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名人文摘|新月文摘|微信版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林黛]

一年两度芳草绿

林黛          于 September 02, 2009 at 05:44:05:

周末端着篮子向洗衣房走去﹐腳下傳來輕微悅耳的“嚓﹑嚓”聲﹐低頭看時﹐是一朵朵如黃荳大小的黃色的小花﹐散落在路面上和路面週圍的草叢裡﹐抬頭向上看﹐一棵好大的樹正在開著黃色的花。好一個鳳凰城﹐一個冬天裡都可以看到花的城市﹐有著一個仍然可以讓花盛開的冬季。

兒子來美國時也是在冬季﹐是聖誕節的前夕﹐那時美國的小學校正在放假﹐兒子就先在家裡玩了好些天﹐元旦以後才開始上學。兒子上學的事情真的是十分簡單﹐學校要求的只是一個免疫注射的證明﹐當確證一切該注射的疫苗都注射過後﹐兒子就上學了﹐插班到四年級的ESL班。第一天﹐把兒子送到學校﹐學校的孩子們都在操場上玩﹐兒子也應該到操場上去﹐我把兒子領到操場上﹐留在那裡﹐我就離開了﹐因為心裡想他總得有個開頭﹐無論這個開頭是怎樣的。就在這時﹐一個胖乎乎的男孩向我跑來﹐問﹕“你兒子在哪裡﹖”我很高興﹐指給他看兒子站的位置﹐他即向著兒子跑去。我站在原地看著他們。只見他跑到兒子跟前﹐笑著說﹕“Hi.”兒子也笑著說﹕“Hi.”然後兩人就相對而立笑瞇瞇地站在那裡﹐因為兒子只會說這一句英語﹐胖男孩好像也知道兒子只會說這一句英語。我離開了操場﹐在拐彎處又回頭向操場看去﹐兒子和胖男孩還站在那裡﹐相視而笑。胖男孩叫麥克﹐一個非常友善的孩子﹐他以後一直是兒子的好朋友。

兒子的中文不錯﹐因為他來美國時已經在中國讀到四年級了。來美國後給我琅琅上口聲情並茂地大段大段地讀小說﹐在中文學校裡成勣自然也不錯。可是﹐有一天從中文學校回來﹐滿臉的不高興﹐我問他怎麼了﹐他說學校裡同學們都說英語﹐可他不會說。我對他說不要緊﹐你很快就會學會的。兒子很幸運﹐他的ESL班的老師非常好﹐她雖然不會中文﹐兒子也是他遇到的第一個說中文而不是西班牙語的學生﹐他仍然想盡了辦法來給兒子教授英文﹐比如她找來一個高年級的可以說中文的孩子給兒子做翻譯﹐但這個孩子也有自己的學業﹐並不能常來﹐所以兒子的英文學習實際上是在他和他不會中文的老師之間進行的。老師給兒子在計算機裡安裝上了英語教學程序﹐兒子在學校裡除了數學體育等課程外﹐他的好多時間就花在計算機前。我呢﹐也積極配合﹐在家裡的計算機上也安裝了相同的教學軟件﹐還給他買了電子字典。有一天兒子對我講﹕“媽媽﹐我今天學會了一個很長的句子。”“是嗎﹖是什麼呀﹖”“This is a big blue plate.”我笑了﹐他開始說英文了。

期末到了﹐學校要舉行音樂課的彙報演出﹐是合唱。排練時﹐兒子被排在第一排。我到學校時﹐他的老師告訴我﹐兒子在排練後找到老師﹐對老師講希望把他調到後排﹐因為他還不太會唱那些歌。兒子自然是用英語說的﹐儘管不完善﹐但老師聽懂了兒子的話﹐即按照他的意願把他調在了後排。老師的話中充滿的興奮﹐因為兒子已經用比較複雜的英文和老師開始交流了。

我父母是和我兒子一道來的﹐他們全程把兒子送到了美國﹐白日裡﹐我上班﹐兒子上學﹐父母就會在家裡做飯什麼的﹐手巧的父親還總在琢磨着給我不大的家裡添置些什麼。晚上吃過飯後﹐會在院子裡綠綠的草坪上和母親打羽毛球﹐也和父親學打太極拳﹐不過父親總要笑我﹐因為在他看來我怎麼也不象打太極﹐倒象是跳舞。不過﹐我認為我是在打太極拳。在打太極的時候﹐腳下的草坪裡總有濕潤的氣息蒸發出來﹐練過氣功的母親說那是地氣。

四年級過後是五年級﹐五年級兒子還被放在ESL班。開學不久後的一個星期一﹐兒子放學回來後一脸的委屈,我问他怎么回事,他说老師不讓他帶字典到學校﹐我問為什麼﹐兒子只說是老師說的。第二天﹐我打電話給他的老師詢問原因﹐老師說這是區裡的規定﹐在ESL班不能帶輔助的工具﹐我問為什么﹐她只說這是規定。然後我對她耐心地講道﹕“老師您是ESL班的老師﹐是吧﹖您之所以能是ESL班的老師﹐是因為您會說英語和西班牙兩種語言﹐這樣當班裡的孩子聽不懂您用英語講的內容時﹐您可以用西班牙語向他們做解釋。可是﹐您不會講中文﹐這樣當我的兒子聽不懂用英文講的內容時﹐他的字典可以幫他一下﹐也許幫不了太多﹐但總歸是個幫助是嗎。其實﹐對我兒子來講﹐字典遠遠已不是字典﹐而是一個老師﹐一個幫助老師您完成教學任務的一個助手。”但她仍然說“這是規定﹐我也沒有辦法﹐要是非要帶字典的話﹐就得轉出ESL班﹐到正常班去。”我說讓我考慮一下。

