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名人文摘|新月文摘|微信版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林黛]

丁香啊丁香

林黛          于 September 02, 2009 at 05:34:18:

早晨﹐從一覺中醒來﹐天還沒有亮﹐通常這個時候﹐會再睡過去﹐然後在該 起床的時候再起來去開始一天的奔忙。但今天不同﹐今天是星期六啊﹐而且是中文 學校放假的一個星期六。想到有整整一天的時間隨時可以躺倒睡覺﹐所以索性翻身 下地﹐拉開了通往陽臺的門﹐立時一股清新的空氣扑上臉頰﹐深深地吸入這股氣﹐ 再緩緩地呼出來﹐大大地伸了一個懶腰﹐站在了陽臺上﹐看看天﹐看看地﹐院子裡 的樹啊草啊花啊都好象還沒有醒來﹐蒙着一層紗散漫地睡着。高高的的松樹襯在微 微泛蘭的夜空下﹐象一副巨大的立體剪紙。松樹固然高大和偉岸﹐但我的魂魄此時 卻忽忽悠悠飘飘荡荡穿越了時空﹐飄蕩在了故鄉大學樓前那一株株丁香樹前。

前幾日﹐給大學的同學打電話﹐同學興奮地提到學校一百年校慶﹐高興的是班裡同學多少年後得以相見﹐遺憾的是好多同學沒能參加﹐不過班長着實是又過了 兩天的班長癮。班長﹐他還是那樣嗎﹖瘦瘦高高的﹐象一匹大洋馬。宿舍的床都是 兩層﹐我住在上層﹐班長有事到我們宿舍來﹐長長的脖子一伸﹐下巴就夠到了我的 床沿上﹐然後來一句﹕“嗨﹐小東西﹐你在干什麼呢﹖”想來恍如隔世﹐其實也不 過就是二十多年前的事罢了。

二十多年前﹐我來到大學﹐住的宿舍樓前有一排丁香樹﹐樹不高﹐也不挺拔﹐倒是多了幾份柔情﹐從主干發出的枝杈 也是柔柔弱弱﹐春天開花後﹐香氣從每一朵白的紫的小花中淡淡地散髮出來﹐每晚 從自習室回來﹐離宿舍樓還老遠呢﹐可只要用鼻子在風中輕輕一吸﹐她的香氣就直 竄心底﹐然後又循環到周身的每一個細胞﹐就覺得渾身那麼舒坦。夜晚躺在床上﹐ 那淡淡的香氣穿過窗綾漫進了宿舍裡﹐燻香了書﹐燻香了被子﹐也燻香了每一跟頭 髮。即便春天已經過去﹐那淡淡的香氣仍然陪伴着我們這些莘莘學子走過酷熱的夏 天﹑涼爽的秋日和嚴寒的冬季。

那時﹐我有兩個好朋友﹐一個是學數學的武﹐一個是學外語的胥。我們三個 常在一起﹐一起傻樂﹐一起嘆氣。武有着一雙大大的眼睛﹐嵌在一張國字臉上﹐個 子矮矮胖胖的﹐兩片薄薄的嘴唇一天到晚很少有閑下的時候﹐嘰哩呱啦總在說話。 你若是有了什麼難處﹐只要對她講﹐她就會幫你想辦法﹐自己幫不了忙時﹐她會四 處張羅着找人給你幫忙。胥的眼睛不大﹐但從眼中會發出象貓咪的眼睛那樣迷迷的 光﹐瓜子型的臉﹐爽朗朗笑起來的時候露出兩排白白的牙。胥最有主意﹐比如她把 她的朋友分為幾類﹐談生活找誰﹐談工作找誰﹐談理想找誰﹐我可能是她可以談理 想的一個。胥的身體不好﹐時常會暈倒﹐當她生病時﹐在她身邊最忙碌的肯定是武﹐ 當然﹐也有我。後來﹐先是胥離開了﹐為了和丈夫團聚到了另一個城市。她的丈夫 玉也是學外語的。僅僅幾個月後﹐我為了理想也離開了。故鄉的城中只留下了武。 至此﹐昔日好友天各一方﹐各自嚮前奔忙中就失去了聯絡﹐那時可不象現在有E-mail﹐ 就是電話也不是很普及﹐聯絡的唯一方式就是寫信﹐只要不寫信就不知道消息了。

