急待地向天上看去﹐我看到了﹐我看到了點點繁星﹐他們與地面上的燈火交相回應﹐交織出一幅光彩奪目的畫﹐在這幅畫中﹐我找尋着我的朋友們的眼睛。



林黛
Email: 林黛
责任编辑:005
回 [ 林黛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和免责声明】【隐私保护】【鼎力支持】【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