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名人文摘|新月文摘|微信版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林黛]

WOW,万圣节

林黛          于 September 02, 2009 at 05:45:00:

萬聖節是美國在十月裡的一個節日﹐它的的到來拉開了美國假日季節的序幕﹐因為它的後面才是十一月的感恩節﹐十二月的聖誕節﹐再就是次年一月的元旦﹐對於生活在這裡的中國人來说還有通常在二月裡的春節。這些節日一個一個的紛至沓來﹐讓生活節奏很快的日子變得生動且輕鬆。

初到美國的時候是八月,但是,不久,天涼了下來,早晨去車站的路上,開始看到住家院子里或窗戶上布置了万圣節的裝飾,有南瓜人,有薄薄的棉絮,有輕飄飄的小鬼等,每次路過這些地方時,總是把目光從那些東西上移開,目光直視路的前方,匆匆走過,因為在心里認為那是另一個世界里的事情,不明白美國人怎么會如此大張旗鼓地迎接這么一個節日。几年后,對美國的文化有一點熟悉了,也漸漸習慣了万圣節期間那隨處可見的大大的黃南瓜。有一年,万圣節到了,實驗室的同事們約好,一家買一個大南瓜,再帶上吃的,到一個公園里挖南瓜雕刻南瓜人,銅鈴般的眼睛,呲著牙的嘴。回家后,在南瓜的中間點上臘燭,放在陽台上。几天后,南瓜爛了,收拾了裝在垃圾袋里扔掉了。

初到亞特蘭大也應該是八月,很快,天也涼下來了,儿子的同學給他一個披風和一頂帽子,邀請他去參加万圣節的聚會,晚上照着地圖把儿子送去,道路彎彎曲曲,樹影朦朦朧朧,月儿影影绰绰,還不時有穿著怪异的人在路邊走過,我的天!要不是為了儿子高興,我是決不會在這樣的夜晚來到這不熟悉的地方的。可是系里倒也有意思,通知要開万圣節的party,老板從系里抱回實驗室一個南瓜,讓做南瓜人,還說系里要評選各個實驗室的南瓜人。有一天下午,把南瓜放在小推車上,和同事一道刻南瓜。那時正是總統大選的前一兩天,所以一邊刻南瓜一邊熱烈地議論著總統大選的事。同事建議給南瓜人刻上眉毛,并先刻了一邊的眉毛,我呢,開始刻另一邊的,嘴里呢,還不閑著,大談什么布什凱利,也就一瞬間,右手拿著的手術刀划過南瓜划向我扶著南瓜的左手,立時殷紅的血從大拇指上一條一厘米長的口子里流了下來,滴在了南瓜上,車上,褲子上和地上。同事急忙拿來創可貼貼在我的手上,然后看著我尚且從容的臉說:“你好勇敢。”我抿著嘴沒有作聲,只感覺到手隱隱的痛。同事繼續刻南瓜,我則在旁邊觀看,心里想的是這個南瓜頭上有我的血,會不會成精啊。

萬圣節到了,上班后,眼前見到的最多的顏色是棕黃色,棕黃色的T恤,棕黃色的長褲,棕黃色的襪子,棕黃色的帽子,還有各种各樣奇形怪狀的打扮。比如,我同一個辦公室里有一個從德國來的女孩子,那天她把一個白色的床單在中間挖了一個洞,套在頭上,又在胸前挂了一馬桶蓋大小的白紙片,背后挂了一個也是用白紙片做的象馬桶形狀的東西,我問她她扮的是什么,她對我說是:“Walking toilet (移動廁所)”,我不禁笑了起來。還沒完呢,她接著認認真真象模象樣地遞給我一張她自己設計打印出的彩色名片,名片的一面是“Walking toilet”,名片的另一面是則是一個人側身彎腰褪下褲子,而一個牛正在舔他的屁股。我大笑不已。還有一個平日十分优雅气質十分高貴的女士,把一個洗衣服用的筐子的底去掉,圍在腰上,然后在里面塞了許多五顏六色的衣服,亂七八糟地纏在腰間。因為不熟,沒敢問她扮的又是何方神仙。再有一個平日十分緬腆的男士,走路時眼光總落在地上,今日則是一襲連帽子的黑色長袍,見到我時,一改往日的斯文,破例地向我擺了擺手,這讓我很惊訝,裝在袍子里的他是不是才更是他呢?