和胥和武分手十年後的一個春節﹐我回家看父母。一天﹐父親從街上回來﹐ 一進家門就對我說﹕“看﹐我把誰帶來了﹖”我一看﹐跟在父親身後進來的竟然是 武。我高興極了﹐把她拽到屋子裡﹐她不等坐下就講到這幾年我一直在找你但 一直找不到因為你們家搬家了今天我真是運氣好在這附近看朋友巧遇了你的父親。 我也告訴她我也想見你可你調動了工作我也找不到你你有沒有胥的消息。一番嘰哩 呱啦後﹐我知道了我們三個人都有了一個兒子﹐胥最終輾轉到了北京﹐因玉先調動 到北京的一個大學工作。自此﹐我和武又恢復了聯係。再後來﹐知道武跟随博士毕业的丈夫到天津教計算機去了。

然後﹐又是幾年過去了﹐我有機會到北京去看一個朋友﹐朋友家就在醫院後面的家屬樓裡。晚上和朋友閑聊﹐得知醫院的旁邊是一個 大學﹐忽然想起這應該就是玉工作的大學。撥通了大學的電話號碼﹐找外語教研室﹐ 總機說已下班﹐教研室中沒有人﹐我問是否可以告訴我玉家中的電話﹐總機說可以。 得到電話號碼後好激動﹐撥電話時手都在發抖﹐“嘟嘟----”聲響過之後﹐一聲 “喂”傳了過來﹐我連忙問﹕“你是玉嗎﹖”他說“是啊。”“我是葉啊。” “誰﹖葉嗎﹖胥﹐你快來﹐是葉的電話。”電話那頭傳來胥的聲音“是你嗎﹖葉嗎﹖” 我說“是我是我。”然後很英雄地告訴她我怎樣得到她的電話號碼。她說“我過來 看你。”我說“好。”怕她找我不容易﹐我趕緊走到醫院的大門口等﹐目不轉睛地 盯着每一個向醫院門口走過來的人﹐腦子裡想像着胥現在會是什麼樣子。十分鐘過 去了﹐二十分鐘過去了﹐怎麼回事呢﹖離得這麼近﹐她該到了呀。又是十分鐘過去 了﹐我又打電話。還是玉接到電話﹐他向我解釋說他們住在大學分的房子裡﹐離大 學有四十分鐘的車程。胥放下電話就讓司機開車送她來見我﹐也許路上車多﹐可能 時間會久一點。他讓我不要急﹐胥應該快到了。

將近十一點﹐一輛轎車停在了門口﹐車門打開後﹐一個人匆匆走了下來﹐然 後快步向我走來。是她﹐是她﹐ 是胥。我也快步向她迎了過去。 十四年了﹐我們分別已是十四年了﹐這十四年的 時光就在我倆快步走向對 方的步伐中消失了。我們站在了彼此的面前﹐不经意间互相打量一番﹐夜晚的燈光下﹐都覺 着彼此變化不大。 為了多一些聊天的時間﹐我們沒有去我的朋友家﹐而是就在急診室前面的椅 子上打開了話匣子。 這些年過得好嗎﹖還可以吧。你身體好嗎﹖還行吧。有武的消息嗎﹖有啊﹐ 她就在天津﹐離你很近的。“你現在是微生物學家了吧﹖”﹐ 胥問道。“哪裡呀” 我回答。“我記得你說過﹐如果你不考研究生﹐中國會少一個微生物學家。”“我 這樣說過嗎﹖”“當然了﹐要不我這麼會記得這麼清楚呢﹖這些年我總在想你該是 個科學家了。”我只能告訴她我這些年已由“微生物”變成“醫學生物”﹐又由 “醫學生物”變成“神經生物”了﹐好在還沒有變成“非生物”。胥又笑了﹐露出 了兩排白白的牙﹐眼裡又是象貓一樣迷離離的目光。

