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罗玲专栏]

“残奥会”: 红衣女郎和一个盲人在秋天的故事

罗玲专栏          于 September 09, 2008 at 05:37:17: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残奥会”: 红衣女郎和一个盲人在秋天的故事

罗 玲 (九月七日)

如果不是读了人生百味文苑圈友悠然心语的“生命的尊严”,这段记忆可能就被岁月的长河湮没了。刚写完读悠然有感 “残奥会的健儿们,我为你们心痛”之后,突然一个故事如一幅如油画般在脑海里浮现:秋天里黄色的落叶,红衣女郎,衣衫褴褛的盲人。强烈的色彩,刺醒了我沉睡的记忆…….

那是1995年的秋天,我正直花样年华,且位居高位,在美国驻中国广州总领事馆担任行政总监,统领驻在广州白天鹅宾馆之邻的总领馆总部行政部,位于中国大酒店的农业部和商务部,以及位于花园大酒店的文化部“四军”共七十多号中方雇员。那时的我,黑黑的长发,如瀑布般,倾泻在肩后,喜欢红黑白三种颜色,白色的衬衣,配上大红的西装套裙,脚蹬黑高跟皮鞋,手里挎着黑色的手提包,加上体重不到50公斤的标准身材,以及永远充满自信的目光和笑容。也可算是个回头率很高的白领丽人。


(作者右,与美国驻中国广州总领事馆总领事马丁尤金在领馆圣诞晚会上合影)

有一天,秋高气爽,我在领馆下班,从白天鹅搭乘巴士回家。由于我当时在珠村买了富力花园的房子还在装修,故而仍然住在天河区的冼村 (一个城中村),里面原来住的都是我们这样的打工一族。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只要不是正式国家单位职工,都被编入“打工一族”了。尽管我当时的干部关系挂在人才交流中心。那天,可能是太疲劳,我竟然上错了车,巴士把我载到了好像是仓边路的地方(十三年了,记不清路名了), 我下车后,急忙要赶到对面马路去搭回冼村的车,这时,忽然看见一位盲人大叔,手里拿着一根竹子,也从同一辆巴士的后门下来,然后就冲着路边的围墙走去,我一看,急忙喊住,“先生,小心,前面是墙”,我的喊声,和他的竹竿同时触到墙壁,盲人大叔于是停下脚步,冲着我的声音方向,感激地笑笑。这时,对面的车已到,我问他要搭哪辆车去哪里,他说的车号和方向刚好与我相同,于是,我赶紧搀扶他过马路,只是在伸手的一刹那,我竟有些犹豫了,因为周围的人都在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我赶紧打量自己,以为什么地方有问题,可是,并没有发现异常啊,我那天穿的就是我心爱的红套裙。而这个盲人却是衣衫褴褛。突然明白了,他们在看热闹,一个红衣女郎,和一个“瞎子”,是什么关系?我脸“刷”地红了,但眼看车就要开了,我又顾不得这许多,赶紧牵着盲人的竹竿一头,把他引过马路,扶他上车。等我一上车,司机就发动了。这时,车上所有的人,眼睛都看着我。我身边有个年轻小伙看到我们上车,闭着眼睛故意不看我们,安然地坐在那里,我心里的气就上来了,冲着小伙,我说到,“先生,请给这位大叔让个座”, 小伙假装没听见,倒是旁边的一位大婶主动把他的座位让了出来,我谢谢她后,把大叔安排就坐,然后,站在旁边,好在一会到站后提醒他。 当时的巴士可没有报站功能,他怎么知道到了哪里呢,我为他忧虑着;好在是与我同车,我庆幸着。盲人大叔一个劲地谢谢我,我谦虚地“不客气”着。乘客的目光从好奇变得麻木,我感觉没那么不自在了。

