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名人文摘|新月文摘|微信版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林黛]

上学去

林黛          于 September 02, 2009 at 05:21:30:

兒子來美國好幾個月了﹐英文學校的課程他已漸漸適應了﹐我倒急起他的中文來﹐因為見過好多朋友的孩子英文說得溜溜的﹐中文就欠缺一些﹐當然這對于在這裡出生的孩子或是自小在這裡長大的孩子是正常現象。可兒子從中國來﹐他有着很好的中文基礎﹐丟了豈不是可惜﹐且不從大的角度去講中國人該會中文﹐就是從小的角度講也該對得起孩子這麼些年的學習﹐如果他當真把中文忘了﹐我可不好向父母交代﹐也不好向將來長大的兒子交代﹐也許他會質問我﹕“我那時候不懂事﹐你也不懂事﹖”嗨﹐越想越怕﹐趕緊讓他去上中文學校吧。

那是一個星期六﹐早晨一大早起來﹐吃過早飯﹐帶上兒子去上學。學校很遠﹐在一所大學裡﹐開高速也得走半個多小時。那個大學以前去過幾次﹐那是因為參加樂團唱歌時去的﹐好象還有一次是為做實驗的事情﹐但那都是好久以前了﹐不過仍然記得校園裡風景如畫﹐道路兩旁是綠樹與鮮花﹐噴泉噴出涼涼的水花﹐很是愜意。

循着記憶開到了學校﹐找了一個停車位停了車﹐然後躊躇地向前走去。“你是要到中文學校嗎﹖”身後有人問話。我回頭望﹐見一位笑容可掬的女士在問我﹐她的手中抱着一大摞的書什麼的﹐我說﹕“是啊。”她說﹕“不遠﹐就在那邊”﹐邊說邊用下巴向前指給我看。她看起來象南方人﹐言語中也帶着南方口音。她帶着我來到樓裡﹐又用下巴指給我辦公室的方向。 辦公室很大﹐應該是一個教室吧﹐裡面有好幾個人﹐有我面熟的和不面熟的。看到我走進了辦公室﹐一位坐在離門很近的先生笑着站了起來﹐問我是否是來報名的﹐我說是的﹐他給我要來了報名表﹐我交了學費﹐兒子就正式上學了。

兒子好幸運。他在來美國前在中國讀四年級﹐現在的中文學校最高班是七年級﹐教的正是四年級的教材﹔他的老師是國內的高級教師﹔他班裡的同學們善良友好。兒子就在這裡開始了他新的學習。第一個學期很快結束了﹐學期末﹐兒子向我捧回了老師發的“品學兼優”的獎狀﹑滿分的試卷和象一輪滿月一樣爽朗朗的笑臉。我的心裡好甜。 把他的獎狀和他在美國學校得的獎狀一同貼在了牆上﹐牆上除了兒子的一幅字“筆墨傳情”之外﹐兒子的獎狀成了家中的又一道風景。 倒不是我過份看重榮譽﹐也不是想培養孩子的虛榮心﹐只是珍惜經過努力生活給予的點點滴滴罢了。

接下來的暑期好長﹐可暑期過後的另一個學期更為精彩。首先﹐學校遷到了一棟名叫Farmer Building的樓中﹐這是一棟很奇特的樓﹐從外觀看它方方正正﹐並無特別之處﹐但走進樓中﹐才知道它的天井通天﹐只覆蓋着透明的玻璃﹐陽光直瀉下來﹐照在綠綠的樹上﹐照在石頭桌子和凳子上﹐讓人感覺到它象一個大大的溫室。這是否預示着在這裡經過培育的小苗苗終會長成參天大樹呢﹖反正不管怎樣﹐最為重要的是學校要開數學課了。消息是通過E-mail發來的﹐E-mail的原件我已找不到了﹐但依然記得字裡行間所體現出的對孩子學習的關注和對家長的體貼。 我真的在心中發出了喝彩﹐為了這一種極強的責任感﹐為了這一種熱情。

