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名人文摘|新月文摘|微信版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林黛]

远方,一条江在流淌

林黛          于 September 02, 2009 at 05:37:08:

朋友來美國開會﹐帶來厚厚的一摞光碟----全是歌﹐讓我不亦樂乎﹐真真乃我知己 也。一個周末的下午﹐在VCD機上一張一張地放碟﹐並跟著自己喜歡的歌大聲唱著。 當唱到一首《我要去桂林》的歌時﹐我的心被撼動了﹐歌中唱道“我要去桂林啊﹐ 我要去桂林﹐可是有時間的時候我卻沒有錢。我要去桂林啊﹐我要去桂林﹐可是我 有錢的時候我卻沒時間。有位老爺爺他有錢有時間﹐他向我描繪了那美麗畫絹﹐劉 三姐的故事和那動人的傳說﹐能到桂林是老爺爺一生的心願⋯⋯”。實話講這首歌 的旋律我並不喜歡﹐它略帶些調侃的味道﹐但是那歌詞卻把我帶回了遙遠的故國﹐ 帶到了美麗的灕江江畔。

早在七十年代末期﹐正忙著準備高考﹐電影《劉三姐》重新放映﹐轉眼間大街小巷 的人都在哼唱著電影中的插曲。這些插曲對我並不陌生﹐因為母親愛唱歌﹐在她做 家務事時常會哼唱著一些她喜歡的歌。一天我終于放下了所有的功課﹐走進了久違 的電影院。不曾想從電影院裡出來時多了兩件心事﹐一是學會劉三姐的歌﹐二是到 劉三姐的故鄉去看一看。歌我漸漸一首首學會了﹐但到桂林卻一直是一個藏在心中 的夢。

轉眼到了一九九八年的秋天﹐學術年會在廣西南寧召開﹐同事一行先在桂林下車﹐ 乘船去游灕江。船是灕江上常見的那種游船﹐船頭是駕駛艙﹐船尾不大﹐堆放著纜 繩等﹐位于中間的較大的船艙供遊客使用﹐艙中有一排排的長椅。艙頂上是四週圍 有護欄的平臺。我把隨身攜帶的東西放入船艙﹐就和同事們一道涌上了艙頂的平臺 憑欄眺望﹐碧綠的江﹐濃綠的山﹐深綠色的山在水中的倒影﹐盡收眼底。隨著船的 前行一座座秀麗的山峰迎面扑來﹐就像多姿的少女急切地向我們這些遠道而來的人 們展現著她們獨有的芳華﹐炫耀著她們歷經滄桑卻永遠不老的美麗。照像機的“喀 嚓”聲不 絕于耳﹐遊客們紛紛互相拍著照片﹐分享著一處又一處的驚喜。

太陽升到了頭頂﹐人們都下到了船艙﹐只有我一個站在二層的船頭。耳邊人的喧嘯 聲消失了﹐我貪婪地享受著現代生活中這難得的靜謐﹐實現著縈繞在心中二十年的 夢想。劉三姐﹐我終于來到了你的故鄉。

灕江的水啊靜靜地流﹐劉三姐腳踏竹筏﹐手拿竹篙順流而下﹐嘹亮的歌聲控訴了狠 心的財主將她砍落山崖不得不沿江漂流的境遇﹐正在江中打魚的阿牛父子救了她﹐ 將她安頓在了自己的家中。四鄉的鄉親得知劉三姐的到來﹐紛紛前來探望﹐就在右 邊岸上的那片四週是郁郁蔥蔥的樹的大坪壩上劉三姐手捧清茶深情地獻上了一首 《請茶歌》﹕“多謝了﹐多謝四方眾鄉親﹐我今沒有好茶飯哎﹐只有山歌敬親人哪 敬親人。”鄉親們和道“山歌好哎﹐好似熱茶暖透心﹐世上千般咱無份﹐唯有山歌 屬窮人。”劉三姐再唱道“莫講窮﹐山歌能把海填平﹐上山能趕烏雲走啊﹐下河能 催五谷生。”鄉親們再和道﹕“好歌聲哎﹐三姐開口賽洪鐘﹐歌聲還比鋼刀利﹐三 川四鄉都聞名。”這歌聲在連綿的山谷中不停地回響。

