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罗玲专栏]

华裔参政要从娃娃抓起------我带孩子为国会议员扫街拜票

罗玲专栏          于 October 24, 2008 at 16:16:57: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华裔参政要从娃娃抓起
------我带孩子为国会议员扫街拜票

丹奇 (十月十八日)

“东方吹,战鼓擂。这个世界上究竟谁怕谁?”这首小时候天天唱的经典歌曲今天突然造访我的大脑,就此开篇吧。这可以说是目前美国大选的真实写照。美国2008大选到今天已是进展得如火如荼了。我以“稀饭”(希拉里的粉丝)的身份多次撰文支持奥巴马,以图帮助更多的“稀饭”顺利转型。也与网络博友进行过理智的大辩论。奥巴马竞选总部协调亚裔选民的是希拉里的亚裔协调员,希望得到我的继续支持。民主党内诸多候选人如竞选郡治安长的现任市议员ADRIAN GARCIA, 竞选第七选区国会议员的MICHEAL SKELLY, 竞选哈里斯郡长的DAVID MINCEBERG, 竞选德州联邦参议员的RICK NORIEGA, 还有竞选哈里斯郡书记长(与共和党华裔现任书记长张文华对垒)的LOREN JACKSON, 纷纷致电与我,请我帮忙发动华裔支持他们。我没有三头六臂,哪里帮得过来。何况这些人的名字不是经常接触,华裔选民根本记不住。于是只有安慰他们我会尽力动员华裔选民都以投“直选”票的形式直选民主党,让他们都受益。如此皆大欢喜。

但国会议员蓝普森是我的工作重点。由于他忙于国会工作,对自己的竞选连任无暇顾及。竞选总部到上个月才正式全面运作。离开大选只有两个星期了。我除了继续代表蓝普森出席各种侨社活动外,尽量为他筹办各种家庭聚会,募款餐会,接下来还有一场大型的投票总动员大会将于本月25日在张景娟家里开。然后安排众义工跟随国会议员一起扫街拜票。其他时候,我也利用一切时间到竞选总部帮着拜票。更发动华裔选民积极当义工。并征召我们的下一代中学生积极参与。于是我不断地收到家长的电话,准备送孩子去助选。着实鼓舞人心。

由于这些年来我的积极参政,家里两个娃娃也耳濡目染。每次看到电脑桌面里我和希拉里的合影,女儿会自豪地说,“妈妈,我知道她是谁。她是希拉里!”每次我去出席社区活动,女儿会问“妈妈是去为蓝普森工作吗?” 看到孩子的好奇心,我突然灵感大发:带着他们去参加妈妈的助选活动。这样可以省去邻居照看的麻烦,也可以让孩子亲身参与并体会参政的过程,了解妈妈的幸苦。长大后,让他们也去积极参政,为人民做有益的事情。这么想着,问他们想不想跟妈妈去帮国会议员蓝普森扫街拜票,两娃娃兴奋异常,“YEH, We are going to block walking”。

于是,上周末,刚好他们爸爸有事不在家,我们母子三人便兴冲冲地由方芳驱车到竞选总部听候调遣。由于事前我也邀请了好友TRACY LI和她可爱的女儿, 方芳,和我的本家亲戚罗邦迁。大家由于周末给他们的孩子安排了艺文课。便只有在孩子上课的空隙过来参与。我们华裔面孔的出现,给竞选总部带来了新鲜的气息。一直以来,竞选办公室是很少看到华裔面孔的。这令他们非常兴奋和振奋。我领了任务后,带着众人朝MEADOWS 划定的区域奔去。

