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名人文摘|新月文摘|微信版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林黛]

蒙娜丽莎的微笑

林黛          于 September 02, 2009 at 05:26:54:

计算機技術發展以後﹐網絡成了人們信息交流的重要通道﹐但對於早已退休在家的父母來講﹐電話仍然是他們與我這個遠在萬里之外的唯一的女兒交流的主要工具﹐而且﹐總是我打給他們的多﹐這不﹐我又熟練地撥下了長達十五位的電話號碼﹐母親的聲音響起後﹐自然又是一番問候﹐忽然﹐母親截住了我的話﹐說她給我的父母打電話問節日好﹐接着﹐母親在電話裡不迭聲地讚揚她是多好的一個人﹐並且囑咐我一定要給她打電話。她是誰呢﹖她是一個女人﹐一個在她的姓氏之後我又冠以老師相稱的女人。起初稱她為老師是因為她比我年長﹐而年長的人總有着比我多的人生閱歷﹐後來一直稱她為老師是因為她有着許多過于我的長處﹐比如她的涵養﹐她的毅力﹐她的歌聲﹐還有﹐她的微笑。

至今還記得第一次見到她的情景﹐當時她坐在一把椅子上。她梳着一個略微捲曲的馬尾翹在後腦勺上﹐一件有着中式領口的貴族灰卡腰上裝﹐一條長及腳面的黑色帶小百花的裙子﹐即便是坐在那裡﹐仍然讓我感覺到她體態的出眾。那還是在讀一本關於敦煌壁畫的書時﹐知道了一個女人外在的美不僅表現在相貌和身材﹐還表現在體態﹐而她就是一個除相貌身材以外﹐體態也十分出眾的女人。那時她的臉上﹐她的臉上是淡淡的笑容﹐這笑容在哪裡見過呢﹖這笑容中透露出的溫馨和温暖我就一直沒有再忘記。

第二次見到她是在她的家裡﹐因為教我唱歌的老師把唱歌的地點選在那裡。我敲過門後﹐她來開門﹐她臉上燦爛明朗的笑容霎時就讓我置身在一個明亮溫暖的家中﹐她也就此成了我的一個可以以心相交的朋友。這以後我會對着她喋喋不休地講上一大通話﹐她就會笑着說﹕“哎﹐你慢點嘛﹐不要急﹐你講得我都頭暈了。”我只好笑笑﹐慢下來講。她對我說﹐當什麼不好的事來的時候﹐不要把它當事。你若把它當事﹐它就會是一件可以傷害到你的事﹐你不它當事﹐它就傷害不到你。她還對我說﹐不論外界世界怎樣變﹐我們的心是可以不變的﹐我們管不了外面的事情﹐但我們可以管得了我們自己的事情。

有一天中文學校的課程結束後﹐送兒子去學畫畫﹐通常這段時間我會在圖書館中度過﹐可那一天我很累﹐就照直開到了她的家。她一見到我還是那美麗的笑容﹐問道﹕“啊﹐你怎麼有時間過來呀﹖”我說﹕“我好累﹐我想睡覺。”然後就躺在沙發上閉上了眼睛﹐她也就沒有再多問﹐拿來毛毯蓋在了我的身上。我睡着了﹐睡地好香。一個半小時之後我醒了﹐喝了幾口水就去接兒子。這次見面﹐我們總共說了沒有十句話﹐因為我知道在她那裡我無需客套﹐因為她知道我﹐我知道她。

有一個夏天﹐她送我兒子一個綠色的小烏龜﹐並且關照說這烏龜很 好養﹐它是吃素的﹐隔幾天喂些菜葉子就行了。我聽了哈哈大笑起來﹐問烏龜怎麼會是吃素的呢﹖她回答說因為烏龜長在一個信仰佛教的人家中﹐也就吃素了。小烏龜被放在一個白色的臉盆裡﹐裡面有白色和綠色的小石頭﹐還有一個大石頭。盆子裡放些水﹐小烏龜多半呆在水裡﹐有時會爬在大石頭上。下班回家後﹐我會一邊做飯一邊哼歌﹐小烏龜就會把頭高高地伸出水面﹐兩隻小眼睛眨巴眨巴地朝我這裡看。我做完家務後﹐就會端着臉盆來到院子裡給它換水。先把它放在龍頭下沖﹐它就把腦袋深深縮進它的殼裡﹐然後把它放在路邊給它放放風﹐同時我把盆子裡的石頭洗干淨。有一次﹐當我洗完石頭後找不見它了﹐順着它身上流下的水漬把它從草叢裡抓了出來。兒子有一天在學校﹐老師問及孩子們有什麼寵物時﹐兒子很高興地說他有一隻小烏龜。