船兒在灕江上慢慢的游﹐太陽升到了岸邊陡峭的山峰上﹐山峰上閃著奪目的光。劉 三姐在阿牛妹妹舟妹的陪伴下到山上隨著眾姐妹去採茶﹐姐妹們一邊靈巧地採著茶 一邊歡快地唱道﹕“三月鷓鴣滿山游﹐四月江水處處流﹐採茶姑娘茶山走﹐茶歌飛 上白雲頭。”歌聲剛落﹐劉三姐隨後唱到﹕“採茶採到茶花開﹐滿山遍野一片白﹐ 蜜蜂忘記回窩去﹐神仙聽歌下凡來。”你不覺得這歌有多美嗎﹖而我除了驚嘆還是 驚嘆。 歌聲引來了阿牛和他的夥伴﹐他們來和劉三姐對歌。阿牛唱道﹕“什麼水面打跟頭 哎﹖什麼水面撐洋傘哎﹖什麼水面起高樓哎﹖什麼水面共白頭哎﹖”他每唱完一句﹐ 他的夥伴們就大著嗓門喊一句﹕“了了硌﹗”他們這邊一唱完﹐那邊的姑娘群中即 爆發出了一片笑聲﹐也許是因為小伙子的題目太簡單了。笑聲中劉三姐款款地唱出 答案﹕“鴨子水面打跟頭哎﹐荷花水面撐洋傘哎﹐大船水面起高樓哎﹐鴛鴦水面共 白頭哎。”自然﹐她每唱完一句﹐自有姑娘們大聲跟一 句﹕“了了硌﹗”生活多好 啊。

灕江的水啊潺潺地流﹐船的左前方出現一個院落﹐木制的房舍﹐院中晒著魚網﹐光 著屁股晒的黑黑的娃娃們從院子跑向江邊﹐“扑通”“扑通”躍入河中﹐嘻戲打鬧 作一團。劉三姐和舟妹曾坐在江邊﹐邊織魚網邊唱歌。她們唱道﹕“姐學呀織網妹 學歌﹐姐妹二人呀梭對梭。如今遇上魚家妹呀﹐手攀魚網學穿梭。”劉三姐告誡舟 妹﹕“山歌不唱懮愁多﹐大路不走草成窩﹐鋼刀不磨要生鏽﹐胸膛不挺背要駝。” 然後她們又共同唱起了﹕“上河呀漲水水推沙﹐下河呀魚兒搖尾巴﹐打得魚兒街前 賣呀﹐換得油鹽換得茶。”隨著歌聲阿牛蹦回來了﹐手中拿著一條鮮活活的魚。舟 妹高興地叫到﹕“今天有魚吃了﹗今天有魚吃了﹗”喂﹐舟妹﹐那是你哥帶給他三 妹的﹐當然啦﹐你也可以解解讒啦。

船兒在灕江上緩緩的漂﹐一座巨大的岩壁也緩緩漂了過來﹐岩壁頂上是綠綠的樹。 那是不是劉三姐和舟妹砍柴的地方呢﹖那首砍柴歌怎麼唱來著﹖“哎﹐你怎麼一個 人在這裡﹖”一聲問話打斷了我的神游﹐原來這岩壁是一處景觀﹐在艙中休息的遊 客們又上來了。身邊的同事告訴我這岩壁上畫著許多馬﹐當然不是哪位畫家畫上去 的﹐而是大自然的傑作。誰能看出越多的馬﹐誰就會越有成就。當年陳毅副總理看 出了多少匹﹐周總理看出了多少匹⋯⋯﹐我一聽﹐也趕緊看哪﹐可是左看右看一匹 都看不出來。岩壁越來越近﹐我還是一無所獲﹐同事指著岩壁﹐長長的胳膊比畫著﹕ “看那兒﹗那兒就有一匹﹐那是頭﹐那是尾巴﹐那是腿﹐在跑呢。”我沒看出什麼 馬來﹐更沒看出它還在跑﹐倒是看著岩壁跑開了。嘴上说道我一匹也沒看 到﹐心中一陣悲涼﹐暗嘆﹐看來我這輩子是玩完了。轉念又一想﹐什麼馬不馬的﹐ 那是劉三姐砍柴的地方﹐她就是在那兒被財主抓走的⋯⋯。