從第二天開始﹐我休了三天假﹐這三天中有兩天半我是在兒子的學校度過的﹐我要給兒子找一個最適合他的班級。第一天﹐我坐在兒子ESL班的教室裡﹐聽老師講課﹐看孩子們的反應﹐一天下來我確定這個班的教學不是很理想。第二天﹐我聽了同一個年級所有其它班的課﹐並和一些老師做了交談﹐其中包括兒子四年级時的班主任﹐然後認定由兩個年紀比較大的老師教的班是最適合兒子的。這時﹐已是下午﹐已快到放學時間了﹐我找到老師﹐向他講了兒子的狀況和我的想法﹐她滿口答應讓兒子到她的班上來。然後﹐我馬不停蹄去找校長。也許這兩天﹐我在學校的不同場合頻頻出現﹐校長已知道﹐所以﹐当我提出轉班的要求后﹐他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讓我在一張打印好的文件上簽字﹐大意是我自願讓兒子轉出ESL班到正常班去﹐如果兒子在正常班跟不上的話﹐還必須回到ESL班。我看過後﹐果斷地簽上了自己的大名。當我從校長辦公室出來後又去見老師﹐發現她已把兒子的桌椅從老教室拖到新教室了。第三天﹐我在兒子的新班聽課﹐很高興我做出了正確的决定。中午﹐告別了老師和兒子﹐我回家給兒子做好吃的去了。

三天之後是星期一﹐送兒子到學校後去見他的老師﹐她一見我就說﹕“你兒子真是一個十分出色的孩子。”我心裡明白自己的孩子﹐于是對老師說﹕“謝謝你了。”

兒子在新班進步得非常快﹐新班比ESL班的課程要快了很多﹐同樣是閱讀課﹐新班的書已經都学了快一半了﹐老師把兒子安排在第一排﹐她細心地觀察到在她讀課文的時候﹐兒子的眼睛緊緊跟著她讀的段落移動﹐所以﹐她知道兒子懂了。再有﹐新班的寫作課作業是用书寫體來寫的﹐這兒子還從未接觸過﹐第一次的作業﹐兒子得了B﹐不是因為問題答得不好﹐而是因為沒有用書寫體來寫﹐可是也就是這一次﹐以後他的作業全是A﹐我問他是怎麼學的﹐他說他只是看別人怎麼寫﹐再加上模仿教室牆上貼的字。我真是為他感到驕傲﹐我的兒子﹗五年級學年結束時﹐老師發給兒子一個獎品﹐那是老師到紐約旅行時請紐約街頭的中國藝術家書寫的兒子的名字﹐我去學校接兒子時﹐他的胳膊肘裡夾著那個長一米的匾向我走來。

五年级過後是六年級﹐他的老師又很好﹐兒子的各科成勣也非常好﹐尤為讓我稱道的是他的英文寫作﹐真是棒極了。有一天他拿回打印的文章﹐描寫的是一個房子起火後﹐消防隊員來救火的消息報道﹐起先我以為是從報紙上得來的範文﹐問及才知道是兒子寫的作業。

兒子的學校暑假裡要到加州太平洋的島(Catelina Island)上去上科學課﹐我給兒 子準備好了行装﹐還給他買了一個一次性相機﹐把他送上了學校的校車。這是兒子第一次獨自外出﹐儘管是和老師同學在一起﹐但是心中還是有牽掛。到他回來的時候﹐接到學校打來的電話﹐讓去接孩子。那時﹐天已經黑了﹐我從家裡開車出來幾分鐘就拐到了兒子學校所在的街上﹐離校門還有一段路呢﹐只見許多的車一字排開靠路邊停著。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因而繼續往前開﹐開到校門口時才發現校門關著﹐那些一字排開的車是在等著接孩子的。我掉轉車頭開到隊尾也排在那裡。終於﹐學校的校車出現了﹐校門也打開了﹐我隨着前面的車開進了學校裡。看到兒子了﹐他拖著那個裝著睡袋和換洗衣服的大旅行箱從車上下來了。也就幾天的時間﹐我好想我的兒子。後來﹐把兒子拍的照片沖洗出來﹐我也看到了太平洋裡的那麼多從來沒有見過的動物。

鳳凰城大約是在九月份的時候﹐公寓院子裡綠油油的草坪開始變黃了﹐好像一下子院子裡就失去了生機﹐那片孩子打棒球的草坪呢﹖那片小烏龜藏起來的草坪呢﹖那片父親教我打太極拳的草坪呢﹖那片我和母親打羽毛球的草坪呢﹖他們都消失了嗎﹖第一次見到枯了的草坪時﹐我有過沮喪﹐但此時不再有這種感覺﹐因為我已知道﹐過不了幾天﹐草坪就又綠了﹐因為夏草睡着後冬草就會醒來了﹐所以還會是滿目的綠。

來到亞特兰大後﹐時常還會想起鳳凰城﹐因為那裡的生活給我留下了揮之不去的記憶。有一天下班回家時﹐從佛羅裡達吹過來的風吹黑了天﹐吹倒了樹﹐吹斷了電線﹐也吹散了心。那時﹐就好想鳳凰城﹐那個讓草兒終年青翠的城市﹐那個讓花兒四季艷麗的城市﹐那个讓人一直生機勃勃充滿活力的城市。



林黛
Email: 林黛
责任编辑:005
回 [ 林黛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