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名人文摘|新月文摘|微信版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林黛]

织补出来的美丽

林黛          于 September 02, 2009 at 05:42:55:

那還是在鳳凰城的時候﹐有一天到離研究所最近的Plaza去取補的鞋子﹐晚到了幾分鐘﹐鞋店關門了﹐隨後我即走進鞋店旁邊的一個店舖﹐一進門﹐就感到眼花繚亂﹐牆上是一張張用碎布頭拼好後扎出的桌布﹐也可以當裝飾畫﹐桌上是各種各樣的碎布﹐靠牆排放的是各種各樣的布料。這情景讓我想到了我的姥姥。姥姥家在北方農村﹐進屋後靠一面牆通常都是一張大炕﹐說它大是因為它通常會三面靠牆﹐炕上靠牆壘著整整齊齊的被子﹐被子上罩著洗得發百白的床單。晚上睡覺時拉掉床單﹐就露出了花花綠綠的褥子﹐那是姥姥用她的雙手把不同的碎花布拼起來縫成的﹐紅的﹐綠的﹐黃的﹐牡丹﹐芍藥﹐海棠﹐貓兒﹐鳥兒﹐狗兒﹐好一個斑斕的世界﹐用姥姥的話說﹐該是“可喜了呀”﹐意思是說“可好看了呀”。是的﹐它真的很好看。那天從那個店裡出來﹐好幾天一直想我的姥姥。那天以後的不久的一天﹐我就帶著兒子離開了鳳凰城﹐來到了亞特蘭大。

公寓是來之前就訂好的﹐未來的同事們幫了很大的忙﹐因為考慮到兒子上學的事﹐所以特意挑選了一個离學校近的公寓﹐兒子步行就可以上學﹐這樣﹐我就不用在他下午放學後專程回來接他了。公寓和鳳凰城的不一樣﹐從外表看它是單獨的一棟棟的樓﹐推開樓門進去是樓梯﹐然後是一個個的單元房﹐倒有點像在國內時的房子。安全起見﹐我要的是二樓﹐一室一廳﹐但比鳳凰城的公寓大多了。從窗子望出去﹐看到在樹上有松鼠爬上爬下﹐還有鳥兒在樹枝上飛來飛去﹐還可聽到一陣陣的蟬鳴。利用還沒有上班的時間﹐我到傢具點買來了沙發﹐床﹐鍋碗瓢盆﹐在新的地方開始過新的日子了﹐兒子也如期上學了。

兒子上學後﹐一切都還好。亞特蘭大的行政規劃很是複雜﹐同樣的一片地方﹐又有城市名﹐又有縣名﹐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也沒有很大的興趣去把它們弄明白﹐而且不同的縣市裡面的學校對學生的要求也大不一樣﹐象兒子在的這個縣﹐明確要求學生要穿校服﹐對樣式和顏色都有規定。開學前﹐因同事中也有要上學的孩子﹐所以帶了我到商店一同去為孩子們買衣服﹐回家後﹐讓兒子穿上試一試﹐穿上新衣的兒子真是好精神。開學的頭一天﹐目送著兒子的背影消失在學校的樓裡﹐然後開車去上班。

幾個月的時間不知不覺中就過去了﹐轉眼就迎來了冬天。亞特藍大的冬天可真的是冬天﹐要穿上很厚的外套衣服才可以抵禦上學和上班路上的嚴寒。這一天﹐下班回家後﹐聽兒子說他嗓子疼﹐我沒有當回事﹐想著吃點藥就好了。第二天早晨看新聞﹐電視裡講到正有flu在美國流行﹐我們曾經居住過的鳳凰城已有死亡的報道了。兒子問我﹕“媽媽﹐我不會是flu吧﹖”我說﹕“不會﹐你看電視上顯示的圖﹐flu還沒到Georgia呢。”吃過飯﹐兒子去上學了﹐我也去上班了。下午下班後﹐兒子說他發燒了﹐嗓子也更疼了。我就說那不用去上學了﹐在家休息吧。這樣﹐白天去上班﹐下班的路上在Walgreen買了退燒和消炎的藥﹐到家後﹐按著說明讓兒子服下﹐還給兒子做他能吃下的喝下的。

接著是周末﹐在家的兩天中就天天陪著兒子。靠在沙發上的兒子那麼虛弱﹐我把飯一口口喂到他的嘴裡。兒子問﹕“媽媽﹐我病得這麼厲害﹐你總和我在一起﹐你怎麼不被傳染呢﹖”“媽媽身體好麼。”話說歸說﹐

可幾天下來﹐兒子的病一點也不見好呢﹖我的心裡著急起來﹐難道真會是flu嗎﹖星期一上班後﹐忙完該做的事情﹐向老闆告假﹐然後趕回家帶兒子上醫院,在掛號的地方﹐窗口裡的人問了一下兒子的大概症狀﹐就給了一個口罩﹐讓在沙發上等。兒子軟軟地斜斜地靠在我的身上﹐眼睛無神地睜著﹐鼻翼在藍色的口罩下一搧一搧的。過了好久﹐有一個護士來問兒子的情況﹐尊醫囑給兒子帶來兩粒退燒的藥。又過了很久﹐終于輪到兒子看病了。醫生看過後對我講兒子得的正是正在全美流行的flu﹐讓轉到兒童病房去。一個護士推來了輪椅﹐我把兒子扶上了輪椅﹐護士推著輪椅穿過很長的地下道﹐來到了兒童病房﹐然後又是漫長的等待。最後記得做了CT﹐抽血化驗等﹐詢問了我給兒子吃的什麼藥等等﹐然後我就帶著兒子回家了。這前前後後﹐我和兒子在醫院的小房間裡總共待了九個小時。回家後﹐給兒子吃飯﹐然後讓他睡下。我也去睡了。半夜裡﹐我醒了﹐喉頭很痛﹐身上無力﹐我想﹐我完了﹐我也病了。挨到天亮﹐給老闆打電話請假﹐然後就拼命照顧自己和兒子的日常飲食﹐要讓他好起來﹐讓自己不要倒下去﹐一天又一天。

這天晚上睡覺前﹐躺在床上的兒子抬起沉重的眼皮對我說﹕“媽媽﹐給我刮一刮吧。”兒子是想讓我給他刮痧﹐父母三年前來美國看我們時﹐兒子也生過一次病﹐母親用一個釦子給兒子刮痧﹐只一夜的功夫﹐兒子的病就好了。現在﹐想必兒子是太難受了﹐想起了姥姥的辦法了吧。可是我擔心如果兒子還需要再去醫院﹐讓美國醫生看到了﹐沒准兒惹出麻煩呢。我就對他說﹕“寶貝兒子﹐等到明天早上﹐如果你還不好的話﹐媽媽給你刮﹐好嗎﹖”兒子用眨眼回答了我。

第二天早餐﹐我睜開眼後就去看兒子﹐兒子醒了﹐睜開大大的眼睛看著我說﹕“媽媽﹐我好了。”我盯緊了他看﹐他笑了。我也笑了﹐因為我知道兒子好了﹐我們好了。

幾天沒有出過樓門﹐這天走出樓門去洗衣服﹐掃視著眼前這個久違了的世界﹐這整個世界也就象是用姥姥手中的小碎布頭拼成的一張花被面﹐藍的是天﹐白的是雲﹐綠的是樹﹐紅的是花﹐我藏在花被面下﹐對著在炕頭上做针線的姥姥“喵﹐喵”地叫,象她老人家的一只乖乖的小猫。



林黛
Email: 林黛
责任编辑:005
回 [ 林黛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