由于我在2006年首次参与助选时,整整一年里,每个周末都在做扫街拜票,因此积累了丰富的经验。知道对不同的选民态度作出什么样的反应。这次,领着我们的“新鲜血液”,一票妇幼之众,就这么开始挨家挨户地敲起门来。由于其他义工都是首次参与,很不习惯如此的助选模式。于是我便当仁不让地以身作则,带头敲门。大部分时间,所敲之户无人在家。运气好的话,有人会来应门。这时,我便会适时地告知对方我的义工身份,希望能与他或她分享有关国会议员的情况。大多数情况下,我们走访的都是投票倾向不明的选民。这时候,我们就要给对方一份宣传单,让他们研究我们的候选人。有时候,我们也会敲到共和党支持者的家。但他们都很礼貌地告知“对不起,我们这次会投共和党的票”。这时,我们也会礼貌地谢谢对方告知此信息,并做好记录,表明此户的支持性质,下次投票总动员时,就不用浪费时间劝说此户。而是动员还未决定的选民。记得2006年为蓝普森拜票的时候,有些顽固的共和党员张口就骂“The Hell with Lampson! (让蓝普森见鬼去吧!)”, 我便非常识趣地说 “No problem, thanks for your opinion. (没关系,谢谢你的意见!)”。我的这张脸皮如此经历过这些洗礼后,变得就越来越厚了,论你是出口成脏,我也能应付自如。今年的扫街,也做好的挨骂的准备,却没遇到此等偏激人士。

拜票也讲究策略。要在有限的时间内把要走访的选民家门敲完。有时遇到民主党支持者,心里大为欣慰,那些选民看到我们是候选人派来的,更是感觉救星到了似的,开始兴奋地滔滔不绝地大谈他们是如何不喜欢共和党,不喜欢原来的汤姆,现在的布什等等。然而,我们还不能耽搁太多的时间在一个确定的支持者身上。于是,便会邀请他们来和我们一起做义工。然后在他们的不好意思,没有时间参与但会投票的许诺中,赶往下一家。

我的两个孩子,在跟着妈妈敲门的过程中,不时会因看到人家家里的小狗激动地吠叫而欣喜。后来,就干脆主动帮妈妈按门铃了。第一次参加扫街拜票,孩子们跟着我一走就是两个小时。一点没有抱怨。反而很高兴。问他们下次还来不,他们都兴高采烈地说,“还要来!”“BLOCK WALKING IS FUN!” 于是,我打定主意,下一个周末,还要带孩子们来扫街。

昨天(十月十八日)周六,孩子爸爸出差,又剩下我们母子三人。由于要代表国会议员蓝普森出席侨社名人“老声报”发行人冯润椿老人的葬礼。一大早,我就把孩子们捎上了。孩子于是也不得不陪着我出席葬礼。我不是个迷信的人。不知道于礼是否合适。但我别无选择。葬礼在西南区举行。我在宣读了国会议员的唁电后,又马不停蹄地把女儿送回我们西北区的家附近的芭蕾舞学校。结束后,简单地吃点午饭,我们又冲回到糖城的竞选总部。

由于连续开车,中午没有休息,路上疲劳不堪。差点在一次红灯时,与前面一辆车“亲吻”。把儿子从梦中吓醒。我猛地一个激灵,脑子清醒了许多。好险!于是赶快找话题,与孩子交谈如此保持清醒的头脑。汉娜有疑问,我们为什么要扫街啊。“为尼克蓝普森继续当国会议员,”“为什么要继续当”,“因为他会照顾我们老百姓”“什么是老百姓”, “就是像我们这样的人。”于是,顺水推舟,“汉娜,你喜欢当领导吗?”“喜欢,”“为什么?”“因为领导是好样的(leader is good)” “at school, I am the line leader”(在学校,我是队长呢)。我趁机灌输“If you want to be a leader, you need to think about how to take care of other people” (为领导者,当关心他人疾苦)。”“and always be the best in your group no matter what you do and where you go”(无论做什么在哪里,都要出类拔萃)。”“OK”, 汉娜是懂非懂的点头称是。这样,我们在关于如何当leader的讨论中安全到达目的地。