系里的万圣節Party 開過了,哪個實驗室的南瓜人得了獎沒去關心,哪個人得了最佳服裝獎也沒去問,只知道同一個辦公室的德國女孩得了服装第二名。系里把万圣節party的照片放到了网上,抽空看時沒有見到一個東方人的面孔,這讓我想起了一些其它的事。人們總在談論文化啊文化,比較東西方文化的不同,比如面對另一個世界的事情東西方人就有著截然不同的態度。中國人的傳統觀念中認為陰陽是不能放在在一起的,兩個世界相距很遠,盡管對故去的親人充滿怀念,但是還是比較回避的,除非是一些特別祭奠的日子。美國人則不同,在上班的路上我就見到一棟房子的旁邊就是一個家族的墓地,生与死在這里离得很近,墓地里常年都可以看到鮮艷奪目的花。

万圣節后不久,就是感恩節圣誕節和新年了,新年的假日里翻出一張老早一個朋友借給的DVD,是日本的《鐵道員》,已經不止一次看過它,但每次都只是看個開頭,然后就是別的事情要做。它的開頭非常好看,所以每次也就還是從頭看起。把碟插進DVD机,選擇播放,然后,看到電視上一列噴气式火車在日本北海道的雪原上奔馳,滾滾的濃煙噴地那么气勢磅礡,汽笛鳴叫地那么響亮神气,再配上火車司机自信嘹亮的口哨,一下子就把我帶回了几十年前的故鄉,那時經常跟著母親坐上這樣的火車去看我的姥姥。《鐵道員》里的男主角是高仓健扮演的,很喜歡他,他在電影《追捕》中扮演的杜丘讓人難以忘怀,在電影《遠山的呼喚》中扮演的一個因為為哥哥報仇而失手打死地主的逃犯也讓人唏噓感慨。在《鐵道員》這部片子里,他扮演一個一輩子在一個小鎮上迎送火車的鐵道員。小鎮是因為有一個煤礦而發展起來的,隨著煤礦的衰落小鎮上的人也在外遷,而且鐵路也要廢棄了。他是那么熱愛他的工作,即使是他人到中年才有的女儿雪子生病時他都沒有离開他的崗位﹐而是在記錄本上公公正正地寫下﹕“信號﹐正常。”她的妻子獨自抱著孩子去看病,抱回來的孩子卻已是屬於另一個世界的了,他給孩子買的唯一的禮物是一個布娃娃也放在孩子小小的棺材裡。失去了愛女的他和相親相愛的妻子相依為命,但是妻子也因病去世了。現在這小鎮上的小站就是他全部的生活,是他生命的支柱和源泉。他不愿意加入朋友的生意,也因為年紀大而不可能在別的地方找到鐵道員的工作。

新的一年就要到了,厚厚的積雪淹沒了鐵道,他拿來鏟子來鏟,一個四五歲的小女孩蹦蹦跳跳地來到他的面前,兩條小辮子,一條紅圍巾,一件淡棕色的大衣,怀里抱著一個布娃娃,小女孩蹦蹦跳跳离開了,遺失了她的布娃娃。晚上,小站里來了一個十一二歲的女孩,半長的頭發扎成馬尾披在身后,一條紅色的圍巾,一件淡棕色的大衣,說是來拿妹妹丟的布娃娃,可是走時卻又忘了拿了。第二天,該是新年了,值完勤回家的他看到一個十七八歲的女孩在等她,一頭中學生的短發,一條紅圍巾,一件淡棕色的大衣。他以為這是為妹妹來拿布娃娃的,他以為她們都是從外地來這里探親的。在他又出去值勤回來后,女孩為他做好了一桌可口的飯菜和湯。端起碗來喝湯的他激動万分,感激在他的妻子去世后還有這么多的人關怀他。這時,電話響了,電話听過后他神情大變,回過頭來看著戴著他的鐵道員的帽子的女孩說:“你是雪子。”雪子在短短的時間里几次以不同的年齡出現在他的面前,是想讓他看看她如果不死的話會怎樣地長大,在這個新年夜里她特意來給父親做飯是想給生活中已沒有什么高興事的父親帶來快樂。父女緊緊擁抱在了一起,然后女儿拿起桌上的布娃娃消失了,飯桌上的湯還在冒著飄渺的熱气。

然后的一天,小站的站台上的雪几乎把他全部掩埋﹐他死了。但願那另一個世界裡也有這樣一個小鎮﹐但願在那裡他可以和他的妻子看着他們的女兒一天天長大﹐但願那裡也有鐵路﹐他又可以成為一個鐵道員﹐在記錄本上公公正正地寫下﹕“信號﹐正常。”

DVD又開始從頭放起,而依偎在沙發上的我早已是淚流滿面。

一天在電腦上查看e-mail,同事發過來一封信,打開附載的文件,是一張照片,那個万圣節實驗室的南瓜人的照片,亮亮的黃色燭光從眉毛眼睛和嘴巴里射出來,不再覺着恐怖,細細端詳﹐那兩道劍一樣的眉毛,讓我想起了中國京劇中的臉譜。




林黛
Email: 林黛
责任编辑:005
回 [ 林黛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