晚上去位于江邊的象鼻山玩﹐江邊停著許多木筏子﹐木筏子上停著神氣的魚鷹﹐遊 人戴上魚翁的斗籬﹐拿起魚翁的竹竿﹐擺開架式和魚鷹合影。我幫去照相的同事保 管東西﹐獨自望著悠悠的江面出神。夜色中阿牛撐著船漫無目的地找尋著劉三姐﹐ 他唱道﹕“哎﹐虧了虧哎﹐畫眉飛去不飛回﹐如今你在哪兜站﹐如今你在哪處飛﹐ 哎﹐如今你在哪處飛﹖”被關在財主閣樓上的劉三姐聽到了阿牛的歌聲﹐伏在窗口 告知阿牛﹕“哎﹐畫眉鎖在八角笼,八角笼门鎖重重﹐八角笼门重重鎖﹐眼望青山 難飛回。”阿牛終于得到了劉三姐的下落﹐他欣喜萬分﹐悉心囑咐著﹕“笼中画眉莫亂飛﹐草動只有等風吹﹐夜半三更風才起﹐風吹畫眉再飛回。”

半夜裡﹐阿牛在 鄉親們的幫助下救出了劉三姐﹐乘船離去。財主派人追趕﹐鄉親們再次相幫﹐一對 對的年輕人劃著小船向不同的方向駛去﹐歌聲中帶著由衷的喜悅﹕“你走東來我走 西哎﹐放出金雞引狐狸﹐引的狐狸團團轉哎﹐日頭出東月落西。”“日頭出東哎月 落西哎﹐⋯⋯” 我的遐想再次被打斷﹐這回是導游。她講到傳說中象鼻山下的水是神水﹐如果青年 人在半夜的時候來到這裡喝下江中的水﹐就能找到如意的人生伴侶。真的嗎﹐她是 在說劉三姐和阿牛都曾喝過這裡的水嗎﹖有趣。

第二天﹐導游小姐把我們帶到一個規模不算小的珠寶店﹐告訴我們那是“劉三姐” ----黃婉秋開的﹐並說如果我們运气好的话,沒准兒能見到黃婉秋本人﹐同事一行 沒太多反應﹐我想是因為他們太年輕了﹐不知道過去的事情﹐而我卻十分高興。我 的运气真好﹐黃婉秋她真的在店裡。和電影中的她相比並沒有太大的變化﹐她的 笑容甜美獨特﹐她的眼睛靈秀傳神﹐她穿一件寬松的牛仔藍上衣和一條黑色絲織長 褲﹐既充滿現代氣息又不失端莊大方﹐恰到好處地修飾了她人到中年略顯發胖的身 材。不時有人走到她面前請她簽名﹐我也走上前去請她給我簽一個。因為是她讓我 有了一個二十年的夢﹐而且讓我這個夢有一個如此完美的結局。可是她卻向我擺擺 手﹐然後我才明白過來我必須先在店中買珠寶﹐然後她才會給簽名。她面對我的笑 容還是那麼甜美獨特﹐她望著我的眼睛還是那麼靈秀傳神﹐但我臉上的笑容卻僵住 了。我轉身離開了。

重新坐進旅游車後﹐望著窗外陷入了沉思﹐她怎麼能這樣呢﹖﹗ 怎麼能這樣呢﹖她怎麼不能這樣呢﹖她怎麼不能這樣呢﹖﹗想想時代的發展﹐想想 觀念的改變﹐想想她經過的非人的苦難﹐想想她為人們其中包括為我做出的貢獻﹐ 也許她這樣做並不過份吧。

灕江的水啊﹐她日日夜夜不停地流淌﹐滋潤了兩岸的土地﹐哺育了勤勞的人民﹐創 造了燦爛的文化﹐沉澱了不朽的文明。那不息的江水﹐也在我的心中潺潺地流過﹐ 像母親懷抱的一把柳琴為我彈撥出那古老的溫柔美麗多情且又懮傷的歌。



林黛
Email: 林黛
责任编辑:005
回 [ 林黛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