數學課是用英文講﹐這對兒子特別合適﹐因為可以幫助他掌握英文數學詞彙﹐以便他理解在美國學校裡老師的教學內容﹐而及時掌握所學的知識。我儘管可以幫他﹐但我並不知道用英語該怎樣講﹐所以﹐對我和我兒子而言﹐這數學課開得好及時。

第一位老師清純美麗熱情還帶些羞澀﹐也許是登講臺次數不多的緣故吧。有一天的數學課登臺講授的是數學課的總負責人﹐我以前就認識他﹐因為他的夫人是我最早認識的也是認定的一個朋友。他時常穿一雙白底兒黑面兒的布鞋﹐頭髮似乎也不太收拾﹐言談舉止中處處坦露出的是一種質朴﹐眼睛裡時而會流露出智慧的光。有一次我笑說他是農民﹐他說﹕“我本來就是農民”。嘻嘻﹐好玩兒。

此時這位“農民”教授腳下依然是中國的老式布底鞋﹐站在位于美國的Farmer Building的中文學校的講臺上用英文給中國孩子講解數學。那天講授的內容﹐兒子全都理解了。 再以後是另一位老師﹐英文嫻熟﹐負責熱情﹐美麗依然﹔再以後是另一位老師⋯⋯。儘管因各種原因老師換了幾位﹐但一學期的數學課下來﹐兒子的演算能力提高了不少。要問考試成勣嗎﹖我現在還不知道呢。想來不會不好吧。

在這一學期裡還有一件事值得我炫耀一番。北美華文作家協會亞省華文筆會等組織包括中文學校共同舉辦了一次中文作文比賽﹐兒子得了所在年齡組的第一名。他用一封信的形式表達了中秋之際對遠在中國的姥姥姥爺老師同學的思念﹐表達了對祖國母親的美好祝愿。文章思路清晰﹐文筆流暢﹐所用成語及比喻恰當﹐獲得了好評。 兒子的笑臉又象一輪爽朗朗的明月。 请容许我把他的作文全文抄录在这里:

走筆至此﹐袤地想起一件事來。事情就發生在昨天﹐昨天是星期六。我帶兒子去Arrowhead逛商店﹐路過Cactus﹐他問我﹕“媽媽﹐Cactus是什麼意思﹖”我說﹕ “我告訴過你。” 他說﹕“噢﹐對﹐是仙人掌的意思。” 路過Thunderbird﹐他說﹕ “這是雷和鳥﹐還能說成什麼呢﹖”我側臉向他看去﹐他似乎在琢磨什麼。路過Sweetwater﹐他說﹕“Sweetwater﹐‘甜水’﹐不過這‘甜水’太俗了﹐改為‘甘泉’吧。”我一聽即大笑起來﹐小小人兒竟然知道什麼俗不俗的﹐而且竟然知道把“甜”改為 “甘”﹐難得。 路過Greenway﹐他又似自言自語了﹕“這是‘綠路’﹐不過‘綠路’太俗了﹐改為‘青街’吧 。”我又笑了﹐笑他竟然知道“青”是“綠”的同義詞。 到了 Bell Road﹐他又有高論了﹕“ Bell Road是‘鈴鐺路’﹐這個稍微好一點﹐但也還是俗了﹐改為‘銀鈴街’吧。”

此時﹐我倒沉默了﹐兒子似乎是在遵循傳統的翻譯原則“信﹑達﹑雅” 在認真地進行英文向中文的翻譯呢 ﹐可我不認為會有誰教過他這些﹐這也許是他的天份吧。可他有如此的中文﹐我又要謝誰呢﹖謝我的父母﹐他們辛勤養育了兒子這麼多年﹔謝兒子的歷任老師﹐他們資歷不同﹐年齡不同﹐但卻盡了一個老師的職責﹔謝我們的祖先﹐ 在東方那片土地上創造了如此優美的文字﹐ 數千年的文化源远流長﹐也流進了兒子幼小的心田。 你說﹐我怎麼能讓他忘記中文呢﹖

快開學吧﹐我期盼着呢﹐那是2002年1月 5日。到那天﹐我會帶着兒子高高興興地上学去。



林黛
Email: 林黛
责任编辑:005
回 [ 林黛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和免责声明】【隐私保护】【鼎力支持】【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