到了竞选总部,应邀前来参加我的义工队伍的华裔朋友赵晔,桥湾社社长TRAC FENG, 好友嘉华汇聚齐了。我们费了点时间总算找到GREATWOOD小区,计划在两个小时内完成敲60家的任务。这次,我们把名单一分为二,TRACY 和赵晔一组,我带着六岁的汉娜和四岁的罗素和嘉华一组。分头包抄。有了上次扫街拜票的经验,这次罗素便主动承担“敲门”按门铃的任务,汉娜则分工专门分派宣传单。我则负责与选民交谈。然后,汉娜及时递上宣传单。嘉华则把宣传单分出来交给汉娜。在无人的家庭,将宣传单放置在门上。如此细致分工,两孩子非常严肃对待担任如此重任。罗素按门铃特别积极,且对自己的工作有保护主义倾向,不让姐姐染指。有一回,我和汉娜走快了一步,便让汉娜按了门铃,罗素急了,大哭起来,说是他的工作,姐姐不可以抢。好在这家没人,我便让罗素再按一次门铃。他还不干。我想让他也放宣传单,把汉娜的工作也“抢一回”,汉娜也不同意了。罗素还不稀罕,把宣传单揉成一团。两个小家伙也闹“政治斗争。”

就这样,遇到摇摆者,他们会疑惑地说,我们还没拿定主意呢。于是我们就趁机宣传一下蓝普森是何许人。我作为蓝普森的代表和顾问(亚裔社区习惯叫我亚裔助理),当然对国会议员的事迹了如指掌,所以以一个义工的身份侃侃而谈,他们正赶上出门,可能心不在焉。于是,汉娜便及时递上我们的宣传单,选民看见一个六岁不到的孩子也在扫街,忍不住要说声谢谢。于是,汉娜如坠蜜罐。心里甜滋滋的。有时,我们遇到民主党支持者,告知我们他们知道谁是蓝普森,并表态会投民主党一票时,我觉得这场扫街的辛苦就值得了。那种获得认可的喜悦是无可比拟的。昨日敲门还遇到一个女士伸出湿漉漉的头来应门, 并跟我们道歉说,“我正在冲凉,不方便见你们,有啥事吗?”要命,让人家难堪了。赶快叫汉娜递上宣传单,匆匆告知来意,便急忙“逃跑”,好像是我自己光着膀子似的不好意思。

等到与Tracy 和老赵小组从社区两端胜利大会师时,我们又赶赴下一个社区。如此这般分配路线。这次,我把汉娜分配给Tracy小组,发放宣传单。小姑娘开开心心地跟着去了。刚开始罗素还继续敲门,后来就发觉他情绪不对,老想坐在地上不走了。嚷嚷着要我等他。看着才四岁的孩子跟着妈妈这么奔波,我的心里一酸,赶紧弯腰把他抱起来。然后到了人家门口,再把他放下,让他履行“职责”。然后,又是跟不上我们大人的步伐,又呆在原地不动。我这么来回跑着,后来就干脆抱着他敲门。有时候,看到别人家的前院装饰的万圣节的饰物,罗素也挪不动脚步。求告妈妈也给他买一个一样的。我心中暗惊,这60多家门敲下来,估计一半都有不同形式的装饰物,这孩子固执,万一真缠着我买,那岂不是自讨苦吃?于是,哄着他,咱们把“工作”做完,回到竞选办公室,让那里的叔叔奖你糖果吃。一听有糖吃,马上不闹了。真灵。如此这般,总算把最后的几家门都敲完。

五点半,与Tracy 小组再次会合。我们已经敲完60家门。费时两个小时。汉娜和罗素这时已经累倒了。汉娜直想脱鞋,因为走连续走了两个小时的路,脚上打起泡了。罗素干脆要我抱,不肯走路,直嚷嚷困了。这才想起,他们今天一早6点起床到现在将近12个钟头没有休息了。心里一阵歉意。但问起他们,喜欢BLOCK WALKING吗?他们还说 “BLOCK WALING IS FUN” (扫街好玩!我可以发传单,我可以按门铃)。

看来,华裔参政从娃娃抓起,还是比调动大人参政容易得多了。犬子可教也!




罗玲专栏,美国国会议员社区代表,地产专家,电话:832-512-5393
Email: ling@luolingrealty.com
责任编辑:005
回 [ 罗玲专栏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和免责声明】【隐私保护】【鼎力支持】【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