“胥﹐講講你吧﹐你一定有很多的故事。” 胥講道﹐她來到北京後就下海了﹐應聘到一家外企工作﹐也許是因為外語還 不錯吧﹐也許工作還算踏實吧﹐她很快升任為中方總經理。她率領一幫人搞談判﹐ 簽合同﹐招標投標﹐勘察市場﹐規劃產品。當她首先開發的產品在市場上旺銷而別 的公司也引進同樣產品時﹐她撤了﹐開始了新產品的開發。當新產品又有人做時﹐ 她又撤了﹐換別的產品。大把大把地賺錢﹐然後又大把大把地花出去。看着侃侃而 談的胥﹐眼前出現了那個在農村指揮一群小伙子蓋房上大梁的胥﹐那個從未學過理 髮卻拿起剪刀就給同事剪頭髮而且還剪得蛮好看的胥。現在﹐她站在了改革開放的 潮頭上﹐讓市場的風雲從她那細細的指間流過。

胥變了嗎﹖變了﹐她從一個學者變成一個商人了﹔胥變了嗎﹖沒有﹐她的笑 聲依舊那麼爽朗﹐她的身上依舊矜持地保留着丁香花燻染過的書卷氣。

不知不覺中﹐時間又溜走了。她的司機先是在醫院門口的西瓜攤兒上吃西瓜﹐ 然後又在禮品店裡轉悠﹐此時則站在遠處不時地向急診室的方向看。胥說她該回去 了﹐司機辛苦了一天已很累了﹐原本已休息了﹐讓她叫起來開車送她來見我。 我們從椅子上站起來﹐互道珍重再見。

胥的車開走了﹐我的心裡一陣悵然後是一片釋然。我們都是人在旅途的旅人﹐ 披荊斬棘嚮前走時為了輕裝不得不放下了許多的東西﹐因為俗話說“路遠無輕重” 嘛﹐這些東西中似乎也包括和昔日朋友的友誼。豈不知那份真正的情誼已深深地植 入心底﹐在自己都沒有覺察的角落悄悄生根﹐發芽﹐長大﹐忽一日發現它已成熟地 結出果子了。

太陽終于升起來了﹐院子裡的樹啊草啊花啊褪去了身上墨墨的紗﹐顯現出了 嫩嫩的綠衣衫和艷艷的花頭飾﹐向着東方冉冉升起的太陽手舞足蹈﹐歡喜雀躍。我 也從記憶的寶庫中翻出一串串項鏈﹐提起來對着陽光晃一晃﹐想領略一下珍珠的瑰 麗多彩﹐不曾想﹐一不小心﹐因年代太久﹐穿珍珠的線斷了﹐珍珠撒了一地。彎下 腰小心地把珍珠一顆顆撿起﹐再用線把它們穿起來﹐哇﹐竟然是那麼多更美麗的項 鏈。

遠在北京的胥﹐遠在天津的武﹐你們現在還好吧﹐你們常聯係嗎﹖等着我﹐ 我們一定會再次相聚﹐不會又是一個十年﹑十四年吧﹐如果真是那樣﹐但願我們在 夜晚的燈光下依然風采依舊。讓我們再一次的傻樂﹐摸摸永遠也不會長出鬍子的下 巴說﹕“哎﹐我們那時候啊﹐⋯⋯”﹔讓我們再一次的嘆氣﹐抖抖也許是白髮初染 的頭髮說﹕“現在的年輕人啊﹐唉⋯⋯”。 想到這裡﹐竟直獨自笑了起來。起身回到屋裡﹐找出了那本封皮已經磨破的 三十二開影集﹐凝視着一張照片﹐那是武﹑胥和我三人的合影。照片上﹐胥在中間﹐武在胥的左邊﹐挽着胥的左胳膊﹔我在胥的右邊﹐挽着胥的右胳膊。這是一張120黑白 照片﹐但仍清晰記得是胥將要離開的那一年的春天﹐我們三人到公園去玩。武身穿一 件她自己織的果綠色對襟毛衣和一條藍色直筒褲﹐腳上是一雙“八達嶺”牌兒的高 跟皮鞋﹔胥穿一件綠底黑格子上衣﹐一條藍色直筒褲﹐一双半高跟皮鞋。我穿一件棗紅色的粗呢西裝﹐一條藍色直筒褲﹐腳上和武一樣﹐是一雙“八達嶺”的高跟鞋。

照片照過之後不久﹐胥就走了﹐然後是我﹐最後武也離開了。我們帶着丁香 花的芳香﹐行到了遠方。故鄉大學的宿舍樓前只有丁香花還在那裡一年一度地開放。



林黛
Email: 林黛
责任编辑:005
回 [ 林黛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