有一年﹐鳳凰城舉行慶祝新年的大遊行﹐兒子所在的中文學校要出一些人參加鳳城華人的遊行方陣﹐我帶着兒子也去參加﹐在集合地點意外地也看到了她﹐因為她的孩子已長大﹐她並不是中文學校的家長﹐問及才知道中文學校的校長也是她和我共同的朋友邀請她來壯大中文學校的隊伍。這次﹐她上身是一件中式織錦緞的彩色衣服﹐下身是一條黑色的收腰寬幅長裙﹐腳上是一雙精緻漂亮的平跟皮鞋﹐對了﹐她脖子裡還系了一條淡綠色的長絲巾。遊行時﹐她走在我的前面﹐我走在她的後面﹐她走起路來身子很有彈性地一顛一顛的﹐透出了一股與新年氣氛很相容的喜氣。她頭上的頭髮﹐脖子上的圍巾被風吹向後面﹐微微飄着﹔腿上的裙子在腳面上搖來擺去﹐婀娜多姿。路邊觀看遊行的美國人喊着﹕“You guys are so pretty.”。哈哈﹐這其中也有我嗎﹖遊行完後她微笑着對我講﹐這是她來美國十多年來走得最多的一次。我知道﹐她原本可以不來﹐原本不必這麼辛苦﹐可是她來了。再次看着她美麗的笑容﹐從第一次見她後一直在心頭縈繞的一個小小的疑問找到了答案﹐那就是她好象蒙娜麗莎﹐那個達分奇畫中帶着永恆微笑的女人。

有一年的年頭﹐她送我一個不大卻很精緻的臺歷﹐那是用一個著名畫家的畫製作的﹐畫中的耶子樹﹑花朵﹑匋罐﹑背簍﹑竹樓﹑鴿子﹑仙鶴﹑雨傘﹑女人和女人的頭髮都有着如此流暢優雅動人的線條﹐我感覺到那都是她的身形﹐她的影子就是這樣從這每一幅畫面裡透了出來﹐帶出了一種永恆的美。

後來她生病了﹐是重病﹐我得到消息後帶着焦慮的心情趕去看她﹐但當她的門打開後﹐她依舊是那樣的微笑﹐還有歡愉的聲音。她淡然地談論着她的病和第二天的第二次手術﹐也關切地詢問我和兒子的近況﹐不一會兒﹐我好像已忘了我是來看病人﹐而是象從前一樣把她當成了一個知心的善解人意的長者滔滔不絕地給她講了許多的話﹐還一邊望嘴裡塞着她放在條幾上的各種零食。

再後來知道她手術後開始化療﹐人極為虛弱﹐更要命的是在她的白細胞非常低的時候她還患了感冒﹐病床上的她輾轉反側思緒萬千。我想去看她﹐哪怕對她說幾句話讓她開心地笑一笑﹐但我被告知不能去﹐因為她太弱了﹐外來的一點點的病菌都會加重她的病情﹐我只好打電話了。有一天晚上﹐我撥了個電話過去﹐是她﹐是她接的電話﹐她一下就聽出了我的聲音﹐並詢問我的兒子怎樣﹐但電話裡她的聲音那樣弱﹐我沒多說﹐只說過些日子再打。化療終於結束後﹐她身體好些了﹐去加州了。

有一天夜裡電話響了﹐拿起聽筒後一個熟悉的歡快的伴着笑聲的聲音傳了出來﹐我高興地叫了起來﹕“啊﹐是你嗎﹖你好了嗎﹖聽聲音就知道你好了耶。”我好想去看她﹐可不巧又趕上我不能開車﹐儘管有時也就近開開﹐但到她那裡四十多英里﹐路上不巧碰上警察可不是鬧着玩兒的﹐萬一出什麼事就不好了﹐對她對我。有心讓一個較為順路的朋友帶我去﹐不巧又趕上朋友的孩子要參加鋼琴比賽。她說她來看我﹐我一連說了幾個“No﹐No﹐No。”這一來﹐又是半個月過去了。總算在一個星期天﹐我找到了一個朋友把我送到了她的家﹐和以前的她相比她略微胖了些﹐但精神一如從前。

她要回國繼續去治療﹐臨分別時送我一件她的衣服﹐我穿上很合適。但是穿上她的衣服就會有她的修養﹐她的丰采﹐和她的微笑嗎﹖不會吧﹐但願吧。

在她走的那天﹐我望着窗外的藍天﹐想象着她乘坐的飛機載着她飛越太平洋回到她的故鄉﹐在心中為她祝福和祈禱﹕ 願故土深深的文化﹐暖暖的鄉情﹐青青的山水﹐讓她的身體康復如昔﹐讓她美麗的笑容更加明媚﹐溫暖在愛她敬她的人的心裡。



林黛
Email: 林黛
责任编辑:005
回 [ 林黛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