到天河体育西路了,我帮着他下了车,冼村在黄埔大道南边,我需要横过马路,走五分钟左右的路才能到冼村。我帮助盲人大叔站稳后,问他,下面该去哪里,他说还有一站要转,刚好在冼村门口的一个车站等车。刚好又可以同路。这一下,我心里开始打鼓了。五分钟的路,要走过去,他真是太危险了。可是,五分钟的路,我如果扶着他走过去,路人肯定把我当疯子。这一路在车上,众目睽睽之下,我已是领略了如芒在背的感觉。这要是再扶着他走到车站,没人把我当雷锋,绝对有人会认为我对他做了什么坏事或就是个神经不正常的女人。当时的社会风气很不好,谁也不敢随便做好事,生怕惹上什么麻烦。但谁叫我是“罗大侠”呢,“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的性格造就了我大学的另一个绰号(因为开朗幽默,我被称为 “罗哥”,因为演过双人舞的王子角色,我也被称 “王子”)。今天,眼看着这么个连我长啥样都看不见的盲人大叔,要从这复杂的车水马龙中过马路,简直让我不敢想像,平时没看见,可能没感觉。现在就在我眼前,我又岂能弃之不顾,一走了之呢。帮人帮到底,豁出去了,我宁愿承受路人异样的目光,也不要以后心里愧疚。我转身“毅然”牵起大叔的竹竿,“大叔,我领你过马路,到对面车站搭车”,大叔高兴地直说谢谢。

这五分钟好像半个世纪那么长,由于盲人大叔的竹竿被我牵着,他失去平衡点,所以我们走得很慢。果然不出所料,红灯亮了,我们过马路时,路人的眼光全部定格在这一幕里:一个红衣女郎,牵着一位盲人,踩着秋天的落叶,走在车水马龙中,融进夕阳西下的余辉中。所有等在红灯后的汽车,司机的头全部伸出车来,呆呆地看着我们过完马路。转绿灯也忘了开车,被后面的车按喇叭催,才如梦初醒。便开还便往我们的方向看。等我们又拐到另一边的路上,继续前行,刚好是冼村最热闹的时间,许多人出来吃饭,逛街,看到我们这一幕,大家也都停下来,好奇得观望着。我那会感觉自己有点像小说《红岩》里的江姐,有种从容就义的慷慨和无畏,双目唯有“勇敢”地直视,更不好意思与他人的目光交流,唯恐那点勇气被世俗的目光击垮。故作从容中,继续牵着盲人大叔的竹竿另一头,我把大叔领到了车站。要乘的车还未到,我陪着大叔等了许久,仍然没车,我突然记起有另一个重要的长途电话要等,可我又不放心盲人大叔一人等在这里,看不见车号而耽误。在我为难之际,来了一位中年男子,也在等车,我迟疑着,还是上前打招呼,“先生,你好,可以麻烦你一件事吗?” 那男子本能地往后退了一下,他大概以为我是什么 “推销小姐”向他推销什么东西,我心里一阵尴尬,赶紧指着盲人大叔说, “先生可以帮忙给他报一下车号码?我也是刚刚帮着他过马路的。我现在有急事要先走一步,不能再陪他等车了。” 这时,这位等车的男子才放松警惕,明白过来,连连点头答应。我又交代盲人大叔,“大叔,一会这位先生会帮你上车的,你放心吧。” “谢谢你,好人啊,老天爷一定保佑你啊!”大叔不停地谢我,,,,“这女孩是你什么人啊?”“好人啊,好人啊,,,,”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的心突然有种放飞的感觉,很是舒坦,觉得夕阳下的天空竟是如此湛蓝,路上的行人是如此的美丽,我的红西裙好像一团火,把我裹在一种幸福和兴奋之中,把黄色的秋天衬得如此温暖,和谐……..

(作者罗玲,“罗玲地产”负责人,电话:832-512-5393, 电子邮箱:ling@luolingrealty.com)



罗玲专栏,美国国会议员社区代表,地产专家,电话:832-512-5393
Email: ling@luolingrealty.com
责任编辑:005
回 [ 罗玲专栏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